首頁 » Glass 菲利普葛拉斯12樂章
2009/02/12

預購菲利普葛拉斯12樂章典藏DVD, 送大師來台音樂會門票!

現在預購就有機會獲得
菲利普拉斯&李歐納柯恩《渴望之書》音樂會票券(票價單張市值2000元)

☆《渴望之書》音樂會場次:2009/03/07(六)  03/08(日) 19:30  國家音樂廳 (台北市中山南路21-1號) 

繼續閱讀
2009/01/01

現代荒漠中的敏銳眼睛 —《菲利普.葛拉斯十二樂章》

文 / 林易澄本文為轉載,原文出處請見放映周報

「我媽轉頭問羅伯特的母親說,你知道羅伯腦袋裡裝的是這東西嗎?我從來沒想過菲利普腦子裡都裝這些。」這是一九七六年,震驚現代戲劇界的《沙灘上的愛因斯坦》在紐約首演時貴賓席上的對話。在《菲利普.葛拉斯十二樂章》裡,隨著每一章節的黑白標題,我們被引入了那個「蘇活還沒有變成蘇活,到處都是廢棄公寓跟老鼠」的紐約藝術圈,窺見那個挑戰著藝術創作準則,尋找新的聽覺經驗可能的時代。

 菲利普‧葛拉斯筆下的聲音每每從一個簡單的片段起始,然後在時間中悄然變化,彼此重疊交錯,在回想與遺忘間,讓聽者彷彿失去了時間感,又在重複中展現出差異,帶出流逝的時間。這使他的作品顯得極為現代又非常懷舊,既帶著現代生活的機械複製,也藉由那彷彿不變的結構勾勒出情感不言的輪廓。這大概便是為什麼跟他合作《機械生活》三部曲的導演戈弗雷‧里吉歐(Godfrey Reggio)會說,他的音樂裡總帶著存在的憂鬱。他的作品中一面是形式的自由突破,一面則是對自由帶來的虛無之抗拒,在其中我們不會聽到古典音樂的諧和,而是往不知名終點無止盡的遠行。
繼續閱讀
2008/12/17

音樂來自何處?傾聽葛拉斯


文/焦元溥 轉載自聯合晚報 2008.12.15

【菲利普葛拉斯12樂章】所呈現的不只是作曲家的生活,更像是具體而微的紐約文化史;如果可以,請別去注意片中的掌聲與喝采,但請看看葛拉斯的徬徨疑惑,那所有創作者面對從無到有的神秘未知時,幽微內心的各個面向,對我而言,那是這部電影最珍貴的畫面。
繼續閱讀
2008/12/12

我所認識關於菲利普.葛拉斯的十二個面向(4)


(巴布狄倫與美國知名詩人艾倫.金斯堡Allen Ginsberg)



記得有次葛拉斯説道:「有些樂評批評我的音樂有如聲音的折磨,不是的,其實我不太在意音樂的氛圍或情緒,我在意的是音樂語言,以一種與眾不同的音樂文法去聆聽,每回聆賞音樂時,常常覺得腳下的大地正在移動,整個人有如懸在空中。」
繼續閱讀
2008/12/12

我所認識關於菲利普.葛拉斯的十二個面向(3)


(戰爭人生電影畫面)



紀錄片導演葛佛瑞.雷吉歐(Godfrey Reggio)探討文明與整個世界失序狀態的電影系列︰「Qatsi Trilogy生活三部曲」,一直是我最喜歡的電影記錄片。這些記錄片也對菲利普.葛拉斯在哲學與藝術上有著決定性的吸引力,1982年首部曲《機械生 活》(Koyaanisqatsi,直譯為Life out of Balance)上映後就得到眾人的驚嘆,五年後他倆完成了第二部曲《迷惑世界》(Powaqqatsi,直譯為Life in Transformation),直到2002年則交出了第三部曲《戰爭人生》(Naqoyqatsi,直譯為Life as a Battle)。
繼續閱讀
2008/12/12

我所認識關於菲利普.葛拉斯的十二個面向(2)


(西塔琴大師拉維‧香卡 Ravi Shanka)



菲利普.葛拉斯,1937年1月31日生於美國巴爾的摩,父親經營收音機修理及販售唱片相關的生意,也是因為這樣使葛拉斯年幼時就得已接觸到相當大量的音 樂,當中包括了許多當代古典作曲家如巴爾扥克、荀伯格等與早期巴哈、貝多芬、舒伯特等作品。6歲時開始學習小提琴,8歲就讀琵琶地音樂學院 (Peabody Institute)學習長笛,15歲就讀芝加哥大學學習數學與哲學。雖是如此,在校期間葛拉斯除了持續鑽研貝多芬的弦樂四重奏與巴哈的十二平均律等樂 曲,並且學習了荀伯格(Arnold Schoenberg)及魏本的十二音列作曲技巧。
繼續閱讀
2008/12/11

我所認識關於菲利普.葛拉斯的十二個面向 (1)


(菲利普.葛拉斯與鮑伯.威爾森Bob Wilson的合影)

文/林士民 轉載自聯合報副刊2008/12/12



那是一張照片,刊登在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1980年所出版的最後一本論著《明室.攝影札記》上,內容不但討論了攝影,並且提出了「如何談論攝影」的可能。照片刊載在第一章22節 「事後與安靜」,是菲利普.葛拉斯與鮑伯.威爾森(Bob Wilson)的合影,他倆沉靜地凝視鏡頭,畫面滿溢著某種平靜而特殊的氛圍。
繼續閱讀
2008/12/11

倘流地底的幽靜長河—葛拉斯的生命與音樂


文/郝譽翔 轉載自 自由時報副刊2008/12/11

看了電影《菲利普葛拉斯十二樂章》後,我對於菲利普‧葛拉斯(Philip Glass)長久以來的矛盾感受,才終於豁然開朗了。拿掉過去貼在他身上的所有標籤,我注視著銀幕中的男人,時而嚴肅,時而害羞,時而又爆出大笑,而那種天真爛漫的笑法,幾乎從未出現在一張七十歲的老人臉孔上,我不禁心想:「喔,這才是真正的葛拉斯呀。」   

彷彿從此,不僅對於他的生命,就連音樂,也都有了全新的認識。
繼續閱讀
2008/12/10

【菲利普葛拉斯12樂章】台灣藝文界齊聲讚道!!

隨便一句話,都簡單卻直接進入心坎裡,如清泉,隨意卻滲透心脾。學習,不斷地學習,是他們的生活力量。跟自己的靈魂對話。是的,這是最重要的。也許,年紀輕時會害怕這種內在的聲音,但是,這是唯一的創作處方。自始至終,絕對不放棄音樂創作與演出。因為,他清楚,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不需要自我欺騙。最好的信仰,是信任自己。—作家 陳念萱

我第一次聽到Philip Glass是在茱莉亞音樂學院學鋼琴的時候,後來在大學上音樂課時也常聽到學生提到他的作品,讓我知道他不僅是代表性人物,更是一個true original。這部電影是個很切實也很誠懇的紀錄片,我看到了一個充滿童心和靈氣的創作者在持續尋找著靈感背後的自我,在試著了解他的創作和他自己。 這部片對創意工作者來說,能夠帶給我們很多啟示。I really enjoyed it!—作家、音樂創作人 劉軒

繼續閱讀
2008/12/09

當搖滾碰上極簡:李歐納科恩vs.菲利普葛拉斯



文/聞天祥 (節錄自 世界電影2008年12月號)

我從不期待完全瞭解他們所有的作品,而是享受那種類似在霧色迷濛中逐步看到部分樹影、房樓的驚嘆,或者像葛拉斯說的「聆聽到地底伏流」,而這應該接近李歐納科恩所謂「對美的回應」了吧!

繼續閱讀
1 2 3 4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