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6/27

上帝的沉默--伍迪艾倫談柏格曼

7th
《第七封印》電影劇照。
 
問:你是柏格曼的頭號大影迷,差不多有五十年了吧,有很多五零年代的年輕人都看了柏格曼的電影;大多數是看《第七封印》,他們被征服,然後改變了信仰,而這個信仰的教條就是電影是門藝術。
 
答:我同意。對我來說是看了《野草莓》,然後是《第七封印》和《魔術師》。這些影片的出現告訴我們柏格曼是個不可思議的電影人,從來就沒有人像他這樣,一個智慧的藝術家和電影技匠的結合體。他的技法實在驚人。
 
問:特定年齡的男生會被柏格曼電影吸引的一個原因是,在他的劇組裡有著世界上最美麗、最有力的女演員:伊娃達蓓克、荷麗葉安德森、碧比安德森、英格麗杜琳、岡紐爾林德布魯姆、麗芙鄔曼、蓮娜歐琳,她們真的讓人著迷,而她們全都為柏格曼工作。
 
答:他著迷於臉孔,並且和女人相處有道,他就像田納西威廉斯一樣喜好女人,他對女人感到某種相似性,她們的問題令他著迷。
 

問:很多影評人看低柏格曼,因為他們認為他只是把戲劇拍下來,我不認為這是局限,但你難道不同意他本質上是名電影作家,只是他導演了自己的作品?
 
答:我也會這麼說。但你必須看看像是《哭泣與耳語》的柏格曼電影,裡頭幾乎沒有任何對話,這只有電影才辦的到,他創造了一種前所未有的電影語言,並得以說出他想說的。他把攝影機緊緊擺到一個人面前,然後放在那,就這樣放在那、一直放在那。這完全跟你在電影學校學到的相反,但這有著巨大的力量和趣味。
 
問:好,你覺得他是偉大的,我也覺得他是,但對很多年輕人來說;我是說聰明的、對電影有悟性的孩子:「柏格曼?誰啊?」,他的電影在如今有什麼意義?
 
答:我覺得他的電影有著永恆的意義,因為它們處理個人關係的困境、人與人溝通的缺乏、宗教的渴望和死亡,關於存在的命題在千百年後都有意義,現在很多成功和流行的東西多年後都會被遺棄,就像發霉的古董一樣,但他的東西依然還是偉大。
 
問:不過現今沒有太多藝術家關心上帝的沉默,現在媒體上的論戰主要是在好戰的信徒和虔誠的無神論者之間,只有極少數的不可知論者。
 
答:你說的沒錯,這正是他的執迷。他從小在宗教家庭長大(他父親是路得教派牧師),所以並非是否為無神論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他渴求宗教現象的可能,這樣的渴求折磨了他一生,但最後他成了一名偉大的藝人。《第七封印》和其他所有電影,它們抓住了你,這可不是像做功課那麼簡單。
 
問:如果有人從未看過他的電影,要你推薦五部影片,你的柏格曼初學者精選會是?
 
答:《第七封印》、《野草莓》、《魔術師》、《哭泣與耳語》、《假面》。
 
問:如果能拍出這五部影片,很多導演都會很高興的。
 
答:或者其中一部就夠了。
 
─2007.8.1 (節譯自時代雜誌)
 


單純的觀看--溫德斯談柏格曼觀影經驗←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