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2/15

分不清是初識【鄰家女】的青澀感動,還是驚覺悠悠忽忽二十年已過啊!


(圖:芬妮亞當及楚浮在【鄰家女】)

芬妮亞當Fanny Ardant   
文/聞天祥 轉載自  98年2月號
 
蔡明亮應羅浮宮邀請而拍攝的【臉】(Visages),已經進行好一陣子。最後雀屏中選的女主角蕾蒂莎卡斯塔(Laetitia Casta)對影迷而言,比較陌生;反倒是其他擔任配角的演員,個個大有來頭:尚皮耶李奧(Jean-Pierre Léaud,【四百擊】傳奇男星,已經客串過蔡明亮的【你那邊幾點】)、馬修亞麥希(Mathieu Amalric,【潛水鐘與蝴蝶】、【屬於我們的聖誕節】、【007量子危機】)、珍妮摩露(Jeanne Moreau,早已隨【夏日之戀】留名影史)、娜塔莉貝葉(Nathalie Baye,從【日以作夜】入行,還在【神鬼交鋒】演過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的法國媽媽)、芬妮亞當(Fanny Ardant)一字排開,陣容堅強得嚇人。
 
而其中三位影后級女星,不僅都演過楚浮(François Truffaut)的作品,芬妮亞當甚至是楚浮生命中的最後一任情人(1981-1984)。1983年9月28日她為楚浮生了一個名叫約瑟芬(Joséphine)的女兒;當楚浮過世的消息傳到她耳裡(1984年10月21日)時,她正在拍Pierre-William Glenn導演的【Les Enragés】,即使悲傷,她依然堅持要完成拍攝。時至今日,楚浮往生已將近四分之一個世紀,芬妮亞當早已不再以大師遺孀(雖然他們並無正式婚姻關係)為人所知,而是擁有亮麗演出成績的著名演員。不過我得承認,我最難忘的還是她和楚浮合作的第一部片子:1981年的【鄰家女】(港譯:隔牆花,La Femme d'à côté)。

 

(圖:【鄰家女】)

【鄰家女】是個人物極其簡單但關係非常糾纏的愛情故事。傑哈德巴狄厄(Gérard Depardieu)飾演的男主角,與妻兒住在法國小鎮,過著平淡幸福的生活。某天隔壁搬來新鄰居,是一對「丈夫年紀明顯比妻子多出不少」的夫妻,然而更讓他意想不到的是新搬來的女主人竟是是他已分手的戀人,這個不速之客即由芬妮亞當飾演。
 
巧合,並非這部電影好看的原因,而是撥動了兩人原本以為平靜的心湖。巧合的還有兩人可能同時間撥電話給對方,卻都因此佔線而講不上話。但這並未影響他們跨出舊情復燃的那一步。畢竟當他們在超市停車場從禮貌性的道別之吻,變成情不自禁的熱吻時,女主角一時承受不起激動而短暫暈厥(影片之後又出現了幾次),應是喚起了男人憐香惜玉之外,還有往日情懷。果然他們在旅館偷情的第一個下午,歡愉過後,他拾起她丟在地板上的絲質內衣,談起的盡是往昔。
 
出軌,自然是有道德壓力的。先是女主角覺得對不起幫她從情傷中復原的丈夫,而決定終止這段重燃的戀情。但無法止住嫉妒和慾望的男主角,則在女主角和丈夫補度蜜月前的歡送派對上,失控演出。楚浮用一鏡到底的方式,拍男主角從樓上一路抓著女主角的手臂到樓下、甚至追到庭園,而駐留在室內的攝影機透過窗戶、紀錄了窗外無聲卻劇烈的肢體衝突,然後女主角在大庭廣眾下暈厥,男主角被眾人架開,姦情不再是秘密。

 
(圖:【鄰家女】)

詭異的是東窗事發後,男主角反而恢復了平靜,請求妻子原諒,妻子不怪他,只嫉妒他和隔壁女人的「痛苦」。反倒是度完蜜月回來後的女主角,表面平靜,卻禁不起生活中所有芝麻綠豆都像在呼喚她情傷記憶的煎熬,而精神崩潰了。她住進醫院裡,丈夫甚至去央求男主角來探望妻子。女主角出院,她要丈夫帶她走。但過去她不出走了好幾次嗎?他們終究搬走了。然後一個夜裡,隔壁空屋的聲響吵醒了男主角,他像夢遊般地走近,然後在屋內看到女主角,兩人再度乾柴烈火,然而就在激情之中,女主角開槍殺了男主角,然後自殺。
 
這個愛情悲劇最吸引我的,一方面是楚浮看待激情與道德的態度,他沒有天真到無視於後者的存在,卻也未因此侷限了他對感情滲透到比細胞還微小的身體底層裡,那種難以拔除的喜樂和痛苦。男女主角這這一來一往的追求、壓抑、到玉石俱焚,簡直像飛蛾撲火。有趣的是楚浮刻意安排了當地一個網球俱樂部的女老闆來講這個故事,不是因為她認識兩名當事人,而是隨著電影的進展,我們才知道二十年前她也曾為了一個男人跳樓,因愛情摔斷了腿。在影片中段,曾出現一個男人來找她,先接到電報通知的女老闆刻意遠遊以避開這個男人,為什麼?女主角的丈夫不明瞭,她認為是因為女老闆怕舊情人看到她老了;女主角抗議這種論點,她說女老闆不是怕舊情人看到她變老,而是不要他知道她做的犧牲。我們不只從中看到兩個不同世代女子的互相理解,似乎也從中發覺男性、女性對愛情看法的差別。對於這段外人眼中的悲劇,過來人的女老闆說,如果他可以寫兩人的墓誌銘,她會寫下:在一起痛苦,分開了活不下去。(港版DVD則譯為:生不同裘,死不同穴)。對於選擇故事主述者的弦外之音,以及楚浮透過她所下的結論,我覺得無法再更貼切了。
 

(圖:【鄰家女】)

另一個讓我深愛這部鮮少被視為楚浮重要作品的電影的理由,就是芬妮亞當完全吸引了我的目光。她在【鄰家女】光芒四射,然而我之所以如此認同她遠多過對傑哈德巴狄厄,不只是最後電影證明了愛得最痛也最徹底的是她,攝影機也引領著我去愛慕她。第一次看這部片子的時候是大一,還不知道芬妮亞當是何許人也,更不可能知道她和楚浮的關係,卻彷彿感覺得到鏡頭對這為女演員散發的熱愛,甚至比男主角更無法自拔。有趣的是,後來我在已停刊的「香港電影雙週刊」讀到一篇楚浮寫的「讓我介紹芬妮亞當」,我從沒看過「內舉不必親」的文字寫得這麼頭頭是道、仔細入微的。直到今天,也沒有一部電影把芬妮亞當拍得比【鄰家女】更美。
 
(圖:【激烈的週日】)

芬妮亞當自然是楚浮最後幾部作品的女主角,除了【鄰家女】,還有【激烈的週日】(Vivement dimanche!,1983),兩部都讓她獲得凱撒獎最佳女主角提名。另外她還演了雷奈(Alain Resnais)導演的【生死戀】(L'Amour à mort,1984)和【幾度春風幾度霜】(Mélo,1986)、安妮華達(Agnès Varda)的【101夜】(Les Cent et une nuits de Simon Cinéma,1995)、溫德斯(Wim Wenders)與安東尼奧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合導的【雲端上的情與慾】(Al di là delle nuvole,1995),甚至好萊塢出品的【新龍鳳配】(Sabrina,1995)和【伊莉莎白】(Elizabeth,1998)。


(圖:【荒誕無稽】)

然而她在這些名導大片裡都非主演,真正讓她大放異彩的,反而是一部歷史古裝宮闈片【荒誕無稽】(Ridicule,1996),這部由巴提斯勒貢(Patrice Leconte)導演的作品,嘲諷法國宮廷貴族群臣為討國王歡心,咬文嚼字、耍嘴皮爭寵的亂象。因為缺乏對法語趣味的了解,可能會減損一點觀賞此片的樂趣;但是巴提斯勒貢呈現這群好用權謀、逞口舌之快卻不知民間疾苦的貴族,批判的意圖確是很明顯的。芬妮亞當在片中改以愛慕虛榮、喜歡挑撥的惡質貴婦形象出現,搶走不少同片演員的風采,也讓她獲得法國盧米埃獎的年度最佳女演員。同年,她另一部作品【同志物語】(Pédale douce,1996)則奪得凱薩獎影后。可說是風光至極。
 
2002年,芬妮亞當在歐容(François Ozon)執導的【八美圖】(8 femmes)和其他七位法國女星同場競技,又是一樁影壇盛事。她在片中飾演死者的妹妹,和演死者妻子的凱薩琳丹妮芙(Catherine Deneuve)有場妯娌從大打出手、連滾帶翻,最後卻相擁熱吻的高難度演出。許多好事者都笑歐容不安好心眼,誰不曉得凱薩琳丹妮芙在1970年代也和楚浮有過一段情(【騙婚記】和【最後地下鐵】是他們倆的代表作)!不過芬妮亞當非常出色地完成演出,不但同片八名女演員聯袂獲得柏林影展與歐洲電影獎的最佳女演員,她還和同片另一位演技派女星伊莎貝雨蓓(Isabelle Huppert)略勝一籌地額外提名凱薩獎最佳女主角。

 
(圖:【巴黎我愛你】)

此外她也在集錦電影【巴黎我愛你】(Paris, je t'aime,2006),李察拉葛凡尼斯(Richard LaGravenese)執導的「紅磨坊附近」(Pigalle)這段,和英國男星鮑伯霍金斯(Bob Hoskins)在情色店鋪與劇院之間,以英、法語夾雜演出一段「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對手戲,老薑辣勁確實夠味。
 
聽說芬妮亞當在蔡明亮的【臉】,彈鋼琴為珍妮摩露演唱【夏日之戀】的主題曲伴奏。而除了參與法國羅浮宮部分的拍攝,芬妮亞當也會在這個月(2009年2月)首度造訪台灣,進行另外的拍攝!聽到這個消息,心裡忍不住揚起一股異樣的激動,分不清是想起初識【鄰家女】的青澀感動,還是驚覺悠悠忽忽、二十年已過啊!

【臉】芬妮亞當


蔡明亮為「臉」 壓力大到飆髒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羅浮宮鉅片【臉】 柏林影后芬妮亞當台北露臉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