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1/27

拉斯馮提爾大告解:【瘟疫】

【瘟疫】這部電影,就某個層面來說,簡直就是拉斯馮提爾的自傳性電影,也是可直接透徹的瞭解拉斯馮提爾如何將他個人理論實踐於電影中的電影,更是想要瞭解拉斯馮提爾電影創作方式的絕佳範例。【醫院風雲】的攝影風格與美學自始開展!
 
 

【瘟疫】 ★ 榮獲世界各大驚奇影展最佳影片等多項提名 ◎ 劇情簡介 製片人即將前來驗收成果,編劇尼爾喜孜孜地,正要把和拉斯馮提爾兩人合作發展長達一年的劇本【條子與婊子】列印出來,卻像是個惡作劇般地,發生了磁片損毀的慘劇。短短五天的時間,對於重新回想每一場景的細節,兩個人都失去了熱情,他們開玩笑似地,在打字機上鍵入EPIDEMIC(瘟疫),電影開始在真實場景與他們正進行的【瘟疫】電影場景中跳躍,新的創意構想,描繪懷抱著拯救「歐洲大瘟疫」理想的年輕醫生梅斯梅爾,著手調查瘟疫傳散的緣由,以試圖阻止這天譴似的疾病,卻沒有想到,瘟疫其實正隨著他飄越歐陸的旅程,一發而無可收拾。 拉斯逢提爾長期編劇搭檔尼爾(他同時也是【歐洲特快車】及【醫院風雲】的編劇)及他本人親自現身說法,在劇中扮演自己,然而毫無激情血腥場景的劇中劇【瘟疫】的新點子,似乎引不起製片人的興趣,即使在滿桌的美酒佳餚中,一年多來的投資,僅換來這十二頁長的劇本,簡直就是個玩笑,直到晚餐後的一場即興演出,看過劇本的年輕女孩在催眠師的引導之下進入【瘟疫】這部電影,她在極端驚恐中狂叫奔逃,再也無法醒來,甚至拿起餐叉的暴力舉止,真正的瘟疫,已經從編構的劇本中,侵入現實,從拉斯馮提爾的手中悄悄蔓延開來。

 

◎ 作品解說 【瘟疫】這部電影,就某個層面來說,簡直就是拉斯馮提爾的自傳性電影,也是可直接透徹的瞭解拉斯馮提爾如何將他個人理論實踐於電影中的電影,更是想要瞭解拉斯馮提爾電影創作方式的絕佳範例。拉斯馮提爾在電影中飾演自己,同時也飾演劇中劇那位充滿理想性格的梅斯梅爾醫生,與現代催眠術之父梅斯梅爾同名的年輕醫生,並不瞭解自己的努力,正是使瘟疫疫情無法控制的傳播者,這也是拉斯馮提爾在歐洲三部曲中不斷重複的母題:良善無知的執善,卻是促發助長邪惡並使其不朽的推手。 在【瘟疫】一片中,充分可見拉斯馮提爾延續至【醫院風雲】的影像風格,手持攝影機,奇特且令人震驚的特殊構圖,昏黃的色調,部分援用自然光,以及現場即興創作的電影方法。當然拉斯馮提爾為追求藝術,真誠卻殘酷的對待演員的高度爭議性,也在本片中略見雛形,影片中被催眠的女孩完全的精神失控,不僅是所有工作人員前所未料的實況,他不僅不停下攝影機,反而不錯失的捕捉失控片場內的所有景象,方得營造出如此令人心驚膽顫的電影。 此外,拉斯馮提爾個人著名的各種恐懼症:從懼怕地下室結構的屋室,懼怕飛行、疾病、醫院等等;他對各種意識型態的狂熱同時抵抗:從唯心論、真理、到個人主義的辯論;他的編劇技巧:在牆上畫出劇情線、諷刺的指攝、利用自己以及別人的痛苦,在各種電影元素的彼此對立中堆疊出的衝突性以及獨特美學,在傳散瘟疫的場景時佐以華格納的音樂,在戲弄、自我保護中顯露的真誠,【瘟疫】可被稱之為拉斯馮提爾自我剖析的最佳經典。



影史上最冷異的犯罪電影:犯罪份子←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卡夫卡【美國】鏡像反轉:神乎其技的【歐洲特快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