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3/15

我希望我的兒子從未出生過!

 

轉載自英國太陽報
 
蒂妲史雲頓的新片《凱文怎麼了?》,飾演一位憎恨自己有心理問題兒子的媽媽,有三個小孩的蘇珊是個全職母親,他打破了最大的禁忌,她坦承:
 
『我希望我的兒子從未出生過』
 
我兒子麥可出生的那天,可以說是我人生中最開心的時刻,我記得當我看著在我懷中的他時,想像著他是如何的如天使般的美麗,那緊閉的眼睛和微笑的嘴巴,當下我覺得如果我可以將這個天使般的孩子變賣出去,那我將會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女人。
 
但到了他16歲的青少年時期時,我出現了很恐怖的念頭想要懺悔,我沒辦法忍受那種錐心的痛苦,我不僅僅是不喜歡麥可,我是討厭他。我希望他從未出現在我的生命中,當下我認為,如果我不是蒂妲的話,如果我沒有擁有過這個兒子的話,我想我的人生一定會更好、更完美。
 
...

 

 
對於一個母親,這是不是最無法出現的念頭和告白?去承認自己是如何的痛恨自己的親身骨肉;這樣的行為讓我的孩子走向一個令我心碎的念頭。事情在麥可兩歲的時候就開始錯誤;如果有別的小孩膽敢拿他的玩具,他不僅僅會立刻搶回來,並且會咬他們、吐他們口水,狂怒的對著他們的臉放聲尖叫,我只能抱起他跟他說這樣不乖並且試著忽視朋友們驚訝恐懼的表情。
 
他無法與人相處,他是我的第一個小孩所以我無法拿他和誰相比,但當他長大後我發現他開始會對同年齡的玩伴做出傷害性的行為。「我無法讓凱蒂和麥可再玩在一起了」,有一次我的朋友對我坦承,他受夠了麥可對他女兒的恐嚇以及每次回家他都必須幫他掩蓋那些麥可造成的傷痕。
 
我知道他說的是事實,但瞬間一股直覺反應讓我必須保護我的孩子,我說「少把他講成像是個魔鬼似的,如果你真心的這樣覺得我的孩子,那我也不願意與你相處」但當麥可四歲的時候,我知道她們的想法和在意的點是什麼了。
 
對我來說,麥可相當的卑鄙。當我跟他講話時他會呈現弓步,開始尖叫的踢我。我會將他鎖在他的房間,但他會吐我口水,抓我的臉,拉我的頭髮,甚至頭撞我,直到我把他制伏為止。
 
我與我的丈夫應該尋求協助,但是我們也不好意思承認我們無法管教自己的孩子,另一方面我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做錯了什麼事情,而導致這樣的情況?
 
他在課堂上開槍
 
事情越來越糟是麥可開始在南英格蘭上學之後,我們常常會接到來自學校的電話,說他常常在課堂上與人打架、扔擲桌椅以及偷別人的食物。我說服自己麥可無法進入學校生活,「他不是一個壞孩子」我會這樣告訴老師,並且請求他別採取任何進一步的動作。
 
他九歲的時候,每天都有來自學校的電話,我和大衛只好將他送到另一間學校,希望事情能夠好轉。
 
「這是你重新開始的機會。」我這樣告訴麥可。
 
起初,他是平靜的,我們開始希望日子能夠慢慢的好轉,而現在我們有另一個兒子,羅伯特。他是他哥哥的反面,乖巧、善良,容易和其他孩子相處,有這樣的一個孩子讓我們感到欣慰,讓我們知道我們也是可以養育一個正常的孩子。但我們不能自欺欺人的套在麥可也是正常身上。
 
半年後,我們接到麥可被學校開除的電話,指出他在上課中發射空氣槍,雖然慶幸的沒有造成任何人員的受傷,但警察已經被通知了。原來麥可的槍是從他朋友爸爸的衣櫃走私到學笑的,警方基於年紀的理由並沒有為難麥可。這是個極大的羞恥,大家都知道麥可做了什麼,我沒有臉再在這個社區生活下去,我們最終搬離了這個小鎮,一個沒有人知道我們的地方。
 
事情似乎好轉了一點,不過在一年之後我們接到了學校的班主任的電話,這次麥可扯上的問題是:吸菸。
 
那時後的麥可10歲,我們決定帶他去看精神科醫師,他們評估麥可的症狀為多動症,不過最終他的報告結果還是轉向陰性。因此我開始非常嚴重的絕望,我每天早上起床送他去學校時,我的心都會無止境的下沈、憂鬱。「你一定要幫幫我」我哭著對醫生說,至此我開始服用高劑量的抗憂鬱藥,稍微讓我遠離的崩潰邊緣。
 
到了中學,事情每況愈下,幾天之後因為他向老師的臉投擲石塊而被無限期開除,一年後正式被學校永久開除。我希望麥可因為染上麻煩而入獄,當我和大衛在爭執麥可的教育時,麥可在一旁說「你們很享受這樣的過程是嗎?」我失控的對他大喊。
「滾開,你這個臭婊子」麥可回應。
 
兒童心理學家不同意,「邪惡」的兒童是否生來就是這樣,或者這些邪惡是從他們學習的東西而來。
 
根據在曼徹斯特城市大學犯罪心理學家大衛霍姆斯博士說:「反社會根本不存在,你可以不學壞的行為。」他說:「研究表明,每100個人有一個人會有精神變態基因,這意味著他們有一系列心理傾向,包括缺乏換位思考,對風險的傾向,並不斷尋求刺激,這些因素都在羅伯特明顯。湯普森和喬恩維納布爾斯,都是10歲,當他們殺害兩歲的詹姆士的歲數。
 
如果有人是不給其他人的感情,承擔風險和尋求刺激的遺傳傾向,有巨大的潛力去犯罪。
 
臨床心理學家艾莉森騎士不同意。研究表明,外部影響影響嬰兒在子宮內,她說。 「應力響應皮質醇激素,產婦緊張,抑鬱或家庭暴力的結果,通過胎盤,使嬰兒更容易通過其壽命。」
 
孩子需要受到重視,如果父母不感興趣,孩子會想要受到注意。這是一個呼救聲,但它往往作為不良行為的解釋。在孩子們犯下可怕罪行的情況下,他們通常已經受到慢性排斥反應,身體虐待和一個混亂的家庭生活,他們施以暴力,因為他們不能管理的自我仇恨,孤獨,恥辱,放棄自己的感情,漏洞。
 


【凱文怎麼了?】中文預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凱文怎麼了》- - 不安如潮湧 / 吳孟樵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