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October 26, 2006

楚楚可憐的小時候

妹妹初來乍到之時,也是開始與黴菌奮戰的日子。當時,醫生有提醒說要先隔離,待治好黴菌再自由活動,否則傳染到人身上,可就麻煩大了。但可能是我家的人心太軟,總覺得貓就是應該無拘無束,更何況妹妹已經飽受皮膚病之苦,再關牠實在有些不忍心。於是,我們成為最不聽話的病人家屬,讓妹妹在家趴趴走,這兒鑽那兒晃,小貓好奇的天性,發揮的十成十。

 

那段與黴菌奮戰的日子,妹妹表現得乖巧懂事。為了對抗黴菌,以吃藥和洗藥澡為治療方式。醫生幫我們將口服的藥磨得細細的,摻入魚罐頭中讓妹妹吃下;洗藥澡規定是每個禮拜洗一次,由我和我爸負責,可能是年紀還小,不懂得掙扎,總是乖乖認命的讓我們洗。若換成現在的她,魚罐頭裡只要有一點藥味,絕對是拒吃;洗澡洗太久,可是會喵喵叫的呢!

那時候,妹妹來我家已是11月底,接近冬天,有時晚上上完班回來累著不想動,我總愛把她抱到懷中,我躺在沙發上看電視,讓她窩在我的胸口。不知道為什麼,一開始她總是會撐著撐著,然後開始打瞌睡,最後總是以一顆小小的頭「咚」的一聲打在我胸口做為沈睡的宣告。因此只要胸口感到「咚」的震動,我就知道小貓咪已進入夢鄉了……

有時候,我會在抱她之前先準備好相機,等她一入睡,就開始偷拍她的睡顏。有時候,相機的聲音不小心吵醒了她,愛睏的她會賞我一個大大的呵欠,讓我可以清楚的檢查她小小可愛的牙齒,這種機會可是非常難得,而且得把握好時機。因為現在的她,可是隻有氣質的貓,要再拍到打呵欠的鏡頭,可不容易呢!

現在再看這些照片,還真懷念呢!再過三天,妹妹來我家就滿三週年了。小小貓長大了,不過當時為了對抗黴菌的習慣,至今還保留著。像是魚罐頭,雖然現在以乾乾為主食,但每天還是給四分之一的魚罐頭當點心吃;而洗澡也照舊,只不過改成半個月洗一次澡。這三年來,可愛的妹妹、漂亮的妹妹是我家的重心,就像是我家的小公主,貼心、任性、淘氣、撒嬌都成為她獨有的特色。雖然她有著令人頭痛萬分的異食癖,但她還是我家最最疼惜的小寶貝!

至於她令人頭痛的異食癖,留待下回介紹…… #攝於2003.12.04


我家貓妹妹 一波三折的第一天←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妹妹的酷炫墨鏡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