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8/02

東京的銀杏樹

不一樣的地方會有不一樣的食物,風俗,文化 東京,這個世界生活物價第一的都市,我在這裡有一段時日了 四季分明的東京,有著都市的忙碌與鄉間的生活環境... 這是我看到的東京

2002的11月我第一次來東京,那時,東京對於我這個來自微熱的島的傢伙來說,其實還是沒有親和力的,朋友一臉興奮的帶我到明治神宮,東京鐵塔,淺草寺,我卻對連廟都要收門票不以為然,於是,終於搞清楚地下鐵方向的我,開口要求我要去不花錢的光觀點...於是我開始見識到公園,墓園,寺廟,神社.... 東京都的都樹昰銀杏樹,這種在中國稱為公孫樹<因她生長緩慢,常常是阿公種了樹到了孫子才結果,故名公孫樹>的樹,在東京據滿道路成為道路樹,神社裡也常見她的蹤跡,連都營的公車的標誌也是銀杏葉,只要昰上了年紀的銀杏樹都會被標為古蹟,對我這愛美人士,見到滿地乾黃的銀杏葉當然是快快撿起一把,回家熬汁做面霜,11月底到12月初,因為日夜溫差大,銀杏葉會由綠變黃再到鮮黃,搭配楓紅煞是美麗,只是我因空氣乾燥到皮膚皹裂慘不忍睹跟畫面搭不上罷了,這時若經過時有若臭如髒襪子沒洗的味道時,那可不昰有流浪漢在旁邊喔~那恭喜你,你已經到了雌銀杏樹的範圍內了,再走幾步你會覺得鞋下有軟軟又硬硬的東西,低頭一看,像極了被踩爛的醃梅子,軟的昰漿肉,硬的是銀杏,這時你可別像我一樣,興高采烈的用手去檢其他完整的銀杏,撿完隔天手就脫皮,無一倖免說.... 銀杏樹分為雄株與雌株,雄株樹形小,雌株樹形大,從葉子的形狀也能分雌雄,雄株的葉子葉片會開叉或深或淺,雌株葉片不開叉,所以在不落果的季節看葉片也能辨雌雄,但若你遇到了雌雄同株的,那就沒法子了....又,樹齡越老所結的銀杏越大....落了一地的銀杏在有些地方有人撿,有些則無,星期天的早上常見到歐巴桑,歐吉桑拿著袋子帶著手套彎著腰在枯葉堆裡尋寶,我常看著她<他>們和樹上烏鴉的畫面,想著日本憲法中規定工作為日本國民應盡之義務,...真是文化大不同! 我喜歡東京都青山一丁目的銀杏樹,兩排銀杏樹夾道,又經過整修像極的聖誕樹型,觀光客常駐足拍照,我拍照片,照片拍我,乾冽的空氣中踩著銀杏葉悉悉蘇蘇的聲音煞是有趣,現在12月中旬,銀杏葉除了變黃也快掉光了,這一週來的寒流,讓銀杏葉黃的更均勻,不管曬不曬得到太陽的銀杏樹都一樣,藍天下,黃與黑的對比,讓東京的寒冬更添一些美感!



背包客行走的京都←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中日差異之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