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8/12

遊戲王-隨意雜談-淺談威脅和解牌的概念



引言


解牌威脅的概念其實很少在遊戲王之中被使用,這兩個名詞最早其實來自於魔法風雲會。而實際上,我一直使用這兩種概念來打牌和組牌,所以今天希望寫個文章,概略的說一下這個觀念。

當我們試著去建立遊戲王之中的威脅和解牌的概念時,就必須先提令人愛恨交加的小廚具們。而一提到廚具們,玩家的臉上立刻會浮現各種痛苦或興奮,甚至是迷戀的表情。玩遊戲王,不可能會和小廚具們沒有互動過,除非你只和和平的朋友打牌,或是兩個人都打『龍抽大法師』。

相信很多人都體會過,跳出了滿場的怪物,但下一回合就吃了一發『黑洞』的情況。更甚者,是在本回合就吃了一張『激流葬』。或是跳出了一隻超大打點怪物,但立刻就吃了一張『奈落的落穴』的心酸血淚。如果,你是更早期的玩家,那就應該體會過滿場怪全打但吃了一張『神聖彗星-反射力量』的吐血程度。為此,很多玩家退出了現代賽場,因為吃不消後台氾濫的環境。

而另外一方面,曾經被『大天使-克莉斯提亞』定過場的人都會知道,不能特殊召喚且一回合被揍一下2800的感覺。討厭跟龍牌對局的人,討厭排行榜中,『鋼鐵鎧闇龍』一定會排在前五。好叫、賺卡、2800打點,都使它成為第一優先必須被消滅的目標。而最最讓人忍無可忍的永續陷阱排名中,我想『宏寬宇宙』不是第一就是第二!除外、除外,除了除外以外,還是除外!送墓不給發、捨棄到墓地不給發、進墓地效果不給發,通通都不給發!

這些無論是美名或是罵名集一身的卡片,再加上眾多英雄好漢、美女帥哥,構成了現代遊戲王的大牌池。無論是任何一位玩家,我們就活在這個環境之中,必須要適應這個環境。所以,我們必須要能夠定位清楚每一張牌的角色,以免被強力新牌洪流所吞沒。我們不見得打牌一定要打當時的主流套牌,也不一定需要廚牌放滿滿,我們可以選擇任何我們喜歡的主題來進行套牌建構。然而,對於組出一副夠好的套牌,我們必須要了解自己套牌內每一張牌的特性,清楚他們所扮演的角色,才能成為一個足夠強勢的玩家。至少,我們必須要清楚自己在幹什麼和對手在幹什麼。


威脅與解牌


在遊戲王的每一場對局之中,雙方會使出渾身解數,企圖逼對手深陷死地。不停的交互攻擊,直到有一方戰敗收牌。(我們先姑且不考慮組合技的套牌)而在這裡,我們必須要先稍微舉例說明所謂的威脅與解牌,我們才能往下討論。


所謂的『威脅』,是指可以迅速取得大量優勢、壓制對手,進而快速獲得勝利的牌張。舉個例子,身為魔法使族、一星協調,有著長長的絲襪的美妙卡片-『效果分隔士』,就不是一個能被稱作威脅的牌張。(畢竟,要使用攻擊力為0的它取得阻擋一次怪獸效果以外的大量優勢,似乎是一件相當不容易的事情。)

而一個相當不錯的例子,就像是我們前面剛提過的『鋼鐵鎧闇龍』。十星、闇屬性、攻擊力2800、可以藉由除外場上一體表側的龍族怪獸來特殊召喚。一回合一次,從墓地或手牌特殊召喚一體龍族怪獸。只要讓它在對手場上每多站一回合,你就離敗北更進一步。當選擇性的消滅對手場上的怪獸時,你可能不會選擇消滅另外一隻攻擊力3000的『青眼白龍』,而會優先把這隻只有2800的帥哥擊斃。因為,讓它站在場上的危險度,並不單單只是他的攻擊力。所以,我們也不會意外為何在禁卡表內,『鋼鐵鎧闇龍』只能放入一張。因為如果它能夠放進套牌中的數量超過了一張,它會立刻使的所有龍族套牌大幅強化。

再舉一個例子,『煉獄龍』、八星同步、龍族、闇屬性,攻擊力3000,一回合一次,在自己手牌為零的場合,無效並破壞對手魔法陷阱的發動。也是一個讓人頭痛的大傢伙,不只攻擊力大的嚇人,一回合一次無效魔法陷阱的效果更是擁有無與倫比的壓迫力。不依靠魔法陷阱的套牌實在少之又少,更不用說難以解掉他的壓力有多大。

被我們稱作威脅的牌張,不只是在特定的效果上有價值,每一張卡片所具有的價值愈高、用途愈廣泛,它就愈有威脅性。比方說,容易進場、消滅特定的對象的效果、無效化的效果、高攻擊力、耐命、賺卡的效果、賺血的效果甚至其他的優勢效果,一張卡集上述的優勢特性愈多,它給於對手的威脅也就愈大。

上面這些可以被稱為威脅的牌張,往往左右了整個戰局的走向。每一位玩家贏得勝利的其中一個原則,就是不斷製造威脅。這並不是說只要製造了足夠的威脅就會獲得勝利,但只要每多出一個威脅對手沒有成功解決,對手就會加速朝失敗前進,而自身的勝利也會更加的穩固。


稍微談過了威脅,那我們來談談另外一個概念-解牌!所謂的『解牌』,是指可以消滅特定威脅的牌張。透過牌差的交換,處理掉特定的卡片,進而拉開或是扳平局勢。而這個概念相對於威脅就要容易理解一些,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把廚具們挖出來數一數。比方說:『神聖彗星-反射力量』、『黑洞』、『神鳥一擊』、『神的通告』之類的卡片,都是我所謂的解牌。解牌大多不會直接讓我們贏得勝利,但它可以幫助我們在和對手周旋的過程中,盡可能的消滅那些套牌內的怪獸難以解決的威脅,同時幫我們賺得優勢。

我舉一個精確一點的例子,拿『強制脫出裝置』來當我們的經典例子。它是一張通常陷阱卡,效果為『選擇場上存在的一體怪獸來發動,選擇的怪獸返回手牌!』它是一張典型的一換一的解牌,陷阱效果、指定且非破壞效果。你可以在任何時機,選擇場上的一體怪獸返回手牌。你可以用它來處理掉那些不會被效果破壞的怪獸卡,或是很賺卡、高危險性的組合技元件。因為它沒有限制連鎖的時間點,所以它可以使用的時機非常廣泛。

解牌用來協助搭配自身的套牌,處理一些套牌內怪獸處理不太掉的威脅。『旋風』是一個非常經典的例子,所有的魔法陷阱幾乎都能夠處理。加上它是二速,所以可以用來對付賺卡或特招的永續魔法陷阱,像是『炎舞-天璣』、『活死人的呼聲』之類的牌。所以,在賽場上,我們很常見到正編三張『旋風』的套牌。不同於威脅,解牌本身大多不會消耗大量資源,通常是一種簡單的一換一。

反過來說,解牌也有其限制性。集換式卡牌遊戲『魔法風雲會』中,有一位著名的牌手曾說過:『可能會有不好的解牌,但絕對沒有不好的威脅!』這句話在遊戲王世界中也同樣適用,解牌會有其使用範圍的限制,如果套牌中配上了不對的解牌,直接導致得很可能就是輸牌。而不只是如此,解牌用錯時機、用錯目標、用錯解牌的種類、用錯了方法,都將加速一個玩家的失敗。

當然,用文字敘述其實太過於空泛,我們最好能夠舉一些實際例子來討論。那讓我舉幾個實際的例子,來試著討論剛剛我們所提及的概念。我們共舉兩個實際的例子,分別從解牌和威脅的觀點出發,審視對局的過程中,了解解牌和威脅之間的互動。



情境一:(A玩家使用『聖刻龍』,B玩家使用『QDW』)


第一部份:

在玩家A的主要階段,玩家A場上空場、手牌6張。而玩家B的後台覆蓋了一張『強制脫出裝置』,前台則放置了一張裏側守備的『偷星蟲』。玩家A從手牌特殊召喚了一體『聖刻龍-降雨神龍忒芙妮』,那玩家B的選擇應該是?


大多數的正常玩家,這時,應該都會擺擺手表示沒事(吧!)。我想應該沒有人會可愛到這個時候用解牌吧?!你彈了它,等一下它還會再下來的。

附上『聖刻龍-降雨神龍忒芙妮』的部份效果文:

1.對方場上有怪獸存在,我方場上沒有怪獸存在的場合,這張卡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用這個方法特殊召喚的回合,這張卡不能攻擊。

如果你會在這個情況下發動你的陷阱卡,那我建議要養成不懂就問的好習慣,和對手借牌來看看效果並不可恥,畢竟我們不可能記住每一張牌的效果。在做出決定之前,先搞清楚前方的鬼玩意到底是什麼效果,免得做錯事再來後悔。


第二部份:


接續第一部份,現在A玩家場上存在一體『聖刻龍-降雨神龍忒芙妮』,手牌五張,玩家B的場面仍不動。玩家A使用了第二張手牌,解放場上的『聖刻龍-降雨神龍忒芙妮』來特殊召喚『聖刻龍-舒龍』。這一次,玩家B的選擇應該是什麼?(我們先假設,玩家B只有那一張強制脫出裝置可以用;玩家A的手上也只剩下一張以聖刻為名的怪獸卡。)

如果曾經對過正常版『聖刻龍』牌組的人,應該都能夠接受這時候就必須要發動『強制脫出裝置』的說法。(正常版的意思是,鋼鐵鎧暗龍限一之後的禁卡表狀態)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話,那讓我解釋試著解釋我的說法,為何要現在發動,而不要等待『聖刻龍-舒龍』發動效果破壞陷阱之後再連鎖。

聖刻龍套牌是藉由解放來發動效果,進行大量特殊召喚。如果,B玩家給A玩家從場上發動『聖刻龍-舒龍』的效果的機會,再對應連鎖『強制脫出裝置』。會發生這樣情況,玩家B選擇玩家A場上存在的三體龍族怪獸其中之一返回手牌。也就是說,無論如何,一定會剩下兩隻龍族怪獸。不論你選擇三隻龍族怪獸的任何一隻返回手牌,你都無法阻止對手展開!


在這裡就順便附上聖刻龍套牌的隨便套路之一:(當然,A玩家也可以有其他的選擇,這只是列出可能的一種。)

1.場上存在兩隻六星的龍族怪獸,超量『聖刻龍王』。
2.『聖刻龍王』發動效果,從牌組特殊召喚『鋼鐵鎧闇龍』。
3.『鋼鐵鎧闇龍』發動效果,特殊召喚墓地一體聖刻為名的龍族怪獸。
4.手上剛剛被彈回來的那一張龍族怪獸特殊召喚或是上級召喚,解放『鋼鐵鎧闇龍』剛拉上來的聖刻龍。
5.在場上存在兩隻六星的龍族怪獸,超量『星聖神星龍托勒密星團M7』。
6.發動效果,將場上的『鋼鐵鎧闇龍』返回手牌。
7.在『聖刻龍王』身上超量『迅雷騎士-蓋亞龍騎』。
8.進入戰鬥階段,A玩家給B玩家的生命值一共5300點的傷害。


但如果B玩家在『聖刻龍-舒龍』特殊召喚時就立刻發動的話,情況就可能會變得不一樣。如果,A玩家手上所拿的第三隻聖刻龍剛好不是『聖刻龍-艾西龍』。『強制脫出裝置』將『聖刻龍-舒龍』彈回手上之後,場上只會剩下一隻龍族通常怪獸。在這個情況下,A玩家要強行進行超量就必然會虧卡。因為他必須要解放或是移除場上通常怪獸,而通常怪獸被解放卻不能再生出一隻龍族通常怪獸。在此,『強制脫出裝置』就成功達到一換一甚至一換二,起到阻止攻勢的功用。A玩家很可能只成功叫出『聖刻龍王』,而且還少賺一張卡,卻消耗了同樣的手牌數。

當然,你很可能會告訴我說:『激流葬比較有效!』。對!我也知道!但是不會任何時候我們蓋下去的解牌剛剛好就會是我們最需要的,最大限度的利用現有的解牌是非常重要的。剛剛的例子,我之所以會有一個前提,是因為如果A玩家可以從手上通常召喚『聖刻龍-艾西龍』的話,『強制脫出裝置』無論在任何時間點發動都不會改變結果。A玩家可以輕鬆打出5300的打點,然後額外留一張威脅『鋼鐵鎧闇龍』在手上。不過,使用解牌的重點在於盡可能的涵蓋所有的可能性,用國際橋牌的說法就是:『雖然這樣做不保證你一定會贏,但至少它可以讓你有比較大的勝算!


情境二:(A玩家使用『次元帝』,B玩家使用『暗黑界』。)

A玩家第一回合覆蓋了三張卡片在後場,分別為『奈落的落穴』、『宏寬宇宙』、『旋風』,然後結束了回合。
B玩家手上有的牌是:『旋風』、『暗黑界的龍神』、『暗黑界的術師』、『暗黑界的取引』、『活死人的呼聲』、『暗黑界之門』。


那麼,B玩家應該怎麼進攻呢?


選擇一:先發動『旋風』,看消滅掉什麼之後再來考慮下一步。

選擇二:先發動『暗黑界的取引』,看抽到什麼牌,再來決定怎麼做。

選擇三:我有更好的方法!


如果你選擇了選擇一,那我們可以來好好的談一談。(這也正是大多數新手玩家的習慣作法。)在不明白對手的套牌情況下,貿然的使用『旋風』並不是一種好習慣。當然,如果你明知對手打『次元帝』還隨便使用『旋風』那就更糟了!在不同的套牌之中,都會有一些關鍵的魔法陷阱。但記得,在一場決鬥,通常你最多只會抽到兩張能夠清除魔法陷阱的魔法卡。所以,要用在對的時刻就必須要謹慎思考使用對象。視自己的套牌而定,你會清楚知道你針對干擾的魔法陷阱的清除能力,而必須反過來審慎檢視自己的出牌意圖。

『暗黑界』在面對『次元帝』的情況,需要優先被消滅的有兩張卡,一張是『宏寬宇宙』,另一張則是『次元裂縫』。而這兩張只要被定場成功,『暗黑界』就差不多可以收牌回家了!因為玩家B所有的效果都發不了,你是要怎麼跟別人競爭呢?!

選擇二看起來的確相當的合理,先抽一張牌,再來決定要丟哪一張牌。而這肯定是一個可以接受的作法,A玩家通常會接在『暗黑界的取引』連鎖『宏寬宇宙』。那玩家B就可以連鎖『旋風』消滅『宏寬宇宙』。之後丟『暗黑界的龍神』,再炸掉一張後台,或是丟『暗黑界的術師』撿一張牌都可以。『宏寬宇宙』去除後,套牌的展開不會再受到A玩家的任何干擾。A玩家的剩餘解牌只能造成一個一換一的局面,無法取得更大的利益,接下來還要蒙受血量的損失。

選擇三,也許有更好的方法,但那部份我就懶的在這裡接著探究。我的重點是,如果『宏寬宇宙』站在場上,他會對玩家B造成難以想像巨大的傷害。而用一張『旋風』去三選一絕對不是一個好選擇。如果有一張牌,能夠讓我們回家種田,那最好要有牌能好好的照顧它!

上面這兩個例子,提供了我們參考。在對局的過程中,我們需要從各種面向去考慮戰術,不能單單玩簡單的猜猜樂。我們再分別從兩個觀念出發,看看一些不容易注意到的部份。



從解牌的觀點出發


雖然按照直覺,讓對手做完事再應對是個比較保險的作法。我們都會習慣直到對手選擇了我們的解牌為消滅對象、對手叫出來自額外牌組的怪獸,或是即將進戰鬥階段再來發動,但這樣做並不會每一次都正確無誤。將應對時間拖的愈久,雖然犯錯的機率會變小,但往往選擇權也會愈小。對手在展開的過程中,往往會賺取特定的利益。提早應對,就會阻止對手取得他的利益。當然,相對的,如果我們愈早做應對,我們犯下錯誤的機率也愈大。因為我們所擁有的資訊相對的較少,解牌用錯的可能性也就上升。所以,當對手所擁有的手牌數愈多,我們就應該要愈謹慎。

如何能夠做出最對的選擇呢?無可避免的,面對這種情況最好的策略就是盡可能的了解每一副套牌的運作模式。明確的知道對手製造威脅的方式,我們就可以較為容易的選擇使用解牌的時機。但這個思考方向往往很難精確,究竟是要消滅大攻擊力的、賺卡的、賺血的,這些問題一直以來都困擾著很多偏向控制型的套牌玩家。個人認為,我們可以依循著兩個原則來著手。



1.對手想做的事情就是我要阻止的,除非他想認輸!


A.如果對手希望能夠賺卡,那我們就不要讓他能賺卡。每一副套牌中,都會存在著某些套牌元件或是固定的組合技。我們需要的是,盡可能的處理掉這些套牌元件,並且打斷對方的固定組合技。只要讓對手卡牌的回合愈久,我們就愈容易在這個過程中取得勝利。

B.如果對手期待利用某些特定牌張的威脅,來壓制我們的套牌運作,那我們就必須優先將那些特定牌張給排除。

C.如果對手期待將遊戲盡可能的拉長,那我們就要改為迅速結束遊戲來壓迫對手。

D.如果對手打的是組合技套牌,干擾他!用盡一切手段,迅速的殺掉他!最明顯的例子,就像是『黑暗大法師』套牌。狂抽牌、濾牌,以期能夠湊齊五張來達成特殊勝利。而我們應該用任何方式,干擾對方的抽濾,並且迅速叫出大怪終結比賽。



2.對手做任何能夠殺死我的事情都是我第一優先且不計代價排除的目標!


雖然我們常常把『賺卡』掛在嘴邊,也幾乎所有打桌遊的人都知道手牌優勢有多重要。但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在先,你必須先活著!就算你有滿手的好牌,對手耗盡資源,但卻比你早結束遊戲,手牌優勢依舊是毫無意義的。所以,就算你明知道這樣做非常的虧卡,如果你確定你別無選擇,你仍舊必須這麼做。活下來,才有機會擊敗對手。

卡差、血差、牌差、場差、資源,這些常被資深玩家掛在嘴上的名詞,最重要的仍舊是血差。所以,在使用解牌時,我們必須要選清楚,誰才是最危險的傢伙。有的時候,沒有什麼效果的大傢伙,是最致命的。但有的時候,某些小傢伙會害死你。端看局勢如何,來隨機應變。值得注意的是,有的時候致命的危機看起來並不明顯,這就取決於對於每一個套牌的了解程度。

以上這兩個準則維繫了解牌的使用上的一些方向,給大家作為一個參考。解牌的意義是補足套牌的缺陷或是特化套牌的優勢,因為每一副套牌都有各自的優缺。而大多數的解牌不會成為主攻的性質,真正拿下比賽依然要依靠套牌內建的攻擊主力。



從威脅的觀點出發


威脅的思考角度不同於解牌,威脅的目的往往執著於如何控制場面,或是迅速殺死對手。相比於解牌大多一換一的情況,威脅更像是以多換取優勢的手段。

在決鬥的過程中,我們盡力的製造威脅,企圖以此方式擊敗對手。而對手也會傾盡全力使用各種方式,來阻止我們達到目的。無論是使用覆蓋的解牌來消滅我們的高價值牌張或是利用強大的威脅進行壓制,而這是我們必須要去克服的,不然就是失敗!

在這裡,有兩個部份我想特別提出:



1. 打頓挫


在面對的複數蓋牌的情況下,我們並不會清楚對方蓋的到底是什麼牌。那很有可能是一張『激流葬』或者根本就只是一張『旋風』。但為了這樣,在腦袋之中努力的猜測,抑或是企圖從對手的表情上看出那到底是什麼牌其實都不太有意義。一張覆蓋的牌,在沒有任何可實際推測的訊息的情況下,都應該放棄推測,轉而做別的思考。而由於是以多卡換取利益,一旦失敗通常意謂著敗亡,因此展開的方式必須要審慎。

這時候,身為主動方的玩家,應該使用一種被稱為『頓挫』的方式,盡量的在未知解牌威脅的情況下賺取利益。所謂的『頓挫』,意思是透過一些並非最佳的展開方式,先收取一定的利益。大多數情況,我們會去研究一些套牌的最佳展開套路,但面對沉重的控場壓力,我們必須要選擇一些相對保守的打法。強勢套牌著重於套牌元件的大量爆發,能夠透過少量手牌迅速的展開,製造出足以拿下遊戲的打點。但大多數時刻,強大的組合技的背面,往往環節是非常薄弱的。因此,頓挫會透過保留性的展開方式,進而壓迫對手的解場手段。

我們用一個常見的例子,當你主攻,但對方場上蓋著三張牌在後場,而你卻沒有有效的手段清除他們。你的手上握著一張『救援兔』,很明顯的你操持的是一副有通常怪獸的牌組。所以,你即使知道有坑,該踩的還是要踩,你便毅然決然的通召了手上的兔子。對手表示沒事,你發了效果,對手仍絲毫不動聲色。即便是兩隻通常怪已經站上了場,你的對手還是擺擺手示意你繼續。那下一步是啥?

我常看見很多人在這時候就開始演練它的套牌組合技,在後台威脅下拼命跳怪,然又用手牌、用墓地的,搞了好久。然後一張激流葬,全部被解決!嗯,坦白說完全看不透這樣的衝動作法。一般來說,老練的牌手一定會先攻擊。因為除非那些蓋牌沒有辦法干擾你,否則你應該先盡量給對手血量上的壓力。

也不是說在有蓋牌的時候展開一定是錯的,重點比較像是你知不知道對手打什麼牌。我們會先假設對方的蓋牌是隨機的,當然這並不是真的,蓋牌的種類其實有機可尋。但這個,我們先不要在這裡討論,因為這樣只會讓問題更複雜。一般而言,防守類型後台擺入的一般都是傳統賽場的典型解牌。像是永續的虛無空間、技能剝奪,三速的神宣、神警、神通,或是二速的奈落落穴、激流葬之類的牌。(先不要考慮手坑)

這一類的牌型一般以阻礙召喚為目的,換句話說,真正被影響的正是展開。因為,大多數的套牌仍舊是依靠牌組內的怪獸來贏得勝利,而怪獸必須要透過召喚才能進場。因此,進攻、防守兩方的博奕,就在於血量和牌差的交換。防守方會期待能夠用最少的牌張去除進攻方最大量的優勢,而攻擊方則希望透過最小的損失來換掉防守方的解牌,並且維持自己的攻勢來賺取血差。『頓挫』正是一個進攻方會採用的典型策略!

防守方既然在你叫出了兩隻通常怪獸,仍舊不為所動。那很明顯,他在等待你做更多的事情。當然,你也不能排除對方放了阻礙攻擊的解牌。不過,綜觀賽場和有效性來說,顯然這比較少見。因此你必須先攻擊,這是指你在不清楚對手的牌型的情況。對方既然期待等你放出額外牌組的大怪再來對應,你清楚知道這張將被叫出來的牌註定是要損失的,那你應該做的事情就是先賺到你能賺的。給予血量壓力永遠都是最直接的手段,雖然這聽起來似乎放棄了一個可以一口氣打爆對手的局點,不過這仍舊是有效的作法,尤其針對利用血量為代價來使用強力解牌或是特殊召喚的牌型。

雖然,你阻止不了那個損失,但你卻可以降低可能的損失並且讓對手對等的損失一些優勢。對方會難以依照對於你套牌的了解度,去針對性的阻礙關鍵點。因為,你並不是依據最佳化的展開模式進行攻擊,這便是『頓挫』的意思。打斷對手的防守節奏,就像武術中出虛招一樣,讓防守方用錯力。


2. 針對


誠然大多數的套牌都有自己的進攻套路,不過,更多時候我們會選擇壓制對手的進攻方式。所謂壓制對手的進攻方式,是指破壞對手套牌的進攻。講的比較饒舌一點,『以破壞對手進攻方式為目的的進攻方式』!雖然很多時候對局其實很短促,打三場或是五場的人比較少,不過依照已知的資訊做出針對仍舊是一個很有效的辦法。

這點可以從賽場看出來。比較著名的例子是『征龍』、『魔導書』猖獗年代的賽場,所有的二線以上的牌組備編甚至是正編必定放上『闇的牌組破壞病毒』。為啥?當然是拿來對抗『魔導書』啊!解放一體攻擊力兩千五百以上的闇屬性怪獸,破壞對手場上、手牌所有魔法或陷阱,且三回合內抽到的該類別卡片全部破壞。而那時期的一線牌 - 炎星,額外正編就會把『天狼王』加進去。

雖然按理說攻擊力2400的『天狼王』效果早就不夠看了,但偏偏他既是獸戰士族又是闇屬性。只要『炎舞』系列的永續魔陷隨便加一下攻擊就可以開『闇病』!這就是所謂的針對進攻,炎星套牌內有更多三階、四階或六星的額外怪,更賺牌。但偏偏大家就選擇了『天狼王』,就是為了針對性進攻。萬一先攻起手闇病,很多時候炎星就會直接做天狼王出來,在下一回合對手抽牌階段發動。而對於『魔導書』這種以魔法卡為運作關鍵的牌,我想就不用多說了吧!(雖然炎星還是打不贏當年的魔導書)

從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牌組的展開往往更多時刻要應對對手的變化來做因應。玩家必須要掌握一些比較靈活的打法,而不僅僅是套牌內的展開定式。我們針對對手的弱點出手,並且製造更多的威脅來壓迫對手的弱點。

我們再舉一個例子,相信玩過線上版Ygopro的程式的玩家一定都碰過一種牌組,很討厭、很耐命,總之對主流牌組來說就是很煩。它以『強制轉換』外加上可以解放對手怪獸來特殊召喚的怪獸,以及一堆戰鬥破壞發效果的怪獸和廚魔陷來組出的牌組。如果你叫出了大怪,它就直接把你解放掉。再用強制轉換來交換一些小怪,進而一直打你。我常觀戰,看見很多人一看到這種牌組就乾脆投降,不是打不贏,而是不想打。而事實上,對付這種牌的方法其實不是很困難,就直接下怪強攻,保持場優的情況下用足夠打點的小怪破壞對手戰術。使得對手沒辦法用『強制轉換』或是解放的方式換開牌差,變的出牌或不出牌都很艱難,這也是一種針對性的進攻打法。

不要總是期待用自己最為熟悉的牌組展開,因為那意義其實不大。套牌的運作雖然會是最有效率的但不見得會是最有效果的,優先挑選壓迫對手的威脅來進攻,才容易掌握比賽節奏。因應對手的套牌特性,進而擬定適合的戰略來破壞對手的攻擊節奏或是牌組運作。用武術的話來說,就是專打非慣用手側。



結論


先暫時告一段落,到這裡,我只是敘述了非常淺白的概念,有一些概念我可能會在之後的文章提及。不過,我們仍不難看出,威脅和解牌的定位大概左右了遊戲走向。兩個牌手互相比拼時,更多時候比拼的是對突發事件的處理能力。

雖然不確定是否能成功,不過我希望藉由引入這兩種概念能夠讓一些玩家掌握遊戲王的背後機制,使的某些原本比較不容易被釐清的概念能夠被討論,這些,我們在下一次再談嘍!

Arise >o<


遊戲王-禁止限制卡表碎碎念-201704月禁卡表←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遊戲王-套牌構築-ABC召喚師搗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