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14

【影評】/ 燦爛濃縮精華版《我的哥哥是獨生子》

幽默元素、輔以明快的節奏運行,以及俊男美女的優秀演技,讓影片時而甜美,時而激亢,時而沉溺,予人無窮低迴...


作者:小智

本片曾於去年金馬影展公開播映,當時策展單位將片名取作《我的左派哥哥》。直白的電影命名,完全凸顯出角色個性,如果不懂「左派」是什麼的觀眾,也得以藉由影片,約略得知這個名詞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總歸而言也沒什麼好挑剔的!(應該不會有人天真以為,左派是某個義大利幫派的名稱吧?)不過等本片即將於院線上映之際,發行商卻將片名更植為《我的哥哥是獨生子》(My Brother Is An Only Child)。說實話,我還蠻喜歡這個決定,原因一方面在於中文片名與義大利原文片名《Mio fratello e figlio unico》的意義更加一致,另方面也正好遙相呼應本片最主體的劇情氣氛─「衝突」

確實,這個衝突的片名會讓人感到困惑。既然名「我」,那「我的哥哥」怎麼又會是「獨生子」呢?難不成主角的母親「偷客兄」,而讓那個「我」其實並非他父親親生?雖然片中並沒太多跟「獨生子」相關的劇情解釋,但影片終究不會淪為狗寫狂噴的「花系列」,於是等影片觀畢,我回家查找原文片名之意時,才恍然大悟原來義大利文的unico,不僅有「唯一」之意,更也有「獨特」(Unique)之解;另外figlio雖作「兒子」解釋,但更有「祖國之子」這更深層的涵義。於是林林總總相加,可將片名歸作更精闢的「我的哥哥是獨一無二的祖國之子」解釋,無疑表現出片名的隱諱政治涵義。

回到影片本身。如果就劇情架構來說,本片實在跟兩位編劇的前作《燦爛時光》(The Best of Youth, 2003)有些雷同,同樣是藉由兄弟與家庭關係的轉變,來表現義大利近幾十年來的社會與時代變遷。兩片並且都以細膩寫實的筆觸,刻畫出對政治、社會與親情的關照與省思。不僅觀點敏銳,更是緊抓時代精神。雖然故事相似,但本片卻比《燦》片來得更加浪漫活潑,且兩部電影的「影片長度」可一點都不相似:六個多小時的《燦》片,一如浩瀚的文學鉅著,幽遠深長讓人徜徉其中;而一百多分鐘的《我》片,則像是濃縮精華版的小品短篇,輕薄短巧讓人容易翻閱。兩片各有各的巧妙,只待觀者欲長欲短如何揀選。

影片將劇情的衝突點,設在兄弟兩人相對的政治立場上面,而以弟弟阿西奧(艾利歐傑曼諾 Elio Germano 飾演)的主觀視角,來看待片中所發生的種種一切。以「政治立場」來看,全片並沒偏袒所謂的左派(社會主義)抑或右派(法西斯主義),反倒是讓一切平舖直述地呈現觀者面前,再讓觀者自行去聯想咀嚼。輔以多數特寫鏡頭,以及手持攝影機的畫面晃動,而讓全片瀰漫壓迫不安的渾沌氛圍。某方面來說確實會讓人感到不適,但導演丹尼埃爾盧凱提(Daniele Luchetti)卻聰明地加進幽默元素,於是成功調劑了影片的沉重氣氛,輔以明快的節奏運行,以及俊男美女的優秀演技,確實增添全片的可閱讀性。讓影片時而甜美,時而激亢,時而沉溺,予人無窮低迴

原文出處:『小智的電‧癮‧強迫症



【影評】/《我的哥哥是獨生子》:我的敵人,我的哥哥←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影評】/《我的哥哥是獨生子》-關於兄弟,更關於義大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