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4/12/22

遠距工作:雙贏的彈性上班方式

下一次,當你去某家公司應徵面談,主試人說「行了,我們決定錄用你,現在回家去吧」,千萬不要露出驚訝的表情。……
有這麼一個真實的故事:海莉‧詹森(Hallie W. Johnson)剛進奇異公司旗下的醫療事業部奇異醫療保健(GE Healthcare)上班時,天天都到辦公室「應名點卯」。四年後的1993年,擁有機械工程學士學位的她,升任服務經理,大部分時間必須待在作業現場。 那時她住在新罕布夏州,「轄區」卻在波士頓。於是她開始一個星期五天,從家裡「電子通勤」,只在需要開會的時候才踏進辦公室。此後,每隔兩年,海莉晉升一次,加薪幅度「相當不錯」。 2000年,海莉和她先生、奇異的業務總經理保羅,帶兩個孩子(現在分別是十歲和七歲)搬到芝加哥。她再度榮升。由於先生一年到頭在外奔波,而海莉不想再搬家,所以和她的頂頭上司商量出另一套電子通勤辦法,把她家當辦公室,只在真的需要的時候,才到公司總部。 2002年,海莉又升官,底下管四個人。這一次,她將電子通勤上班時間減為一個星期四天,理由是孩子需要父母更多的關懷。所以她一個星期在家工作三天,一天到總部。 今天,住在伊利諾州的海莉,是奇異醫療保健事業部的全球經理,用「電子通勤」的方式上班,「年資」已經長達十一年。而十一年前,為了追求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在家上班還不是那麼流行。 科技的進步和雇主的支持,讓海莉能夠兼顧事業和家庭。她告訴《芝加哥論壇報》:「能夠電子通勤上班,實在棒呆了。在家裡工作,受到的干擾,少於在辦公室。我可以帶孩子去看牙醫,參加學校的活動,也有時間煮飯、種花、編織、設計衣服和運動。和成天待在辦公室比起來,我處理工作和料理家務的生產力都提高了。」要不是有電子通勤這種變通辦法,「我可能根本無法外出工作」。 不管稱它為電子通勤(telecommuting)、遠距工作(teleworking),還是在家上班,這種彈性化的工作安排,正日漸增多。其實,大勢所趨,也理該如此。不久前,遠距工作聯盟網(Telcoa.Org)提到一項調查報告,說電子通勤是求職者第一或第二喜歡的工作福利──排名還在健康保險之前!謀得可以電子通勤的工作,似乎是求職者衷心盼望的事情。 遠距工作或者在家上班並不是什麼新觀念,只是現在才有真正實現潛力的可能。這個觀念首先出現於1980年代,當時只是相當簡單的觀念,純粹指讓員工在家上班,目的是為了提高生產力、改善員工的工作和生活平衡、留住及吸引優秀人才,以及協助解決空氣汙染和交通擁塞等社區問題。 這些道理講起來頭頭是道,直到今天還是一樣。但是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的科技,根本沒辦法做好這件事,因為相隔異地的員工,不容易連上公司的重要資源,就算連得上,速度也遠比辦公室的網路要慢。 電子通勤一詞開始流行的時候,有人曾經大膽預言,說辦公大樓,甚至高速公路,終有一天會從美國的地表上消失。這樣的說法顯然言過其實。 不過,五年來的變動叫人目眩神迷。拜網路科技和新工作方式突飛猛進之賜,今天的遠距工作者,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路上,都能和坐在辦公室隔間裡的同事一樣,一起「出現」在工作場所。遠距工作不再是天馬行空的幻想家的專利。 也因此,科技進步和網路化經濟持續成長,正在挑戰中央辦公室的傳統觀念。企業逐漸體認到,它們在經營上必須「以網路為中心」(net-centric),也就是組織結構的設計,唯網路馬首是瞻,不能侷限於建築物。正如思科系統公司(Cisco Systems)的無線網路化業務單位系統副總裁兼總經理比爾‧羅西(Bill Rossi)所說的:「工作正從『一個地點』,變成『一種活動』。」科技和企業實務繼續侵蝕地點的重要性,使得遠距工作成為日益可行和人們熟悉的概念。 人不一定得待在辦公室,才能把事情做好。露面等於生產力的迷思已經被打破。這樣的世界中,親自出席會議不再是常態,而屬例外。員工可以在家裡等孩子放學,並且繼續在公司一路晉升。連單身專業人士,也可以選擇只工作一部分時間。 經營工作生活平衡與工作環境顧問諮詢業務的WFD顧問公司(WFD Consulting),最近發表一份研究報告,題為「多地職場:場外工作的現狀與性質」(When the Workplace Is Many Places: The Extent and Nature of Off-Site Work Today),發現「在場外工作的人,生產力比較高,也更能管理自己的時間。這一點,和一般人的想法恰好相反」。 這項研究是美國商業協同工作組織(American Business Collaboration)委託進行的,調查了2,057名成人,包括員工、經理人和他們的家人。美國商業協同工作組織是美國頂尖企業組成的一個團體。它和WFD攜手合作,努力改善員工的工作與生活平衡。 共同執筆撰寫報告的WFD資深顧問師愛米‧李奇曼(Amy Richman)表示,83%的員工曾經體驗某種形式的場外工作,但是公司在管理上,好像所有的員工都坐在同一間辦公室似的。她說,科技已經改變工作的執行方式,接納電子通勤的雇主,「能將生產力發揮到最大,並且增進員工的工作和生活平衡。這是留住人才的好工具,可以節省時間和提高員工的專注力」。 由於「公私兩便」,接納遠距工作的職工和企業逐漸增多。1997年,1,160萬的美國企業員工至少部分時間在家工作。今天,這個數字激升為2,350萬人,占美國勞動人口的16%。國際遠距工作協會與協調會(The International Telework Association & Council;ITAC)也發表報告說,1999年到2003年,美國在家工作的電子通勤族增加63.2%。經濟學人情報單位(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EIU)為AT&T所作的一項調查指出,到2005年,全球80%的公司將擁有「遠距工作」員工,高於2003年的54%。 惠普公司(Hewlett-Packard Co.)約有十萬名員工部分時間在家工作,占員工總數的70%。AT&T去年表示,它「從遠距工作獲得超過1億8000萬美元的營業利益」。AT&T所說的遠距工作,是指美國境內(相較於將工作外包到海外)的網路規劃師、人力資源經理、業務和其他人員,在辦公室以外的地方執行公務。由於需要購置和裝潢的企業設施減少,單單不動產方面省下的錢,就占這個數字的一大部分。 以低價位取勝的捷藍航空公司(JetBlue Airways Corp.),是遠距工作的熱情支持者。創辦人兼執行長大衛‧尼爾曼(David Neeleman)堅信,或許可稱之為「家庭代工」(homesourcing)的這種工作方式,是力抗就業機會流向海外(outsourcing)的一帖良方。 捷藍有七百名訂位服務員,全都在家裡,有時穿著睡袍,趿著拖鞋,利用公司供應的個人電腦和第二條電話線工作,而電冰箱就在幾呎外的地方。尼爾曼和公司員工喜歡提起的一件往事,是兩年前一次暴風雪癱瘓了美國東北部,其他航空公司費盡千辛萬苦,要員工冒著大風大雪趕往話務中心,答覆憂心忡忡的旅客的各種問題。捷藍卻不必這麼麻煩,它的訂位服務員只要滾下床,馬上可以上工。 沒錯,這些人領取8.50到10美元的時薪,遠高於設在印度和菲律賓的話務中心工作人員的日薪2到3美元。但是尼爾曼從另一個角度觀察,認為家庭代工提高了公司的盈餘。接受《洛杉磯時報》的訪問時,他說:「安排在家工作,可以爭取比較成熟的人留在公司。我們的人員沒有經常流動。」此外,在家辦公的員工,工作滿意度通常比較高,生產力據估計提升25%。 下一次,當你去某家公司應徵面談,主試人說「行了,我們決定錄用你,現在回家去吧」,千萬不要露出驚訝的表情。(作者是自由撰稿人,著有《Google:Google成功的七堂課》《第二波網路創業家:Google,eBay,Yahoo劃時代的繁榮盛世》) (本文原刊於《突破》雜誌) ----- 參考資料 1.Telecommuters' productivity is high, Carol Kleiman, Chicago Tribune, June 6, 2004. 2.On the job and no boss in sight: Wireless Internet takes the office beyond usual boundaries, Matt Richtel, The New York Times, May 6, 2004. 3.Working at Home Pays Off for Firms, James Flanigan, latimes.com, May 9, 2004. ----- 摘自「自投羅網」網站(http://www.andrewlo.idv.tw) 更多科技 訂閱「自投羅網」網站免費電子報,請寫信給我:andrewlo0623@seed.net.tw。


行動電話傷害DNA,但不危害健康←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藝品賊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