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唐代金銀器 Gold and silver ware
January 17, 2012

唐代金銀器之一 唐代宣徽酒坊款童戲人物紋銀鎏金罐

    罐身帶蓋高7.3cm,不帶蓋5.2公分,口沿直徑6.6cm,底部口沿直徑3.5cm,罐身非一體成形,系以兩塊銀板鍛接而成,環視罐裡,清晰可見接縫痕跡。
   唐代金銀器中人物紋樣極為罕見,多數為花草喜鳥紋樣,此件紋飾一為童戲春遊,小犬隨行,一為持拍似撲蝶,紋樣構圖疏朗清爽,典型唐代簡練風格。
    目前唐代宣徽酒坊款金銀器文獻上僅見兩只,一為酒柱子,一為銀碗,皆藏於西安陝西歷史博物館,其餘博物館尚無此類藏品。這是坊間第一個,堪為金銀器的聖杯,此罐原有一對,做工質樸精練,舉世無雙,拓印成畫亦不遜色;這是其中之一,筆者阮囊羞澀,慢了一步無法湊齊,殊為可惜。
 


   唐代金銀器極為罕有,流傳數量極少。依我幾次到鄭州參觀河南博物館經驗,館內展出的銅器數以萬計,唐三彩及唐宋瓷器數以千計,而展櫃中的唐代金銀器不及十件,可見其珍稀程度。
西漢的鎏金器物只說明古人對金的性能和利用達到一個新的水準,但中國金銀器工藝真正的發展高峰出現在唐代,“達到了世界最高水準”,主要原因是絲綢之路的發展,與外部世界的交流促進了金銀器的發展;其二是當時政府對金銀製作大力支持和妥善管理,其三為純白銀的冶煉技術的突破。

繼續閱讀
August 1, 2012

唐代金筐寶鈿寶相花紋鑲嵌寶石帶把銀鎏金杯

    造型為典型的波斯樣式,把手也具有波斯風格,腹部的寶相花,則是中國化了的佛教花紋。多種文化因素的混合是唐代金銀器的特點之一。這件器物偶然機會得自於朋友處。銀鎏金杯杯口外侈,器壁有內向的弧度,“6”字形的把手鉚接杯身固定。在光滑的器腹表面上,由上下兩端相對的四對寶相花紋分割成四個相對獨立的單元,每個單元中裝飾一朵團花,花紋由鍛打的細長金條構成,焊接在杯腹表面,形成立體感極強的裝飾。寶相花紋內鑲嵌綠松石與紅瑪瑙,綠松石歷經一千多年洗禮,質變風化嚴重,紋理但顯古雅,表層油亮。
       

    何謂“金筐寶鈿”?考古學家從法門寺出土的物賬碑中找到了答案,其上面有“真金函一枚金框寶鈿真珠裝”的文字記載。通過對照實際器物,我們知道“金筐寶鈿”就是指器物表面焊接有金絲編成的外框及細密的金珠,再鑲嵌以寶石。這只銀鎏金杯團花內鑲嵌綠松石與紅瑪瑙,也為陝西歷史博物館的唐代金筐寶鈿金杯寶相花紋內鑲嵌何種寶石找到參考答案。

繼續閱讀
May 22, 2012

金銀器聖杯-唐代狩獵紋高足銀杯Gold and silver ware


唐代狩獵紋高足銀杯歷史文獻上並不多見,共有四只銀杯分別藏於國家博物館、陝西歷史博物館、北京大學、北京故宮;前兩者為純銀材質,後兩者則為銀鎏金材質。
本杯狩獵紋樣類同藏於陝西歷史博物館者,該杯出土於陝西西安南郊何家村,出處清楚,製作工藝精湛,被列為國家一級文物,堪稱金銀器聖杯。我有幸於2011年初及2012年初分別在陝西歷史博物館、北京國家博物館典藏見到該兩件狩獵紋高足銀杯杯,頗為驚艷。至於後兩者從圖片看來,製作水準較之前者差上一大截。
依個人收藏經驗,純銀杯的製作工藝比上銀鎏金杯或純金杯都要更為細膩精緻,純銀杯杯體一般也較為厚實,可能更有利於鍛造、敲擊施作工藝技術。



該器紋飾細密,配上珍珠地底紋,繁而不亂。杯腹中段飾四位狩獵人物尤其精彩,有的騎馬搜索,環顧四周;有的搭箭在弦,運力欲發;有的揚鞭策馬,奮力追趕;有的出弓獸中,扣人心弦。獵者均策馬飛馳,姿態各異,或張弓待射,或箭方離弦,被追逐的獐、鹿、豕、狐等動物則神情驚慌,四散逃竄,整個狩獵景象佈局巧妙,情節緊張生動。畫面佈局嚴謹,禽獸、花鳥、林木、叢草穿插得當,刻畫入微,栩栩如生。
繼續閱讀
January 17, 2012

唐代金銀器之二 唐代人物紋銀鎏金高足杯(帶蓋H8.8cm,口徑6.6cm)


    含蓋高5.2公分,此杯為文獻上首例帶蓋的唐代高足杯,依其圖樣判斷應為唐代當時的舶來品,可能來自波斯地區。金銀器製作工藝在唐代達到頂峰,即連當時的日本金銀器的製作也深受唐風影響。
   高足杯最早出現於羅馬時代,拜占庭時代沿用。羅馬—拜占庭式的高足杯在唐代以前就已傳入中國。唐代金銀器中的大量高足杯很可能是受拜占庭器物形制的影響而製作的。由於薩珊控制著中國通往拜占庭的交通要道,拜占庭器物對唐代金銀器的影響也有可能是間接的。高足杯這種西方特徵的器物傳入中國以後,唐代工匠並未直接地全部仿造,最為明顯的是器物的裝飾紋樣。唐代高足杯上的紋樣主要是纏枝花草、狩獵和各種動物紋,都是常見於其他種類器物上並為當時人們所習慣和喜愛的紋樣,人物紋樣則較為稀有。同類器形中,僅何家村窖藏金銀器物中有一只狩獵紋高足銀杯,但未帶蓋。
  唐肅宗到憲宗時期(公元756820年),裝飾手法多採用多重結構為主的六等分法,盤類多附三足,出現仿生器形,即仿照動物等的造型。此時期已不見高足杯,帶把杯和多曲長杯等,也就是金銀器高足杯的造型只出現在魏晉南北朝及唐初短短的兩百年之間。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