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anuary 17, 2012

唐代金銀器之一 唐代宣徽酒坊款童戲人物紋銀鎏金罐

    罐身帶蓋高7.3cm,不帶蓋5.2公分,口沿直徑6.6cm,底部口沿直徑3.5cm,罐身非一體成形,系以兩塊銀板鍛接而成,環視罐裡,清晰可見接縫痕跡。
   唐代金銀器中人物紋樣極為罕見,多數為花草喜鳥紋樣,此件紋飾一為童戲春遊,小犬隨行,一為持拍似撲蝶,紋樣構圖疏朗清爽,典型唐代簡練風格。
    目前唐代宣徽酒坊款金銀器文獻上僅見兩只,一為酒柱子,一為銀碗,皆藏於西安陝西歷史博物館,其餘博物館尚無此類藏品。這是坊間第一個,堪為金銀器的聖杯,此罐原有一對,做工質樸精練,舉世無雙,拓印成畫亦不遜色;這是其中之一,筆者阮囊羞澀,慢了一步無法湊齊,殊為可惜。
 


   唐代金銀器極為罕有,流傳數量極少。依我幾次到鄭州參觀河南博物館經驗,館內展出的銅器數以萬計,唐三彩及唐宋瓷器數以千計,而展櫃中的唐代金銀器不及十件,可見其珍稀程度。
西漢的鎏金器物只說明古人對金的性能和利用達到一個新的水準,但中國金銀器工藝真正的發展高峰出現在唐代,“達到了世界最高水準”,主要原因是絲綢之路的發展,與外部世界的交流促進了金銀器的發展;其二是當時政府對金銀製作大力支持和妥善管理,其三為純白銀的冶煉技術的突破。

 




  據《通考》記載,宣徽院乃唐代皇宮內府所設機構,“置宣徽南北院使,以宦者任之,總領內諸司及三班內侍之籍、郊祀、朝會、宴饗、供帳之事”。宣徽院設有酒坊,宋代高承《事物紀原》說“唐有酒坊使”。據文獻記載和器上之銘文可知,這件酒注子和陝西耀縣的宣徽酒盞皆為宣徽酒坊的酒器。酒注上刻有擁有者的名稱、製造時間、監督官員姓名、工匠姓名,還有編號、容量、重量等。根據酒注有銘文“地字型大小酒注”,酒盞銘文有“宇字型大小”來看,唐代宣徽酒坊的金銀酒器是根據《千字文》“天地玄黃、宇宙洪荒”的順序編排號碼,顯示出原先唐宣徽酒坊擁有金銀酒器的數量相當可觀,不過因為戰亂頻仍,存世有限。

 皇家宣徽酒坊是專為皇宮造酒的,這種制度到元代時仍然沿襲。據《元史》記載,別兒怯不花任宣徽使時,“宣徽所造酒,橫索者眾,歲費陶瓶甚多。別兒怯不花奏制銀瓶以貯,而索者遂止”。元代宣徽酒坊連貯酒器具也用銀制,飲酒之具為金銀器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本件照片皆以iphone4拍攝而得。


唐代金銀器中人物紋樣極為罕見。

 



首頁│ 下一篇→唐代金銀器之二 唐代人物紋銀鎏金高足杯(帶蓋H8.8cm,口徑6.6cm)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