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8/31

還在叛逆


這一天,我解離了…

昨天早晨掙扎到10點多才起來,做了煎蛋夾土司,吃完又沈沈睡去。
很久沒有這樣了,全身癱軟,除了攤平在床上,別無他法,
想出門洗個頭讓自己舒服點,卻提不起腳步,
這雙腳只能在床邊、電腦前、廚房及浴室勉強拖行,更不用說出門上課了,
結果就這樣一整天大門都沒開過,像是躲在山洞裡一樣,
我”藉口”經期不適,任自己消失了一天。

癱瘓了一天一夜,不想思索也不想行動,
老實說,回到這種輕飄飄的感覺,是一種舒服,
而這種”無力行動”,是一早醒來潛意識中 心念的決定,
一直到夜晚囫圇吞了兩片土司,又早早攤平在床上。

今天醒來,感覺精神好了些,下肢仍是沈重。
但仍舊沒有半點想要工作的欲望,
老實說,我想要離開、消失……

對於工作有很多的情緒,
當大夥興奮談論著未來計畫,我只想在旁邊收拾方才用過的療程床,
打開窗讓空氣流動,包裹起用過的毛巾床單,換上新鮮乾淨的能量,
將床單拉挺讓它整齊平均地落在兩邊,
頭枕、腳枕一絲不苟地待在它該在的位置上,
然後拿抹布擦去地上的油腳印,
關掉音響冷氣、拔掉擴香石的插頭,
百葉窗拉開一點縫,讓晨間的陽光可以灑得進來,
四處噴灑一點”淨化”,感覺一切 塵‧埃‧落‧定,
燈光微調漸漸轉暗,滿意地轉身離開。

靜靜地收拾打理之中有一種滿足,

然而我也時常暗自抱怨垃圾滿了沒人倒、地板的腳印沒人願意低頭把它擦乾淨,
滿出來的洗衣袋沒人送洗、送洗回來的乾淨毛巾沒人上架,
落地窗和玻璃桌上的一大堆指印也沒人在乎……

我喜歡這個空間乾乾淨淨,
卻像個老媽子般在心裡叨叨念念。

於是我開始放任垃圾大包小包堆在陽台,
放任剛送回來的一袋乾淨毛巾就扔在那裡,不再興奮地把它們整齊上架,
放任水槽裡堆著未洗的杯子……


今天決定打起精神緩緩爬出這個山洞,
步行到不遠的髮廊把頭髮洗乾淨,
晚上還是得進工作室,這是這一系列的最後一堂課了,
有些東西得交到學員手上。

我總是話很少,起初更只是靜靜坐在一旁…吃便當…
喜歡看著這群年過40的女人們、聽她們說起命運之種種,
失敗的婚姻、生離死別、修行、工作、生意、追尋……

春大姐說著泰國巧遇奇人的震驚與感動,無意間寫出的文字,竟召喚了自己內在的鬥士,
她訴說時的力量,或許同時召醒了我,這才知道,昨天的我,著實魂飛魄散,
我走到放棄的邊緣,在懸崖邊停住裝死,抗拒意識的死亡,卻也不想好好活著,
然而似乎又知道,這是一次必要之洗滌,於是只得靜靜躺著,待一切流過、死亡臨到……

10點多下了課,拖著步伐上公車,在公車上呆坐,眼神沒有焦聚,
沒有野心沒有想望拒絕行動,潛意識裡好像抗拒著豐收和喜悅......

我在跟誰過不去?


突然想起高中聯考的失利,母親說:「要是你聽我的話,就不會落得如此…」
我ㄍ一ㄥ住不露悲傷神色、也不哭泣,
直到有一天她在別人面前再度提起,我攤開眼前的半開週刊掩著臉,
那是自我青春期以來,在她面前落下的第一滴眼淚……

我不想在你面前笑,也不願在你面前哭泣,在你面前不再有真情流露,
不讓你因為看見我笑而開心,
也不想因為哭泣矮了一截,讓你有機會憐憫我的不如意!

這叛逆固著了10多年,
儘管現在已經逐漸融化而能在母親面前說笑(還帶著有點不夠自在的半邊顏面麻痺),
同樣的模式依然在人際間投射了出去。


母親換成了上司、師長、任何對我來說權威的女性。


我不想要成功賺很多錢,我想透過我的失敗告訴你,你是錯的!
我不想聽你得意的說:「看吧!聽我的沒錯!」,
不管是哭還是笑,我都輸盡了顏面,
但我不敢頂撞你,只得用我的失敗來叛逆,這是成長過程中,我唯一的表達方式。


當我得不到你的支持與肯定,我依然用著相反的方式來證明自己,
30多歲的我,依然是那麼固執與叛逆……

這是如此根深蒂固的一種制約!
我緊抓著腳底下的這塊地,多年來的習慣讓我覺得安心,
儘管那已經不再舒服,並且顯得無趣起來…


然而,這是在跟誰過不去?


短暫的抽離,離開那個給憤怒能量的場域,
我看見了那個拒絕盈滿自己的開端。

 

 

關鍵字: 真情流露 新鮮

夢的照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墜落的練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