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7/02

祭典‧老人

昨晚在橋下河床 巨石圍起的祭場上坐了一晚,一個沙奇來亞的祭典。

坐在一群老人家身後的石頭上,看她們抽著手捲煙草,漫不經心有一搭沒一搭回應著儀式,起立坐下blablabla~ 有一位蒼髮阿媽髮上繫著黑巾,手捲煙就別在髮帶上,背著竹簍子拄著杖,簍裡幾支看來是曬枯了的芋葉,"馬拉桑"歪歪斜斜逗趣地四處走著,比她年輕一點媽媽們喚著:「INA~INA~過來過來!」(手拙,拍不出可愛的INA...) 場中央祭典燃著熊熊火光,據說這是一個追緬先祖、凝聚族群意識的場子,不過總覺嚴肅而沈重(恐怕我過去式染上的職業病還沒完全康復),反倒是眼前這群INA,起立坐下不照規矩來,向著火光的背影顯得渾厚自在極了!她們都不聽話了,我在這裡起立坐下認真個什麼勁兒?想起ing講的,好想直接變老,老得像她們一樣可愛可親!

 

 

關於祭典,我不過是一個正巧經過的局外人,然我喜歡和她們坐在一起,安心。 月芽底下的晚風很愜意,而我需要這場涼風和火的洗禮。

 


關鍵字: 族群 康復

長頭禮拜←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寫在世紀婚禮之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