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7/01

長頭禮拜

在心情紛擾得過度安靜之際,好像一點點細微的領受, 都有如雨點打在鐵皮屋上,在心裡敲下巨響。 所以話反而多了起來....

周五晚間的花蓮街道,總是突然湧進大批觀光客,出現反常的塞車。 車過黃昏市場,還沒進市區就塞了起來,加上施工路段的圍攔,前進困難; 當我緩緩經過,看見幾個人緩緩沿著圍攔前進,走在中間的,是一位紅衣虯髯客般大鬍子仁兄,一步一叩進行著五體投地的長頭禮拜,在他身後一位比丘尼合十跟隨,幾位在家眾協助維護他們的安全,避免往來人車的傷害。 以前在電視上看到藏民朝聖的長頭禮拜,五體投地在天地間臣服行進,心裡總是激昂不已, 這回當我跟著車流緩緩經過他們的隊伍,第一次親眼見著,心裡更犯激情了,過了一個馬路,決定折回頭在另一側望著他們。 似乎是一個環島祈福的隊伍,總共不過5-6人,進行大禮拜的虯髯客先生,敲響了保護手掌的木板,大禮拜之後,俯身長跪在往來行進的車流間,起身,一步,又敲響,又是四肢撲地臣服一拜... 無法想像,在這麼炙熱的夏天,頂上的大太陽和腳下發燙的柏油路面... 在馬路邊望著的我,雖稱不上淚流滿面,可已經激動莫名。 祖母過世的時候,棺木送進火葬爐前,我很想這樣一跪,心裡想著,可是身子下不去,身邊親人們沒人這樣做,可是對我心裡唯有這樣才足夠。礙於一種氛圍,這一跪在我心裡擱下,直到百日之後牌位迎回伯父家佛堂,雙膝才悄悄落下,而我始終仍不覺圓滿。 記得家族星座裡,有許多時刻,我們被教導伏首鞠躬,高傲的我始終做不好,無意識間,肢體是閉鎖的,雙手交疊著無法全然放下,而治療師都看在眼裡,只是輕輕說:「把手放開來、再來一次。」 低頭臣服,不是容易,即使心念以為接受了,身體還是誠實表露了抗拒。 我決定加入車陣,再一次緩緩經過他們、緩緩領受。從一旁協助的信眾手裡,虛心而歡喜地接下一個紙袋。 晚餐及採買之後回到家裡,坐在桌前好好打開那個紙袋,3大張報紙疊得整整齊齊,用一枚迴紋針和一張照片別在一起;是"3張報紙",而不是從報上剪輯影印的文宣!這環島一路,總共會發出多少像這樣的紙袋?每一張原始的報紙,那完整而珍重的誠意,又教我再一次感動。閱畢,才知這位虯髯客,是一位已經高齡60的仁波且! 回頭看見紙袋上面的打印:「無上傳家至寶,至誠法寶供養。」 我無意著墨在仁波且的事蹟之上,在相遇的現場,我所領受的至寶,即是伏首臣服的意志。 因這一份相遇的殊勝,感念!



人以狗為貴←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祭典‧老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