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1/31

危險而專注

搬遷北上,似乎是不得不走的路,明知道接下來的日子不會過得太舒服, 卻像是不得不去經歷而穿越的歷程。

那日去到一個無人的海邊,暗夜的月光下,我告訴初識的友人: 曾經我站立海中浪花的界線,閉起眼睛讓浪拍打,想感覺那種因為看不見、無法知道而來的恐懼,一樣是暗夜,甚至無月。 他告訴我有陣子他經常撞鬼,訝異的是,在那個當下的自己竟然不知道要怕,而是在之後才知道事情大條了! 這陣子總把自己丟入一種未知的領域與陌生人交談,常覺自己的荒唐,而那種無法預料、無法掌控、不在我熟悉世界裡的種種樣貌,彼此衝撞之下卻又是那麼吸引人! 昨日,一種恐懼在對話裡升起,一邊看著那個自己,很想弄清楚那是什麼? 鎮日我感到虛疲,遂走向山裡的水邊,一個人發呆看魚…… 不久,一個男子開著車也來到水邊,我於是將兩個人的空間拉開,開始踩踏在水中的石塊裡攀爬,行動開始使感覺漸漸清晰。 觀照著自己的腳步,因為潛在的危險而令我專注,每一步的跨出都是清清楚楚,也知道後果,就算是不慎落水,不過是濺濕了身體而無須過度擔心,也不至於令我太難受。 想起穿著高跟鞋不會走路的自己,會因為怕跌倒扭傷難看,走起路來反倒比平常專注,每一個腳步如何提起落下,都在觀照裡。 想起登山者的話:因為每一步都危險而必須小心謹慎;因為能夠專注面對自己,而喜歡走在山裡。 當我走回岸邊,驚訝那名男子已經裸身下水,在只有10幾度寒流的溪水裡!他來回長泳,煞是迷人的風景!我想,這種天氣下水並不好受,圖的並不是舒服嬉戲,而是一種冷冽而來的專注清醒! 心靈上安逸久了,會開始失去清醒警覺;日子過得太舒服,會忘記觀照自己的腳步,失去專注,渾然不覺即將被無意識吞噬的危險。 能面臨到令人恐懼的自我界限,我感念。 因為危險而專注,因為專注而升起力量。 以戰士的心態生活,將會是我眼前的路。


關鍵字: 風景 世界 心態 清醒

放心!愛在流轉著~←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夢的照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