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4/12/26

厄夜變奏曲

昨晚看完,上網看了一些影評, 我知道一旦看了那些,在我心中的那一陀真實的感覺就會慢慢成形, 那些影評會像是一種模子,往那一陀感覺套下去,而切割掉一些原始的真實, 不過,由於好奇,我還是看了不少影評, 最終,即使不滿意那些說法,他終究是讓我規避掉那一陀沈重,安心睡去。
關於那個黑社會老大,我會說, 當一個人看穿了自己的傲慢,並且承認了那個黑暗的人性, 比起狗村那些曚眛的百姓(尤其自以為仁慈的Tom), 他的確就握有了足以操弄的無上權力, 妮可基嫚隨即獲得權力,不是父親的授予, 而是當她承認了傲慢的雙重標準,就握有了主宰的力量, 至於為什麼?主宰什麼?我還沒想清楚。 片頭,她說了一句:「我該被懲罰的。」 片中,小男孩威脅逼迫她韃伐自己, 片尾,她一如上帝審判了狗村的居民,給予最嚴厲的懲罰… 不願意操弄權力人性,或許是種偽善, 寧可還是別人看起來安全無害的鄰家女孩, 因傲慢的罪,她寧可被重重的道德、眼光拴起來, 像條狗般任人操弄好保持自己的純潔無邪、乃至慈悲, 於焉,她該被懲罰的… 或許,她懲罰的不是狗村的居民, 居民勢利軟弱的百態,其實都是當初自己不願看見的陰影, 而那個被封為哲學家,時常想教化百姓的, 最終,她必須親手解決他,一如親手弒去自己的傲慢, 與傲慢同謀的,是自以為是的慈悲。 當然,很難,所以有眼淚。 唯一存活下來的狗-摩西, 在她闖入村落之初就對她狂吠不已,一如初始的真實無欺; 最近常想,如果有人狠狠削我一頓,我會很高興吧? 如果有人是那麼的討厭我,那或許叫我安心, 他看穿了我的傲慢與偽善。 也或許,這是撒旦的劇本… 如果我說,上帝和撒旦是同謀,有人會把我拖出去斬了吧?


首頁│ 下一篇→謝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