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史學隨筆
2013/03/01

我讀歷史系的學生

我的一位學生回來找我,說他唸了將近一年的歷史系,發現當初一起努力的朋友都轉系了。他自己讀了歷史系,發現與他高中的想像完全不同,我也想問:為什麼?他說,他以前從沒有想過工作的問題,他發現有一位他的同學,唯一不想轉系的學長,津津有味的讀著《二十二史劄記》,但是他卻覺得,那是歷史嗎?(當然是囉)怎麼和現實、工作、未來脫節這麼多?這個時候,我應該跟他說:你不適合唸歷史系?還是應該說:繼續堅持下去?我很難這樣和學生說:學問很重要。因為在這個時代,工作、吃飽可能更重要。會不會有很多歷史系的學生和他一樣熱愛歷史,但不適合唸歷史系,卻繼續堅持下去,畢業後,找個完全與歷史學無關的工作?這是甚麼樣的矛盾心理與現實狀態。現在歷史系的訓練,整個就是在訓練一個標準的學者,但是,我們需要多少學者?或是,後者存在的價值,現在和過去一樣嗎?我困惑了。
繼續閱讀
2013/02/26

這樣便做不成學問

版主補頭子:
        錢穆晚年講《經學大要》時,曾提及他初中畢業時,請教他的中學老師,也是史學大師呂思勉,如何讀二十四史?
        呂回答說:這非常簡單,他幫錢穆規劃一天該讀多少卷,幾年讀完等等。錢從呂老師那裏看到通史之貌、通史之美,錢穆對他的學生說:「我這是學我中學先生的方法!」言語中充滿自豪。
        錢穆接著對修課的學生說:「現在諸位不這樣,諸位看不起通史,要講專史。不但只研究一部專史,而且是在一部專史中挑選一個小題目,來寫幾十萬字的論文,才能通過博士學位的考試。這樣便做不成學問。我們今天是走西漢人的路。諸位或說,我們今天走的是美國人的路,美國人的路其實便走錯了。」
        看你老師,原來我們今天的訓練是亂搞一陣。真悲哀,學外國學壞了,外國人不懂我們國史,我們也不懂,竟搞成專中之專、豆中之豆學,於是乎脫離現實,莫此為甚。(對不起,太激動了,失態、失態)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