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rch 8, 2006

世道艱險,純情不再

我不知道為什麼有人可以打著信仰的旗幟卻見不得別人好。 口口聲聲說自己有多麼熱烈支持自己的信仰與理想,卻不忘施著小恩小惠浪費彼此的生命。

各位如此別人們 跨年夜跟朋友在教會舉辦火鍋聚會,大家分享著來年的展望與去年的感恩事項。之後一周發生不少事情。 2006很自然地到來了。 朋友黃小豬畫的童書終於出版,主管對於私下接外稿回家的她倒是認為畫匠一個,畫著不成氣候的庸俗之作,我的朋友黃小豬聽了這些很難過。 我在一個偏向負面的工作環境裡面過著雙面人般的生活。 還要不斷地取用明天會更好,理想無價,信仰萬歲的嗎啡來麻痺自己的良知,夢想,渴望。……只是為了旁人所說的一份共同沉淪的歸屬感? 我不知道為什麼有人可以打著信仰的旗幟卻見不得別人好。 口口聲聲說自己有多麼熱烈支持自己的信仰與理想,卻不忘施著小恩小惠浪費彼此的生命。 如果這算是一種真誠,那無可否認的是一種經過包裝的自以為是。 與喜樂的人一同坐席,與哀哭的人一同哀哭。 嫉妒是骨中的朽爛….. 講起來輕鬆容易,很多人做起來都把這些話當屁。是嗎? 2006年,世道艱險,純情不再



新年經文書籤分享←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部落格有什麼了不起?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