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rch 5, 2006

施恩者

遞辭呈是一種藝術 你優雅地操作提款機發現會計小姐薪資入賬遲緩 遞辭呈是一種暴力 你微笑看著主管說崇高理想鮮紅熱血而只想吐 暴力為體 藝術為用

小時候聽過一個故事。 富有的人家收養了一個窮苦的孤兒。 男孩剛踏入這家堂皇的大廳,主人對他說:「從今天起我收養你,把你腳上那雙破破爛爛的鞋子脫下來。」 穿著襴褸的男孩脫下灰撲撲的鞋子,滿是補丁的破布鞋上到處是綻線的開口,男孩將破鞋交給主人。 只見主人將鞋子輕輕放在壁爐磚台上。 因為這一家人的收留,男孩可以去上學,也有東西吃、有乾淨衣服穿。 直到有一次,男孩貪玩不小心地打破花瓶,主人把他叫到壁爐前,一邊看著那雙當年從男孩腳上脫下來的小鞋,一邊對男孩說: 「看看這雙鞋,如果我沒收留你,恐怕你就像這鞋一樣地不堪,所以,這就是我得到的回報嗎?」 好多年過去了,男孩慢慢長成一個少年,僕役幹的活一樣也沒少他的份,清理馬廄、照顧牲畜、整理花園…… 當然也有許多次,他就像任何一個活力十足的普通少年,莽撞粗心地闖了些小禍,男主人並不責罵他,每次都在壁爐前面,若有所思地摸摸那雙小鞋。 少年想要再為自己辯駁些什麼,看見男主人的手拍著那破爛的鞋:「看看這雙鞋啊…..」 少年總是如鯁在喉,他付不出主人想要的回報,不,應該是說,他還青稚了,達不到主人所訂的標準,於是少年比以往更努力地打雜做工。 少年已經長成翩翩青年了,那雙小鞋仍然臥在壁爐前。 這一天,青年向主人說:「我要離開這裡了,我要去外地唸大學,想要去看看不同的世界,我可以自食其力,不會跟你要任何東西,最重要的是,我找到一位心儀的女子,我要跟她共組家庭。」 主人坐在壁爐前抽著煙斗,安靜地吐著煙圈,一手把壁爐前的小鞋拎到青年眼前晃了晃,那冷淡的表情與上揚的嘴角彷彿在說:「看看這雙鞋….曾經穿在你那雙又髒又臭的小腳上,想當初……」 這位年輕的男子接過小鞋端詳,倏地把小鞋往壁爐裡一丟,火燄很快把鞋燒個精光。 男子說:「就算沒有這雙小鞋,我仍感謝你,你不必再用這個記號時時提醒我的出身,這十多年來我總想著如何報答你,感到自己做得不夠多,現在我要追尋自己的幸福了。」 男子關上門離開,主人咆哮聲漸遠:「如果我沒有收留你,你現在就像這鞋一樣地不堪,這就是我得到的回報嗎?你以為你配得到幸福嗎?……..」 ※※※※※※※※※※※※※※※※※※※※ 大家都知道好一陣子我荒廢了自己的Blog,是在忙著處理一些私人的事情,包括出門旅行、辭掉舊工作,修復好幾年來沒有好好正視的人際關係,準備搬家、面試新工作、適應新生活……很多。 最近每當我想起這個故事,感觸特別深刻。 好像當別人在自己落魄的那幾年伸出援手時,理所當然也把我懷裡揣著的那雙小破鞋給強取去。

我像那故事中的青年說出:現在我要追尋自己的幸福了。 得到的回應是:這就是我得到的回報嗎?你以為你配得到幸福嗎?…… 我甚至跟個被惹惱的孩子沒兩樣,在網路上寫下了諸如以下的文字: ================ 被性騷擾妳說要為公司多忍耐 辭職你說好心賞飯我忘恩負義 施人慎勿念 受施慎勿忘 施比受更有福... 左手做的 不讓右手知道... 今天你們讓我深刻體會到 受人所施被追討時的羞憤 感謝你們讓我明白 要選擇懂得遺忘 方能施恩與人 我的恩典夠用 ================ 遞辭呈是一種藝術 你優雅地操作提款機發現會計小姐薪資入賬遲緩 遞辭呈是一種暴力 你微笑看著主管說崇高理想鮮紅熱血而只想吐 遞辭呈是一種藝術 你不帶走雲彩才怪地悄悄叫來貨運工人 遞辭呈是一種暴力 你發現那匹以性騷擾為樂的斯文敗類 仍在自己資深的寶座上為所欲為 暴力為體 藝術為用 ================

很幼稚吧,我也覺得

性騷擾防治法終於開始實施了,而我也從這個道貌岸然的工作場所中解脫。 這些令我夜半作噁的宗教徒們,這些口口聲聲認為換跑道就是遭天譴的聖潔使者,這些把順服兩個字用於解決言語暴力跟信仰落差上的屬靈偉人們,現在我真的相信天堂的門是用珍珠做成的了。 可憐的屬靈牡蠣們! 我的那雙小鞋要被丟進壁爐了嗎? 我想是的。

我不會再當一粒牡蠣!

 



輕描淡寫←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