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年8月15日

評轉世活佛制度--從盛噶仁波切現象談起


※盛噶仁波切裝扮入時、帥氣,加上一身的名牌,成功打進華人演藝圈。
  「我說過,我雖然是轉世活佛,但我同時也具備普通人的身心感受。只不過我一直清醒地提防自己不要陷入愛情之中,因為我肩負著弘揚佛法的神聖使命,我不能迷失心智,更不想讓無常的愛情淡化我責任感。但我未曾料到,愛情的力量竟然那麽強大,強大得簡直令人無法抵卸,如果沒有對佛教的堅定信仰,恐怕我真的難以自拔了。」 

  盛噶仁波切‧自傳《我就是這樣的活佛》
■ 瞿宗樺

  最近幾年,拜各大電子媒體、報紙媒體的記者先生小姐們加油添醋地大肆宣揚,加上頂著光環的俊男美女明星們的推波助瀾,讓藏傳佛教「轉世活佛」在台灣的影劇圈和觀眾見面,整個台灣不分男女老少、職業貴賤,無論是平民百姓還是明星麻豆,都紛紛開始信仰起藏傳佛教,遠從世界各國、大廟小廟的活佛們也紛紛不辭千里地來到台灣,分享台灣的經濟奇蹟。

  當然,台灣也不落於人後,除了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座下的蓮花童子轉世的活佛盧勝彥之外,國人也很努力生產了許多活佛,諸如自稱「寧瑪巴史上第一位台灣活佛」李福添、台灣第一位轉世活佛菩曼仁波切的羅桑吉美,還有今年三十八歲,才剛從華梵大學拿到佛學博士學位的黃英傑等等,大大小小的活佛數量之多,恐怕只能用「族繁不及備考」來形容。 

  很多人對於轉世活佛非常地好奇,且讓我們先來研究一下藏傳佛教的「轉世活佛」制度。   有句話說:「制度是人定的。」的確,佛教約在七世紀的時候傳入西藏,當時的藏王松贊干布為了加強藏族與周邊民族的經濟交流,吸收其他民族的先進文化,先後與尼泊爾尺尊公主和唐朝文成公主聯姻,使得大乘佛教傳入西藏,當時的西藏佛教並沒有轉世活佛的制度。即使到了八世紀的時候,蓮花生大師遠從烏仗那(Udyana,在今巴基斯坦境內北部山區)這個「禁咒為藝業」(大唐西域記,卷3)的小國,不辭千里帶來的秘密佛教也沒有轉世活佛的制度。 

  到了十三世紀的中國元朝,忽必烈封薩迦教主八思巴為「西天佛子,化身佛陀」。此後,元代人就開始稱西藏高僧為「活佛」,這時的活佛是指宗教修行中取得一定成就的僧人,也沒有轉世的意思存在。不過當時忽必烈召見八思巴時,也邀請噶瑪噶舉派的高僧噶瑪‧拔希,但噶瑪拔希投向了當時的蒙古大汗蒙哥,並被封為蒙古國師,賜給一頂金邊黑帽及一顆金印。 

  就在噶瑪‧拔希垂垂老矣、快要不行的時候,為了將本身教派既得的利益保持下來,他便以「意識不滅、生死輪迴」、「化身再現、乘願而來」的說法為依據,稱噶瑪噶舉派的開宗祖師──德松欽巴為第一世活佛,自稱第二世活佛。在他八十歲臨終前,要求弟子尋找一個小孩繼承黑帽。弟子秉承師命,在噶瑪‧拔希圓寂之後找來一位名叫攘迥多吉的小孩為噶瑪‧拔希的轉世靈童,也就是第三世活佛。從此噶瑪噶舉派以黑帽系活佛傳承,開創了藏傳佛教通過活佛轉世進行傳承的制度先河,也就是三大法王之首的「大寶法王」。 

  活佛轉世制度創立後,藏傳佛教各地的大廟小廟為了自己的利益,紛起仿效,相繼建立起大大小小、數以千計的活佛轉世系統,並結合既有的仁波切名號,成為寺廟領袖繼承人的特稱。清乾隆年間在理藩院正式註冊的大活佛就有 148 名,到清末增至 160 名。 

  這時候的轉世活佛,早已失去了最早對於「修行中取得一定成就的僧人」的本意,取得代之的是寺廟的經濟、政治及教派權力平衡的考量,活佛們的修行程度也就良琇不齊了--就以最近台灣媒體的寵兒盛噶仁波切為例,在盛噶仁波切的自傳和相關側面報導中,我們發現這位「時尚活佛」的平凡與一般大眾並沒有二樣:談戀愛、喜歡時尚名牌的打扮、開高級跑車、喜歡流行音樂、玩樂器、唱RAP、上健身房,並且在短短的時間內接受來自十方信眾的供養,累積了千萬的資產等等,恰巧表現了對於感官的「觸」、「受」有所渴愛、有所貪取,並無法擺脫這時「我(I)」與「我所(mine)」的執著,執著於有個「我」,於是乎苦就產生而推動著生死輪迴,這是每個「眾生」都會面臨到的問題,又怎麼會稱之意指「覺者」的「佛」呢? 

  話題回到「轉世」。 

  我們發現活佛們並不是一直都在轉世,有時候是因為活不下去而停止轉世。 

  噶瑪噶舉黑帽系實際自噶瑪‧拔希起,至現在已傳世17代,高僧輩出。而第三世攘迥多吉的得意弟子扎巴僧格〈1283~1349年〉,受到元帝賜給金邊紅帽,而開創噶瑪噶舉紅帽系活佛轉世系統。到了第十世紅帽法法王卻朱嘉措的時候,由於卻朱嘉措勾結伊斯蘭教(回教)廓爾喀軍入侵後藏,噶瑪噶舉派紅帽系活佛在政治及宗教雙重壓迫之下,因此而被停止轉世了。(按:不是自願的喔!) 

  同樣的,活佛們在沒飯吃、沒廟住、沒錢削的經濟壓力下,不管你是○○法王,還是XX活佛,都沒辦法完成轉世。這是為什麼呢? 

  原因是寺廟沒有收入,寺廟就不能存在,活佛沒有財產,也就不能轉世。在清末的時候情況特別嚴重,很多寺廟經濟困難,使一些活佛們停止轉世。如在內蒙古自治區首府呼和浩特市的席力圖召寺(小召寺)的內齊扥因,在1878年圓寂之後,雖然在哈喇沁入中找到了轉世靈童,但新生嬰兒不久死了,寺廟本身困難,再無經濟力量尋找新的轉世者,寺廟活佛轉世就停止了。又如呼和浩特拉布濟召寺,在1667年由寧寧呼圖克圖建立,而寧寧呼圖克圖去世後,佛殿已處於半倒塌的情況,再也無人去尋找轉世靈童,也就不在轉世了。由於經濟的原因,呼和浩特五塔寺的活佛雅察爾濟格根只轉三世。烏素圖召的羅布桑旺扎勒活佛因經濟困難傳到八代,明珠爾於民國十九年圓寂,也停止轉世。在甘肅還有由於寺內活佛年老意見不和,而將寺廟轉獻給拉卜楞寺嘉木樣後而停止轉世。

  寫到了這裡,一定會有人產生質疑:難道這些轉世活佛都是假的嗎?難道我們不該去相信、討論轉世嗎? 

  實際上,藏傳佛教的活佛轉世傳承制度有其一定的歷史背景,以及高度的信仰文化,我們實在無法任意地批評這種制度是正確或是錯誤,特別是對於活佛們的轉世是真是假進行判斷,畢竟這活佛轉世已經超越了十二入處的感知。不過一位在因緣法、緣生法上得到正知正見的人,就不會想要追求知道或未來了,也因此而開法眼。想要追求知道前生與未來者,是因為對因緣法及緣生法不知不解,因此才想要追求知道前生與未來。 

  《雜阿含經》296經:
  「多聞博學的聖弟子在這因緣法、緣生法得到正知正見,就不會想要得知前生或來生是有或無?過去生是哪一類的眾生?前生或來生是長得怎麼樣?假若沙門、婆羅門被凡俗的見解所繫縛,也就是說被自我的觀念所繫縛、被眾生的觀念所繫縛、被靈魂不滅的觀念所繫縛、被禁忌以及吉慶的觀念所繫,當種種見解觀念的繫縛都斷除、瞭解了,就能把它們的根本截斷,這就如同截斷多羅樹的樹根一樣,在未來就不會再復生了。這就名為多聞博學的聖弟子,在因緣法及緣生法上如實地正知,對因緣法及緣生法善於理解、善於覺察、善於修習、善於實踐。」 

  因此實在沒有必要去討論「此世怎麼來的?」、「此世死後去哪裡?」以及「怎麼去?」 的問題。 

  佛陀勸告弟子,不要去討論這種問題,因為這些問題無助於解脫的修行。畢竟這些問題都屬無記,並不是我們的感官所能體驗、理解、真實體察的。 

  「汝等莫作如是論議,所以者何?如此論者,非義饒益、非法饒益、非梵行饒益、非智非正覺、非正向涅槃。」 

  同時佛陀也認為這些問題是錯誤的見解: 

  「此是倒見,此是觀察見,此是動搖見,此是垢汙見,此是結見,是苦是閡、是惱是熱、是結所繫,愚癡無聞凡夫於未來世,生老病死憂悲惱苦生。」 

  那麼,弟子應該討論什麼呢?應該要討論有助於解脫修行的「四聖諦」! 

  「汝等比丘,應如是論議:此苦聖諦,此苦集聖諦,此苦滅聖諦,此苦滅道跡聖諦。所以者何?如是論議,是義饒益、法饒益、梵行饒益、正智正覺、正向涅槃。是故,比丘於四聖諦未無間等,當勤方便,起增上欲學無間等。」 

  「然如來見,謂見此苦聖諦、此苦集聖諦、此苦滅聖諦、此苦滅道跡聖諦。作如是知、如是見已,於一切見、一切受、一切生、一切我我所見、我慢繫著使斷滅,寂靜清涼、真實、如是等解脫。」   在前文就提到這幾年來有許多遠從世界各國、大廟小廟的活佛們,紛紛不辭千里地來到台灣這塊叢邇小島,分享台灣的經濟奇蹟、錢進○○──不一定在西藏,也有可能在世界各地,甚至連廟都還沒蓋起來,就自稱「第一世○○轉世活佛」的。以目前「轉世活佛」的發展來看,在未來應該會越加蓬勃,在活佛就越來越多、到處轉世的情況下,下次隨便走在馬路上都可以碰見活佛,到時候也就見怪不怪了。


誰在輪迴?←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唯有空陰聚,無是眾生說--評中陰聞教得度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