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道證法師
2008/09/04

大難變大願

在我當內科住院醫師的第一年,有一天晚上在加護病房值班的時候,由急診室送上來一位心肌梗塞(心臟麻痺)的病人,他不但昏迷不醒,而且呼吸也停止,整個面孔和舌頭已經變成紫黑色,他的心電圖和驗血的報告,顯示心臟已經有很嚴重的破壞,依照我們內科主任的經驗,比他輕微的心肌梗塞都可能救不活了,所以主任就勸患者的家屬要有心理準備,準備為他辦後事。

我依照慣例,一面為他插管急救,一面為他念佛。應該用的點滴、藥物都已經用了,但是他血壓完全都量不到,一樣是昏迷不醒,而且他也是不能呼吸,必須要用機器來幫他呼吸。

發大願突破大難

當時這位患者的妻子非常哀傷地說:「人家說,上天疼愛憨厚的人,上天怎麼沒有疼我呢?醫師,請你盡量救活他,即使救起來是個植物人,我也願意終生照顧他。」

我聽了她的話,感覺到她確實有一種憨厚的誠懇。就勸她說:「人在大難之中,必須要發大願念佛才能夠突破。」她問我說:「大願要怎麼發?」我說:「憑你的虔誠自己發。」她不假思索就說:「從現在起,我們夫婦吃長素、念佛,他是個老師,如果好起來,能夠弘揚佛法。」

安下著急的心,念阿彌陀佛
佛力、心力不可思議

我聽了她發的願,就送給她和她幾個孩子一人一串念珠,告訴她們說:「今天半夜,在加護病房外面,你們著急、煩惱也沒有用。不如大家把著急的心安下來,每一個人都念一萬聲「阿彌陀佛」,求佛加被,佛力是不可思議的,我們醫護人員盡力救他,你們家屬盡心為他念佛,假如他和我們因緣還沒有盡,壽命未終,大家念佛,他的病就會很快好起來;假如他和我們因緣已盡,壽命該終,乘著念佛的功德,也可以到阿彌陀佛極樂世界去過快樂的生活,和佛菩薩一起學習成佛度眾生之道。」

全家至誠念佛,血壓奇蹟回升

那天晚上,我們有三位醫師,望著心電圖的監視器來調整注射藥物,一心想要把他救起來,由晚上七、八點在病床邊一直站到半夜三點多。其中一位醫師感嘆著:「我們三個人守了一夜,只守了一個血壓完全量不到的人!」而且不用呼吸機他也不會呼吸。

然而到凌晨四、五點,他的血壓奇蹟似地回升了,人也漸漸清醒過來。我看到這個現象,就趕緊要打開加護病房的門告訴他的家人,好讓他們安心歡喜。當門一打開,看到他們全家還坐著念佛,那種懇切至誠的面孔,令我感動得含著眼淚。他的孩子在一張紙上寫著:「爸爸!我多麼希望您再睜開慈祥的眼晴。」
繼續閱讀
2007/12/30

求人不如求佛,求自心

節錄自《毛毛虫變蝴蝶之七─從樂入樂》道証法師

  我在內科當住院醫師的時候,曾經收到一位肝硬化的病人,他才三十七歲,剛來住院的時候,他的腹水和下半身的水腫都很嚴重,由原來的六十公斤腫到變成八十公斤,連膝蓋都很難彎曲。這位病人和他的妻子看起來都是誠懇忠厚,也受過高中以上和專科的教育,我們平常談得很投機。有一天我去查房的時候,病人的妻子一臉憂愁地告訴我說,她的摩托車騎到醫院來,停在附近丟掉了。說實在,病人雖然有勞保,但是一連病了好幾年,可以說完全沒有收入,太太要照顧他,也不可能專心上班,家境早就有困難,現在又住院,病人的太太唯一就是依靠那輛摩托車兩頭奔跑,兼顧著家庭和住院的先生,她家住得又遠,車子丟了真是使他們原來就捉襟見肘的情況更加困難。我看他們實在已經不堪再憂愁加重病情,假如再加重病情就會有生命危險,於是一方面安慰他們說,你可以先騎我的車子去辦事;一方面也告訴他們我親身經歷的念佛感應,丟掉的車子自動回來的事;希望他們能夠化解憂愁,一心念佛。


  本來我很不願意人家誤會,學佛的目的只是在向佛求一些日常的瑣事而已,那樣實在太辜負偉大的佛法了,所以我一向很少提這樣的事,這一次因為情況特殊,我才告訴他們這件事。我向他們說起,在我到醫院上班前一星期,我的摩托車也不見了,當時我大約有一年沒上班,可以說是一文不名,那部車子還是哥哥嫂嫂買給我的,所以車子丟了對我確實也造成困難,你們知道我為什麼一年不上班嗎?因為我在醫院頭兩年當中,發現了一件事,發現了什麼事呢?本來我聽佛經中說,阿彌陀佛發願:如果有人聽聞了他的名號,很誠懇,願意生到阿彌陀佛的國度,甚至只要臨終的時候能夠念出十聲的「阿彌陀佛」,佛就會來接引他去極樂世界,到極樂世界就永遠不必受生老病死、輪迴的痛苦,可以享受安樂的生活,安樂中修行直到成佛,廣度眾生。


  我最初看佛經,覺得這實在太簡單了,我一定沒有問題的。然而真正臨床觀察了兩年之後,竟然發現沒有一個病人能夠在病重臨命終的時候,突破痛苦而念出一聲「阿彌陀佛」,更不用說念十聲佛了。這使我心中大大地驚訝,才知道要安定自己的心來念佛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再也不敢輕忽念佛了,那一年我就暫時不上班,在家練習念佛,讀佛經,有機會就去寺廟參加齋戒學會,或是打佛七,所以自己一點收入也沒有,很慚愧都仰賴哥哥嫂嫂生活。我的哥哥嫂嫂度量很大,對兄弟姐妹都很照顧,他們不但沒有責怪我,反而很護持我念佛,後來我決定到醫院上班,他們還買了一部五十CC的達克達給我。就在上班的前八天,正好精舍有一個一星期的法會,我就決定去拜佛七天再上班。在法會第二天早上,我正準備騎車去參加的時候,走出了我住的大廈,發現原本鎖好放在騎樓的車子丟了。我繞著整棟公寓大樓找一圈都找不到。突然間心中一驚,想到昨天還有車子騎,怎麼會知道今天忽然間沒有了,今天還有腳可以走路、拜佛,明天不知道有沒有?世間真是變化無常,還是念佛修行要緊,我這樣想,就沒有去驚動大樓的管理員,也沒有稟告媽媽,就立刻跑去參加拜佛的法會。


  在法會之前,我曾在心中向佛菩薩默默禱告說:「今天弟子的車子不見了,不知道是誰騎走了,假如是弟子前世欠他一部車子,那麼應該要恭恭敬敬、高高興興還給他。我想人都是不得已才會騎走別人的車子,假如真的是他生活有困難,需要那部車子,那麼弟子很願意把車子送給他,千萬不要算是他偷車子,因為偷車子要受到不好的果報,弟子不希望他受不好的果報。假如他有困難,我誠心誠意希望他能解決困難,也求佛保佑他平安快樂。假如都不是的話,而是他一時糊塗,貪圖方便或是好玩,那麼願佛菩薩加被他迴光返照,起慈悲心,麻煩他把車騎回來,送還弟子,因為那是哥哥嫂嫂買的車子,弟子還沒有上班又毫無積蓄,目前實在沒有能力可以買車。假如佛菩薩要弟子學習吃苦耐勞的話,弟子也很願意走路去上班,只是走路太慢了,有時候會耽誤病患的緊急事情。」


  我很相信一切眾生心裡想什麼,佛都能夠很清楚地了解,所以在心中這樣默默禱告之後,就認為沒有必要再牽掛這件事了,只有打了一通電話稟告媽媽說,我這星期要暫住在精舍中專心拜佛懺悔業障。因為我不願意老人家多操心,所以還是沒有向媽媽說車子丟了的事。


  一直到七天法會結束了,隔天早上我回到家想起這件事,又繞著公寓找一遍,還是沒找到。只好告訴媽媽說:今天假如車子沒回來,因為明天要上班了,我必須去測量一下走路去上班需要多少時間,從高雄中正公園的附近,一直走到上班的阮綜合醫院是相當遠的。當天中午和媽媽陪一位親戚去吃飯,回來的時候忽然下起雨來,在路上正好遇到一位同事的醫師,他很好意,看天下雨就請我們搭他的便車回家,他載我們到家門口時,一方面正好沒有停車的空位,一方面在那裡下車離騎樓比較遠,要淋雨,所以他就很好心地繼續開車繞一圈,想要找個比較理想的地點讓我們下車可以不必淋雨。但是繞啊繞,還是沒有找到理想的空位,後來只有在大樓另一個門附近停車才有空位。您知道嗎?當我們一下車,赫然眼前就是我丟掉的那部車子!還是原來的車牌原來的鎖,而且鎖得好好的,連車籃裡的東西也沒有丟掉,也擦得滿乾淨的。這地方我原來也找過,並沒有車子啊!佛菩薩加被,車子真的自動回來了。後來大樓管理員很咸慨地說:「你們念阿彌陀佛很有感應哦,大樓中很多人車子鎖得好好,放在外面丟了,都沒有人找回來過。」我把這件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病人和他的太大,看他們兩人都笑了起來,我也笑著向他們說:「天下車子那麼多,他專騎走我們的車子,這其中也有因緣的。也許過去生我們曾經對不起他,現在我們念佛向他懺悔,不要再氣他,才不會又結下惡緣。普門品中有講到,假如遇到怨恨我們的賊把我們包圍起來,而且個個拿著刀要加害我們,如果我們能夠念觀音菩薩慈悲偉大的力量,這些怨賊都會生起慈悲心的。經文是:『若值怨賊繞,各執刀加害,念彼觀音力,咸即起慈心。』我很相信:佛菩薩強大的慈悲心力能夠喚醒眾生慈悲的心。假使遇到怨恨你的賊拿刀要害你的時候,你能想起菩薩大慈大悲偉大的力量,念觀音菩薩的名號,對方一定會生起慈悲心,即使過去彼此曾經有怨仇,也是可以化解的。在這段經文中也蘊涵了,如果我們的心轉變了,境界也會跟著轉這個道理。佛菩薩的慈悲心深重,我們眾生如果有困苦,他們一定會相助的,縱使有拿刀要加害的怨賊,都能夠使他們生起慈悲心,何況現在也沒有人拿刀加害我們啊,只不過是一部車子不見了而己,那對佛菩薩的能力來說更是不成問題的。只怕我們的心被這些倒楣困苦的事擾亂了,而不能夠安定至誠。假如心可以平靜下來,以至誠來念佛,絕對是有求必應。千江有水千江月,水面越平映照出來的月亮就越清楚明晰。我的車子能夠自動回來,你的車子一定也會自動回來,不但是車子會回來而已,我們的心如果轉向佛,不要隨著發生的事去生煩惱,去團團轉,那麼境界和整個命運都會自然轉好,轉向光明的。我們一起好好念佛,佛菩薩是神通廣大、法力無邊而且又富貴無比,買部車子對我們有困難,對佛絕對不會有困難的。佛那邊的電話是永遠不會故障的,只要我們照顧自己的電話不要故障,能夠安然地把號碼撥好,把阿彌陀佛名號(猶如電話號碼)念好,這樣就一定會收到佛的回應。」


  這位病人的太太聽了就立刻發心,告訴我說:「郭醫師,你每天做功課的時候,我也和你一起念經,平常我們自己吃素念佛。」從那天起她真的天天和我一起念佛,做早晚課。


  我告訴病人說:「當我看到你的腳腫得不能彎的時候,第一個念頭就是,腳這麼腫要怎麼拜佛呢?於是我心裡就一直希望你的水腫能夠全部消掉,好能夠拜佛,你要發大願念佛,讓我們一起努力。」過了幾天,這位太大歡歡喜喜,蹦蹦跳跳地到護理站歡呼說:「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保佑,我的車子真的回來了!」而且出乎意料之外,她先生的腳和腹部的積水也都一天一天地消下去了。他真的復原能夠拜佛了,我從來沒有治療過反應這麼良好的肝硬化病人。


  當然,我們了解,念佛如果只是為了要找回失去的東西,或是祈求一時的病好,那實在是像小孩子無知不懂事,拿了一顆大鑽石去和人家換一顆糖吃吃一樣,念佛最偉大的功用是在於徹底解決我們生死的大困難,免除長久的輪迴。阿彌陀佛既然可以解決我們最嚴重、最痛苦的生死問題,給予我們最珍貴美好的極樂世界,來做我們進修的樂園,那麼我們人生其他的小問題,對阿彌陀佛來說又有什麼困難呢?佛菩薩慈悲,他們知道雖然只是一部摩托車,但是對一個已經重病垂危的病患來講,這部車子不可思議地送回來,實在使他們的信心大大地振奮起來,這遠比我買一部車子來送給他意義強大太多了!他們的信心念佛也使得同病房的患者們都自動發心來念佛。真是佛力無邊,慈悲深重,千處祈求千處應,所以祖師教導我們凡事求人不如求佛,求自心。
繼續閱讀

2007/09/12

童子變彌陀

童子變彌陀--我喜歡和阿彌陀佛一樣

蟑螂寶寶死了,他媽媽會傷心 

我有一個朋友,她的女兒才上幼稚園,這孩子長得非常可愛,生性很仁慈,她把家裡的各種小動物,都當成是她的好朋友,她常常拜託爺爺、奶奶不要踩死蟑螂寶寶。有一天他的爺爺不理會她的拜託,又把浴室裡的蟑螂踩死了,沒想到這小女孩就嚎啕大哭說:「蟑螂寶寶只是出來散步,你為什麼把它踩死呢?它家的蟑螂爸爸媽媽、蟑螂爺爺、奶奶都會傷心死了!」,說完小女孩就又哭個不停,真是如喪考妣,就好像失去了摯親、好友一般。

「難道我死了,你們都不會傷心嗎?」

體會他苦,如同身受

她的爺爺奶奶無可奈何,只好安慰她說:「唉呀!不會啦!不會啦!」,她聽了竟然非常嚴肅而且義正詞嚴地說:「難道我死了,你們都不會傷心嗎?」,大家聽了都楞住回答不上來。是啊!如果我們這可愛的小娃娃,有一天上街去被一個卡車司機故意開車把她壓死、壓爛,難道我們都不會傷心嗎?她的媽媽很驚訝地告訴我,這孩子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呢?連她自己都想不到,我聽了覺得很不可思議,佛法上所說的「同體大悲」的精神,竟然會出自一個四歲小女孩的口中,真的叫人肅然起敬。

她可以體會小動物的痛苦,好像自己親身所受一樣,這真是不簡單啊!

心心念念學彌陀

這位小女孩一聽到阿彌陀佛的名號,就非常歡喜,真的是歡喜踴躍!而且非常奇妙的,就是她很崇拜阿彌陀佛,打從心裡心心念念都想要學習阿彌陀佛。

學佛就是要學習和佛一樣
阿彌陀佛不吃魚,那我也不吃

她的媽媽是剛學佛不久,看到女兒這樣都自嘆 不如,比如說她吃飯的時候看見每一道菜,都一一要問,看到魚她就問:「阿彌陀佛吃不吃魚啊?」,她的媽媽說:「不吃!」;她就說:「阿彌陀佛不吃,那我也不吃。」;她的奶奶聽了就瞪她一眼,她就很可愛,笑著撒嬌說:「我喜歡和阿彌陀佛一樣,阿彌陀佛吃的,我才要吃。」很多大人都不知道學佛就是要學習和佛一樣,她竟然一聽到阿彌陀佛的名字,就知道我要和阿彌陀佛一樣。

睡覺念珠不離手

而且更妙的是,她坐娃娃車上幼稚園,竟然能夠教全車的小朋友都唱阿彌陀佛,在幼稚園吃點心,她就合掌請阿彌陀佛先吃,而且還念「供養佛、供養法、供養僧、供養一切眾生」,全班的小朋友都學她,老師很奇怪就來請問她的媽媽,她媽媽自己都覺得很奇怪,因為有一些事連她自己都不會,怎麼可能教她呢?真的,每一位眾生都有佛性,孩子也是有佛性的,有她前世的修持和習慣,並不是這一生才教出來的。我看她睡覺的時候,手裡拿著念珠,在翻身的時候她第一個動作就是把念珠握緊,然後微微張著嘴喃喃地念佛,我看了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慚愧交加,因為那個時候連我都做不到,我如果拿著念珠念佛睡著了,要等到念珠掉到了床上發出了聲音我才會醒過來,又撿起念珠繼續念,而她竟然連睡覺的時候都能夠「佛不離心、心不離佛」,這樣真誠地憶念,真心歡喜和阿彌陀佛一樣,她的精神真是我的老師,看到這孩子我都不禁要起立敬禮。
繼續閱讀
2007/09/12

習慣在臨終時的影響

我曾經看過一位患者,她為我上了一課,不但是有關戒律的一課,也是啟示「習慣影響我們往生」的一課。她是一位五、六十歲的「歐巴桑」,平日很講究服裝打扮,甚至連住院做放射治療,只是由醫院的三樓到地下室,她也一定要化妝、擦口紅、拿鏡子照滿意了才下樓,她的癌蔓延到骨頭,一隻手骨折了,她也還要用另一隻手來擦粉、照鏡子。儀容、服裝端正整潔,令人看了有清爽的感覺,這本來是不錯的。但是,這強烈執著的習慣,在她臨終時,發生什麼影響呢? 

當時我勸她念佛,她很恭敬歡喜念佛,而且她知道自己病很重,隨時有生命危險,就發願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交待我為她助念。而因為我們醫院沒有助念的場所,所以她事先轉到佛教「菩提醫院」,方便臨終助念,我下班之後再去菩提醫院陪她念佛。有一天她半昏迷,我在旁邊念佛,她偶然也會清醒出聲念。忽然她說:「要來去西方,快快來去,不走不行(台語)。」然後她就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但是忽然間卻變成念「阿彌陀粉」,還說:「粉,就是擦粉的粉!」平常她那個化妝擦粉的動作又表現出來。我看了就提醒她說:「我們要去西方不必擦粉,去西方大家都和佛一樣,金色莊嚴放金光,比擦粉還好,快念阿彌陀佛!」她聽了就再念阿彌陀佛,但是一下子又念成「阿彌陀花」,還說:「花就是插花的花!」同時還作「在頭髮上插花」的手勢。我再次提醒她,她就又念佛。但是忽然間,她又說:「啊!我也沒穿鞋」,我向她說「西方黃金為地很清淨,不必穿鞋」,她才又念佛。  

這位患者的示現讓我了解,佛在「八關齋戒」中有一條,「不香花鬘莊嚴其身」的戒條,意思是不用香水或各種化妝品,及珠寶裝飾品,種種花樣來打扮裝飾這個身體。佛教我們練習不必追求外表虛假的裝飾,要開發內心真實的美德莊嚴。我們對「自我」執著已經夠重了,修行放下、減輕都來不及,實在不必再去加強啊!  

一個人如果習慣化妝,一輩子培養這種習慣,臨終的時候它也會冒出來,念佛也會念錯,因為習慣會產生力量!您看我們平常怎麼穿衣、穿鞋、怎麼刷牙,都有習慣的力量,不必想,它自然表現出來。所以佛制的戒律就是在幫助我們—平常就放下不必要的習慣,放下錯誤的追求,以免臨終生障礙。像這樣,心一面想佛又一面想擦粉、插花,嚴格說來這不單單是「佛號念錯」的問題,是內心的「願」有問題—「願」不夠真切。到底你是願生極樂呢?還是願意輪迴來化妝擦粉呢?  

真正有願要往生的人,自然會放下這些不相干的習慣,自然沒興趣追求。願生極樂的人只需用「阿彌陀佛牌」的化妝品,美化內心,令心喜悅、真誠,不會「迷失佛陀」,而能夠開發佛性,這才是「MAX Factor」。
繼續閱讀
2007/09/11

好習慣幫助臨終往生

我曾經看過一位患者,是大約五十幾歲的婦女,她的癌侵犯了腦部,所以有一腳一手不靈活,講話也時常講不出自己想要說的意思,心想要說「東」,嘴卻不聽指揮說出「西」,十分苦惱。有一天我去查房的時候,一進入病房,就向她合掌說:「阿彌陀佛」,她就馬上用「能動的那隻手」、牽「不會動的那隻手」起來要合掌。她的嘴也好像要講「阿彌陀佛」,但是都講不出來,一直說一些日本話,講一連串的日本話,她也知道她自己講得不對,就快要哭出來,覺得很傷心、很懊惱。我才體會到要念「阿彌陀佛」念對,也不是那麼簡單。當時我安慰她說:「你的心想要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一定會知道的。念佛是『心』念最重要,妳的心真正想佛就好了!」她聽了掉眼淚,我雖然這樣安慰她,但是設身處地去體會,她念佛念不出來的心情,一定很難過,我也覺得非常心酸。那個時候,院方忽然廣播,叫我去總機有人要找我,我跑下去看,竟然是有三位師父要找我,我一看到是師父,就很歡喜地向她們敬禮,不過現在想起來也很慚愧,因為當時我完全都沒有請問師父,到底有什麼貴事來找我,只有趕快請求師父去看這位病人,去幫助她念佛,那三位師父也很慈悲,就馬上跟我一起去病房看她。一進入病房,那位患者一看到師父來,忽然間她就合掌念出「阿彌陀佛」,念得很準確了!原來這位病人,以前也很喜歡去寺廟,她看到師父都有念「阿彌陀佛」的習慣,結果在她臨終本來念佛念得不對、念不出來的時候,一看到師父,她的好習慣就現前,就能夠念出正確的「阿彌陀佛」,說起來也很奇怪,她自從念對一句以後,就能夠一直正確地念下去,我看了非常歡喜,她自己也很歡喜,歡喜得流下眼淚,一直感謝阿彌陀佛。那三位師父看過她,安慰鼓勵一番之後就說要回去了。因為那一天叫我的病人很多,一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那三位師父到底是去醫院找我做什麼?可能是佛知道這位病人的心和習慣,特別化三位師父去幫助她吧?像這種隨時看到師父、看到人就合掌念佛的習慣,就是真正好的習慣,就是幫助我們提起正念,幫助我們往生的好習慣,我們應該時常培養不令間斷。
繼續閱讀
2007/09/11

一切行為不能瞞人

作者:郭惠珍醫師〔道證法師〕講述   來源:摘自《毛毛蟲變蝴蝶》

當我去臺北臨濟寺受在家菩薩戒的時候,認識了一位去受五戒的蓮友。因為她被安排住在我的隔壁床,所以,我們有比較多接觸的機會。這位蓮友大約是二十多歲的女孩子,長得很可愛,講話很豪爽,後來我才知道她有一些特殊的能力。她是說有時會有一些靈感,有時可以看到一些鬼神。我們都知道那並不重要,因為學佛最重要的就是要消除自己的煩惱,解決生死的問題。因為我們都住在高雄,所以受戒回家以後,就時常一起去聽經、念佛,有時候她心血來潮,也會到醫院來找我,跟我一起去勸病人念佛。 

當她第一次去我們醫院的時候,她就告訴我:「嘿,你們四零一病房外面住在加床推車上那病人是什麼病呀?我看她五形全脫,今天晚上可能熬不過,你請她的醫師小心一點吧。」因為我知道她有一些靈感,所以我就去看那位病人,也請她的醫師和上級的主治大夫關照一下,但是在醫學看起來,那位病人病情雖然嚴重,但是,她長久以來就一直是這樣,算起來是每天差不多,可能也不至於今天晚上馬上就會有什麼多大的危險。但是,那位病人真的當天晚上忽然就血壓降低,心臟停掉了。那位病人的兒子是成功大學的博士,他曾經聽過佛法,所以大家在緊急急救的時候,我也勸他念佛,他家的人都願意接受,所以他們就決定要送病人回家去念佛。 

那天半夜,有好幾位美農雷音寺的法師都義務去她家幫忙助念,念佛八個小時。這位病人原來病得又瘦、又痛苦的面容,在助念之後,變得整個面頰圓圓胖胖的,又很紅潤,又笑嘻嘻的。後來這位博士就回來醫院告訴我這個念佛的感應。後來,我們醫院的醫師一談到這件事,就開玩笑說:「唉,請你的明友來幫我們查房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危險的病人,先把他送到加護病房,才不會到時候有變化,送得那麼緊急,匆匆忙忙、慌慌張張的。」 

有一天,這位朋友跟幾位醫師聊天,她就指著其中一位醫師說:「你背後這裏、這裏,一共有三顆痣,你做人很好,很有陰德,假如能夠念佛,以後福報很大。」這位醫師長了這麼大,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的背後到底有沒有痣。大家就請他馬上去檢查看看,結果一點兒也不錯,位置都和這位朋友說的一樣,好像被人家看透了一樣,這位醫師嚇了一跳,伸舌頭一直笑。 

有一天,這位蓮友,她第一次遇到某一位醫師,就告訴他說:「你不要這樣,還沒有結婚,就和女朋友亂來,做出讓祖宗都羞恥的事情。」這位醫師平常很沉默,看病人很認真,待人也很好,我真不知道我這位朋友,為什麼第一眼見到他,就給他這樣的教訓,我很擔心她講得太過分了,會得罪人、傷害人。但是,這位醫師被她一講,就把頭垂下來,很慚愧地沒有反駁她。後來,他私下問我說:「你那位朋友是住在哪里呢?」這位醫師想去請教她,因為他正為了這件事在煩惱,感情和欲望所惹出來的後患。使他的良心相當不安。   

有一次,她陪我去看病人,一進到病房看了一下,就對那位病人說:「你曾經墮胎拿掉兩個孩子對不對?你要深深懺悔哦!而且要念佛為你的孩子求佛超度,生命是很可貴的,好不容易才能夠投胎做人,所以不要隨便殺害生命,否則會冤冤相報無了時啊,不但不要墮胎殺死自己的孩子,也不能隨便殺死其他的動物!」這件墮胎的事情,病人隱瞞著,並沒有告訴我,但是,確實有這一回事,這位病人聽了嚇一跳,馬上就承認了,而且很有禮貌地請教她要怎麼樣懺悔?怎麼樣念佛?人的罪業都是由心造出來的,重要的就是要由我們的心來懺悔,真正要改過自新,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我們如果知過能改,至誠念一句阿彌陀佛,可以消八十億劫生死重罪。 

有一天,她走過護理站,就忽然走過去,向一位護士小姐說:「你對待病人不要那麼凶,你的個性太過驕慢,你講話卻傷到病人,這是很損德又很損福的。你要趕快改過來,否則以後報應很不好。」她忽然間去向其中一位護士小姐說:「你不要跟醫生太過隨便,人家是有婦之夫,你這樣破壞人家的家庭,是很損德的,以後很不好,你要趕快懺悔念佛。」她講這些話時,大家都默默地承認,沒有一個敢對她說一句辯論的話,而且被她勸導的人,私下都還想去找她。時常她所說的事,連我做同事的人都不知道。她甚至向一位醫師說:「你小的時候有過燙傷的災難。」說真的,我們做同事這麼久,都沒有知道這件事,她講的時候,這個醫師就把褲腳拉起來,果然在小腿的地方,就有一個很大的疤痕。這位醫師是一位華僑,她小時候在外國燙傷的,她也知道。 

還有一次,她第一眼看到我一位親戚就告訴她說:「不好意思哦,你是不是曾經生過一個早產死亡的孩子?」事實果然如她所講的那樣,她說這些話,結論都是勸大家念佛。我聽她勸人念佛的話,時常都有很深的感想。真的,我們的行為和我們的心願,都會留下記錄和痕跡的。有特殊能力的人,他就能夠讀出來其中的因果和記錄,就好像一位有經驗的農夫,他可以由田地的土質和我們下種的情形,以及天氣狀況來預測收成。所以人實在不可能有什麼秘密和隱私,因為佛菩薩的神通,什麼都可以看得很清楚,又聽得很清楚。有一句話說:「人間私語,天上響雷。」也就是我們在人間,秘密講一小聲的話.在天上有神通的人聽起來,就好像打雷那麼大聲。我這位朋友她最積極勸人不要殺生,必須要戒殺、放生,而且要戒淫欲,尤其是戒邪淫。她告訴我,她可以感覺殺生過多的人和淫欲心比較重的人,身體就有黑氣,看起來陰氣很重,必須要懺悔改過,虔誠念佛,才能夠轉變。她又告訴我說,她看有些病人的身邊有鬼魂纏繞著,但是,假如病人虔誠念佛的話,就會放光。念佛放光,那些鬼魂就會自動離開,甚至有些鬼神會很歡喜,很恭敬地向念佛的人行禮、致敬!而且暗中給念佛人保護、庇佑。


繼續閱讀
2007/08/07

大浪變搖籃—觀音奇感

大浪變搖籃—觀音奇感
節錄自 毛毛蟲變蝴蝶—缺陷變寶蓮    道證法師講述 

每當我遇到困難的境界,內心感到沮喪的時候,一想起這一件事就會使我又信心百倍地念佛。這件事是我的好朋友—阿清菩薩告訴我的。阿清菩薩有一個朋友,她先生是海洋學院畢業的,有一年在快過年的時候,和幾位海洋學院的同學,因為有專業駕駛船的技術,就一起應徵去拍影片做駕駛船的角色。在拍片之前需要先去試船,那天他們就照計劃駕駛一艘他們不曾駕駛的船,由高雄港出發要去佳里港,阿清菩薩平日常常勸他們出海要記得念觀世音菩薩,他們到底聽進去沒有,平常也看不出來。

翻船落海,驚濤駭浪
同伴相繼,被海吞沒 

那天他們開始出海去試船,在海中遇到寒流,海上風浪很大,他們對那艘船的性能也不太熟,可能船也不太好。忽然間,那艘船翻了過去,在寒流中大家跌落海,一片驚慌害怕、恐懼,雖然一起去的幾位朋友都是專業的技術人員,也有一些救生設備,但是在寒冷的風浪中,四面都沒有救援,真是驚濤駭浪,大海茫茫!那幾位朋友,一個一個都擋不住,一個一個相繼失去生命,消失在大海中。 他眼睜睜地看著朋友先後都被大海吞沒,心中的痛苦和恐怖真是沒辦法形容,不但天氣很冷、風浪大,而且天色愈來愈暗,他想起他的太太正在等他要回去吃晚飯,但是竟然自己落難在海中,大家都不知道來救援,真是悲慘! 

念彼觀音力,波浪不能沒 

在這黑暗、恐怖的時刻,他忽然間想到阿清菩薩平時勸他念「觀世音菩薩」的話,以前感覺用不上沒放在心裡,而在那種無依無靠的大海中,他就拚著命一直念「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他自己也不知道念了多久,後來有一艘漁船把他救起來,送到醫院,他才知道他已經在海上飄流了十四小時了。他是那次海難中,唯一的生還者,證實了法華經所說的:「念彼觀音力,波浪不能沒!」 

不可思議的漁船救援 

話又說到那艘漁船為什麼會去救他呢?這真是念觀世音菩薩不可思議的感應。那位救他的漁夫,本來那天是不要出海的,因為寒流來、風浪大,所有的漁民可以說全都休息,沒有人出海。但是那天很奇怪,這位漁夫他們家拜佛的香爐忽然間「發爐」,也就是香爐中冒火,漁夫的太太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一直趕他先生要出海去,他先生就很不歡喜地說:「今天寒流來,根本沒人出海,為什麼一定要叫我出海呢?妳平常也不是那麼愛錢的人,今天是怎麼搞的?」那位漁夫後來是和太太吵起來生氣、賭氣才出海去的。一出海去看到那個人在海中,他本來以為是一條魚,把船開過去一看,才知道是個落難的人,把他救起來送去佳里的醫院。 

醫生檢查他除了眼睛很紅,紅得像紅蘿蔔以外,也沒有什麼不正常,他也沒感覺有什麼不舒服。我們想想十四個小時泡在濤濤大浪中,又眼睜睜地看著朋友一個一個死去,沒有糧食也沒有喝水,海浪又那麼冷,又沒有救援,天又那麼黑,竟然能夠活著回來,是多麼奇怪,醫師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因為一般人到海水浴場去泡半天就要脫皮了,他自己深深感覺到是念觀世音菩薩不可思議的感應,特別跑回來告訴阿清,反過來鼓勵阿清。 

反問自己,振作精神 

每當我遭遇了困境,就問自己說:「你的情況有寒冬落海、四面無人那麼糟糕嗎?」「有漂流巨浪、絕糧絕水,那麼悲慘嗎?」沒有啊!那位朋友從來沒有念過觀世音菩薩,生平才第一次發心稱念就能夠漂流那麼久,又毫髮無傷也不覺得痛苦,甚至也不覺得那麼久,他在那麼悲慘的情況下,一心虔誠,佛力都能夠加被,使他身心都安然,還安排人去救他。你又沒有那麼慘,難道這樣偉大的佛力不能加被你身心安然嗎? 

我反問自己:

「難道妳學佛這麼久,信力反而不如他嗎?」

「難道妳和佛菩薩的感應道交反而不如他嗎?」

「千江有水千江月啊!難道菩薩不常在你的左右?」

「難道佛的力量不能充滿你的身心嗎?」 

這樣一想一提起,就又信心百倍,歡歡喜喜念佛了。所謂困難的境界,當你不去怕它,不去在意它,它也就不存在、消失了。我們的困難比起這位朋友,其實都沒那麼嚴重的,只是我們念佛不像他跌落大海中那樣一心虔誠罷了!
繼續閱讀
2007/01/30

上道下証法師

上道下証法師,俗姓郭名惠珍,1956年2月27日生於台南一中醫世家。郭醫師是長女,另有哥哥、弟弟、妹妹各一。   上道下証法師的父親郭瑞福醫師,在道証法師幼年時,就進行了嚴格的教育。上道下証法師在《獻給慈父的感恩與懺悔》中回憶到慈父的慈悲時,特意提到“菜瓜布”的慈悲及第二層更深的慈悲──富裕中親嘗貧困。   郭惠珍醫師在求學於中國醫藥學院時,父親為培養其獨立生活的能力,完全斷絕經濟來源。醫師沒有任何怨言,一方面努力學習,爭領獎學金,另一方面去做家教,做褓姆。   1982年,郭惠珍醫師畢業於中國醫藥學院後,考取中、西醫執照。期間,就已接觸佛法。加入醫王學社(由李炳南老居士創辦)。 1983-1985年,郭惠珍醫師就職於高雄阮中和醫院內科任醫師。   1985年時,郭醫師辭職去印度朝聖,從印度回來後,郭醫師去台中順天醫院任腫瘤科醫師。同時親近台中蓮社李炳南老居士。上道下証法師在往生前,曾對蓮友說,自己對於淨土法門的信心能確立,要歸功於台中蓮社的教誨。   郭瑞福醫師曾對上道下証法師說:“人的生命,就像一張畫紙,同樣都是兩角錢,但是要怎麼畫,各人差很多,你的生命是要畫成一張垃圾,還是要畫成無價之寶,就在於你的用心。”因此啟發,上道下証法師決定用一張畫紙來畫佛,要用這條生命來修行成佛,不論能不能修成,均要決定做下去。(《獻給慈父的感恩與懺悔》)   郭醫師在腫瘤科醫師時,常常看到生死掙紮的痛苦,在中國醫藥學院,為醫王學社演講《學醫與學佛》。1987年3月起,在明倫雜志上作了連載。郭醫師的現身說法,她以行醫者的實際經驗,配以學佛者的慈悲胸懷,道出芸芸眾生的苦痛與迷茫,句句肺腑,字字血淚。無不被她“在行醫路上,認真行醫;在學佛路上,認真學佛。”的精神所感動。故而一再影印本文,爭相傳閱。後美國蔡榮坤居士,有感於郭醫師精神的偉大,特倡印《學醫與學佛》一書。之後又有《傾聽恆河的歌唱》、《朝聖之旅》等一系列,由《明倫》月刊陸續連載、出書後,獲得海內外蓮友極大之回響。 火堆裡翹起的腳,曾是誰的腳啊?   師父出家前。追隨蓮因寺上懺下雲老法師及台中蓮社李炳南老居士學佛。   上廣下欽老和尚曾暗示師父有大怨家找上門,要早日出家。師父因母親郭媽媽對佛法信解不深,就希望能等因緣成熟時再出家。後因患卵巢癌,一般不會超過六個月,感恩阿彌陀佛給她這個往生的信號,又因景仰上廣下欽老和尚修學之德行,故毅然於1987年,農歷四月初八,追隨上廣下欽老和尚之弟子──廣輪精舍上傳下淨法師出家。   師父出家後,隱居修行,斷絕萬緣,即便是父親,亦未告知在何處出家修行,亦未告知自己生腫瘤之事。而郭瑞福醫師在其他蓮友的傳說中,獲知上道下証法師生病一事,就寫了一張卡片:“毛毛虫是怎麼變成蝴蝶的?是誰幫它化妝?是誰教它飛行?為什麼它能由一只長得又醜、走路又慢的毛毛虫,變成一只又美又會飛的蝴蝶?”勉勵師父用功念佛修行。   上道下証法師在病中,體會念佛之可貴,又向大眾報告:佛法之無上安樂,病中如何用功念佛,信願持名,陸續有《清蓮飄香》、《畫佛因緣》、《蓮音小故事》等流通於世,影響更為深遠。   1999年,郭瑞福醫師往生,上道下証法師為感恩父親對自己的敦敦教誨,特別是“毛毛虫變蝴蝶”的警語。及在自己病苦中,上傳下淨法師開示的上廣下欽老和尚的修行考古題,故有《毛毛虫變蝴蝶》之系列CD、書籍流通。   近年,又有《拜佛與醫學》、《發菩提心》、《菩薩戒白話淺要復習──念佛人日常生活反省借鏡 》等系列法寶流通於世,引導廣大蓮友發菩提心,老實念佛。   2002年,蓮子放生功德會出版《放生感應奇跡記》一書,有蓮友請上道下証法師讀誦,呈至上圓下因老法師時,上圓下因老法師以此因緣,請上道下証法師在自己往生後,主持蓮子放德會之放生事宜。師父在病中毅然接下每月主持放生之事宜。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離苦厄。   師父在往生前,住在台灣嘉義中埔的深山,一位蓮友的果園中,一精舍靜修,精舍中懸掛法師自己繪畫的阿彌陀佛佛像,放大後有一層樓高。佛像之右聯為“老實持名,全攝佛德成自德”,左聯為“深具信願,決定往生証無生”。 師父平日不與外界接觸。只是幾人住在那靜修。嚴持戒律,日中一食,不抓金錢。每天凌晨一點起身,拜1000大拜,念佛求生極樂。是四眾弟子修學進德之楷模。   2003年5月4日,上道下証法師為大眾開示“十大願王”時,向大眾告假,說以後可能不能前來。並對大眾說,有人要請我住世,我說,為何不請自己住世呢?   2003年7月14 日,師父向蓮友報告。說這個星期她會往生。因為師父所處的精舍在深山中,是一個閉門自修的道場,對外沒有接觸。所以大家均沒有時間上的概念,也不知道周五會是觀世音菩薩得道日。   六月十九日前三日,師父夢見阿彌陀佛。由上可知,師父完全是預知時至。這是師父真實修行、真信切願而獲得的。   上道下証法師於農歷六月十九日(觀世音菩薩得道日),向恰值輪班照料她的道西法師開示自己的念佛心得約一個小時後。   其中師父有提到,“原來不是我們在念阿彌陀佛,原來是阿彌陀佛在念我們,現在我已經完全明了了”    開示結束後,師父想起身念佛。但是實在太虛弱了,所以就吉祥臥念佛。師父在念到第四聲時,正念往生,面容安祥。剎那間,山上百花齊放,宛如花開見佛。是時,凌晨二點四十分。年僅四十八歲。

繼續閱讀
2007/01/30

道証法師法語

放下亂想,閉目澄慮,想身坐蓮華,阿彌陀佛、觀音、勢至在我面前,竭誠至敬,口念佛名,攝耳諦聽,佛念自不思議自性本體中流出。不在快與多,貴能時時返照自心,方能字句分明,不昏不散,念而不念,念到不念自念,念空真空,外不見世界,內不見身心,因於念佛之事,從而契寂光之理,心口一如,事理相應,一念相應一念佛,念念相應念念佛。

繼續閱讀
2007/01/24

險難變平安

險難變平安—念佛倖免於台肥爆炸案 節錄自:毛毛蟲變蝴蝶—黑社會變蓮池海會 道證法師講述 世間無常 假如有人勸您說:「世間無常,人命難保,您走路的時候最好要邊走邊念佛,隨時消災免難。」;您聽了可能會瞪他一眼,認為他又在說些老套。在這裡不妨說一件我自己的經歷,是由一個爆炸的案件裡脫險的經歷,和大家共勉勵,再提醒大家走路或是開車都不要忘了念佛。 走路念佛,消災免難 以前去拜訪上廣下欽老和尚,老和尚慈悲地勸勉我說要「念佛、念佛、念念不離佛」。很慚愧,我的心妄想很多,總是沒能做到老和尚的教導。當醫生的生活很忙,只有儘量練習走路的時候,一步念一聲「阿彌陀佛」。這樣走路真是救了我一命,讓我免掉一次大難,免於被土製的炸彈炸得血肉橫飛! 轟動一時的—台肥爆炸案 那是一個星期六的晚上,我當時是在高雄的阮綜合醫院當內科醫師。星期六—對我們而言並不是悠閒的週末,而是一個更忙更需要學習的日子,因為院方會請一些很高明的教授來會診,並且給我們臨床的指導,一直忙到晚上七點多,總算告一個段落了,就收拾收拾準備回家,心裡想媽媽可能又餓著肚子在等我回去吃晚飯,所以我就一邊念「阿彌陀佛」,一邊走路下樓梯,走到醫院門口的時候,忽然間兩腳自己停住了,我楞了一下又念起「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然後莫名奇妙地自動往後轉,我也不曉得自己是為什麼,忘了什麼事嗎?也沒有。忽然看到今天晚上台大劉禎輝教授有晚間的門診,劉教授不但醫術高明,而且非常慈悲又熱心教導後學,我忽想到應該要去跟劉教授看門診,多學一些好幫助病人。 說實在,那是我第一次想要去跟劉教授看晚間的門診,於是就一邊又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一邊往診察室走去,大約走了五、六步,總之不到十步的光景,忽然間感覺到背後有一陣強烈的閃光,伴隨著很強的爆炸聲,那種震動震得我胸腔有點痛,我以為是馬路上電線桿的電瓶出了什麼問題,因為我一向都不好奇,所以也沒有回頭去看,也沒有理會,就一直念佛往診察室走去。忽然間,人群都騷動起來,有人大叫著:「土製炸彈爆炸了!有人被炸死了,,有人被炸傷了!」,我的頭腦很簡單,生平又和炸彈沒有任何瓜葛,而且現在又沒有戰爭,怎麼會有炸彈爆炸呢?在我的腦子裡,總覺得大概就像弟弟他們做實驗,用一些做爆竹的材料所作的爆炸吧!然而忽然有一位本來是在醫院門口排隊等候顧客的計程車司機,他的肚子被炸開了,腸子都跑出來了,那個人忍著痛苦,抱著腸子衝到醫院裡,就倒下來,醫護人員都趕快為他急救,很多住在醫院樓上的病人也跑下來他們覺得怎麼大地震動,連天花板的漆都震得掉下來!這樣大好的週末,誰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慘案。 人命在呼吸間 佛說:「世間無常,人命在呼吸間。」,真的一點也不錯,剛才我若非因念佛得以跳入佛的頻道光圈,必然隨自己原來業力因緣走出醫院,那麼也免不了被炸得血肉橫飛!因為炸彈是在醫院門口騎廊的寄車處爆炸的,那就是轟動一時的「台肥案件」。我向來都沒看報紙的習慣,詳細的內容也不了解,只是聽同事醫生說,台肥公司有一個人以前當兵的時候曾經在兵工處,所以他會做炸彈,他和同事有些不和,心中憤怒不滿,所以做了幾個炸彈,把炸彈的導線連在摩托車的車燈,當發動車子又點亮車燈的時候就會爆炸,威力大到足足可以把人炸爛掉。 那麼為什麼會在本院的門口爆炸呢?因為先前已經有一位台肥的員工,在別的地方被炸傷來住院,他這位同事是來醫院探望受傷的人,來探病的人沒想到自己的車子也被裝了炸彈,他來的時候還是白天,沒有點亮車燈,所以沒爆炸,回去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他在醫院門口發動車子又打開車燈,燈一開就炸得身首異處,頭和腳都炸開炸碎了。 如幻泡的人生,何苦用來結冤仇呢? 我們的身體真是像個肥皂泡泡,隨時都會破滅的,這樣短暫又虛幻的人生,何苦用來結冤仇呢?炸毀別人的人,也很快被法律制裁了,因果是絲毫不差的,也是自己做了,自己要受的。真是令人惋惜,寶貴的生命葬送在一時的怨恨當中。 佛菩薩流下眼淚,奮不顧身地 追隨到地獄去救度傻孩子 佛陀說:我們有貪愛、憤怒、愚癡的煩惱,就如同「三種毒藥」一樣。可憐我們常常喜歡自己製造毒藥又服毒而死。佛菩薩對一切的眾生,不論是善、是惡,都如同對自己唯一的孩子一樣愛護,遇到孩子這樣傻傻的,不肯聽勸導而毒害自己,佛菩薩也只有流下眼淚,奮不顧身地追隨他,甚至到地獄去救度他,永遠不捨棄地勸導,直到他願意覺悟,離苦得樂。讓我們祈願—祝福他們早日覺悟,離苦得樂。很多人埋怨佛菩薩不靈不慈悲,沒好好救苦救難,卻很少人責怪自己不靈不慈悲,以致於製造出很多 苦難,勞佛菩薩長久辛勤勸化救度,若能以責佛之心責已、改進,苦難就自消除。 把握當下念佛慈,莫待不幸方追悔 雖然常常看佛經上說:「人命無常過於山水,今日雖存明亦難保。」,但是我們真的很少用心體會,總是發生了不幸才追悔,在我當時突然雙腳自己停住、不往前走,而且又向後轉的時候,雖然心中覺得奇怪楞了一下,但也沒料到等一下會發生這樣的爆炸案!我算算爆炸的地點和時間,當時我若是往外走必定是炸死無疑,而且死無全屍。我深信這完全是佛力的加被,因為走路的時候步步念阿彌陀佛,才讓我免掉了一次大災難,否則必會依自己的業力妄念去受苦難果報。因我們受用之境界,猶如電視影像,是我們的心去選台、去拍片的,念佛就是改選佛的頻道,不念佛就是選各種雜念節目,包括災難片,我們若沉迷於拍、看災難片,實不能怪「佛電台」不慈悲。 佛慈平等任享受 佛的慈悲是平等的,就像電磁波是充滿空間的,但是假如我們不開電視機,不把頻率調好,就收不到影像。佛的慈悲也像陽光普照一樣,只是每個人願意接受的程度和運用的程度不同。如果我們用妄想煩惱的黑布,把眼睛蒙起來,那麼再亮的光明也看不見。我們的腦子不停的胡思亂想,就像一直矇著黑布一樣,念佛就是拿掉了妄想煩惱的黑布,享受光明照耀。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