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安法師
2007/12/26

不假方便

問:一些同修覺得只念一句佛號是不足夠的,必須加一些經咒之類的。 

答:一些同修,他覺得……你是什麼身份覺得?你用凡夫的知見來覺得都是不正確的,你應該看淨土經典怎麼說的。《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告訴我們:不假方便,自得心開。你只要念佛就不需要其他的方便,你自然就能以念佛心入無生忍。印祖說,一句佛號成佛都有餘裕,所以你不要去打妄想:哎呀,念一句佛太簡單了,是不是不夠,是不是還要念很多經、念很多咒。原來也有一個小冊子,說什麼他推廣一個密咒。你推廣密咒就推廣密咒了,然而他是這樣標榜:說很多念阿彌陀佛的人,他為什麼念得不相應,為什麼念得不能往生,就在於他的業障太重,一定要先消業障,念佛才管用。那怎麼消業障呢?你念這個咒就能消業障,念咒消業障之後再去念佛才好。他這樣來推廣。那這是沒有道理,這句名號就能消業障,《觀經》說:至心稱念一聲南無阿彌陀佛,消八十億劫生死重罪。《大智度論》裏面說:很多三昧只能消這個業障,不能消那個業障,唯有念佛三昧能消一切業障,能消誹謗般若經典的業障。如果你還有這種感覺,這說明你對念佛一法還沒有真正產生信心。好好熏習,一句名號就足夠了,不需要加其他的東西。不假方便,自得心開。要聽大勢至菩薩的話,這句話也是佛印可了的。《楞嚴經》的一句話,你就放心念好了。
繼續閱讀
2007/12/26

念多少聲佛號才有效果

問: 一天至少念多少聲佛號才有效果?有效的去妄念?

答:注意不可把念佛僅僅作為工夫去用。將橫超法作豎出用,祖師常有呵斥。念佛法門首先要解決信願,時時呼喚彌陀的救助,阿彌陀佛就在我內心,我在阿彌陀佛的內心,我是佛心中的眾生,佛是我心中的佛,感應道交是當下的。念念作得生淨土想,念念心生歡喜,這樣念念都有效果呀!怎麼妄想雜念還有呀?妄想雜念不管他嘛,只要在妄想雜念當中,有這句佛號,能夠守得住,把得穩,就是我往生左券。由此獲得安心安樂,不要跟自己過不去呀。有如是信願心態後,至少一天念一萬聲佛號,像小學生做作業一樣,你必須完成它,念不完一萬聲佛號就不要睡覺。萬一當天極忙無法完成,也要在其他日子補上。如果持之以恆,念佛功夫得力,妄念自然稀少,此長彼消,水到渠成。
繼續閱讀
2007/12/26

如何專注念佛

問: 如何把一句佛號不間斷地念到專注?

答:當我們知道阿彌陀佛功德不可思議的時候,每天繫念佛號很好,但每天有妄想,雜念,煩惱,幹擾這是正常的。凡夫就是有妄想雜念,沒有了妄想雜念,就不是凡夫,你就是聖人了。你如果略一修行就能成為聖人,那也就不需要阿彌陀佛了。所以有煩惱是正常的,那麼遇到不如意的事情發會脾氣,也是免不了的。但是念佛過程當中,第一次發脾氣你可能會火冒三丈,經過一段時間念佛,再發脾氣的時候可能火就竄不那麼高了,這得有一個過程。五濁惡世末法眾生,其根機也只能這樣。至於你總是希望念佛熄滅貪、瞋、癡,那麼這個目標定位要調整,念佛志在求往生,至於伏斷煩惱,要順應自然,不可強求。我們要念念想到業障深重,靠阿彌陀佛趕緊讓我們離開這個娑婆世界,到西方極樂世界去,念念求往生哪,這才指向正確的目標。善導大師的水火二河比喻告訴我們:我們走在這條念佛往生的白道上,貪欲之水與瞋恚之火仍然存在,但並不妨礙我們走在這狹小的白道上,度過生死急流,到達極樂彼岸。貪、瞋、癡等煩惱本質是虛妄的,是空的。我不理會他,專注在這一句佛號上,那麼如何能專注在這句佛號上呢?首先要生死心切,把死字放在自己的額頭上,我馬上就要死了,這時候你專注不專注?我須臾間就撒手人寰了,這個時候你還有什麼放不下,但念無常,才能懇誠念佛求往生呀。
繼續閱讀
2007/12/26

如何保持念佛的道心

問: 請師父開示,念佛同修如何做才能有效的保持精進念佛的道心? 

答:一般來說,現代眾生聽聞佛法難,聽聞到佛法聞信淨土法難,稍生信心,如法修行難,勉力行之,恒常精進難。吾人在無量劫六道輪回中,亦曾發過求出離三界之心,修向道之行,只因屈於懈怠放逸煩惱,淨業無成。所以還在生死輪轉中,受大苦惱。今生又聞持名簡要法門,當決定成辦淨業,做到三點,用以保持精進念佛的道心,第一,生死心切,智慧思維無常,生命在呼吸間,三界火宅魔窟,不容片刻停留,今生不了生死,下生定入三途,萬劫千生,難聞佛名,思地獄苦,發往生心。將深信切願二法,常存在心,憶念不忘,作為人生惟此惟大之要事。第二,一門深入,莫換題目,摒棄這山望到那山高的偷心,深知吾等業力凡夫,處於濁世,惟有全身心依怙阿彌陀佛才可得救。第三,記數念佛,剋期取證。每日有定課,持念佛號不少於一萬聲(多多益善),記入功課冊。有機緣參加精進佛七,或百萬佛號閉關,或般舟行法(東林寺亦可為四眾弟子提供這些修行的條件),如是在實修中得到真切的體驗,獲得法喜。沐浴在阿彌陀佛光明中,念佛的道心才能有進無退。須知,凡夫眾生道力怯弱,多有退轉。而皈投阿彌陀佛悲願之海中,彌陀之光明便會攝受我等眾生,安立於涅槃淨土。
繼續閱讀
2007/12/06

專修五種正行

修行淨土法門,宜專精。善導大師提出專修的五種正行:一心專門讀誦淨土經典;一心觀想憶念阿彌陀佛及西方極樂世界;一心專門禮拜阿彌陀佛;一心專門稱念阿彌陀佛名號;一心專門讚歎供養阿彌陀佛。那這樣隨順佛敕,易與彌陀願力感應,得遂往生。如果是雜修,感應力弱,往生比例就隨之下降。所以我們還是專修為主。至於你晚上去助念,我不知道你在助念什麼,你是讓他消災延壽呢?治病?還是讓他超度往生呢?我們剛剛講萬德洪名啊!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包含著所有佛菩薩名號的功德以及誦念諸種經典的功德。有人認為消災延壽就念藥師佛,難道念阿彌陀佛就不能消災延壽嗎?他是無量壽啊!念觀世音菩薩能夠免災吉祥,那念南無阿彌陀佛就不能得到嗎?這都可以得到的。印光大師生前就提倡無論是超度啊延生啊所有等等法事都念佛,這樣我們心就很專呀!所以你不要太散啊!還是一門深入比較好一點啊!至於某蓮友與《地藏經》有特殊因緣,平日熏修熟,好樂聽聞,那麼助念時,先念《地藏經》。爾後再提起阿彌陀佛名號,亦無不可。只要將讀誦其他大乘經典的功德回嚮往生極樂世界,也屬於專修之列。
繼續閱讀
2007/11/26

感應道交

法師慈悲,我們常聽您講念佛要感應道交,我如何才能確定感應上阿彌陀佛的慈悲光壽?感應有什麼感受?或者有其他什麼異樣的情形嗎?到底怎麼才算是感應上了彌陀的慈悲願力?

答:我們講念佛法門的奧妙,理則是感應道交,這是這個世間上,這個法界當中,最深邃的心性上的學問,屬於這種悟境的範圍,不是屬於第六思維邏輯範圍。就是用我們至誠懇切念佛的心,這叫「能感之機」。法界存在一種所應之力量,這種力量就是阿彌陀佛的四十八大願的願力,這就是所應。這個道,是吾人現前一念心性,與阿彌陀佛四十八大願的願體乃是同體,這就是深邃之道。透過這樣的同體的渠道,我們跟阿彌陀佛的慈悲願力能交融在一起,能互動,能溝通,這就叫感應道交。明白這個道理之後,我們念佛,也不要去追求什麼境界,你說在念佛的時候,能在這句佛號當中找到一種安心,獲得一種歡喜,就跟阿彌陀佛感應道交了,歡喜光就在我們身上體現了。我們這句佛號能夠念得綿綿密密,不中斷,相繼,那麼這是阿彌陀佛名號當中的不斷光在加持我們了,我跟阿彌陀佛感應道交上了。在念佛的時候,這句名號讓我們生起了這種慚愧心、悲痛心、感恩心,這些都是阿彌陀佛的力量願力名號在我們心性上開顯出我們自性的一些善的力量,這就是感應道交了。這是一般的用平常心去理解感應道交。再就是如果從瑞相上來看、靈驗上來看,也是具有的。但這不要去追求。比如我們念得比較清淨的時候,會忽然聞到一種異香。這個如果是有心去求,一定聞不到。往往在無心的時候,會忽然傳過來。名號溝通著娑婆世界和極樂世界,在我們的一種無作妙用的心性當中,名號法爾自然地把西方淨土的寶香傳到我們這個地方。音樂、光明、蓮華,這些也都是存在的。你出現這些境界,也不要去執著它;沒有出現這個境界,也不要懊惱。念念都是阿彌陀佛,就是最好的境界,也就算最妙的感應了。
繼續閱讀
2007/09/18

淨土四忌

修淨土法門的,在一心念佛的時候,急遽不得,疑畏不得,放鬆不得.矜喜不得。這四句包含著八種意義,應分四層來看,一層深入一層。現在一層層分析說明如下:

  第一層,急遽不得。急就是焦急,遽就是匆遽。在初用功時,往往都是這一現象,急於求成,恨不得立即得到靈感、神通,或一些什麼效益。要知道,我們生活在大地上的凡夫,從無量劫來,所造的罪業,所有的妄想,真要比恒河裏的沙還多呢!要將這些罪業和妄想清除掉,那又談何容易。若是不知道這一道理,一味想求得速效,是會欲速則不達的。有的人見到效果不快。於是產生焦急情緒,不知焦急是退悔的根,實是學道的大忌。所以說,急不得。

  還有,初發心的人,慕道心很切,恨不得將所有教理,在一日之中就融會貫通;將所有功德,在一個早晨全部做完。今天看到這部經很稀有,就急切地想誦完它;明日聽說某一咒不可思議,又急忙去持誦它:根本沒有考慮到自己的精力和時間是不是夠得到?和自己所修的法門是不是有夾雜?結果,導致終日忙忙碌碌,沒有從容自得的情趣。由於頭緒紛歧,雖然化了不少勞力,可是收效卻很少。

  還有,每當做功課之前,應該先靜坐片刻,將遊思雜念打掃打掃,然後再用功,那麼,心就比較乾淨;若是剛做完一事,就匆匆進佛堂,做功課,這就會心頭亂糟糟,一時安定下不來。所以說,遽不得。

  第二層,疑畏不得:疑是憂疑,畏是怖畏,這是用功在漸進時所有的觀象。在沒有念佛之前,自己覺得心中沒有雜念,念佛之後,反覺妄想很多;等到用功越長久、越加緊,那妄念也隨著愈來愈多,於是產生憂疑,這是什麼道理呢?實不知,在沒有念佛用功時,妄念原來是多得不可計數的,只因你自己不覺得罷了。現在能覺知它非常之多,正是你的心已漸入寧靜的境界,於是才能察覺到。比如日間處身在鬧市中,雖然車來馬往噪聲很大,但不覺其鬧;可是在夜深人靜時,就是蟲鳴鼠跳,也會嫌其煩擾,就是這個道理,如果錯誤地生起憂疑的心.一定會阻礙修道的進步。所以說,疑不得。

  功力日漸增進,或一日之間妄念很少,忽而明日又妄念很多,甚至怎麼排遣也不肯去。這時不可強行抑制,只有極力提起正念,或高聲念,或追頂念、或跪念、或拜念。時間稍久,妄念敵不過正念,就會逐漸退去。有時念佛念得很好,可是妄念突然生起,就像是從天外飛來,甚至會是窮兇極惡的妄念,為生平所沒有想到過的。這時切不可恐怖,須知這是多生以前曾經作過這種事,在八識田裏留下的種子,現在幸虧得佛力冥熏,將它逼出。這時應向佛前痛切懺悔,哀求加護,使以前所造的罪業根本拔除。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因此生畏怯心,這就會妨礙功德。

  還有,功夫加緊的時候,或忽覺眼前的山河大地以及自身空無所有,這也不必畏懼,只要極力念佛,求佛攝受,把空境置之度外,不予理睬就是了,否則也會障礙修道進程。所以說:畏不得。

  第三層,放鬆不得。放是放任,松是鬆弛。這是對用功漸純時說的,念佛到了純熟的時候,一句佛號沖口即出,本是好事。但如果認為已到了無念而念的境界,放開胸懷隨口念去,像世俗所謂「滑口讀過」那樣,這又成為毛病了。病在什麼地方呢?因為求佛攝受的心不切,這時必須聲聲著實,字字靠緊;應當聚精會神.一心悲仰,句句都從心中懇切流出,然後生西的願才能著實有憑。所以說,放不得。

  功夫越做越純的時候,心裏沒有渣滓,遍體輕快,異常安適,這就是佛經裏所說的「輕安」。但是切不可—味悠遊自在,自以為得;相反地,更應緊緊著力,更加勇猛。否則,不進則退,就連這既得的輕安也將失去了。應該知道,要想逆生死流而出輪回,豈可片刻鬆勁呢?所以說,鬆不得。

  第四層,矜喜不得。矜就是自誇自大,喜就是欣喜。這是用功到了接近成功的時候,所容易發生的情況。綿密用功,精勤不息,忽而妄念暫銷,心光發露,能夠見到聖境。這時只可向真善知識密求印證,切忌逢人便說,到處宣揚。因為,你如果把這種事宣揚出去,就會引起各方面的稱頌。同時,自己也會有不正確的想法,認為幾經勤苦,而今終於得到了,這是多麼幸運啊!若有這樣的心念,那就是自矜。矜心起來,我慢心也就隨著產生了。於是前功就會退墮,所以,矜不得。

  如能既不矜張,而還是勤密用功,那末,久而久之,就會自見己身趺坐在蓮花上,或見三聖(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金容,或蒙阿彌陀佛放光摩頂。或自己列隊在清淨海會中。這樣境界能經歷一日二日,甚至數月經年現前不散,這時切不可欣欣自喜。喜心若起,念佛的心就已不專一,不專一就散亂了。這樣,即將得到的念佛三味就會因此失去。所以說,喜不得。

  以上四層,只是依言說方便,排列次第,實際上,或前後互起,或一時同現。也有人念佛很久,並沒有什麼出入,或念雖不久,境界卻是很好的。這要看根性的利鈍,業障的深淺,功行的勤怠,隨人而異。總之,無論什麼人,什麼時,發現什麼境界,必須審察它的利弊,知道怎樣修治,這是最要緊的。假使自己不能審知,就應當親近真善知識。

  進一步說,用功固然應該求得念佛三昧,但不可著意去求。因為功到自然能證得,不是可以強求的。即使生前不能親自證得,但只須真信切願,老實力行,臨終必能蒙佛接引,切不可自暴自棄,灰心喪志。

  本文錄入自魏磊輯著之《淨宗法語大觀》。此白話文由江味農居士之《金剛經講義節錄》附錄 翻譯而來。
繼續閱讀
2007/07/16

專修淨土

我們很多淨業行人要注意了,我們自己做沒做到專修?很多居士你不能說他沒有信心,不能說他沒有勇猛精進的精神,但他確實修得很雜。他認為:“噢,我修多一點法門,更保險一點”。他不知道念佛一法,含攝一切法。名號具足一切功德。成就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一願,就成就了無量無邊的菩薩大願。得念佛三昧,就得一切三昧中之王,就得到了整個的大海。阿彌陀佛是法界藏身,西方淨土是法界藏土,念一佛就等於念無量無邊的佛,往生西方就等於往生無量無邊的佛的?土。所以大家一定要一門深入,專修,不要搞得那麼雜。有很多居士一天到晚定的功課也是很雜,又念這個經,又念那個經,又念那個咒,忙了三個小時都沒有念完,沒有念完他就很後悔,又一天到晚很緊張,修行很緊張。其實你能夠專念六字大經王就一切具足了,其他的隨分隨力持念一下。沒有時間也沒有關係,你專門念佛就好了。所以在家居士的早晚定課越簡單越好,不要搞得那麼複雜,還是奉行善導大師的專修的理念。這個專修的理念實際上在淨土祖師裏面,很多祖師都是這樣示現的。除了善導大師之外,比如說蓮池大師,雖然他早年也參禪有悟,然而以後他就一門導歸淨土。別人有人請問如何修學佛法,你是怎麼修行的?他就回答:“我平生所悟,唯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我一生就是這六個字啊,有這六個字就夠了。蕅益大師也是“不談玄不說妙,一句名號真風調”,專門念佛。徹悟大師也是這個樣子。印光大師一生的示現更是如此。他21歲出家,在湖北蓮花寺做照客的時候,他幫助曬經,曬經正好看到了一本《龍舒淨土文》,還是一本殘本,不完整的。他看了之後馬上對淨土法門產生信心。然後他就宗門教下都沒有涉獵,直接從念佛下手。由於念佛馬上使他的眼病得以痊癒,他對念佛法門更深信不疑。所以從他出家到他往生,六十年他就專門念一句名號,念一句名號成就了一代祖師啊。沒有搞得很複雜啊。
繼續閱讀
2007/07/12

感應道交

阿彌陀佛所證到的就是我們凡夫的介爾一念之心。由於我們跟阿彌陀佛的心性、體性是同道同體,它才會交融在一起,它才會交感,它才會互動,它才會溝通。所以正因為同體,阿彌陀佛成就的大圓鏡智,我們凡夫眾生是在他的大圓鏡智的心內。但我們眾生的心也是一顆摩尼寶珠,阿彌陀佛也在我們眾生的心珠裏面。這是光光互攝的,珠珠相應的。所以你看這個感應道交是不是包含著甚深的大乘圓頓的道理呢?阿彌陀佛的四十八大願早已成就,現在就看我們能感之機能不能發動得起來。能感之機一發動,就好像水清馬上月現,立時的、當下的。所以我們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是蒙這個感應道交的甚深的奧秘,這樣的原理去的。不是說我在這裏要修多少苦行,持戒力量怎麼樣,禪定功夫怎麼樣,斷惑程度怎麼樣,不是這個。當然你有這個斷惑的功夫,伏惑、斷惑的功夫,你往生的品位會增高。但是斷惑的程度,禪定的淺深,如果你不具有能感的信願,也是不能往生的。因為你不可能把這個彌陀的願力感召得過來。這就好像一塊磁鐵,它一定能夠吸鐵針,因為同質。但這個磁鐵是吸不了一根草的,草吸不過來,就像他沒有信願,沒有把這個心變成一根針。但同時你再高明的東西,這個磁鐵也對它產生不了作用。如果一塊很精美的玉,玉也吸不過來,就好像你的斷惑程度很高,你沒有信願也是沒有辦法。所以蕅益大師在《彌陀要解》講的一段話是非常契合佛心的:“得生與否,全憑信願之有無”。往生品位就看他持名功夫的淺深。如果你具足信願,即使沒有得到事一心、理一心,只要你具足信願,因為“得生與否,全憑信願之有無”嘛。如果你沒有信願,你僅僅是做功夫,把這個念佛作為伏住煩惱、斷煩惱的功夫去用,那功夫即使用到風吹不入、雨打不透,如銀牆鐵壁那樣,也不能往生。
繼續閱讀
2007/07/12

漸磨漸染

印祖教導我們在教化家人的過程當中,要漸磨漸染,循序漸進,慢慢地熏習,慢慢引導。開始他不接受,你也不要去生煩惱,也不要對著幹。有很多人是這樣的。比如我去年在新加坡說的,有個居士提問題,說我學佛之後,我很希望我的丈夫也來學佛,那怎麼讓他學佛呢?她放講經的帶子,她放的不是自己聽,讓她丈夫聽。她每天二十四小時都放,放得她丈夫都發脾氣了,“人家還要上班,你睡覺的時候你放它幹嘛呢?”她提這個問題。我覺得你太個人中心了,你得要設身處地呀,要有一個過程哪,你想讓你丈夫學佛,這心是好的。但是他還不想聽的時候,你為什麼要強迫他去聽呢?你強迫他聽,你首先對他不尊重啊,不尊重他的自由意志啊。光你這一點,他就對你反感了。他睡覺,睡覺他能聽你的磁帶嗎?所以有很多都是想當然的。甚至有夫妻都是學佛的,他也搞得很緊張。兩個人關係不好,但也都在學佛。做丈夫的呢,念阿彌陀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他的妻子聽他念阿彌陀佛,她就不念阿彌陀佛。我要念琉璃光如來,我不想跟他見面。他到西方,我不去西方,我去東方。這就是學佛?這種人我是非都這麼堅固。所以我們不論在家裏還是在社會上,一定要有廣闊的心量。先要承認不同,承認這種距離,但提升我們的道德,我們的智慧。我們的力量大了,德行高了,感召力強了,他慢慢就歸順了嘛,就被招安了嘛。如果是在對抗的狀態當中,說明我們自己的道德力量沒有上來嘛。
繼續閱讀
2007/07/12

在家與出家

印祖給他幾封信告訴他:按你的情況,按你的份來說,實在是在家得到的利益更大,出家得到的利益反而小。為什麼?因為周群錚的父母雙親還在,父母首先不同意。他還有自己的家小。在這種情況下,印祖覺得,你應該在家修行。在家修行呢,上不失父母高堂之歡心,下不失自己妻兒子女的依賴。而且由於你在鄉村修行,使大家都能夠對你的行為,學佛的行為,增長親近的信心,這不是很好嗎?周群錚總是覺得家庭事情太多。確實家庭是煩惱一點,事情太多,妨礙修行。他總是覺得妨礙修行。然而印祖說,你就以在家的種種的系累當作自己的當頭棒喝,長時間的對這個生起厭離之心,生起厭離之心也就能夠促進長時期的升起對極樂世界的欣求之志。這樣,你轉變一個心念,即煩惱為菩提。我們說成就厭離心,怎麼成就?你看家庭很多事情,怎麼怎麼……。哎,正好你就生起厭離心,這叫即病為藥,即塞成通。哎,你轉變一個觀念,不好的情景正好是你修道的逆增上緣哪。
繼續閱讀
2007/07/12

建立佛化家庭

印祖在這說,應該要有耐心,“漸磨漸染”,這幾個字,這句話很重要啊!這是祖師教我們如何建立佛化家庭的一個方法。當然聞即信受更好。不能聞即信受,甚至剛開始比較反感的時候,你可不能對著幹。學佛的人一定要有耐心。現在很多剛剛學佛的人,一學佛反而使家庭非常緊張,甚至離婚了。他覺得學佛了,我就要讓對方接受,採取非常猛攻的手段,你不接受,我就跟你掰了。反而家庭關係緊張。這樣就不好。他不能接受,在現在是正常的。不能接受,你現在就相互尊重,即便你吃素他不吃素,你可以先隨順他,他吃他的葷,我吃我的素。再不行,吃肉邊菜。你也慢慢來嘛。你不能一上來,就要他必須跟我一樣吃素,不跟我吃素就怎麼怎麼樣,你這不是搞得很緊張了嗎?他有一個漸進的過程,在這個漸進的過程當中,使他那種離得很遠的距離,慢慢的靠近。從相互有好感,到認同你的佛法。知道你修行佛法對身心結構,對各方面都很好,對人格的提升很好,他慢慢接受了,就相近了。所以要採取這樣的方法,才叫對你的家親眷屬,妻妾子女,有一個深切的仁愛,也就是宏大的慈悲。如果你對家人都不能這樣去做,那你的慈愛,實際上是有名無實,搞得家庭非常緊張。由此呢,印祖非常強調居塵學道,即俗修真。每個念佛行人,都應該是無盡燈裏面的一盞燈,用你這盞燈先點亮你身邊妻妾子女的燈,再燈亮親戚朋友的燈,再點亮同事和外面更多眾生心中的這盞信心的燈。
繼續閱讀
2007/07/12

爭取往生,永謝娑婆

賢首大師在注解《大乘起信論》時,講到大乘的佛法當中有三種根機。他講修懺法的,懺悔業障的是下等根機的人修的;修止觀是中等根機的;修以信願往生淨土一法,這是上根器人的所修法。這是華嚴的祖師這樣判的。不像我們一般的眾生知見,覺得你就是一天到晚念佛求往生,覺得你水平很差。你看我能修止觀,比你高明。正好相反,他能夠信願持名,他是最了不起的,是善根最好的人,是人中好人,人中妙好人,人中最上人,人中稀有人,人中分陀利華!他是這樣的一個看法,這是祖師傳達的。所以我們對今生得到人身,又能聞信淨土,又能信願持名求往生,對自己要有很好的肯定啊,這是我們的善根深厚的一個結果啊。所以今生一定要成辦往生之大事,不能再蹉跎了,不能再耽擱了,不能再漏網在三界六道裏面,再去受種種的苦了。這個時代一世不如一世,下一輩子得人身很難,即使僥倖得人身,也一定不如這一輩子活得自在,一定是這個樣子。以後世界資源越來越匱乏,競爭將會越來越殘酷,德行、人心將會還不如現在,你說苦不苦?現在就已經夠苦的了。所以對這個久習相安的劣根、麻木性,我們要有高度的認知,要把求生西方極樂世界這樁事情提到最高的價值目標,念茲在茲,無論是順境逆境都不忘懷這個事。這種顛沛欲於斯啊,這樣我們就能對今生有個圓滿的交代,信願持名,求生淨土,俯謝娑婆,高登蓮池,九品往生,爭取上品上生。
繼續閱讀
2007/07/12

大孝

孝道裏面尤其是令父母雙親、祖先能夠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高預海會,親炙彌陀,證即身本具的無量光壽之心,這樣為人子女的孝道才能夠圓滿,才是大孝當中的大孝。
繼續閱讀
2007/07/12

看淡世間的纏縛

念佛行人對世間的東西要淡,淡之又淡。雖然我們馬上空不了,但至少要淡下來,不是像原來那樣很濃濃的世間的味道。再就是對西方淨土依正莊嚴,阿彌陀佛的光明、願力、德行,要有一個很好的認知,要有一個由衷地、踴躍地神往和渴望的心。所以這個願就是由願離娑婆、欣求極樂來合成。有這個心態來念佛,才能夠跟彌陀的大悲願力感應道交。
繼續閱讀
2007/07/12

六字洪名一切具足

專修是最正確的理念,要一門深入,一法具足一切法,六字洪名具足一切。如果我們相信了一法具足一切法,就能夠理解印祖後面的開示:對母親往生,你超度、薦亡,乃至於求世間的福報,你念佛就可以了。念佛就可以了,這是有理論依據的,大乘圓頓的理論依據,一法具足一切法。念佛成佛都有餘,何況其他,其他的都能得到。於是一門深入告訴我們,我們最重要是往生這樁事情。是不是在這個世間開悟,是不是得神通,是不是開智慧,是不是有法緣,這些都是其次的事情。得到這些其次的事情,你不能往生,也一切都失去。
繼續閱讀
2007/07/12

厭離心

我們知道這娑婆世界的劇苦,因因果果的冤家對頭碰面,共業、惡業同分所感的情況,知道這些還不趕快求生西方極樂世界,那就太愚癡了,太不應該了,辜負己靈太多了,辜負佛恩太重了!這一世耽誤了不能往生,那生生世世,就不知道什麼時候再能得人身,什麼時候再聞淨土法門,什麼時候再能得到解脫了。三途一報五千劫啊,得人身太難了。所以這裏都能體現印祖那種悲憫、勸導的婆心。我們這個時代的眾生,也要認知到自己對這種苦難的麻木,以及對這種苦難的警覺心不夠,要把這種厭離娑婆的心發起來,在日常行為當中不造惡因,奉行淨業三福,然後懇切地信願持名。這一兩天很多居士念得很好,念得淚流滿面,說明你有點善根。等我們悲痛淚流滿面的時候,念佛越好的時候,我們的厭離心越能出來。念佛越好的時候我們越能感覺到自己不慈悲、很殘忍。對這個世間,五濁惡世,我們每一位眾生都負有一份責任的。現在要把五濁變成五清,唯有靠這句南無阿彌陀佛了,靠這句萬德洪名。
繼續閱讀
2007/07/12

菩薩畏因,眾生畏果

“菩薩畏因,眾生畏果”。菩薩能夠透徹生命的因果法則,知道任何的惡果都是有因的,由果能推因,由因能推果。眾生不瞭解這個來龍去脈,當惡果現前的時候,他就害怕,他就怨天尤人。菩薩惟恐遭受惡果,所以就從斷惡因開始。所以為什麼聖賢修學要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呢?時時觀照自己的念頭,這就是從因下手。凡夫眾生不怕這些,所以他就肆無忌憚,胡作非為。惡因斷,惡果就沒有辦法生起來。凡夫眾生由於不信因果,就放心大膽地造作五逆十惡的因,等到惡果現前,地獄境界現前,冤家債主現前,各種疾病橫逆現前的時候,他不會迴光返照,說自己的業障所致,不會去懺悔。他往往就抱怨:你為什麼這麼對不起我啊?你為什麼罵我?你為什麼殺我?為什麼我碰到這樣的時代?他就會怨天尤人。在這種情況下,他就以血還血,以牙還牙,以造惡法再去對治。這就是如渴飲鴆酒,越飲越死得快啊。所以就怨怨相報,無量劫以來不能休止。
繼續閱讀
2007/07/12

身心世界本是一體

我們現在生態環境的惡化、污染,很多江河湖泊受到了污染,當我們看到一個個臭水、毒水的時候,我們真要殊堪驚人了!我們人體百分之七十是由水來組成的,這跟我們外面的江河大地,由百分之七十的水域地面是同構的。所以我們身體的水跟外面的水也是同質的。當外面的水被毒化了之後,我們裏面的水又能乾淨到什麼地方去呢?大自然生病了,我們人體能不生病嗎?或者換過來說,由於我們自己的毒水,才衍生為外面的環境污染,這個毒水更多來自貪嘛!
繼續閱讀
2007/07/12

因果和淨土

印祖一生他為什麼強調因果和淨土?他總結那個時代眾生的根機,那個時代出現的問題,曾經有這麼一個判言:現代人的對治藥唯因果第一,現代人修行的方法惟淨土為第一。這個判言是非常具有真知灼見的。而且在現代,同樣是這個樣子。我們現在大陸的中國人,對因果的問題,輪迴的問題,接納的人太少。長期以來認為這是封建迷信,奉行斷滅見,人死燈滅這樣一個觀念。這叫排因撥果呀,他就必然會導致肆無忌憚的局面。沒有畏懼感,沒有對自己行為道德上的內在自覺的約束。
繼續閱讀
2007/06/06

感應

淨土經典說,我們在娑婆世界至心念佛,發心念佛,西方極樂世界七寶池,就有一朵蓮華長出來,這蓮華寫上你的名字。你看這是不是很神妙啦。但是要至心了,我們至心信願的心就穿過去了,在西方極樂世界了,所以我們信願持名,不僅在莊嚴我們娑婆世界,同時也在莊嚴極樂世界,我們信願念佛的功夫,越精勤,那朵蓮華綻出的光色,就越燦爛。如果我們退心了,後悔了,這個蓮華它也會枯萎。所以這個一念心性是很不可思議的。從這裏面理解感應。
繼續閱讀
2007/06/06

全憑信願之有無

淨土法門為什麼特別強調信願,就在於這個所應之法,就像一口洪鐘,他就在那裏,你只要撞擊一下就有聲音,你不撞擊,他就沒有聲音,所以這個撞擊的力量是來自於我們的信願,得生與否,全憑信願之有無,如果我們信願具足,一感感通了,就像電流過來了,全體的燈管都亮了,如果這個電流它沒有過來,中間有個電阻阻住了,你燈管的質量再好,他也不亮。這一亮就不可思議了,感應道交難思議,但對於這個感應一法呀,是一切眾生很難相信的,也是這個法界當中學問裏面最深奧的,但又確實是非常親切的。
繼續閱讀
2007/06/04

攝耳根

現在製造了很多念佛機,是好事,也是壞事,何以故呢?如果你老是聽念佛機的聲音,你的聞性還是往外走,沒有返聞,而這個返聞是非常重要的亡所是非常重要的。你還是聽外面的聲音,你這個能所還是在那裏原有的軌道。所以一般來說,我們在正式修行的場合是不放念佛機的,那念佛機什麼時候放放呢?你在散心的情況下,這個看書的時候,做事的時候,聽聽念佛機,提醒一下自己,它也有好處。原來我也有個習慣,我是看書,包括寫東西我都喜歡聽念佛機,為什麼?他有點作用,因為我們的聞性是彌漫性的,當這個磁帶如果念完了一面,“嘎答”一下它停了,停了會知道停了,要倒一面,說明我們那個聞性還在接受那個聲音的熏習,那在這個時候聽一聽也有好處,但是如果你作早晚課,這時候你得把那個終止,聽自己念出的聲音,這就攝耳根。
繼續閱讀
2007/06/04

十念記數法

攝意根首先要有一種懇切的為生死的心。你念佛是幹嘛的?是為了生脫死,無常迅速,一口氣不來就成隔世,所以不敢有絲毫的懈慢。要有這種如救頭燃的心要提起來。其實還有一種感情情懷,你念佛就是一種非常悲痛的,非常慚愧的,非常感恩的,非常具有淨宗情懷的去念,你能沉浸在這個情懷裏面,這個意根也不容易跑。還有一種從計數層面解決的,就是計數念。你這個意根跑,有時候跑了還不知道,它太狡猾了,就好像有個念佛人,他都報告他,他是作花生生意的,當他投資了幾十萬塊錢花生的時候,怎麼樣把它銷出去,就是成了他心裏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所以他有天晚課在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念念念著,花生花生去了,念頭就轉到這兒來了。他還不知道念了多長時間的花生,猛然發現,怎麼我是念什麼啊?它會轉移啊。這種意識不聽話啊。控制不了啊。所以一個方法,這印光大師介紹的十念記數法,還是挺管用的。你記一句佛號,心裏給意根派一個任務,派什麼任務?計數。‘南無阿彌陀佛’,心裏計一,‘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共念十句,念完十句,再‘南無阿彌陀佛’,再從一到十,從一到十,這樣使你的意念集中在記數,你不能跑,一跑數量中斷了。記不下去了,數量中斷了,你就知道這個意跑了,跑了你就會拽回來,它有這樣的好處。
繼續閱讀
2007/06/04

是心是佛,是心作佛

你讓凡夫眾生馬上做到無住、無相,那是很難的,他一定要攀緣一個相去執著的,所以淨土法門就順應眾生的這個心,還是讓他攀緣,只是把攀緣的對象轉變了,原來攀緣的是五欲六塵,現在讓他攀緣這句佛號,不讓他截斷攀緣,是讓他轉換一個攀緣的境緣、內容,這第一個對治。第二個對治就是分別,那麼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截斷他的分別,讓這個阿彌陀佛名號沒有你分別的餘地,遠離這種對待的善惡美醜這種對待法,超越出來,他沒有辦法去分別。第三是散亂,那就是以這一句名號這一念,來攝住我們百千萬億個妄念,制心一處,這是修禪也首先要做到,要把心收攝在一處,才能無事不辦,我們心裏具有巨大的能量,但一散亂,什麼都幹不成,就好像陽光普照,這張紙它燃燒不了,但如果有個聚焦鏡,把陽光聚焦再折射到這張紙上,就能把這個紙燃燒,所以念這個名號就是收攝萬念為一念。第四從染著的角度來看,我們心是污染的,那麼這句名號是阿彌陀佛成就的至極清淨的摩尼寶珠,它投到我們眾生的這種染著的心裏面啊,就能夠澄濁還清。所以古德有句話,如‘清水珠投於濁水,濁水不得不清;佛號投於亂心,亂心不得不佛’。它這樣去轉化,那麼當我們念這句名號的時候,我們的心就系心在這個佛的境界,佛的境界現前的時候,九法界就隱下去,那麼這裏就把這個‘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的這個念佛的根本理則突顯出來了。


繼續閱讀
2007/06/04

思鄉心切

眾生有時候他還是業障重,這個世間雖然苦啊,他也感覺到苦。但是呆的時間已經很長了,他習以為常,甚至不以苦為苦,還以苦為樂。他覺得五欲六塵多麼幸福、多麼快樂啊!你讓他離開這個世間他捨不得?。你看有很多念佛行人臨命終時聽到佛號他不高興,你們趕快給我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讓我病好。他不願走啊。如果見到阿彌陀佛真的來了,他想:“能不能請幾年假啊?我還沒有活夠!”他是這樣。所以出離心對我們眾生就很難?!如油入面,煩惱重重。但是出離心出不來的話,就這跟木樁子,這條船就動不了?。一定要有出離心。所以釋迦牟尼佛為什麼這裏講的非常苦切啊,這裏造了什麼罪、要下地獄;造了什麼罪,要到惡鬼。多少多少劫,多麼多麼苦,要這樣去說,讓他有種畏懼感。覺得這個地方真不可惹啊,還是走為好啊!然後阿彌陀佛在彼土的慈悲的呼喚:你們趕快過來吧!就像善導大師講‘水火二河白道比喻’:在那個狹小的白道上走,那念佛人都不敢走,走上去怕掉到水火二河去,那麼阿彌陀佛就這樣的慈悲:啊哎!你只要一心念這句名號過來,我能保護你呀!不會讓你掉到貪瞋的火河和貪欲的水河裏去。這種保護是很重要的,好像一個年輕的母親保護她的嬰兒不讓他摔倒一樣,阿彌陀佛是有這種保護的智慧和保護的慈悲的。所以這樣一種慈悲是無條件的,實在是到了慈悲的極點了!然而我們這些子女還是逃逝,還不相信,阿彌陀佛再慈悲也沒辦法,再憶念也沒有作用了。因為畢竟要我們用信願持名來感應,來呼應的.所以今生有幸,我們聞到了釋迦的遺教,聽聞到念佛法門,又去瞭解到阿彌陀佛像慈母一樣十劫以來無量劫以來都憶念著我這個苦難的子女。這就好像在這種旅途潦倒、憔悴的時候,忽然接到了一封家書,是母親寄來的,要我們趕快回去。這時候他在外面已經歷經無數的滄桑和心酸了,這時候對外面的世界他不再感覺到是精彩幸福了,他覺得是苦難重重了。他又瞭解到故鄉的美好,這時候終於他的這一念就轉化過來了,浪子終於回頭了。這一回頭也就思念他的母親了,母親早已在思念我們,只要憶念思念母親就感應道交,這就是無量劫以來稀有難逢之一時,是我們苦難的浪子得救的一時,是阿彌陀佛內心歡喜的一時,是和彌陀慈母相見的一時。所以我們念佛行人要有這份如子憶母的情懷,歸投到彌陀慈母的懷抱。
繼續閱讀
2007/06/04

超越父母的愛

淨土經典首先就要介紹西方極樂世界正報莊嚴、依報莊嚴,就要闡述阿彌陀佛的四十八大願,就要把阿彌陀佛跟我們眾生是什麼關係說出來---跟我們眾生是超越父母的愛啊!為什麼超越父母的愛?我們今生的父母他只是這一世對我們的恩愛啊!但是下一輩子各有各的輪轉的道路, 各有各的業力,對面不相識。然而阿彌陀佛對我們的愛是生生世世的、是無量劫的。它不僅有恩愛,而且它有智慧有能力幫助我們解決一切問題。所以淨土法門為什麼釋迦牟尼佛要無問自說?這樁事情是閻浮提眾生想不到問不出來的。釋迦牟尼佛他來到這個世間,也是要開佛知見,開示悟入佛之知見,要令一切眾生離開三界的火宅。離開三界火宅最直接的方法:讓大家歸投阿彌陀佛,橫超三界,帶業往生。
繼續閱讀
2007/06/04

阿彌陀佛的恩德

我們每個人都有這樣的一個體會,在我們青少年的時候,追求事業、追求五欲六塵,我們是很少想到父母的。所以我們在這個世間就是一個不知恩、不報德的這樣的眾生。那麼念佛法門,我們知不知道有一個比父母對我們還恩德的一尊佛呀——阿彌陀佛啊。他大國王不做了,出家在世自在王如來座下,他考察他方世界的眾生實在是太苦了:輪轉六道尤其是三惡道那種敗壞,那種苦難,那種眾生在裏面還不知道這種苦難的愚癡,種種的恐懼。這個大國王就發起了無上菩提之心了,他的出家、他的修行、他的功德,都是為了救度苦難的眾生。為了實現它救度一切苦難眾生的目標,他可是花了五大劫的時間,去考察十方微塵數佛?,種種眾生的根性、好樂、苦難種種情況。他要設定一個程序啊,使他這種大願的藍圖實現之後,在法界當中不留一個眾生在輪回裏面了。度盡阿鼻苦眾生!要把阿鼻地獄的眾生全都度盡了,如果不能度盡他就不能成佛啊!“若不爾者,不取正覺”。五大劫的思惟,由願導行,無量劫的積功累德,在無量劫的無量的生命過程當中,每一生命的這樣的示現,都為眾生獻出他的生命,給眾生廣結法緣。為完成這樁救度眾生的大願,阿彌陀佛確實獻出的鮮血多於四大海,屍骨高於須彌山。這些情況我們不瞭解、不知啊。這十劫以來,阿彌陀佛就像慈悲的母親,在門口每天的張望,看著這個輪轉了無量劫的浪子,什麼時候能回頭?這個慈母思念子女的心早已成就。眾生在那裏受苦,阿彌陀佛就如箭入心!就好像一個慈母看到她的子女得了癌症倍受掙紮,那種化療把頭髮都化掉的情況,你看看那個慈母在旁邊是什麼心情?我們在無明的大夢裏面不斷地做著各種惡夢,我們在惡夢裏面喊救命哪,苦啊苦啊。然而我們不知道救命到那兒去求救啊?我們以為在輪轉的過程當中只有自己的孤獨啊,無助啊,實際在法界當中早也成就了一種救度我們的力量就在當下!十劫以來阿彌陀佛那雙接引的手就在我們的手邊,然而我們確實昏迷得太久了!不瞭解。很多人在這個世間尤其在這個娑婆世界五濁惡世,他會對自己力量的孤弱、對環境的惡化表現出很大的絕望,他也許去自殺,他也不瞭解原來還有一種力量是可以得到拯救的。這種拯救是無條件的,就好像父母幫助小孩不會談交換條件一樣。但問題就是我們在這種眾生的知見裏面都是分別的,對這種同體的慈悲沒有概念,我們在日常生活當中,在市場經濟當中都是要講交換的,都是要講條件的。我們不會領會還有一種無條件的慈悲,存在在我們的法界、存在在我們的每個念頭裏。這就是我們的業障,這就是我們懷疑的罪根。只要我們把這個障礙突破了,我們能夠相信,我們這個浪子能夠也像母親思念子女一樣去思念我的母親啊!那這樣這兩種思念就耦合起來了、就互動起來了,這就叫感應上了。而且很容易感應的。因為母子的天性是那樣的密切相關啊,這種相關、這種感應,一方面是靠佛已經成就的慈悲,另一方面要靠我們眾生的純孝之心—孝心。如果這兩者具足,阿彌陀佛那邊已經具足,現在就看我們是不是具足?一具足就感應道交難思議。
繼續閱讀
2007/06/04

做佛事

做佛事——消災延壽、薦亡這些佛事,印祖說:唯念佛功德最大。注意了,這也是別具慧眼說出來的。印祖的有一些弟子有時候想稟告:由於家裏面有什麼事,想做水陸法會。就來問印祖行不行,印祖常常都勸他:不要做水陸法會,好好念佛。
繼續閱讀
2007/06/04

徹悟大師

念佛一法,要對靠自力這一點,他有刻骨銘心的教訓,然後回過頭來全心全意,死盡偷心地靠佛力,這樣他的信心,他的行持才有一個根本性的改變。當他知道佛力是具有不可思議的威神願力,能解決一切問題的話,那麼,他對於宗門教下靠自力的這條道路,自然就會放下。就像夢東禪師——淨土宗第十二代祖師,他原來是參禪的,應該說他參禪也是開悟的,當時在中國的北方他的禪風還是大盛,以後是一個生病的因緣,這些參禪的功夫用不上勁,他就想到五停心觀——多障眾生念佛觀,就開始念佛。這一念佛就把他的病念好了,同時在念佛的過程當中他體會到:宋代的永明延壽大師——禪宗的祖師都回歸淨土,我何許人也?敢不念佛。所以他有這一念的覺悟,於是就廢參(廢棄參禪),專門念佛,這樣他對那些跟他修習參禪的弟子說:“現在我專修淨土,你們想念佛的和我留下,想還要參禪的可以到其他的叢林去參學。”他把他參禪的很多開悟寫的偈子都燒掉,由夢東禪師轉變為徹悟大師,他的徹悟是怎麼徹悟的?他有一個偈子說:世出世間思惟遍,不念彌陀更念誰。作為一個沙門比丘,他要解決人生一大事,他在選擇法門當中確實艱難倍至,對種種法門都去考量、都去抉擇,世間的和出世間的所有都思惟遍了,最後才發現——不念彌陀更念誰?唯有念南無阿彌陀佛最殊勝、最直接、最圓頓、最上乘。徹悟大師有這種覺悟,所以他在《徹悟禪師語錄》裏面說:當這個信心一旦建立之後,那參學已畢。就不需要再參學了,剩下的就是老實念佛。
繼續閱讀
1 2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