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07/11/09

聰明人,正好念佛

  聰明人。正好念佛。世人聰明難。而不為聰明所誤更難。每見聰明。恆多自誤。只因好奇好妙。反視念佛為平常。費盡心機。徒求世智。那知「生前枉費心千萬。死後空持手一雙。」若肯以聰明。用之於佛法。多看淨土經書。研究念佛宗旨。了知持名念佛一法。為諸佛所護念。群賢所繼述。以一念而空塵念。藉一佛而證淨心。專心致力念去。即事念而達理念。親見自性彌陀。得生唯心淨土。豈不快哉。
繼續閱讀
2007/11/09

女界人,正好念佛

  女界人。正好念佛。託生人世。秉質女流。不出戶庭。執掌內政。非若男子之奔走四方。身勞神役。故正好發心念佛。求生淨土。又女人月經不淨。生育痛苦。多有厭惡女身。欲為男子者。而此娑婆世界。有欲轉女成男。誠非易事。須經幾世修行。若肯專心念佛。則臨命終時。娑婆業卸。淨土緣深。蓮華化生。即是大丈夫之相。一生可轉男身。而且壽命無量。得與觀音勢至。把手共行。女界之人。既有這個微妙法門。可以滿汝願望。望大家趕緊念佛。
繼續閱讀
2007/11/09

出家人,正好念佛

  出家人。正好念佛。既已削髮為僧。發心修道。割恩斷愛。背井離鄉。住清淨之伽藍。受現成之供養。無憂無慮。不羈不絆。正好發心念佛。求出生死。念佛之時。就要生死心切。念生死輪迴。依業受報。無有了期。必須精專懇切念去。萬念自然放下。六根自可都攝矣。今舉一例。

昔有國王。見外道苦行。比丘(出家男僧之通稱)清閒。一日謂一念佛僧曰。朕見婆羅門。(修外道之人)勤苦求道。比丘但念佛名。相去遠矣。僧對曰、修道不在色身上苦不苦。而在生死心切不切。僧人雖清閒念佛。而求出生死之心特切。六根終日對境。而六根都攝。眼根不見色。耳根不聞聲。乃至意根不緣法塵之境。王聞不信。僧知其意。即啟白王言。可借一事以驗之。請王明日。派宮娥綵女兩班。一班在東街跳舞。一班在西街唱歌。另著一囚犯。盛油一罐。交其執持。告言汝罪應死。今交汝油。持向四街行走。令四人持刀隨行。若油在何處傾出。立即斬首。若行竟、油不傾出。賜汝無罪還鄉。囚犯聞已。心思今日。是個生死關頭。乃一心專注。所執之油。不敢絲毫疏忽。四街行竟。油不傾出。歸至王所。乃赦其罪。僧請王問囚犯曰。汝於東街見何物最為美觀。答曰不見。又問西街聞何聲最為好聽。答曰不聞。王斥曰亂道。東街綵女跳舞。西街綵女唱歌。豈得不見不聞。答曰。大王。我一心顧著這罐油。那裏還有心去看去聽。是以不見不聞。王忽悟此僧所言。一心念佛。求脫生死。六根都攝。不見不聞。斯言誠不謬也。而念佛之人。生死心切。乃是真念佛。
繼續閱讀
2007/11/09

念佛普攝群機

念佛法門。對上中下三種根機。無機不攝。有情眾生。具有知覺。但發真心。無一不能得度。只要一心稱念六字洪名。不必廣學諸法。善導大師云。「若要學解。從凡夫地、乃至佛地。一切諸法。無不當學。若欲學行。當擇其契理契機之一法。專精致力。方能速證實益。否則、經劫至劫。尚難出離。」念佛即是契理契機之法。今略舉十種人。正好念佛。請各三思。趕快發心。
繼續閱讀
2007/11/09

一行三昧

佛之教人稱念佛名。即授以擦磨心鏡。斷除妄想煩惱之法。行、住、坐、臥。不離一句佛號。念茲在茲。無有間斷。則妄想自離。而佛慧自發。此即念佛。能發慧學之功用。

念佛三昧。又名一行三昧。文殊般若經云。「佛告文殊。欲入一行三昧者。應處空閒。捨諸亂意。不取相貌。繫心一佛。專稱名字。隨彼方所。端身正向。(向西方)能於一佛。念念相繼。即是念中。能見過去、未來、現在諸佛。念一佛功德。與念無量佛功德無二。阿難所聞說法。猶住量數。若得一行三昧。諸經法門。一切分別。皆悉了知。晝夜宣說。智慧辯才。終不斷絕。」此豈非念佛具足慧學之明證耶。
繼續閱讀
2007/11/09

專念於佛,不繫外境

佛之所以教人念佛者。正以眾生之心。多隨境轉。從朝至暮。從年竟歲。從生至死。都是對境生心。念念分別。起滅不停。紛亂無緒。例如眼根見色。無論是好是醜。則被色動。耳根聞聲。無論是讚是謗。則被聲動。鼻根嗅氣。無論是香是臭。則被氣動。舌根嘗味。無論是美是惡。則被味動。身根對觸。無論是違是順。則被觸動。意根緣法。無論合意不合意。則被法動。故佛教人一心念佛。不起妄念。不為境動。如果專念於佛。心不攀外境之緣。淨念相繼。則六根都攝如如不動。即入三摩地(譯正定)矣。

或問念佛。如何可以不為境動。答曰、念佛之時。其心歸一。心念於佛。佛不離心。六根雖是對境。而不攀緣。自然不為境動。所謂百花叢裏過。葉葉不沾裳。我身如佛殿。六根如六門。念佛之心。如殿中人。佛即殿中佛。其人在殿中。瞻仰戀慕於佛。一心專注不散。則雖六門洞開。門外所有種種境界。渾然不見、不聞、不知、不覺。念佛亦復如是。念得心空境寂。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分別不生。如古德云。「鐵牛那怕獅子吼。恰似木人看花鳥。但自無心於萬物。何妨萬物常圍繞。」自然不被境動矣。
繼續閱讀
2007/11/09

戒殺茹素

余前至南京。及湖南湖北講經時。聞有密宗傳法法師。每每勸人修習密宗。不必茹素。以持戒為小乘之行。大乘離相。有何持犯。況佛在世。亦許比丘食五淨肉。又云食眾生之肉。即是度彼眾生。但未悉斯言出何經論。我只知菩薩具同體大悲。觀一切旁生。皆有知覺。與我悉皆同體。本具佛性。不忍殺彼。將其身肉。供我口腹。若云食其肉即為度他。則對眾生。應當平等而度脫之。何以獨對豬羊雞鴨。魚蝦之類。日日食之度之。而對蜈蚣蚰蜒。腹蠍糞蟲之類。為何竟不食不度耶。又對自己眷屬。何亦不食其肉而不度耶。此種妄言惑眾。分明貪求肉食。不能持戒。反美其名曰。食他即是度他。自作教他。疑誤眾生。定招惡報。甚有多年茹素。念佛之人。被其所惑。而至開葷。密功未成。淨戒先破。誠為可惜。豈不痛哉。此為余所不贊同也。

楞嚴經云。「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鬼神。熾盛世間。自言食肉。得菩提路。」又云、「汝等當知。是食肉人。縱得心開。似三摩地。皆大羅剎。報終必沉。生死苦海。」佛言如是。謹當遵從。切勿被邪說所誤。以食肉為無礙之道。豈不聞古詩云、「血肉淋淋味足珍。一般痛苦怨難伸。設身處地捫心想。誰肯將刀割自身。」又詩云、「千百年來碗裏羹。冤深似海恨難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屠門夜半聲。」修行之人。不能勸人戒殺放生。反自食肉。令人殺生。悲心何在。凡有志修行者。宜辨邪正。明是非。重因果。識去取。余平日總是勸人茹素念佛以修身。莫欠眾生來世債。或有說天生萬物以養人。一切禽獸。原是天生把(可作「被」解)人吃的。此是邪解。最能誤人。令人造罪。要知天生萬物。指米麥豆蔬等類。可以養人。並非指畜類。一切畜生。貪生怕死之心。與人類無異。若以強欺弱。殺食其肉。必結深冤。必欠命債。一定要報仇的。世間殺劫。皆是殺生食肉所造成的。古云、「世間欲免刀兵劫。除非眾生不殺生。」若人欲學密宗可也。而學吃葷則不可。未曾念佛。而學密宗亦可。既經念佛。而竟改途易轍。此皆信不深。願不切。良可歎也。
繼續閱讀
2007/11/09

念佛不難,難在至誠

念佛之法。易則甚易。幾歲孩童。一教便會。並沒有甚麼奧妙。難則誠難。八十老僧。尚念不好。未得一心不亂。工夫總未成功。世人每有以其易修之故。殊多不信。以為修行。必須有祕奧玄妙之法。修之方能獲益。是以近來多有向修淨土僧俗。捨念佛而修密宗者。殊不知淨密同功。淨土則清淨三業。密宗則三密相應。實乃異途同歸。何必捨此取彼。余生平本無門戶之見。初學禪宗。後則兼修淨土。深知禪淨同功。先學天台。後學賢首。乃知台賢一致。始學性宗。繼學相宗。了知性相不二。今對密教。亦極信仰。固知顯教是佛所說。密教亦佛所說。我佛觀眾生之機。應得顯益者。為說顯教。應得密益者。為說密教。顯密雖殊。同為對機應病之法藥。故對顯密。同一信仰。
繼續閱讀
2007/11/09

持名念佛

持名念佛。即佛說阿彌陀經。所示執持名號之法。不假參究。不必觀想。不勞觀像。但一心稱念阿彌陀佛。萬德洪名。或加南無(譯皈依)二字。更可表示皈敬之意。念佛之法。貴在一心。口念心念。心口如一。若口念心不念。難成功效。心念口不念。此則無妨。還要念念相續。勿令間斷。果然精進不懈。則極樂世界。七寶池中。蓮蕊日益增大。蓮花日見光榮。這個蓮蕊雖是無情之物。而有感應冥符之妙。此方眾生發心念佛之時。西方蓮蕊當即標名。勤惰纔分。榮枯立見。還有勝劣分明之妙。功行淺深。品分高下。無量往生。不相錯謬。命終往生。即生此華。此華乃脫凡殼之靈宮。安慧命之神宅。古云、「他年淨土蓮開日。憶得娑婆念佛時。」
繼續閱讀
2007/11/09

臨終切要

念佛法門。雖可橫超三界。速了生死。而於臨命終時。是一最大關頭。果然平日信願深切。淨行成就。或得理一心不亂。或得事一心不亂。自可預知時至。正念昭彰。一切境緣。不能為礙。則其往生也。如入禪定。一彈指頃。託質寶蓮。業卸塵勞。神棲安養。圓證三不退也。

倘若信願行三資糧。雖然具足。未得事一心不亂。理一心不亂。則臨終時。還須道友助念。幫同念佛。助成正念。方得往生。最怕臨終之時。以種種事緣。擾亂其心。打失正念。有礙往生。凡為道友徒眷家屬。當明此理。助念為要。

如在家居士。一生念佛。志願往生。最好將家務以及身後各項。預早安排。交付清楚。或立遺囑。以免臨命終時。有所罣礙。併須嚴囑家庭眷屬。臨終之時。一齊助念。不得提起家務。種種情緣。牽絆之事。切忌啼哭。擾亂其心。臨命終時。一念若差。則不能往生。關係重大。請勿忽視。深望為眷屬者。當以助道為孝。勿以情愛。而誤往生大事也。凡我等念佛求生淨土之人。當知一生辛勤。收功就在末後一著。當臨欲命終。正是聖凡立判之時節。此時應當萬緣放下。寸絲不掛。一心專念彌陀聖號。求見我佛接引。求生上品蓮臺。正念昭彰。往生可必。一剎那間離五濁。屈伸臂頃到蓮池。故曰念佛速了生死。
繼續閱讀
2007/11/02

念佛人為什麼還會遭受橫死

有一天,印光大師收到一位周頌堯居士的來信,信的內容是這樣的:

 「我有一個疑問,想請求老法師慈悲開示。弟子吃素念佛已經多年。佛經中說:信佛之人,為十方三世諸佛之所護念,天龍八部、大力神王常擁護。以前所造的惡業,也會漸漸地消滅,縱使有怨親債主,也不能危害到我們。我相信這決不是虛妄之言。

今年三月間,我接到一位親戚從上海寄來的訃聞,死者張老太太是一位非常虔誠的佛教徒。吃素二十多年,常去道場聽經。平日喜歡勸人念佛、吃素,心地非常慈悲,且常作善事。沒想到,有一天他送素菜去給某位師兄,在馬路上行走,卻被汽車撞死。我聽到這樣的消息,心中非常地驚訝惶恐,到現在還是感到疑惑無法理解,就連平日我們一起念佛的居士,聽到這樣的消息,也都感到非常地不安。

所以我特別寫這封信,懇求老法師開示,告訴我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還有,這位老太太臨終時受到這樣的痛苦,能否往生西方?請求老法師把這樣的道理說個明白,可以使大家安心地念佛,不再懷疑,非常感激您!」

印光大師閱完來信,提筆回復:

「接到你的來信,知道你對於佛法的道理,尚未真正的明瞭。我們從無始以來所作的惡業無量無邊。《華嚴經》說『如果我們所作過的惡業有體積或形狀的話,那麼即使像十方虛空這麼大的空間,都裝不下。』我們必須知道,一個人如果以真誠心去修持,便可以轉業。他可以把後世嚴重的果報轉為現世輕微的果報。我們凡夫肉眼,只能看見現在發生的吉凶事情,不能知道過去跟未來的因果是怎麼一回事。

這個老太太多年的精進修行,一旦遭到慘死,也許她這個苦報,可以消滅她以前所造過本來應墮三惡道果報的惡業,而轉得生善道;或者如果她在生前,真的相信併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她也可在命終之後得生西方。但是因為我們沒有神通,不敢亂猜測,說她絕對往生西方,或絕對沒有往生西方。我們可以肯定的是,作善必定得善報,作惡必定得惡報。如果作善之人得到惡報,是她前世所作的惡業所產生

的果報,不是現在所作的善業果報。你們見到這位老太太得到這樣的果報,心中便有作善事沒有善報,不足以行善的想法,這是錯誤的邪見,所以你們才會覺得驚恐懷疑。這樣的知見,其實跟沒有學佛的人沒有兩樣。

假如真正相信佛所說的話,絕對不會因為發生這樣的事,而對佛法產生驚恐懷疑。因為關於因果的道理,是重迭無盡的。今天種下的因還未產生果報,但以前所作的業成熟了,就馬上產生果報了。就好像種稻子一樣,先下種的人先收成;又好像欠債一樣,有權勢、有權力的人可以先討到錢。明白這些道理的人,不管遇到什麼境界,絕對不會懷疑因果有誤,或懷疑佛法不實。如果不知道因果的道理複雜,而產生懷疑,那是因為還沒有具足正確的知見。如你所說,念佛的人有三寶加被,龍天護佑,這是一定的道理,不至於有所虛妄懷疑。然而,把後世嚴重的果報轉為現世輕微的果報,這樣複雜的道理,我們就不可得知了,所以不免有這種不合理的疑惑產生。

從前印度有一個戒賢論師,德高一世,名震印度各國。但卻因為他以前所造的惡業,所以生了很嚴重的病,他的病讓他非常痛苦,幾乎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因此想要自殺。後來感得文殊、普賢、觀世音菩薩現身,勸他說:『你從前曾多世作為國王,惱害眾生,本來應當長久墮入惡道之中。現在因為你宏揚佛法,所以以人間的小苦,消滅長久墮入地獄的大苦,你應該忍耐。』不明白前世因緣的人,都會說戒賢師不是得道高僧,才會生如此嚴重的病!或者有人也會說:『像這麼有修行的人,都會得到這麼嚴重的病,佛法還有什麼靈感跟利益呢?』沒有善根的人,就會因此而退道心;又或者看到造惡業之人,得到善報,同樣也對因果起了懷疑。殊不知其實這都是前世所造的因,而後來得到的果報。既然作善的人可以把後世嚴重的果報轉為現世輕微的果報,當然也有些造惡的人會把現世輕微的果報轉為後世嚴重的果報。這些因緣果報都是複雜而難以說明的,祈望你能明察。」

原文:《印光法師文鈔續編》上冊,頁三○ 
出處:節錄自《印光大師的啟示》釋見文法師 編述


繼續閱讀
2007/11/02

出離心很重要

往往我們學佛、念佛的心不懇切,功夫不得力,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出離心』不夠。換句話說也就是貪戀紅塵。

什麼是貪戀紅塵 ? 比方說百貨週年慶到了,要去逛逛,給自己買點東西。甚至大家排隊去搶購。最好又有好看的電影、電視了,趕緊也去看看。聽說那一間餐廳很好吃,也想要去嚐鮮、試吃看看.....

前幾天公視有一段紀錄片,提到死亡這個問題。有一位不滿四十歲的先生本來忙著拼事業,後來發現得了癌症,人生的價值順序開始變化。以前是事業→家庭,後來認為是溫暖的親情→規律的生活→事業。

身體的病痛,世間的災禍,往往都能讓我們生起出離心。然而真正的問題是,我們能不能早一點點覺悟這個真相,然後做一些可以改變的努力 ?

選擇自殺的人,其實也有出離心。但是可惜的是他還不知道生命有更好的出路。真正的念佛人,也要有堅定的出離心。因為他知道生命還可以有更高層次的超越,還有一個比這個世間更圓滿自在的世界 (西方極樂世界)。
繼續閱讀
2007/10/30

念佛速了生死

三界內之眾生。欲求了脫生死。豎出三界則難。橫超三界則易。何謂豎出三界則難。世人若修九次第定。由一定而入一定。次第而升。先修色界。初禪離生喜樂定。二禪定生喜樂定。三禪離喜妙樂定。四禪捨念清淨定。再修無色界。空無邊處定。識無邊處定。無所有處定。非想非非想處定。此八是世間有漏禪定。若不得第九滅受想定。則不能了脫三界生死。後一是無漏禪定、此九定順序而入。不得超越。故名九次第定。中間經歷無量時劫。九定完成。方能豎出三界。得阿羅漢果。若但得前八種定。未進第九定。終不能了脫生死。如鬱頭藍弗仙人。修到非想非非想定。天報享盡。還墮飛狸之身。故謂豎出三界則難也。

何謂橫超生死則易。即是念佛法門。往生極樂。極樂世界。與娑婆世界。同在一個剎種。此剎種共有二十層。娑婆極樂同居第十三層。彌陀經云。「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是平橫而過。娑婆眾生。念佛功成。往生極樂。即是橫超三界。疾出生死。便得圓證三不退。壽命同佛。無量無邊。阿僧祇劫。譯無數劫。。蓮花化生。即是最後之身。不必再受生死輪迴。除乘願再來。入世利生。則各隨本願。非隨業而受生也。而念佛之人。乃是一念功成。一生事辦。故謂橫超生死則易也。

豎出三界。如蟻子上於高山。橫超三界。如風帆行於順水。又譬如毛笚內生一蟲。笚長成竹。蟲在竹中。欲求出離。若向上咬竹節。咬穿一節。復有一節。努力咬去。未到竹梢。命已先死。此喻眾生。豎修九次第定。求出生死也。若從竹邊咬一洞。洞穿即能得出。此喻眾生。精修念佛法門。橫超生死也。其難其易。不啻天淵。
繼續閱讀
2007/10/30

念佛能斷煩惱

世人多有不信念佛法門。都說稱念一句佛名。有何用處。不知一句彌陀名號。具有不可思議神力。能治一切煩惱心病。如阿伽陀藥。能醫眾病。世間之藥。尚有殊勝功用。以一藥能愈眾病。何況萬德佛名。念之豈不成益。余每當逆境之來。心生煩惱。遂即經行念佛。四步一聲佛號。四步一聲佛號。循環往復。念之數匝。漸覺心地清涼。熱惱自息。又有時事多心擾。更深不能成寐。亦專稱佛號。歷時少頃。即心神安定。便能睡著。無諸夢想。又當寫經之時。一筆一句佛號。一筆一句佛號。精神不散。妄念不起。寫久亦不覺辛苦。故每教弟子寫經念佛。依教而行者。頗不乏人。因此而念佛進步。能得真實受用。少起煩惱。由是均信念佛。是有莫大之功效。人人果能信此念佛一法。專心稱念。無有間斷。念到心空境寂。煩惱自然無自而生。
繼續閱讀
2007/10/20

念佛莫求福報

所謂千人千般苦。苦苦不相同。若發願修來世。再來做人。還是吃苦。豈不是打錯了願頭。我平日教人念佛。一定要求生淨土。方能離苦得樂。彌陀淨土。是無有眾苦。但受諸樂。超過諸佛國土。念佛之人。不但不可願來生。再來人間享福。並不可願身後。生天受樂。以天福亦有終盡。「八萬劫總是空亡。三千界悉從淪沒。」永嘉禪師云。「布施持戒生天福。猶如仰箭射虛空。勢力盡、箭還墜。招得來生不如意。」當知求生淨土。經稱少善不生。多福乃致。省庵大師云。「言多福。則莫若執持名號。言多善。則莫若發廣大心。是以暫持聖號。勝於布施百年。一發大心。超過修行歷劫。蓋念佛本期作佛。大心不發。則雖念奚為。發心原為修行。淨土不生。則雖發易退。是則下菩提種。附以念佛之犁。道果自然增長。乘大願船。入於淨土之海。西方決定往生。」故勸念佛之人。莫求天上人間福報。如以明珠。而貿一食一衣之飽煖。豈不可惜。應當願生淨土。如彌陀經。佛勸發願云。「眾生聞者。應當發願。願生彼國。」
繼續閱讀
2007/10/20

念佛可消業障

業之為力甚大。世間眾生。皆是隨業所轉。惟有念佛。可消業障。即八哥之鳥。念佛亦得帶業往生。昔人養一八哥。能學人言。一日僧至其家。念佛一聲。八哥即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聲。僧再念。八哥亦念。迨僧去後。八哥每日常時念佛。其主人以其既喜念佛。即送僧寺。僧實奇之。遂與開導有念念佛。及與無念念佛。二種工夫。八哥似有領會。一日僧見其將死。遂與助念。迨氣盡立亡籠內。後僧為埋葬地中。數日地上生一蓮花。僧即挖土。以究蓮自何生。乃見此蓮。生自八哥之舌。後人頌曰。「有一靈禽八八兒。解隨僧語念阿彌。死埋平地蓮華發。我輩為人豈不知。」當知八哥乃飛禽之屬。因學僧語。念佛尚能往生。舌出蓮華。足為明證。而我等人倫。是為萬物之靈。若不發心念佛。未免上辜佛化。下負己靈。故羅狀元云。「世上萬般渾是夢。無如亟早念彌陀。」
繼續閱讀
2007/10/20

改往修來之法

業障、乃三障之一。依惑障而造業障。由業障而受報障。你我各各輪迴六道。具足三障。若得宿業消除。新業不作。則果報自可不受。我佛教人念佛。即是改往修來之法。於一句彌陀名號。專心繫念不輟。念念心光照著佛號。時時佛光照觸行人。心光與佛光交映。心力與佛力難思。即此可消業障。如日光能破長夜重昏。風力能掃彌天宿霧。
繼續閱讀
2007/10/20

念佛能消業障

一切眾生。自從無始一念妄動。而有無明。從迷積迷。以歷塵劫。起心動念。多造惡業。能為障礙。即障蔽自己佛性。業障不除。佛性不得現前。故我釋迦如來。唱此念佛法門。教人消除業障。經云、「念佛一聲。能滅八十億劫。生死重罪。」何以念一聲佛號。能滅多劫重罪。以發心念佛。即是大智慧現前。譬如一燈光明。能破千年暗室。念佛滅罪。亦復如是。
繼續閱讀
2007/10/20

帶業往生之理

念佛法門。帶業往生一事。為不可思議之功能力用。自古及今。人多懷疑。昔有國王。問沙門(出家人之通稱)那先(沙門名)云。念佛之人。可以帶業往生。此事人難取信。答曰大王。大石置水沉否。王曰必沉。又謂欲令不沉。其可得乎。王曰不可。又謂若以大石。置大船上。運載他方。其可得乎。王領悟曰可。當知眾生有業。必致墜落。如大石置水必沉。念佛之人。仗承彌陀願力。接引往生。乘佛大願船。故得帶業往生。亦如大石置船不沉。可運他方。觀此則自可斷疑生信矣。
繼續閱讀
2007/10/20

夢中也要念佛

當知念佛。則行住坐臥。二六時中。除大小便外。無一時一處。不可念佛。正要念念相續。方能把念佛工夫。念得純熟。打成一片。最好在睡夢中。都要記得念佛。果能如是。則臨命終時。方有把握。不至顛倒。古詩云「行時正好念彌陀。一步還隨一佛過。足下時時遊淨土。心頭念念離娑婆。傍華隨柳須回顧。臨山登水莫放他。等得阿儂生極樂。十方來去任如何。」「住時念佛好觀身。四大之中那一真。我與彌陀非兩個。影兼明月恰三人。空房漸朽應難住。淨土雖遙尚易生。何日如蟬新脫殼。蓮華胎裏產金身。」「坐時觀佛足跏趺。身在蓮臺華正敷。毫相分明隨念見。金容映現與心符。事如夢幻元空寂。理到圓融非有無。何日池頭捧雙足。親蒙頂上灌醒醐。」「臥時念佛莫聞聲。鼻息之中好繫名。一枕清風秋萬里。半床明月夜三更。無如塵累心難斷。惟有蓮華夢易成。睡眼朦朧諸佛現。覺來追記尚分明。」如睡夢中不能念佛。都是工夫未純。醒時當向佛前。叩頭流血。生大慚愧。更加精進。念到二三十年。自然於大昏睡中。念佛亦不間斷矣。須知人生如醒。人死如夢。夢中常常能夠念佛。死時自能念佛往生。又念佛工夫。須要自己勘驗。果能於歡喜煩惱。順逆境中。依舊念念不斷。不為愛憎之境所動。則生死關頭。自得一心不亂矣。
繼續閱讀
2007/10/20

念佛有勝方便

念佛第一殊勝方便。即是可以普攝群機。若智若愚皆有分。是僧是俗總堪修。人不分男女貴賤。處不論寺廟俗家。時不拘閒忙動靜。但肯一心念佛。無論何人。皆得往生。疾超生死。永息輪迴。其殊勝為何如也。

或謂念佛。乃愚夫愚婦所修。而智識階級。何必修此法門。試問、今之智人。能超過文殊、普賢、二大士否。彼皆發願。求生淨土。普賢偈云。「願我臨欲命終時。盡除一切諸障礙。面見彼佛阿彌陀。即得往生安樂剎。」文殊偈全同。「願我命終時。滅除諸障礙。面見阿彌陀。往生安樂剎。」又能超過永明、蓮池、二大師否。彼二師智海弘深。才華煥發。為古今所共仰。皆是專心念佛。力宏淨土法門。著述豐富。並行於世。我何人斯。而說何必念佛。即如諺云。聰明多被聰明誤。即此輩也。
繼續閱讀
2007/10/12

念佛最為穩當

釋迦如來。說法四十九年。因機施教。廣立行門。綜計有八萬四千法門。門門皆可入道。譬如千徑九逵。皆達王城。楞嚴所謂。「歸元無二路。方便有多門」也。然於諸門之中。求其最易修。最穩當者。莫若念佛一法。但念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無論何人。一教便會。只要口念心念。念念相續。便可得成念佛三昧。其易修可知矣。若但易修而無功效。固亦不足貴。而此念佛法門。但能發起深信之心。切願求生。實行念去。即不參究。不觀想。亦得往生。若依其他法門修習。但憑自己之力。倘自力不足。或錯入歧路。或中途成魔。或功行未成。世緣已畢。來生不能繼續修持。則前功盡廢。此皆危殆之事。 

惟有念佛法門。而有自他二力可恃。自力、即自己一心念佛之心力。他力、即阿彌陀佛。因地所發。四十八願之願力。自力之外。更加他力。但肯老實念佛。無不往生淨土。祇要抱定一句佛號。一生持念到底。常為諸佛之所護念。常為佛光之所照觸。一心求生淨土。自不至錯入歧路。亦不會中途成魔。以及隔生遺忘之危殆。 

念佛眾生。臨命終時。阿彌陀佛。因中發願。現身接引。此即會二力於一時。收成功於一念。決定親見佛身。往生極樂。於彈指頃。業卸娑婆。神遊淨土。橫超三界苦海。託質九品蓮臺。位居不退地。果證無生忍。故古德云。「修行以念佛為穩當。」誠哉是言也。
繼續閱讀
2007/10/12

拔本塞源唯一妙法

意識念念分別。六塵境界。起惑做業。即是生死根源。我佛教人修持念佛法門。念念專注彌陀聖號。自然不念六塵境界。不生分別之心。此即是拔本塞源唯一妙法。如眼見色時。但念阿彌陀佛。不念色塵好醜。諸根對境。悉皆如是。即大勢至菩薩所說。「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入三摩提。斯為第一。」如何不是修行之法。
繼續閱讀
2007/10/12

以念止念

佛觀眾生。妄念紛紛。無由止息。故教人專念阿彌陀佛名號。是為以念止念之法。猶如醫師。以毒攻毒。又眾生之心如水。本來清淨。而起種種妄念如以塵土灰沙。投於水中。清水竟然變成濁水。今欲澄濁就清。必假清水珠之功。方能有效。一句佛號如清水珠。眾生亂心如濁水。雲棲大師云。「清珠投於濁水。濁水不得不清。佛號納於亂心。亂心不得不佛。」念佛正是教人成佛之法。
繼續閱讀
2007/10/12

念佛即是修行

大凡人之修行。與不修行。就在身、口、意、三業分別。若身行惡事。口說惡言。意起惡念。即是不修行。而念佛法門。能令眾生。三業清淨。即是修行之法。今試驗之。有一眾生。聞此念佛怯門。深信不疑。願生淨土。實行念佛。一心專念、彌陀名號。字字從心生起。字字從口念出。字字從耳聽入。念得分分明明。一句如是。句句如是。口念心念。心口如一。念念相續。無有間斷。心中唯有佛。佛外更無心。以此念佛一念。而除一切妄念。妄念既止。則意業清淨。此即是意業修行。口念佛號。不說閒言。古人云、「少說一句話。多念幾聲佛。」聲聲不離佛號。則口業清淨。此即是口業修行。眾生身業。都為意業所驅使。意業不起念。身業無所行。念佛之人。一心念佛。六根都攝。則身業清淨。此即是身業修行。如何說、念佛不是修行之法。如上所舉念佛。能令三業清淨。可為修行之明證矣。
繼續閱讀
2007/10/11

勸修念佛法門-圓瑛老法師

日前佛友留言,希望能將圓瑛老法師的《勸修念佛法門》放在我的部落格上面。因為自己最近雜務變多,所以未能及時的完成。今天特地把它放上來,同時也把它放到"推薦經典(續)"的連結當中。希望大家不妨多多去參閱。http://book.bfnn.org/books/0346.htm

而我自己也會抽空節錄部份的內容,分享給無暇細讀的朋友。
繼續閱讀
2007/09/28

黃念祖老居士往生事蹟

按:北京黃念祖老居士已於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安祥往生。老居士顯密雙修,宗教兼通,特別弘揚淨土念佛法門,連年來不辭勞瘁,注解《大乘無量壽經》,普利群萌,功不唐捐。現老居士之外孫白真居士寫給本人的二封信,介紹黃老居士種種往生瑞相。善願見者聞者,仗此因緣,真為生死,發菩提心,信願念佛,同生極樂。

馮智真合十 


馮先生:您好!

我是黃念祖上師的外孫白真。報告您一個沉痛的消息,我外公已於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往生。

他老人家今年的主要任務是完成《無量壽經白話解》。他常與我們說:『我以前注的《大經解》,一般水平、一般根器的人是閱讀不了的。《白話解》出來之後,將會有許許多多眾生受益啊!』因此,我外公不顧自己八十歲高齡且體弱多病,拼命注書。此《白話解》決不是僅僅把《大經解》譯成《白話解》,而是在《大經解》的基礎上,又有很大的發揮,許多精彩絕倫之處是《大經解》所沒有的。由於眾生福淺障深,此書只完成了半部,現在我們正在整理手稿。

上師每日除了趕寫《大經》之外,還要完成自己的定課。(一日念三、四萬佛咒,修一座大法),因此,天天在深夜一點之後才能睡覺。(我外公常與我們講:『任何事情也不能擠掉念佛!』)由於長年吃素,營養也很不好,尤其是午餐,我們全上日班不在家,他老人家就自己利用昨晚的剩菜剩飯燴在一起,吃一碗稀菜粥,可就是這碗菜粥也經常是糊的。他老人家一寫書,經常忘了火上燒著東西。一次,我在院中即嗅到一股糊飯味,我想是誰家的飯糊了,再仔細一嗅,像是我外公屋裏冒出的。我過去推開屋門,滿屋的煙,我的心一下子揪緊了,我知道,我外公從來不出屋,他又有心臟病,這麼大的煙都未察覺,一定是心臟病發了。待我慌恐的轉頭一看他的書桌,我的眼睛一下子濕潤了。他老人家為了報佛大恩,為了弘揚佛法,為了救度眾生,完全忘我的注書,一點兒沒有感覺到刺鼻的濃煙。我掉著眼淚跟他說:『這粥不能吃了。』他卻笑著說:『這飯就很好,不要在吃上花費精力和時間。』於是他盛了一碗黑乎乎的菜粥,津津有味的一邊吃,還一邊笑著跟我說:『我現在過著神仙般的生活,拿誰的生活跟我換我都不換。人生極樂是甚麼?是法樂啊!』

在三月十六日至十八日,上師連續三天給一個人講法,每天都講得很晚,因此擠掉了許多本來是用來念佛的時間,晚上就得加班完成定課,因而這八天睡得更晚。十九日晚,他老人家突覺嗓子不適,坐在床邊拿藥,手把藥拿起來,人已困得打了盹,一個瞌睡過來,人就從床邊栽下,摔在椅子棱上,他老人家竟一聲沒吭,強忍劇痛,以常人難以想像的毅力摸黑爬上了床,到第二天早晨,他老人家竟輕鬆的告訴我們:『我昨晚摔了。』我們當時還都不信,以為外公在開玩笑。後來一檢查方知,是骨股粉碎性骨折,受傷的大腿已出現一大片紫黑色的瘀血。就是這樣,老人還說:『我這個歲數了,腿能不能好都無所謂了,好在腦子好使,手能活動,我就是癱在床上,也要把《白話解》完成。』這一摔,引起他許多宿病復發,心臟、肺、腎都惡化。我外公一生不願去醫院,不願住院,更不願死在醫院。還是為了完成《白話解》,才同意我們送他去醫院,盡最後的努力。

海內外弟子聞訊要來侍奉,我外公回電:『誰也不許來,都在原地念佛,就求我能完成《白話解》。』

於三月二十六日午時,我外公病癒加重,嘴張幾下,已無法說話,此時他極為超然輕鬆的一笑,令我等無不感到:『他心中甚麼事都沒有了,輕爽極了。』此後,他再無表示,直到二十七日深夜一點零七分去世。

我等趁深夜,抬靈至家中。由家人和外公在京弟子,晝夜念佛七日。天氣高溫,我等又無任何防腐措施,然遺體不但無異味,反而有多人嗅到奇香。四月三日火化,已是去世的第八天,我抬遺體時覺得遺體柔軟,手指都能活動,並感到明顯變輕,時而發出奇香。

火化後,我外公隨身帶去的念珠經大火而不壞,遺骨潔白如玉,並從骨灰中先後拾得五色(紅、黃、白、綠、黑)舍利三百余粒。(由於我等毫無經驗,火化當日即找舍利,至使許多正在形成的舍利被夾碎)


精進

下愚白真合十
四月二十六日
繼續閱讀

2007/09/26

念死與求生

學佛修行的功夫要真正得力,有一件事常常被我們疏忽了。那就是真為了生死。這件事往往在我們初發心學佛時,確實是很真切猛力的,然後隨著時間、年紀的增長卻慢慢的生疏。所以,修行功夫不得力,念佛得不到感應。

關於這一件事,印祖在他老人家的文鈔裡幾乎是反反覆覆、苦口婆心的一勸再勸,可惜真正明白進而實踐的終究還是少數。

在自己學習與接觸的典籍、故事裡,我發現有兩種人是容易成就的。一種是常常接觸經教,把西方淨土的好處、利益、殊勝,通通明白以後,生起了無比嚮往之心,所以認真努力的念佛。另外一種則是遇到疾病、災難、無常,對於這個人生看淡、看破了,所以生起了一種高度的厭離心,然後一心一意地念佛,求生淨土。而剩下的,就變成了半調子。對於西方淨土並沒有真正的嚮往,對於這個世間也沒有真正的厭離。

我反省一件事,如果我們知道自己的壽命還有一個月、一個禮拜,那麼心行的改變是什麼 ? 還是會一樣悠悠忽忽地讀經、聽經、念佛嗎 ? 還是一樣會喜歡逛街、看電視、看報紙,關心那些政治與影劇圈的種種話題嗎 ?

記得淨空老法師在談到陳俊彥菩薩往生紀實時,曾提到:所有真正往生的人都有一些共同的地方,他們真正放下萬緣,把全副的身心都交付在阿彌陀佛身上。不閒話、不看電視、不看報紙....只有一句阿彌陀佛而已。為什麼他們能做到 ? 因為他知道自己已經來日無多了。

念死,教導我們如何真正求生。
繼續閱讀
2007/09/26

念死與念佛

至謂欲心不貪外事,專念佛。不能專,要他專。不能念,要他念。不能一心,要他一心等。亦無奇特奧妙法則,但將一個“死”字,貼到額顱上,掛到眉毛上。心常念曰︰我某人從無始來,直至今生,所作惡業,無量無邊。假使惡業有體相者,十方虛空,不能容受。宿生何幸,今得人身,又聞佛法。若不一心念佛求生西方,一氣不來,定向地獄鑊湯、爐炭、劍樹、刀山裡受苦,不知經幾多劫。縱出地獄,複墮餓鬼,腹大如海,咽細如針,長劫飢虛,喉中火燃,不聞漿水之名,難得暫時之飽。從餓鬼出,複為畜生,或供人騎乘,或充人庖廚。縱得為人,愚痴無知,以造業為德能,以修善為桎梏,不數十年,又複墮落。經塵點劫,輪回六道。雖欲出離,末由也已。能如是念,如上所求,當下成辦。(複鄧伯誠居士書二)


念佛要時常作將死、將墮地獄想。則不懇切亦自懇切,不相應亦自相應。以怖苦心念佛,即是出苦第一妙法,亦是隨緣消業第一妙法。(複永嘉某居士書六)
 

世間不明理之人,一有病,不是怨天尤人,便是求神禱鬼,徒增業障,有損無益。閣下素修淨業,而且令夫人料理家事,妻賢子孝,心中了無可憂慮者。宜將一切家事,並自己一個色身,悉皆通身放下。以一塵不染心中,持萬德洪名聖號,作將死想,除念佛求接引外,不令起一雜念。能如是者,壽已盡,則決定往生西方,超凡入聖。壽未盡,則決定業消病愈,慧朗福崇。若不如是作念,痴痴然唯求速愈,不唯不能速愈,反更添病。即或壽盡,定隨業漂沉,而永無出此苦娑婆之期矣。(與方聖胤居士書)


溫州之災,聞之慘然。天災人禍,無有底極。實足為三界無安、猶如火宅之証,亦堪為信愿念佛、往生西方之最切警策也。念佛心不歸一,由於生死心不切。若作將被水沖火燒,無所救援之想。及將死,將墮地獄之想。則心自歸一,無須另求妙法。故經中屢雲︰思地獄苦,發菩提心。此大覺世尊最切要之開示,惜人不肯真實思想耳。(致包師賢居士書)


接手書,知治習之心,唯勤唯切。而消習之效,未得未見。其故何也?蓋以生死心不切,而只將此超凡入聖,消除惑業,成就淨念,作口頭活計,故無實效也。倘知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淨土法門更為難聞。今幸得此大丈夫身,又聞最難聞之淨土法門。敢將有限光陰,為聲色貨利消耗殆盡。令其仍舊虛生浪死,仍複沉淪六道,求出無期者乎?直須將一個“死”字(此字好得很),掛到額顱上。凡不宜貪戀之境現前,則知此吾之鑊湯爐炭也。則斷不至如飛蛾赴火,自取燒身矣。凡分所應為之事,則知此吾之出苦慈航也。則斷不至當仁固讓,見義不為矣。如是則塵境即可作入道之緣。豈必屏絕塵緣,方堪修道乎?(複寧波某居士書)


汝將死,快念佛,心不專一,決墮地獄,
餓鬼畜生尚難求,勿妄想人天福果。

汝將死,快念佛,志若真誠,便預蓮池,
聲聞緣覺猶弗住,定克証等妙圓乘。


凡夫之心,熟處過熟,生處過生。非將死字掛在額顱上,決難令妄想投降。妄想既不能投降,則妄想成主,本心成奴。是以多少出格英豪,被妄想驅逐于三惡道中,永無出期。可不哀哉。念佛一法,為佛法中最易下手,最易成功之法。一切諸法,皆從此法流出,悉皆還歸此法。所以名為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上成佛道,下化眾生,成始成終之法門。祈弗以等閑視之,后必有得益之日。(複王修本居士書)


悲世眾生,根鈍業重,唯念佛定可克期生死。當觀如囚赴市,步步近死。凡我念佛同志,必須念念屏息諸緣。決要真信切愿,當修念佛正行。以信愿為先導,念佛為正行。信愿行三,乃念佛法門宗要。以四字洪名不離念,念佛聲不斷,佛心自然相契,三昧自成矣。(塵空法師創辦蓮社紀念題詞)


虛度七十,來日無幾。如囚赴市,步步近死。
謝絕一切,專修淨土。倘鑒愚誠,是真蓮友。
(蘇州報國寺關房題壁偈)
繼續閱讀
2007/09/26

邪淫之害

佛說:「人在這個世間,不冒犯他人的婦女,心也不思念邪僻的事情,因為這個緣故,可以得到五種善的果報。第一是不會損失金錢,第二是不會懼怕官府,第三是不會畏懼他人,第四是死後可以升天,得到天
上的玉女,做為自己的妻子。第五是從天上下生到世間,多是端正的婦女;今天見到有些人,長相端正美好,這都是他前世的宿命,不冒犯他人的妻女所得到的果報啊!反之,人若是在這個世間放蕩邪淫,冒犯
了他人的妻女;因為這個緣故,會感得五種的惡報。第一是家庭夫妻不和,常常損失錢財,第二是畏懼官府,經常受到官府捶杖的處罰。第三是自己欺騙自己,常常會感到恐懼怕人。

第四是死後投生到太山地獄之中,在鐵柱燒的赤熱時,卻當作是美女一般去抱她,受盡炮烙刑罰之苦,這是因為在世時冒犯他人的妻女,才會得到這種的災殃;而且這種刑罰都是自己罪業招感的,要經過幾千萬年才能受完啊!第五是從地獄中出來,投生為雞鳧鳥鴨;而這一類的禽鳥,淫佚是不避母子的,而且也沒有節制;但是馬兒知禮,雁守貞操;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而雞鳧的淫佚,卻是沒有知足的時候,這都是因為牠們過去世中邪淫,冒犯了他人妻女的緣故,才會受此雞鳧之身的果報,並一直受人們宰殺烹食,這種的痛苦,說也說不盡啊!」

佛說五戒當中,其中一戒是不邪淫;若是能夠受持此戒,就可以感招得到今生來生父母眷屬、長壽康寧和睦喜悅、妻子女兒貞良的果報。報應經說:「有一個鬼問道:『自從我受了這個鬼身之後,就感到非常的恐怖,經常害怕被人追捕拘拿捆綁,加諸我各種的苦楚毒害,根本就沒有一點歡喜之心,我到底是犯了什麼罪過才會這樣啊!』目犍連尊者回答鬼說:『這是因為你在做人的時候,喜歡行邪淫,冒犯了他人的妻女,因為經常怕被別人發覺,所以心才不安;今天你所受到的痛苦,只是現世的花報而已,而你的果報則是在地獄啊!或是臥鐵床,或是抱銅柱,像這樣痛苦恐怖的罪罰,說都說不盡啊!』」

【再析】文昌帝君天戒錄說:「姦淫他人的妻女,玷污了閨門中的處女,要在地獄中受苦五百劫,才能夠脫離地獄,投生為騾或是為馬;又過了五百劫,才能夠再得人身,做娼妓或是做戲子。奸宿寡婦或出家的尼眾,敗壞別人的品行志節,在地獄中要受苦八百劫,才能夠脫離地獄投生為羊或是豬,供人宰殺;又過了八百劫,才能夠再得人身,做啞吧或是聾子,或是五官四肢不全殘廢的人。

而以卑亂尊,以長亂幼的惡行,更是敗壞了人倫綱常;在地獄要受苦一千五百劫,才能夠脫離地獄,投生為蛇或是老鼠;又再經過了一千五百劫,才能夠再得人身;或是在母親的胎中就死了,或是在嬰兒的時候
就夭折了,畢竟不能夠享有長壽的福報,所以犯了邪淫的罪惡報應,實在是可悲啊!」

閨箴說:「婦人若是犯了邪淫的罪孽,終身都不可能洗清這個罪孽的,就算她有孝子慈孫,也不能夠替她洗清罪孽。所以淑女名媛,一定要守身如玉,不可以有半點的瑕疵犯行啊!倘若遇到了狂徒,當下就要嚴厲的拒絕,自然對方就不敢再進犯自己,這就是所謂的「香閨正氣」,連鬼神都會來照顧保護她啊!若是婦人淫亂,難道就沒有惡報了嗎?陰間的法律,是處罰她投生為豬或狗,以懲治她的罪,又豈只是在陽間遭人唾棄咒罵而已。這裏特別說出來,以做為婦人淫亂的警惕啊!」

【再論】凡是人最容易失足的時候,就是在美豔當前,難以克制欲望衝動的那一剎那了;因為這個時候有三種魔;第一、當你眼睛看到的時候,對方妖豔的姿態,就攢到了心中;使得骨頭髮熱,神識都飛騰起來,就像煙霧騰起火焰熾烈一樣,這就叫做火魔。而欲根開始發動,任督二脈暗中的開啟,就像堤防將要崩潰,急流就要衝出一樣,這就叫做水魔。而水火相互的烹煮,身體和魂魄互相的激蕩,就像輪子不停的轉動,圓環沒有邊際一樣擴散,這就叫做風魔。這裏所講的三魔,也就是所謂的三關,要想斬三魔,過三關,沒有別的方法,就只有慧劍一把而已;也就是說,忍耐再忍耐啊!堅忍再堅忍啊!很忍再很忍啊!所以再怎麼的饑餓,也不能夠去吃那老虎吃的食物;再怎麼的口渴,也不能

夠喝那有毒的酖酒,這就是忍的說法。當兩個人在互鬥時,彼此都拼命想要奪下對方手中的刀子,縱然是手流血了,也不肯放下手中的刀啊!而打敗仗的軍隊奪路逃命的時候,就是背後中了箭,也得忍痛不能夠回頭啊!這就是堅忍的說法。毒蛇螫了手,壯士立刻就拿刀斬斷了手腕;毒箭射中了身體,英雄立刻就忍耐疼痛刮骨去毒,這就是很忍的說法。在這千鈞一髮的關頭,能夠守得定,忍得過,就能夠感動天地鬼神,而自己的修持,也能夠功圓行滿了。若是一念的依回猶豫,必定就會把持不定;而對方只是路邊的野花,轉眼就成空了;而自己因為犯了邪淫,卻從此被減除了壽命,減除了福祿,甚至因此而招致了殺身之禍;而且命中應該富貴的人,卻因此而轉變為貧賤之命了;命裏應該平安,卻因此而轉變成了災禍;命裏應該有兒子,卻因此而變成了絕嗣;本來希望能夠生下貴子賢孫,卻偏偏生下了下流的孩子;而且還有地獄的果報,來世的報應,畜生的報應,妻女淫亂的報應,子孫窮困的報應,與娼妓戲子的報應;這都只是因為自己片刻念頭的偏差,所招致無邊的災禍惡報啊!這是何等悲痛啊!怎麼敢不忍耐呢?怎麼敢不忍耐啊!

【再析】遏止邪淫的行為,最有效的預防方法,就是做人家的父兄師長朋友,在平常的時候,就應該要教誨開導子弟,務必使子弟能夠深信因果;在暗室之中,做了虧心的事情,神明的眼睛,就如同電一般的看得清清楚楚;一個人若是對於禮法因果,和禍福的報應,能夠深信,絲毫都不懷疑,自然就會在接觸外境誘惑的時候,能夠猛然的省悟,立即的回光反照,而不會做出苟且的事情了。

在風花雪月的場所中,失足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啊!因此招致了半生的淪落而窮途潦倒一生;連看到自己的影子,都會感到慚愧惶恐;而又有幾個人能夠做到守持著正道不被污染呢?整天禁戒著自己不要淫欲,而淫欲之心,反而卻特別的熾盛;碰到別人,就說要減少欲望;而欲望的種子,卻更是滋長的厲害!如果還是放縱情欲而不悔改的話,那麼就即將要招致自己惡貫滿盈的後果了!又如果開始的時候迷惑,而最終能夠覺悟的話,那麼災殃就漸漸會離去,而福報也就會跟隨而來了。宋朝的謝上蔡先生說:「天的道理,必定會加禍於犯了邪淫的人,而不會加禍於已經懺悔改過的人。」這是真話啊!

邪淫的罪報,既然是如此的嚴重,則預防邪淫的功德,與誘導邪淫的罪過,他們的報應自然就不會輕了;因此普願人人,都能夠吐舌上的青蓮,揮桌上的彩筆,表彰感應的道理事蹟,來救度超拔廣大迷惑的眾生啊!要輾轉的流通,互相的勸導;或是在大庭廣眾下,大聲的疾呼;或是在密室之中,苦口婆心的規勸;不要擔心別人的嘲笑,也不要回避別人說我們迂腐;只要宛轉的勸導,必定能夠使聽的人大發深省而受益無窮啊!能夠這樣做的人,豈不是愛人以德,自求多福的君子嗎?

現代人的口業,沒有比喜好談論女人,述說淫穢的事情還要嚴重的了;而且還多方的揣摹相互研究,一人唱說而百人應和;每每因為說的人講的津津有味,於是使得聽的人就想要躍躍欲試。要知道邪淫的罪惡,和不為人知的隱私,實在關係到一個人終身的名譽和節操;所以偶然的講錯了一句話,就會產生無窮的災殃,而且觸犯天怒,莫此為甚啊!還不如常常說些貞潔和邪淫的果報,以扶助支持名教綱常,這樣可以獲福於天,豈不是更好嗎?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