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1/20

一個自省的靈魂


有人問我“你是誰”時,我總是沉默不言而不知應如何作答,因為我發現我並不是真正了解“我是誰”。當有人問我“我是誰”時,我總是沉默不語而不知應如何作答,因為我發現我更不清楚“你是誰”。

一個自省的靈魂會看到自己的喜悅與憂傷,也會看到對方的痛苦與磨難;一顆善意的心靈會允許自己歡笑和哭泣,也會允許別人歡喜與悲鳴;那麼就算走不出自己狹窄的世界,也不會缺乏感應這個世界的能力與情緒。人生一場忙忙碌碌,遮遮掩掩,不過是擺弄著自己的“局”而已。有誰真正懂得紅塵真義,多少​​天花亂墜,多少精緻描摹,終究擺脫不掉的還是“我”字,誰又真正在乎“我”字呢?手捏沙粒,越緊越漏,放開還可看清沙粒的樣子。

眼淚是一件美麗的藝術品,鑲嵌在眼眶裡,會使觀賞者產生憐憫之心,滋生出為數不多的善意;然後苦口婆心的勸說你,一切都會過去的,實際上過得去與過不去沒有什麼區別,我們依然正常吃飯,正常睡覺,有時候還可以喝點小酒。不知道是誰這麼聰明發明了酒,這麼早就學會了麻木自己,酒真是個好東西呢。眼淚流入臉頰的過程,那閃著微光的淚痕就像魔法師的權杖,輕輕一揮,照片上亙古不變的臉,就像活了一樣。而當眼淚浸入心裡,它就像那纏綿的雨滴,落在某株嫩芽的葉上,滋潤著它不斷成長,或許會痛,但這是成長的代價。

每當,太陽從東方升起的時,我總會默默對著那一輪紅日說:早安。我感謝還能看到它,是它在提醒我,我還活著。握著一杯溫開水,那一絲暖意停留在手心裡慢慢散開,彷彿承載著生命的厚重感,消散在透明的空氣裡。由溫到涼,其實與我毫不相干,就如太陽與月亮永遠不會出現在同一道軌跡上一樣。可我依然在心裡拐幾個彎與它扯上某種千絲萬縷的聯繫,人其實可以很簡單,只是總是用啊Q似的思想來思考簡單的事情。

常常回顧某年某月,總想找到點什麼,就像是在一堆舊衣服裡尋找曾經欣喜如狂的舊時光。而理智告訴我,舊時光裝在精美的花瓶裡,遠遠看著,好美;慢慢接近,輕輕一碰,就會如煙火一般四處飄散,伸手一抓,便會是虛無裡的空白讓我們天天沐浴春風笑對今天和明日 追憶之童年 我們同素異形的人生 心頭的那點朱砂 溫飽線上掙扎 寄託的懷念 我很想你 讀你 幸福 歲月細筆刻,濃墨潑流年


願意和不願意←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關於人際關係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