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恐怖遭遇部
2008/03/28

龔阿國之死(一)

阿國是我小學四年級轉學過來的新同學,
姓龔,第一次有比較特別姓氏的同學。
因為他家也搬在我家附近,
所以四年級到五年級有一年多的時間,
算是蠻常相處一起玩樂的同學。
當時他家做蘋果西打的經銷商,
還有做滅火器的生意,家境還不錯!
為什麼只有一年多的時間?
唉!因為阿國就死在五年級那一年,
特別是死因還不單純,
為什麼不單純,
實在是阿國的死有太多的巧合,
而偏偏我也牽涉在其中~~

繼續閱讀
2008/03/27

老是見鬼的女友--猛鬼賓館(二)

當我看到賓館老闆的兒子兩眼成了窟窿,
地下室的卡拉OK突然音樂響起的同時,
在樓上房間的辛蒂也傳來呼救聲!
『AMO!救命啊!AMO!你快來啊!』
故不得眼前駭然的景象,
我轉身就往樓上衝,
飛快的上了七樓,
辛蒂正在房裡發出呼救,
打開房門辛蒂抱著棉被萎縮在床角,
辛蒂見我進來立刻的撲向我,
我心急的問辛蒂怎麼了?
只見辛蒂嘴角顫抖的用手指向浴室!

繼續閱讀
2008/03/24

老是見鬼的女友--猛鬼賓館(一)

夜深人靜時,沒想到兩瓶罐裝台啤就把我幹倒了。
(雖然我比較喜歡美式的淡啤酒)
睡夢中我感覺一腳踩空,
整個身體急速的往黑暗深淵墜去,
驚醒的我滿身疲憊,
那一夜辛蒂跟我在台中也是如此的!

繼續閱讀
2008/03/21

老是見鬼的女友--竹山(二)

挨了我一下耳光辛蒂驚醒而起,
眼角含著淚珠狠很的瞪著我,
你神經病喔!
幹麻睡覺時打人!幹麻打我!
也揮手狠狠的回打了我一下。
火辣的一下,打的我的手臂發燙,
但我又該怎麼跟辛蒂解釋呢?
我,我!
辛蒂:『你什麼你,你說啊!為什麼打我!』
這樣怎麼解釋啊!我想我還是不說吧!
我佯裝的告訴辛蒂可能是我作夢不小心揮手揮到她的,
我趕緊挨向辛蒂的臉龐,
在她的臉頰輕輕的獻上一吻,
寶貝!SORRY,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繼續閱讀
2008/03/20

老是見鬼的女友--竹山(一)

那一年辛蒂說要去杉林溪玩,
於是我說那就由妳安排吧!
於是辛蒂約好友AMY還有她男友一起去,
因為三天假不好排一直到農曆年才成行。
不過因為是春節,所以只訂到一天住溪頭,
另外一天則訂在竹山,
為什麼訂竹山?當時可沒網路這麼方便,
是靠旅遊書上的資料訂的。
沒想到住竹山的那一晚,
不僅過了驚心動魄的一夜,
連帶我的車子也差點賠上!

繼續閱讀
2008/03/19

老是見鬼的女友--老哥的新房

Cindy是我交往過的女友之一,
交往期也是最久的一個,四年吧!
如今很偶然我才會想起她,
生命中也好像沒有過這回事,
大概是因為只要分手後,
我都會將所有有關聯的物品、照片都丟棄銷毀,
(這樣好像不好!我現在幾乎沒什麼過去的照片,哈哈,報應喔!)
不過記憶終究是老實的,
只要去想還是記得起來,
特別是在外面住宿時,
辛蒂的影像就會浮了上來!


繼續閱讀
2008/03/18

飯店驚魂--台中

多年前擔任雜誌AE的業務工作,
有段時間負責跑中南部業務,
坦白說台灣辦雜誌成本高,市場卻有限,
早期資訊有其依賴利潤還不錯,
現在就辛苦多了!
出差在外住宿是必然的條件,
既然是因公出差所以皆有固定的出差費用,
但雜誌畢竟不是高獲利的產業,
所以出差費用也就很有限了。
前輩鋪路,後人多沿用,
因此在高雄、台南、台南皆投宿固定的飯店。

繼續閱讀
2008/03/17

陰陽農莊

話說泡溫泉,
泡過礁溪、花蓮中橫的文山、台東知本、屏東的四重溪,
台南的關子嶺、新中橫的東埔、台中的谷關、大坑,
還有台北的北投紗帽山、陽明山....
我個人最鍾愛就屬陽明山的硫磺溫泉,
而最喜歡的泡湯屋就是陽金公路上的X月農莊,
只不過距離我上次去到現在也都三年多,
雖然期間也有幾次到紗帽山泡湯,
但就是沒去到X月農莊,
實在是因為上次的經驗太詭異了,
我又都喜歡在清晨或夜晚泡湯,
怕萬一帶別人去時也跟我一樣的遭遇,
那以後恐怕沒人敢跟我一起去泡湯啦!

繼續閱讀
2008/03/14

化水煙滅

以前毎回到宜蘭有三件事是必做的,
一是泰山路買鹹酥餅,
但常太晚買不到(5-6點後就難買了),
二是路經礁溪,
會在路邊的熱炒攤點個空心菜、炒麵、牛肉什麼的,
可惜現在可能生意好口味沒以前好了!
三則繞進巷道內直上小坡頂的日式溫泉泡湯,
比較起來最喜歡的還是陽金公路上的溫泉,
因為有硫磺味比較有泡湯的感覺。
礁溪的那個日式溫泉則是比較自由自在,
可惜是現在擴大後感覺也差了。

繼續閱讀
2008/03/04

魔神ㄚ壓手

毎到週休的週日午夜,
也許是因為週休即將結束,
所以我總是熬到凌晨兩三點才會入睡。
最近美國大聯盟的熱身賽開打,
轉播都在凌晨兩點開打,
午夜看運動競賽實在不是太健康的事,呵呵!
因為注意力會集中,
如果是正式賽事,
賽場上的變化更會牽動心緒,
這一夜三點多眼皮終於乏力進房入睡。

繼續閱讀
2008/02/27

劈腿(五)完結

上班一整天心神不寧,
於是下了班就直奔LISA病房,
一到病房外LISA的家人都來了,
我稍微寒喧後,
LISA媽趕緊告訴我LISA今天有反映了,
並轉述醫生說LISA有可能會醒過來!
所以她們家人都很興奮的來到醫院陪LISA。
真的嗎?LISA能醒過來了,
真是個令人欣慰的消息,
雖然心裡擔心LISA醒後我要怎麼面對,
但沒什麼能比LISA醒來重要的,
我心裡萬般祈禱,
只要LISA醒過來,只要LISA醒過來!

繼續閱讀
2008/02/25

劈腿(四)

我又來到LISA的病房,
LISA的媽媽正在為LISA盥洗擦拭,
看到LISA媽媽哀傷又疼惜的神情,
讓我內心感到非常的慚愧!
LISA媽回過頭對我說:『AMO你看,LISA睡的好安祥!』
我實在無言以對,也只能說點安慰的客套話,
LISA媽:『醫生說:LISA這些日子來,除了昏迷外,
一切機能都正常,簡直是奇蹟,以這種狀況,
LISA醒來的機會很大!』
是啊!我也是天天為LISA祈禱,希望LISA早日醒來復原!
LISA媽:『LISA醒來一定會很高興的,
因為她睡著這些日子,皮膚變的一天比一天白,
她以前常跟我抱怨,她為什麼這麼黑,
是不是小時候掉到點ㄚ加(瀝青)裡了!』

繼續閱讀
2008/02/22

劈腿(三)

躺在病床上的LISA一臉安祥,
除了額頭慢慢消退的的烏青,皮膚變白外,
看不出有什麼差別,
只是LISA這樣睡著已經有一個多月了,
照醫生的說法,
除了LISA自己醒來外,醫學上能做的都做了,
真是讓人不敢置信,
這一個多月我天天都來看LISA,
而她的家人對我天天都來顯得感激,
只因為ANNE為我撒了個謊。

繼續閱讀
2008/02/21

劈腿(二)

稍微黝黑的肌膚,勻稱的身材,很有健康美,
以女人來說,LISA是值得驕傲的,
兩人時她特別喜歡穿著白色的性感襯衣,
白色的襯衣裡除了LISA空無一物,
血脈噴張是最基本的反應,
當我的臉頰拂過輕柔的襯衣,
我問LISA為什麼特別喜歡白色的襯衣,
LISA告訴我因為襯衣很輕柔,
除了半透明的若影若現外,
身材的突出點更是很有吸睛效果,
我想問她是她自己這樣覺得呢?還是以前的男人跟她說的?
不過我覺得可能會尷尬,所以隱忍沒問,
LISA卻自己說了,
原來是她以前的室友教她的,
她還爆料,那個室友是個Tㄟ!

繼續閱讀
2008/01/31

劈腿(一)

LISA是我客戶公司的會計,是眾人眼中聰明大方的女子,
雖然膚色有點黝黑,但五官很有型而且亮麗,
懂得打扮,典型歸納於美女!
處理事情明快果斷,身受公司同事及老闆的器重,
雖然有時候覺得她有點強勢,
私底下她倒也很懂得順應我,
毎次有帶她一同出現的場合,
經常是羨煞在場的男人!

繼續閱讀
2008/01/30

痕跡〈三〉

躺在醫院病房的房東:『是我害死她們母子的!』
摔下樓梯的房東,
我報警並叫救護車將房東送到醫院,
沒想到警察做筆錄時承認殺人!
原來之前在那房子租屋的母子並不是燒炭自殺,
而是原先跟那對母子住一起的男子跑掉後,
房東覬覦那個女子想占便宜,
三番兩次的暗示並且不時藉機手腳吃那女子豆腐,
一次又假藉收房租,巡視房子,
買了飲料並偷偷的加入了強姦藥丸,
沒想到藥丸成了毒藥,
那對母子喝下飲料,全都昏迷不醒,
房東害怕被發現,於是買了炭爐,
加工成母子燒炭自殺。

繼續閱讀
2008/01/29

痕跡〈二〉

『AMO!AMO!』
哇!我驚叫的醒來!
會計也因為我的驚叫退了好幾步,
會計:『AMO!你嚇到我了啦!我怎麼會睡在這裡?你又怎麼睡在地上啊
!』
原來天亮了,我看著會計,
突然想到,趕緊伸手抓會計的手過來看,
突來的舉動,會計又被嚇到的趕緊要縮回手,
不過我緊緊的抓住她的手不放,
會計:『你幹什麼!不要啦!你放手啦!』
我沒有理會會計的反抗,
果然!她的手背也染了一片痕跡,
看著她的手,視線移到我的手,
一樣的碘酒色的痕跡也在我的手,
我鬆開會計的手:『見鬼了!真的有鬼!』


繼續閱讀
2008/01/28

痕跡〈一〉

一早醒來,左手又出現了不明的痕跡!
由大拇指延伸到食指間的虎口,
像是碘酒染到的痕跡,
可是棉被並沒有相對的痕跡,
昨晚睡前也只呆在客廳看電視,
並沒有碰什麼東西,
難道是遙控器嗎?
起身到客廳拿起遙控器,
特別用面紙擦拭一下,
也沒有任何異狀。
但這不是第一次了,
雖不是每天,但也已經發生好幾次了,
差別只是在手的位置,
但又為何偏偏都是左手呢?

繼續閱讀
2008/01/22

火車上坐在我面前的女人後記

ㄚ嗚!電子廠的出貨部門傳來男人的豬哥叫!
阿貴:『婷婷,我追定妳啦!』
啊你是起肖喔!
大白天的在這裡起豬哥性,
阿貴:『靠!誰說我起肖,我說追就一定一追,ㄟ!各位大哥,請手下留

情,讓條路給小弟走,千萬別跟我爭。』
組裝部門新來的女同事!林芳婷!
淺淺的妝襯出她無瑕的臉龐,
一對半月的柔順眉毛,
雙眼皮瞳孔分明的明眸。
纖細的鼻子,粉嫩的朱唇!
烏黑亮麗自然垂下很柔順的長髮。
外向大方,見人就笑很有人緣!


繼續閱讀
2008/01/22

火車上坐在我面前的女人(二)

『呵呵!』
沒想到她居然笑了,一定是笑我說出這種鳥話吧!
我開口問:你住八堵嗎?平常你好像都不是在這裡下車的啊?
女人回答:『嗯!我住八堵呀!平常坐到總站是因為無聊去逛街的。』
這樣喔!我還奇怪妳今天怎麼會在八堵下車!
『呵呵!』女人又笑了,害我又是一陣顫抖。
女人反問我:『你在注意我喔!要不然怎麼知道我平常坐到哪!』
哈哈!笑是帶過尷尬的最好方式,
接著我回答:是啊!因為我很想問妳,這種天穿這麼少,你不會冷嗎?
女人:『呵呵呵!還好ㄟ,因為我住的地方很冷啊!所以這樣的天氣我覺

得還好啦!』
呵呵,妳住阿里山還是北海道!這麼猛,這種天還不覺得冷。
女人:『呵呵呵呵!』
厲害,居然學我用笑帶過。


繼續閱讀
2008/01/18

火車上坐在我面前的女人(一)

她又坐在我面前了,
也不知道是刻意還那麼巧,
最近不管是上班或下班,
只要有坐火車幾乎都會碰到我面前的這個女人,
臉色有點蒼白沒上妝的素顏,
不過因為沒上妝反而顯出她的臉龐無瑕,
該怎麼形容?
不能說長的很漂亮,
但半月的眉毛很整齊,
雙眼皮的眼睛瞳孔分明,可惜眼神找不到專注。
纖細的鼻子很適當,
很完美的嘴型卻沒有血色!
自然垂下的長髮很柔順,可惜沒什麼光澤。

繼續閱讀
2008/01/17

硬梆梆的女人

這幾天氣溫比預期來的冷!
不過貪戀棉被的慾望卻沒有增加,
反而上床時間延後,約在凌晨一點到2兩點之間才入睡。
或許因為年關將近,
想念的意味經常出現在夢境,
暖暖的被窩,
手臂久未出現的僵麻感覺喚醒了我,
自然想之一定是她又拿我的手臂當枕頭了!

繼續閱讀
2008/01/11

我怎麼會殺人!(二)

眼睜睜的看著躺臥在地上的女房東,
鮮血泊泊不停的由胸口的傷口流出,
眼神渙散的房東,微張的口僅能吐出喝..喝..微弱的聲息。
不知多久,我沒有作任何的反應,
直到女房東她老公過來找她,
我看著房東老公臉上露出難以置信驚訝的表情,
然後衝向倒臥在地上的房東!

繼續閱讀
2008/01/10

我怎麼會殺人!(一)

怎麼回事?
眼前倒臥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房東!
是我殺的嗎?
暖暖又睲紅的血順著我手上的水果刀流到我的手腕,
我怎麼會殺人!
我怎麼會殺房東,為什麼?

繼續閱讀
2008/01/03

瞬間消失了

這陣子迷上坐火車上下班,
也許是因為火車有各式各樣的人可看,
也許是因為火車站到辦公室的距離約有15分鐘可順便運動。
上班時坐第四節車廂,火車到暫時剛好在樓梯的出口前,
下班則會跑到第一節車廂,
除了是車站出口,最好玩的是可以透過駕駛室看到火車行駛的狀況。

繼續閱讀
2007/12/25

咭咭叫的機車

那天跟朋友約到西門町,
在台北城交換一下工作上意見,
一杯薄荷綠喝的我頭暈目眩,
應該是早午餐都沒吃的後果吧!
走出武昌街,步行到停機車的地方,
ㄟ!看不見熟悉的車影?
被拖吊了嗎?我明明停在停車格裡啊!
周圍再仔細找了一兩遍,還是不見機車的蹤影,
ㄚ,不會吧!被偷了喔!
還好手機裡有北市拖吊場的電話,
正打算撥手機時停後方的停車格的機車堆忽然發出煞車的咭咭聲響!

繼續閱讀
2007/08/09

頭毛

看來我留了許久的頭毛是保不住了!
阿母叫我剪好幾次了,
客戶也說過頭毛太長了,
游泳時泳鏡的拉扯也痛的討厭,
不過頂多偶而動一下剪頭毛的念頭,
卻也一直的留了下來!
不過!昨晚......

繼續閱讀
2007/07/30

軟軟的樹

那一年的夏天..上午暑期輔導..
下午幫教務處做完工務後與幾個同學留下來打球..
一直混到六點多天色暗了下來大伙才解散回家..
為了縮短回家的距離..
走了學校後面一條山路捷徑回家(一條樹林包覆的小徑)
平常偶而會走這條山路往來上下學..
但山路偶而因雨後泥濘..鞋子會沾滿泥巴..
所以只有天氣好或趕時間才會走..

繼續閱讀
2007/07/24

燒酒醉

阿杰 站在巷口(11月底00:27)
信X國小與仁X國小中間緊隔的巷道..
(巷底為分叉的兩條*直上*右轉*上坡道)
從小至今不知走過多少回了..
阿杰 的家位於巷底直上坡道再往上走山腰的最高處(典型的基隆山坡地住宅)
剛參加完高中同學聚餐..幾個男人一伙吆喝續攤..
來到愛九路某大樓的九樓..阿杰 其實已有八分醉了..
朦朧中只見人影往來以及震耳的卡拉ok..
好熱!!怎麼這麼熱??是酒精發作的關係嗎??
起身想上個廁所兼散熱..酒店電動門一開..電梯!!!

阿杰 回過神一愣..什麼時候走到巷口了...


繼續閱讀
2007/07/18

20煞

加班至午夜12:18下班..
沿信義路口基隆路左轉入地下道前..
一股陰柔風襲來..趕緊升上車窗玻璃..
開車和騎車進入隧道習慣的會升上車窗..蓋上擋風鏡片..
都是因為國一的那一年...


繼續閱讀
1 2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