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4/10

2016/03/2 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一)


王中和老師講/明心書院打字組整理
 
根本無明與枝末無明之分甚細。起信論義記講義云。根本不覺者。迷真之用。以其為動念之原始故也。枝末不覺者。起妄之差別。即三細。六麤也。結末歸本者。
 
「無明」可以分為「根本無明」與「枝末無明」兩者,這兩者的分別很深細,很難觀察出來。「根本不覺者」即根本無明,它已經迷了,不清楚什麼是真相。這個真相在佛法裡稱為「真如」。「迷真」表示它不知道什麼是真如。這是我們起心動念,發生迷惑的一個最根本原因。迷真是最根本的不覺察,對真如的無法覺察。真如本身有它的覺察力,真如的覺察力稱為覺、覺性或菩提自性。我們不清楚這個最根本的覺察、覺性、菩提自性,這是「根本無明」。
 
還有一個是「枝末無明」又稱「枝末不覺」。枝末不覺是什麼呢?造作種種不真實的,也可以說是種種不真實的造作,稱為起妄。根本無明是迷真,枝末無明是起妄,這是兩者的主要分別。起妄之後,我們就會造作種種煩惱痛苦,所謂的起惑、造業、受苦。起妄裡面有一些差別性,這個差別性在於三細與六麤(六粗)。
 
什麼是三細相?「依不覺故生三種相」。我們本來覺,現在變成不覺。不覺是怎麼回事呢?沒有察覺到覺性,並不是覺性消失。覺性一直都在,只是我們察覺不到。我們不覺之後,就生三種相,只要我們繼續不覺的話,這三種相會一直與不覺相應,這就是《起信論》說的「與彼不覺相應不離」。
 
不覺的總相是根本不覺,亦即迷真。但三細在講不覺的別相、細相、枝末相。枝末相是它的別相,如同樹枝有本有枝末一樣,但並不表示枝末不重要,枝末是代表比較細的部分、個別相的部分。個別相與總相的重要性皆居於平等的地位,都很重要。「不覺」所起的相有二種,一個是三細相,一個是六粗相。有句話說:「無明不覺生三細,境界為緣長六粗。」就是在講三細、六粗如何來的。
 
三細
 
一。業相。業相即「無明業相」,我們覺性的那個心本來是如如不動的、寂滅的,因為無明的關係,使「覺性」成了「不覺」,不覺是未能覺察「覺性」,並不是覺性不在了,不覺之後造成了業相。也可以說,你的起心動念都是依著不覺而心動的,未能覺察「覺性」而心動,這稱為「業」。
 
二。見相。見初動之相也。亦名轉相。依初動業識轉成能見之相也。見相即「能見相」,這個「能見」怎麼來的呢?因為不覺而動,轉成能見之相,有能見之相就會出現所見的「境界相」。
 
三。境界相。轉相分別初動之境界也。亦名現相。由前轉相則境界妄現也。
 
六麤是由藏識中初起之三細相而生。
 
一。智相。依三細中第三之境界相。不了自心所現。妄起分別染淨。於淨境則愛。染境則不愛之相。
二。相續相。依前智相分別。於愛境則生樂。不愛境則生苦。覺心起念相續不斷之相。
三。執取相。依相續相緣念苦。樂。等境。心起執著之相。
四。計名字相。依前妄執分別假立名言之相。
五。起業相。依前名字執取生著。造種種業之相。
六。業繫苦相。業繫纏縛。生死逼迫之苦相。
 
三細六粗共九相,它真正的來源是根本無明所造成的,因為不了解真如法相的功德智慧,所以稱為「不覺」。三細六粗都是不了真如法相而造成的,故為「枝末不覺」。所謂迷真為根本不覺,起妄為枝末不覺,一個是迷真,一個是起妄,而起妄真正的問題是迷真,如果可以把迷真的問題解決,則起妄的根就會斷掉。所以,我們要去體證這個真,這個「真」即是「真如」。
 
天台宗認為:
 
其一、凡外不明真諦。著於邪見。名見思無明。凡夫與外道不了解什麼是真諦,著於邪見,這些邪見使自己搬石頭砸腳,到最後害死自己,此稱為「見思無明」,又名「見思惑」。
 
其二、二乘不明俗諦。著於自利。名塵沙無明。二乘不明俗諦,能夠把真諦運用在生活裡的稱俗諦,二乘不明真諦起用,他只知道利益自己,自己解脫,可是他不知道如何度眾生。要開一個智慧才能夠度一位眾生,要度無量無邊的眾生就要開無量無邊的智慧,但二乘只能夠自利度自己,沒辦法幫助其他眾生,這種狀況稱為「塵沙無明」。
 
其三、權乘菩薩不明中諦。著於二邊。名根本無明。權乘菩薩不明中諦,當一個人發願要行菩薩道,但深般若智慧還不到菩薩的境界,尚執著在生死和涅槃兩邊裡,落入「有」或「沒有」,此稱為「根本無明」。
 
雜集論四云。無明有二種業。一。令諸有情於有愚癡。二。與行作緣。令諸有情於有愚癡者。謂由彼所覆於前。中。後際不如實知故。由此因緣起如是疑。我於過去為有。為無。
 
《雜集論》第四卷說,無明有兩種業,一種是「令諸有情於有愚癡」,另一種是「與行作緣」。什麼是「令諸有情於有愚癡」呢?就是令諸有情陷入「有(三界有)」的狀態,有情陷在兩邊無法超越,不了解什麼是空,並認為三界是實有的,這是一種愚癡的表現。眾生心裡會疑惑:「我是從哪裡來的?我的過去到底是有或沒有?」
 
如是等。與行作緣者。由彼勢力。令後有業。得增長故。按於有愚癡。即能發生一切惡業。似即發業無明。
 
「無明」與「行」產生緣生的關係之後,會出現一種勢力、一種力量,令後有業得增長,使後世的受身果報成熟。眾生不知道「有(三界有)」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不知道「有」是幻相,「空」才是真相。所以,他對於「有」起了愚癡,這是所謂的「發業無明」。我們以前講過,貪、癡、我見、我慢等,能發生一切惡業的稱之「發業無明」,這在講意根的過失。
 
與行作緣。令後有業增長。似即潤生無明。蓋煩惱有分別起。(依邪師邪教邪思唯而起。)俱生起。(習性自然而起。)意識起此二種煩惱。造善惡業。俱生起之煩惱。潤其業種而使受生。故有潤生無明之名。
 
與行作緣就會有身行、口行、意行,緣生出行蘊,緣生出行蘊之後也可以讓後世受生的果報成熟,此即滋潤後生的無明。煩惱有分別起與俱生起兩種,「分別起」是依邪師、邪教、邪思唯而起;「俱生起」是習性自然而起的。意識起此二種煩惱造善惡業。俱生起的煩惱,潤其業種而使生生世世受生,所以有潤生無明之名。
 
眾生於臨終時。有三愛。一。境界愛。愛著眷屬家財。一切環境。二。自體愛。愛著身體。三。當生愛。愛著當來受生之處。潤生無明。即潤既造之業。使生苦果也。
 
「潤生無明」是滋潤我們已經造的業,使得那個業趕快產生出果報、苦果。也就是說,你愛著它的時候就是在滋潤它,你滋潤它的時候,使得已經造出來的業生出苦果。這個愛是什麼樣的愛呢?眾生在臨終時有三愛,這三個都會滋潤無明,你可以看到,這三個愛的執著境界如下:
第一、境界愛,愛著某個境界,這是小我的愛、我見的愛,它不是大愛、大公無私的愛。
 
 
第二、自體愛,愛著自己的身體,這也是我見很強。
 
第三、當生愛,愛著當來受生之處。
 
以上在說明十二緣起支的「無明」,接下來要講「行」。
 
行,為過去世之煩惱惑,煩惱即是惑,惑即是煩惱。過去世之煩惱惑變成身行、口行、意行三業,造一切善、不善業。在提醒我們平常自己的起心動念,不論講什麼、做什麼,盡量不要有過失。當一個人很煩惱、疑惑的時候,他的過失容易多。所以,他於身、口、意行中,造作一切善或不善業,遷流於過去、現在、未來三世。《成唯識論》裡說,「行」與「無明」很有關係,意識在「行」的活動裡,會生出喜歡住著的習性,故稱「行緣識」。《大乘義章》云,內心只要對著六塵境,那就是一種「行」。《法界次第》云,造作之心,能趣於果名行。《俱舍論》云,「行」的意思有兩個,就是造作、遷流。
 
瑜伽論五十六云。行有三種。謂身行。語行。意行。當知此中入出息風。名為身行。風為導首。身業轉故。身所作業亦名身行。由愚癡者。先起隨順身業風已。然後方起染污身業。如入出息能起身業。故名身行。
 
《瑜伽論》五十六卷說,行有三種,包括身行、語行、意行。其一、身行,「入出息風」即呼氣與吸氣之意,我們呼吸就是一種身行,身行與呼吸很有關係。「先起隨順身業風已」,要先隨順這個呼吸,因為人不能呼吸就死了,然後方起染污身業,所以身行包括我們的呼吸。
 
如是尋。伺。與諸語業。均名語行。受。想。與意業。均名意行。
 
其二、語行,「尋」、「伺」以及「語業」都為語行。「語業」是指我們講話造成的業力,如果是不好的語業,像兩舌、惡口等。另外,尋、伺這二個功能也列入語行。「尋」是指粗心覺察,是粗心的覺觀力;「伺」是指細心覺察,是細心的覺觀力。例如,貓發現老鼠,表示有覺察到老鼠,這是一種粗心的覺察力,稱為「尋」;發現老鼠之後,貓躲在老鼠經過的路上,一動也不動地盯著老鼠,這稱為「伺」。「尋」以前翻譯為覺,「伺」以前翻譯為觀,因為尋是一種察覺,伺是一種觀照。所以,語行不只包括講話的部分,尚包括尋伺。其三、意行,我們的受、想、意業都屬於意行。
 
又《瑜伽論》五十三卷說,這個「行」有它的相,包括三種相:一、善行;二、不善行;三、無記行。又一切行皆造作相,「行」代表「造作」。又《瑜伽論》十卷說,從「行」支緣生到「識」支有三種緣,第一、俱有緣,這個「行」可以熏發識的種子。第二、無間滅生起緣,在熏發識的種子之後,會有一種力量在活動和運轉。第三、久遠滅引發緣,使得未來的果報產生出來。
 
《雜集論》第四卷說,十二緣起支的「行」支有兩種業,
 
第一、「令諸有情於諸趣中種種差別」,業這種很大的力量,令各種不同的眾生到不同的六道去投胎,六道輪迴,因為他們所造的業使他們各走各的路。「行」就是眾生的造作力量,使得眾生往不同的地方去。
 
第二、「與識作緣」,這個習氣的力量,使得未來的名色生起種子能夠增長。十二緣起支是「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因為「行」以「識」作緣,此時會產生一種習氣的力量,這種習氣力量又使未來的名色生起種子,所以「識」緣「名色」。以上是十二緣起支的行支。

關鍵字: 重要性 智慧 地方

2016/02/24 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三)←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