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3/23

2015/12/16 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二)


王中和老師講/明心書院打字組整理

另外一種人是迷於色偏重者,對色法比較不了解。這時候要詳細的觀察色法,所以把色法拆解為十個半,五根、五塵加起來是十個,另外半個指的是法塵。五根、五塵合稱十處,法塵又稱為法處一分,法處一分在講「無表色」。把色法分開為十個半的目的,在於讓我們能夠仔細地觀察色法。這時候心法只有一個半,也就是意根和法塵。此時,色法的十個半加上心法的一個半,合稱十二處,這十二處在於「開色合心」,是針對迷於色的人,它對色法詳細觀察,對心法比較簡略。

最後,對於色心共迷的人要講十八界,十八界是開色法為十個半,開心法為七個半,加起來合稱十八界。這時候色法的十個半是五根、五塵以及五表色,心法的七個半是意根,以及眼耳鼻舌身意六個識,以及法處一分,這個法處一分的重點在心所法。所以十八界在於「心色具開」,讓我們對色法與心法的詳細觀察,主要針對色心共迷的人。

『眾生細觀色心二法。皆從虛妄因緣而生。起惑造業。輪轉生死。』

不論你觀察什麼,到最後只剩下色法與心法兩個法,而色法與心法都是因緣和合而生,因為因緣和合,所以它是空的,它是虛妄的。要解決這種因緣和合而生的問題,這種虛妄因緣的問題,就是要對色法與心法詳細觀察,才得以用智慧停止起惑造業、輪轉生死的強大力量。因為起惑造業、輪轉生死,是一個非常大的力量,你幾乎無法阻止,唯有用智慧來解決。

這種起惑造業、輪轉生死的力量,大到什麼程度呢?即使你不斷地做慈善事業也停止不了。有些人很好心,不斷在做慈善事業,可是他沒有發起智慧,也無法停止這個起惑造業、輪轉生死的力量。一個人身上往往帶有這些能量,這些能量可以使一個人身心不寧,包括身體生病、心裡痛苦等,你要靠智慧才能停止。如果沒有智慧的話,這種身心不寧的現象無法停止。一般人的身體生病或者心裡在痛苦,其實後面都有很大的力量。

我們可以觀察,你身體上的病痛、心靈上的痛苦,看似好像跟你的生存環境有關,你不覺得是沒有智慧造成的,反而認為是生存環境造成的,其實這都是幻相、假相,等到你開智慧的時候,便可以認清楚你所生存環境的真相,就不會再去怪罪環境。否則我們一定都會怪環境,包括現在世道不好、社會不好、政治狀況亂、全世界經濟不景氣、各處打仗、多災多難、IS組織如何等,這都是沒有智慧的人的藉口。你喜歡藉口,老天爺很慈悲,送你很多藉口,包括最近又送給人類一個很大的藉口,就是IS!這是人類非常大的一個藉口。

我們在生活中,應該就注意力所及之處,去體認那個心,在體認心的時候,要詳細地觀察蘊、處、界。也可以講,大部分的眾生都是色心共迷,以觀察十八界為主。可能有的人是偏向迷於色,有的人是比較迷於心的,前面所講的蘊、處、界的觀察,就是針對迷色、迷心,以及色心共迷這三種人、三種根器的問題,提供不同的方法。基本上來講,這三種方法都是觀察色跟心,也就是去體認色法跟心法的無自性。

『如以真空妙智。悟此妄源。無有實體。絕名離相。則自不為惑染所縛。次分釋之。』

這種體認為「悟此妄源,無有實體」,你要了悟這個虛妄的來源,它是不實的,它是空的,而且這個不實的、空的,是如何的一個不實、如何的一個空呢?它是「絕名離相」的,如果你懂什麼是絕名,什麼是離相,就會對「無自性」或「空」有所體認,自然不會被惑染所綁縛住而不得解脫。

惑染指的是煩惱業障,綁縛為受苦的意思。惑染業障為起惑、造業、受苦的意思,「惑」是起惑,「染」是造業,「縛」是受苦。換言之,觀察色心二法,到最後會觀察名跟相,觀察名跟相,最終要「絕名離相」,也就是對「空」有更深刻的體會,對於「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有更深刻的體會,這是落實在「無有實體,絕名離相」。

『絕名離相云者。如大般若經三百八十四曰。善現。如是等一切名。皆是假立。為表諸義。』

何謂「絕名離相」?《大般若經》三百八十四卷提到,一切名都是假立的,為了方便我們了解事情或幫助我們溝通,才假立各種語言文字,而這些假立的語言文字都不是實有的,假立代表非實有性。文中「善現」是指須菩提。

『施設諸名。故一切名。皆非實有。諸有為法。亦但有名。由此無為。亦非實有。愚夫異生。於中妄執。』

在佛法裡常常看到「施設」兩個字,但很多人不知道何謂施設,其實施設即是假立之意。語言文字都是假立,只是方便我們溝通,方便我們了解某件事情的意思。可是,語言文字也在刺激人,這就是我們沒有辦法認識到語言文字的非實有性、假立性、空性。

凡夫俗子、外道在假立的名相裡、在語言文字裡妄執。「愚夫異生」指的是凡夫俗子外道,「妄執」代表虛妄的執著、不恰當的執著、放不下、自尋煩惱。所以語言文字對人傷害很大,反過來講,為什麼人容易受到語言文字的傷害呢?因為「愚夫異生,於中妄執。」

小孩常說:「某某人說我怎樣,所以我很生氣!」然後大人聽了會覺得小孩子很可笑,別人說他怎樣,這有什麼好生氣的?可是,在大人的世界裡,如果某人引起大家對你的嘲弄呢?你也受不了!大人的世界裡也都是用嘲笑去攻擊人。事實上,這些都是人類的妄執,對誰最有效呢?愚夫異生,就是凡夫俗子、外道,真的是如此!譬如:有誰給你安上一個惡名,它會牽動你的心,會讓你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因為你惡名在外了,這都是「愚夫異生,於中妄執。」

【同學】:老師,《心經詮注》第287頁裡的「隨緣度生,性不離相,執性厭相。」您上一堂課解釋「執性厭相」原來應是超越二元對立之相,因為二乘沒有辦法證到體法空,所以他會執著在超越二元對立之相。我的疑問是,二乘根本沒有證到超越二元對立之相,為什麼他會執著在超越二元對立之相呢?還有,每次講到二乘時,免不了都要提到「俗諦」與「真諦」,但以我所理解的二乘,他根本沒有證到真諦(實相),是不是二乘很執著「有」一個什麼東西?因為他們一直到入涅槃都沒有證到實相,如果有證到實相他們就不用入涅槃了?

【老師】:真正的問題是在於執著有一個實法,這個執性厭相的「性」,原來應是破二不著一,破二不著一代表「空」。但是,二乘是破二著一,他破了二之後,認為那是實法,也可以說,二乘對「空」的理解是不夠徹底的。對「空」的理解要不落兩邊,結果二乘只知道破二,但不知道要不著一,他認為破二之後的那一個是實有的狀況,所以他非入涅槃不可。其實,應該是不住涅槃,而不是入涅槃,他認為有個真實東西是「涅槃」。

【同學】:二乘所謂的「真諦」是涅槃,並不是大乘所說的「無住涅槃」、不生不滅的實相,所以二乘的真諦與大乘的真諦是不一樣的?

【老師】:對!所有問題都出在這邊,上次我說過,現在全世界的狀況都是把神實有化,把神秘性實有化。大部分的人認為,反正神是不能被了解的、是神秘的,因此最後把這個神秘的東西實有化。二乘的問題也是把涅槃實有化,他認為真的有個涅槃要去證,他不知道破二不著一。XX也是這個問題,認為真的有一個第八識,把第八識實有化,且講得很真實,有頭有腳,這個真實絕對不是緣起性空,都是因為對「空」不了解,全部的問題都出在實有化。

【同學】:老師,大乘的真諦是指總相智,而二乘的真諦是指涅槃,二乘認為入涅槃就是真諦,可以這樣說嗎?

【老師】:是!二乘認為涅槃是實有性的,所以他一定要去入涅槃,可是入了涅槃反而不能發揮「空」的功能,他就死在實有性上面。「空」才可以有無限功能的發揮,當他入了涅槃,實有性之後,什麼功能都發揮不了,也不能度眾生。菩薩懂這一點,所以菩薩不入涅槃,這叫「觀空不証」,不入涅槃才能完全把實有性抽掉,讓「空」的功能無限發揮,讓自己的生命圓滿,以及讓所有眾生的生命圓滿,一定要了解到這一點!

【同學】:不管證到什麼都要放掉我執。

【老師】:對!上次我還特別強調,只有證量,沒有證果,如果認為有一個什麼實有的果可證,那就會發生問題。有人說:「我真的證了初果、證了二果、證了三果、證了四果。」這都是有問題的人所講的話,真正有智慧的人是沒有實有性的,怎麼會有果地可證呢?很多人的智慧沒辦法達到這一點,他會說:「你看!我做了多大功德,我現在的功德已經累積到初地、累積到二地、累積到三地。」這就是實有性的問題,他不明白「空」,不能真正三輪體空,對這種執實有性的人,體悟三輪體空是非常困難的。

什麼是「三輪體空」?布施的人、布施的對象與布施的東西都是「空」,這是字面上、理論上的意思,如果他沒有辦法真正領悟,落實在生活中,他會說:「我現在做了這麼多功德,累積了這麼多功德,我告訴你,我真的已經證了初地菩薩!」這就是所謂的「實有性」。

菩薩絕對不會對別人說自己真的證了幾地了,或現在已經是三地了。幾地菩薩只是一個形容而已,並不是真的證了實果,覺得自己真的登了那個位置。《金剛經》說,證初果的人,不會覺得自己證初果;證阿羅漢的人,也不會真的覺得自己得到阿羅漢果;甚至被授記成佛的人,也是無一法可得,並不是真的有佛的境界在某個地方。如果有人說:「我告訴你,我真正恢復了佛性的境界,那是你不了解的。」這是「破二著一」,而「破二不著一」才是空,著一就不空,不空則是問題所在,也是人的問題。

【同學】:老師,您說的這個部分讓我想到,上週整理心經稿子時查到一則公案,《祖堂集》中有一則著名的公案。行思禪師是六祖惠能大師的首座弟子,得法後住在江西吉安南邊的青原山弘法,形成南宗兩大系之一的「青原系」。有一次,僧徒問他:「什麼是佛法大意?」行思禪師說:「廬陵米作何價?」我覺得這則公案很有意思,其實,他是說真正證悟的人都是要做正常人,而正常人要不要吃米?要不要買米? 

【老師】:是啊!「三輪體空」在基督教的說法是,右手做的事不要讓左手知道。《聖經.馬太福音6:3-4》:「你施捨的時候,不要讓你的左手知道右手所做的,好使你的施捨行在隱祕中。這樣,你那在隱祕中察看的父就將回報你。」

你想想看,都是同一個人,右手做的事,左手怎麼會不知道呢?可是,如果真正三輪體空,則左手做的事右手不知道,為什麼呢?右手做的事左手知道,是因為執著,如果不執著,右手做的事左手當然不會知道,這是我們心念的問題。

三輪體空的境界是,當你真正了解「空」的意思,心裡的執著全部都脫落的時候。也可以說,你整個心是平靜、寂靜的。不會有自己已經證了、功德多大、又證了幾果、又證了幾地,心裡沒有這些東西了。只是境界越來越高時,可以分為初地、二地、三地、四地,但那是假名、假相,不會把這個當真。若把這個當真,心想著,我現在真的是三地菩薩了!或者我現在真的是五地菩薩了!則變成實有性。

如果有實有性,會誤認為自己真的證了阿羅漢果,有阿羅漢果可得。《金剛經》在破斥這件事,解脫道的階位都不可執著,更何況是菩薩道的階位呢?因為菩薩的智慧比解脫道的智慧還大,如果解脫道的果位都不能執著,更何況菩薩道的幾地位階,怎麼可能執著呢? 

外面很多人會說,某人已經修到幾地大菩薩了,其實很多都是某個教派的人故意放的風聲,因為現在都是在搞迷信,只要透過迷信,聚集一批人好像要去做慈善事業的樣子,但將來都要出大問題,這都不是正道,都會陷入宇宙的陷阱。我們一定要確實了解佛法才行,而確實了解佛法就是真正在心裡去實證,一個在佛法上有修證的人,他還是一個平凡人,也不屑做一個不平凡的人。

禪宗裡有一則公案,有一位西域來的和尚與中原和尚走在一起,走著走著,來到了江邊,西域和尚直接走在水上過江,他走到一半時對中原和尚招手說:「你來啊!」中原和尚說:「原來你還有這個在!」他很不屑西域和尚,就走了。為什麼呢?以禪宗的家風來講,是要做正常人,並不是去顯神通,當你還表現在水面上走,代表你心裡還有這個東西,這個東西沒有脫落。這則公案指出,在日常生活裡,平凡、平淡、平實的做正常人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懂這一點,反而會想要去做一個不正常的人。

上次講過,當一個人對任何事情充滿興趣,這是對的!可是,如果他為了要引人注意,讓自己成為有趣的人,這就不對!如果他想引人注意,會變成我很古怪、我很另類、我很不一樣,包括染頭髮、奇裝異服、顯神通等。其實,這變成是讓別人覺得我們是有趣的人。

為什麼一個人要怪模怪樣呢?如果一個人對任何事情都有興趣,他在任何事情裡發揮生命的智慧,透過發揮生命的智慧,得到生命的喜樂,這是對的。但如果他讓自己怪模怪樣,想要變成一個有趣的人來吸引別人的注意力,代表他心裡有放不下的東西,而且那些表現也是不正常的。如果真正體會到了「空」、「無自性」、「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結果就是一個正常人而已。

《心經》的「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後面「無」什麼,這些「無」就是讓人把煩惱脫落,如果一個人不能把煩惱脫落,他會陷入那個陷阱,僵化在那個地方。在佛法來講,僵化在那個地方就是實有性,也就是不空。我們學習佛法在做一個正常人,但心中是寂滅的,甚至寂滅到超脫生死。

什麼是「超脫生死」?我們會怕死,總覺得有一個什麼東西死掉了,然後很痛苦、很難過。人怕死,這就是「死」在人的心中脫落不掉,其實「死」只是一個概念,也可以說是一個名相。人怕死就罷了,也怕生!他說:「我死了之後,假如不好的因果成熟了,不知道六道輪迴到哪裡去,甚至落入三惡道。」講這個話可不可怕?心中還生起了一陣恐懼感,不但怕死又怕生。

這都是對空性不了解,他沒有辦法做到不生不滅,他的小我性非常強。他認為,死表示有一個什麼死了,小我死了;生,這個小我還死不了時,未來又不知道投胎到哪裡去受苦受難,更可怕!如果他心中對「空」沒有體會,沒有智慧,他絕對會陷入怕生又怕死的狀態,如果一個人真的有這樣的智慧,是無懼於死亡的。如何有這個智慧呢?要在生活裡處處鍛鍊。

『施設諸名。故一切名。皆非實有。諸有為法。亦但有名。由此無為。亦非實有。愚夫異生。於中妄執。』

剛剛講到了「一切名皆非實有」的問題,我們要了解這個名是假立的。「諸有為法,亦但有名」,諸有為法代表有生有滅的法,這個「法」是指某一種事物,譬如:死亡也是一個法,它是一個現象、一件事物,為各種有生有滅的有為法之一。但現象、事物也只是有它的名,如果不懂這個道理,我們會陷入那件事情裡。反過來講,「有為法」的相對即是「無為法」,有為法是假立的,它只是「名」而已,如果有為法是空的,無為法也是空的。

「由此無為,亦非實有」,有很多人說,有為法是假的,無為法才是真的,為什麼呢?他們認為無為法是真的不生不滅的那個東西,但是,對不起!無為法與有為法是相對的,沒有有為法也沒有無為法,所以有為法是假立的,無為法同樣也是假立的 不是實有的。如果不了解這個智慧的人,他絕對丟不開實有性。

對這些人而言,實有性一定藏在某個地方,他沒有辦法真正體會到空,在「空」裡一定有個區域是不空的,實有性便藏在那個不空的地方,如果智慧不到,那個實有性的地方就藏著他的恐懼與無明,所以,他要緊緊抓住那個實有性,以二乘來講,他執涅槃為實有性,必須去入涅槃。

以佛法來講,大部分學佛的人士主張一切都空,他將實有性放在哪裡呢?放在淨土。他一定要到西方極樂世界去,所以那個地方成了他的實有性。要知道,西方極樂世界的意思是什麼呢?是心的淨土,其實處處都是淨土。並不是拿個羅盤來看一下,這個是西方,大概人死的時候往那個方向去才對,這就是實有性。到最後變成你要向西拜,不要向東拜,因為向西拜才會拜到西方極樂世界,功德才會跑到那邊去,你向東拜就不對,為什麼呢?這都陷入實有性的問題,最後當他陷入實有性之後,他把自己的恐懼藏在那個地方,他非到那邊去不可,他不知道處處都是他在限制自己,這是問題所在!

並不是把心中的恐懼放在某個地方,藏在某個地方,我們要真正的了解智慧,讓我們心中的煩惱全部都脫落,而大部分藏在哪個地方呢?就是他不敢「空」的那個地方,實有性就藏在那個地方。《心經》的系統是一路「無」到底,一路脫落,絕不為實有性留半點空間。

《心經》的系統在說明一切都是幻,很多人聽到一切都是幻、一切都是空,都嚇壞了,嚇死人了!一切都是幻,難道沒有一點真實嗎?他不知道一切都是幻,是在把他的實有性抽出來,如果實有性還在,你受不了所謂的一切都是幻。所以,我們一定要了解《心經》這個系統,而且當你體會到「空」時,你才可以把生命的功能完整、圓滿的發揮,自度又度人,但「愚夫異生」就是沒辦法做到這樣。


2015/12/16 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15/12/16 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三)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