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3/23

2015/12/09 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三)


王中和老師講/明心書院打字組整理

『菩薩修行。道有所增。惑有所減。故云增減。今言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明真空相中。』

菩薩修行,好像道有所增,惑有所減,可是「道有所增」是沒有實有性的,「惑有所減」也是沒有實有性的。生、滅、垢、淨、增、減都沒有實有性,所以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它們都沒有實有性,都是空的,是明真空相中。

『本無凡聖。修證。因果。等法。直顯般若一真空體。諸見脫落。獨露真常。』

如果你著了相,賦予實有性,就是不空。真空相中,凡與聖都是沒有自性的,任何一法都沒有實有性。「直顯般若」就是大智慧,這個大智慧是不賦予實有性的,所以不會著二元對立之相。

現在全世界的狀況,真理沒問題,是宗教有問題,雖然宗教與真理很接近,可是也可以離得很遠。全世界都在搞宗教活動居多,不在追求真理,宗教活動有時很荒謬,你只要看基督教與回教便知道,基督教與回教都在玩實有性,結果這兩個宗教打起來之後,造成全世界的動盪不安。但是,如果單以宗教而言,天主教、基督教都在做慈善事業,而回教徒看起來也是很虔誠,而其末流,發起瘋來還真不得了,這就是宗教的可怕之處。

宗教的可怕之處在於,人類在宗教裡好像也是很虔誠的在做慈善事業,可是在宗教裡賦予實有性之後,殺人與戰爭結果卻完全與真理背道而馳,這是很明顯的事。不管任何宗教活動,只要賦予某種實有性,到最後都會惹出大問題,弄巧成拙,只有真理才能解決問題,所以不要去搞宗教,要追求真理。你可以看到,一開始所有的教主都在講真理,是後人把它搞成宗教,以致於發生問題,只要講真理都不會有問題,迷宗教都會出大問題。

現在整個全世界的狀況來自於實有性的問題,尤其是對於神秘東西的實有性。也可以說,科技是最具實有性的東西,科技的發明可以讓人方便,增加擁有感,以及對擁有的執著。最後,連神秘性的東西都要賦予實有性,終至成為許多喃喃囈語的宗教預言,這都是人類集體潛意識裡,反覆的那些模式所賦予的實有性。

人類的集體潛意識代表無明,潛意識裡有很多反覆的模式,賦予它實有性之後,造成很多問題。潛意識的投射,有一部分是宗教的預言與神話,人類最終還是在宗教預言與神話的模型裡,走入自相殘殺與毀滅,這就是人類的無明,賦予神秘實有性,造成很強烈的二元對立,基督教與回教的戰爭即二元對立導致。

目前世界戰爭,到底是哪個國家與哪個國家的戰爭呢?大家都知道,並不是國家與國家的戰爭,而是基督徒與回教徒的戰爭。現在歐洲沒有哪個國家與哪個國家的戰爭,而是什麼教徒與什麼教徒打仗,歷史上也是如此。歷史上,歐洲真正大規模的戰爭,基本上是基督徒自相殘殺,或是基督徒與回教徒在打仗,此即實有性造成的問題,這是大端。

事實上,任何宗教活動或多或少都會把真理賦予實有性。所以,一定要了解宗教活動的本質,這是宗教與真理分道揚鑣之處,宗教活動有時是很可怕的,因為宗教活動讓人覺得善良虔誠,可是卻透過所謂的善良虔誠而製造了大問題。人類的善良虔誠製造了二個大問題,一個是宗教,另一個是幫助失敗。

以幫助失敗來說,譬如:爸爸與兒子鬧翻了,為什麼呢?爸爸想幫助兒子,到最後發現兒子實在太沒出息了,傷了他的心,兒子也覺得爸爸不理解他,造成爸爸與兒子鬧翻,這個鬧翻的背後都含藏很多感情、眼淚。某個程度上,這兩個人都是好人,卻彼此留下很多心痛、心碎,這對父子的問題最終是幫助失敗造成。

另外,夫妻之間的問題更多是幫助失敗導致,到最後夫妻反目成仇。起初先生對太太有一些正面的期望,或太太對先生有一些正面的期望,剛開始都很正面,都想幫助對方,最後卻是付出很多而沒有結果。所以,夫妻反目成仇絕對是幫助失敗的問題。

因人類的善良虔誠所製造的問題,玩大的是宗教問題,玩小的是幫助失敗,它們的本質都是沒智慧,不了解什麼是「空」,都是因為賦予實有性造成。如果父母親對子女的付出是「空」的,則可以一直付出,如果是實有性的,付出一段時間之後,可能覺得子女實在太沒出息,他付出不了了。夫妻之間也是一樣,夫妻之間可以不斷付出,一旦賦予實有性之後,過了一段時間發現,付出的都沒回報,他也沒辦法再付出了。最後父母與子女反目,夫妻之間反目,都是幫助失敗造成。

國與國互戰的幫助失敗是玩宗教戰爭,人與人互戰的幫助失敗是父子反目、夫妻反目、家庭破碎。我們對這兩件事情都要非常警覺,一個是對宗教要非常警覺,另一個是對幫助要非常警覺。宗教是玩大的幫助失敗,而人與人間的幫助是玩小的幫助失敗,都是因為沒智慧造成的,而沒智慧來自於不了解什麼是「空」,都是賦予實有性的關係。

如果你賦予的東西是「空」的,你可以一直付出,一旦你對付出的東西賦予實有性之後,會變成:「我辛辛苦苦付出,多累啊!你竟然這樣對我!」到最後你付出愈多,反而不滿愈多,因為你沒辦法「空」,你賦予它實有性。

你的付出本來是在帶動你內在的流動,在你付出的過程中,內在會開始流動,可是當你賦予實有性之後,反而會僵在那個地方,你「空」不了!小到生活上的幫助,大到全世界的宗教戰爭,全部都是「空」的相反,賦予實有性,著了二元對立之相,著相!甚至於到最後,破二還要著一,不清楚「不生不滅」也是空的、虛幻的。所以,一定要了解「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的道理,很重要的! 

如果你真的徹底了解無自性,了解一真空體,則諸見脫落。所有你想賦予實有性的執著,全部都脫落。「諸見脫落」本身就是「真常獨露」,而不是諸見脫落之後還有一個真常,要清楚這一點!並不是諸見脫落之後,還有一個什麼真的東西,如果你要賦予它實有性時,又要出問題了,又變成一個「我見」。

『法華經曰。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諸法本自不生。不滅。既無生。滅。自無垢淨。增。減。可言。當體即是真空。真空即是實相。』

《法華經》曰:「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但一般人不了解,常常是「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庸人自擾」是因為賦予實有性。宇宙裡非常弔詭的一件事情是,要追求真理反而不能問「這是真的嗎?」這會賦予真理實有性,當一直強調講出來的東西是真的,真理就變成無明,要惹麻煩了!

宗教的問題是,當它賦予真理實有性之後,會吸來一個相對的東西,有神就有魔,神有實有性,魔也有實有性,當你說神有實有性時,會引起魔的實有性,造成二元對立的激戰。所有宗教的神旁邊都跟著一個魔,唯有開悟的人所看到的神旁邊沒有魔,為什麼呢?主要是因為開悟的人懂得什麼是「空」,他不會賦予實有性,就不會造成二元對立的問題。

「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這個「寂滅相」即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反之,不寂滅是什麼呢?就是賦予「生」的實有性,同時也賦予「滅」的實有性。我們用在生活上也是一樣,你有沒有一種自己從什麼時候出生的實有性?這就是我見、我執,這個實有性太強烈了,是根深蒂固的,非常難突破。包括開悟的人,只是在觀念上突破而已,實際上還要透過一點一滴的修行,將這個實有性修除掉。

你認為自己從什麼時候出生的認知,這是賦予「生」的實有性,同時你會對死亡覺得怪怪的,感到有點不對勁,會有點怕死,為什麼呢?因為你也賦予「死」的實有性。當我們將實有性放在自己身上來看就知道,你是否感覺自己從過去的某一個時間點出生?其實這是相對的,有過去就有現在,有現在就有未來,全部都落入相對。

如果你賦予出生實有性,你會怕輪迴怕的不得了,因為有生就有死,另一種說法是,有死就有生。有生就有死比較不可怕,有死就有生比較可怕,為什麼呢?因為有死就有生,而你不知道你會生在哪個地方,在六道之中,你又很怕生在惡道裡,變成賦予輪迴實有性。

我們可以審查自己,是否感覺到自己是在以前的某個時間點出生?其實那個出生的感覺就是賦予實有性。也就是說,因為這個實有性,你沒辦法體會「空」,如果你能體會到這一點,當體即是真空,真空即是實相,實相可以幫助你解脫。

目前要幫助娑婆世界就是直接講真理,不要在儀式性的宗教活動上賦予它實有性,但現在全部都是在儀式性的宗教活動上賦予實有性。你看,朝聖的人要多,人愈多愈是二元對立,互相踐踏,到最後是踩死很多人;還有,進香活動坐遊覽車,到最後遊覽車翻覆,疑神疑鬼覺得神明怎麼不保佑 ? 這都是賦予宗教活動實有性。

印度有一間很大的廟,比中正紀念堂還大,開幕時來了五十萬人,造成互相踐踏,結果人被踩死。如果把宗教活動賦予實有性是很可怕的,但全世界目前就是這麼瘋狂。所以,要直接講真理,不要去搞有形有相的宗教儀式、宗教活動。現在這個時代正需要禪宗的精神、破相、空的精神、不落兩邊。在生活裡的鍛鍊是,你要面對煩惱、解決煩惱,而在面對煩惱、解決煩的過程裡賺到什麼呢?學習!你可以學習面對煩惱、解決煩惱,學習是非常重要的。

『事觀解云。生滅。約體。以真空體。非前際生。非後際滅。絕常絕斷。故云不生滅也。』

《般若心經事觀解》云,「生滅」是以體、相、用三大的「體」而言。真空之體不落在前際生,也不落在後際滅,不落兩邊。也就是說,不落前後,不落生滅。真空之體是寂滅相,並不是真的有一個實有的體。它絕常絕斷,不落在斷,也不落在常,超越斷常,不生不滅。

『垢淨。約相。以真空相。非迷時垢。非悟時淨。離有離無。故云不垢淨也。增減。約用。以真空用。非聖位增。非凡位減。超異超一。故云不增減也。』

「垢淨」是以體、相、用三大的「相」而言,真空之相不會因為你迷了,它就被污染,也不會因為你開悟了,它就清淨,真空之相是離有離無,不落兩邊,不垢不淨。「增減」是以體、相、用三大的「用」而言,非聖位增,非凡位減,不落兩邊,也不落一異兩邊,不增不減。

真空的體、相、用都不可以賦予它實有性,只要真實的賦予實有性,到最後都會出問題。譬如,有一個人說:「我信佛,我告訴你們一件事,昨天晚上我真的夢到佛來找我,賦予我一個重責大任,真的!不騙你們。」如果一個人講這個話,就是他要出問題了,他賦予夢的實有性。

另一個人說,你作夢的不夠看,我告訴你:「昨天下午佛真的召見我了,賦予我重責大任,而且不是釋迦牟尼佛,是未來的佛,彌勒佛對我說,他來之前叫我先做個什麼事情。」這個保證要出更大的問題!宗教裡很多這種事情,他說佛真的在他面前出現,這就是賦予實有性的問題。

你們現在聽了也許覺得好笑,可是很多大的宗教團體,都在暗中流傳這類事情,像是:「我告訴你,我們這個宗教有一位大師,佛真的暗中接見他,這件事你不要講出去,我們大家知道就好。」這稱為神話般的領導人物,就是實有性的問題,將來都會出狀況的。

一定要懂般若智慧,不懂般若智慧不行。包括「證果」的實有性,什麼是證果的實有性?真的可證嗎?《金剛經》提到證果的實有性,它要破這個,是不是真的可證到須陀洹果?是不是真的可證到阿羅漢果?是不是真的可以授記成佛?《金剛經》說,四果(初果須陀洹、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四果阿羅漢)沒有一個有證果的實有性;釋迦牟尼佛被授記成佛並沒有實法在裡頭;幾地菩薩只有證量,沒有證果。證果就是有實有性,真的有斯陀含果、須陀洹果、阿羅漢果可得?

《金剛經》說到,沒有阿羅漢果可得,這是空的,它講實有性的問題,只有初地菩薩的證量,沒有真正初地菩薩的果位可得。假如有一個人證到初地菩薩,他現在就是初地菩薩的果位,如果他都沒有進步到二地,則他在初地菩薩的果位待無量無邊的時間,不是變成初地菩薩的果位有自性了嗎?所以,並沒有初地菩薩的果位,只有初地菩薩的證量。一定要了解佛法的空與無實有性的真正意涵。

『又生滅。世間蘊。處。界。法。垢淨。出世諦。緣。法。增減上上菩提。涅槃法。就世法言。蘊。是生。滅。處。是垢。淨。界。是增。減。就出世法言十二因緣。生滅。四諦。垢淨。智得。增減。真空離此。故云不也。』

世間的蘊、處、界比較容易著生滅相;出世間的四諦、十二緣起支比較容易著垢淨相;上上菩提涅槃法容易著增減相。以世間法而言,「蘊」容易著生滅相,「處」容易著垢淨相,「界」容易著增減相。以出世法而言,十二因緣容易著生滅相,四諦容易著垢淨相,智得容易著增減相。而真空,宇宙的真相、實相,離開兩邊,無實有性。其中「故云不也」的「不」在否定實有性,代表無自性。

『又不生。實諦觀。不滅。世諦觀。合名第一義諦觀。不垢。空性觀。不淨。色相觀。兼則中心觀。不增。無為觀。不減。有為觀。連成性空觀。』

「不生」是實諦(真諦)觀,「不滅」是世諦觀,合稱第一義諦觀。「不垢」是空性觀,「不淨」是色相觀,兼有空性觀與色相觀的稱為「中心觀」。「不增」是無為觀,「不減」是有為觀,無為、有為連成性空觀。

『又不生滅。生空觀也。不垢淨。法空觀也。不增減。俱空觀也。六相既遣。空理自顯。如冰未消。自有凝。散。污。潔。巨。細。等相。既化為水。便歸不生不滅體矣。真空亦然。』

「不生滅」是在講生空觀,「不垢淨」是在講法空觀,「不增減」在講俱空觀。六相消除代表無量相都消除了,當無量相都消除後,則空理自顯。好像冰沒有融化時,有凝、散、污、潔、巨、細等相,化為水之後,這些相都消失了。也就是說,在冰存在時,它就是不生不滅的,雖然它有凝、散、污、潔、巨、細等相,但是,它沒有自性,也不能著相,當你了解它的無自性,不著那個相,你就可以了解不生不滅之體。

當我們的人生懂了無自性、不著相的道理之後,要不斷地在這個道理上學習,雖然我們懂這個道理,可是在所經歷的事情上,仍容易卡在生滅、垢淨、增減之處。所以,在了解道理之後,要用在日常生活中,看到我們的我見、我執,卡在生滅、垢淨、增減的哪個地方,能夠把卡住的地方消除掉,這才是將無自性的智慧運用在生活上,讓我們的生活可以做有意義、有價值的事情。

所謂有意義、有價值的事情就是般若波羅蜜多的事情,讓我們生活裡的所作所為都符合般若波羅蜜多的精神,這才是「行深般若波羅蜜多」。當我們了解深般若的智慧之後,要將道理的了解落實到生活中,在待人處世上或面對某件事情時,能符合般若波羅蜜多的精神。我們要把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的智慧運用在生活上,不只是在道理上的了解,更要將其落實到生活中實行。


2015/12/09 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15/12/16 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