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3/23

2015/12/09 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一)


王中和老師講/明心書院打字組整理

『一相者。謂一真法界之相。從本以來。離虛妄相。離言說相。離名字相。離一切諸法之相。故名一相。』

「一相」是超越二元之相,是一真法界之相。所有事情都是相對的,我們一般理解的,兩個端點的宇宙,有陰就有陽,如:生滅、垢淨、增減都是相對性。我們要超越這種相對性,而如何超越相對性呢?這個「一相」代表超越相對性。超越相對性的一相即是一真法界,因而稱為「一真法界之相」。

什麼是一真法界呢?一真法界是什麼相呢?離虛妄相、離言說相、離名字相、離一切諸法之相。一直以來,它都是離虛妄相的。同樣地,它也是離言說相,因為言說沒辦法真實地指出一真法界,唯有離言說才能夠體會一真法界。雖然我們用言說的方法來談一真法界,但終究要離言說才能夠體證一真法界,在言說裡頭無法體證一真法界。

而且要離名字相,諸法都有它的名字,但這個名字都是假名,所以這個假名也要遠離。要離一切諸法之相,不論什麼法,我們都要遠離諸法之相。遠離諸法之相就是一相,也是一真法界之相。

『但一相亦不可執。故起信論云。當知真如自性。非有相。非無相。非非有相。非非無相。非有無俱相。非一相。非異相。非非一相。非非異相。非一異俱相。』

但是,不能執著這個「一相」,它是空的、寂滅的,也是不可執的。如果我們執著一相是實有的,又會產生其它問題。如上文《起信論》說,真如即一真法界,它的自性是「非有相、非無相」,不落入「有」或「沒有」,它是離兩邊的。「非非有相、非非無相、非有無俱相」,也不在「非有」或「非無」,也不是有無俱相。

「非一相、非異相」,只要產生相對性,如一相或異相的相對性,則它不能落入一相,也不能落入異相。「非非一相、非非異相、非一異俱相」,可是它也不是非一相,不是非異相,總結來說,它不是一相,也不是異相,也不是一異兩者皆俱之相,最終要徹底的破相。

『無相者。諸相寂靜故。諸相者。謂色。受。等乃至菩提。諸所戲論。真如性中。彼相寂靜。故名無相。見雜集論二。』

「一相」也稱為「無相」,「無相」等同「寂滅相」,如上文的「諸相寂靜故」。寂滅相代表心不動,最主要是我們的心發揮不動的功能。我們的身體可以不動,但是我們的心能不能不動呢?有人可以讓自己的身體不動,可是如何使自己的心不動呢?心有這個寂靜的功能,這個寂靜的功能稱為「諸相寂靜」或「諸相寂滅」。

「諸相寂靜」的「諸相」是什麼呢?譬如:色、受、想、行、識,包括菩提也是諸相其中的一種。大家在各種不同的語言文字中學習,但這些語言文字其實都是戲論,不能夠真正的表達這個「無相」,但是可以順著語言文字去體證到真如性中,體會到的是寂靜的、寂滅的、不動的,這個就是「無相」。它說明了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所要表達的是這個寂滅相、這個無相。

『不者。否定之辭。本無今有名生。暫有還無名滅。緣聚則生。緣盡則滅。同屬虛妄。總非真實。』

不生不滅的「不」是否定詞。本來沒有而現在擁有,稱之為「生」。暫時擁有但終究沒有,稱之為「滅」。從佛法的觀點來講生、滅,緣聚即生,緣盡則滅,牽涉到它自己是沒有自性的,卻是有因緣的。所以這個緣聚即生、緣盡則滅的現象就是虛妄的。

在我們的生活中,有許多東西都是落在這種緣聚即生、緣盡則滅的法則中,都是虛妄的、不真實的,可是我們卻把這個虛妄的當作不虛妄,把不真實的當作真實。緣聚有緣聚相,緣盡有緣盡相,我們惑於緣聚或緣盡,被這個生滅相所惑,而不知道它的實性是虛妄性。

我們有時候會覺得抓到什麼,有時候又覺得失去什麼,不論抓到什麼或失去什麼,其實都是虛妄的。可是我們卻誤以為真,所以心裡就會出現抓到什麼或失去什麼的感覺,到最後變成人生的痛苦、煩惱、滄桑,這就是被相所惑。人生要抓的東西,可能早一點抓到或晚一點抓到,假如你誤以為真,不了解它是虛幻的,只是早點受傷害或晚點受傷害的問題。

因為你被這個幻相迷惑,到最後留下來的是傷害,這個曾經擁有過,變成生命的執著,到最後成為傷害。所以要了解到緣聚即生、緣盡則滅的現象,否則會自尋煩惱。它的本質是虛妄的,但這種虛妄的狀況,卻帶給人無限的痛苦。人生若沒有智慧,不明白這種虛妄、不真實,我們就會執著,然後被「本無虛有、幻有還無」所限制,被緣聚與緣盡所迷惑。

『大般若經曰。真實理中。無有一法。可生可滅。何以故。世間諸法。皆因緣生。無我。有情。作者。受者。』

如上文《大般若經》說,在真實的道理中、在宇宙實相中,沒有一法是可生可滅的,世間諸法全部都是因緣所生,緣起緣滅之意,也代表無自性,無自性就是「無我」。可是我們被表相所迷惑,誤認它是有自性,變成「有我」。我們不明白其中無我的真實道理,因而產生眾多有情,其中包含「作者」與「受者」,若說句不好聽的話,也會轉成是六道輪迴中的加害者與被害者。

『因緣和合。說諸法生。因緣離散。說諸法滅。無一實法受生滅者。虛妄分別。於三界中但有假名。隨業煩惱。受果異熟。』

由於因緣和合,使得諸法好像生出來一樣,因緣離散後,諸法隨之寂滅,這就是生滅相。如果惑於這個生滅相,我們不知道真實的狀況是什麼?宇宙的實相到底是什麼?其實宇宙的真實狀況是「無一實法受生滅者」,沒有一個法是實法,都是虛幻的法、因緣的法。沒有任何一個實法是生起或消滅的,都是不實的、虛妄的、分別的。

這種不實的狀況,於三界中,但有假名,隨業煩惱。一般人常惑於這個假名,自己有時候知道、有時候不知道,對於假名著相,「死要面子活受罪」這句話在表達中了假名假相的毒。因此,我們會隨業煩惱,自己的所作所為即是「業」,眾生的問題就是,自己的所作所為造成自己的煩惱。反過來講,自己的所作所為也可以解除自己的煩惱。我們要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會塑造自己的煩惱,也可以解除自己的煩惱。

我們不斷地煩惱就會產生不斷的果報,這個果報稱為「異熟果」,異熟表示異時而熟、異地而熟、變異而熟。異時、異地、變異而成熟,我們因而受到異熟果報。你可以去觀察,每個人都有他的問題及痛苦,這都是隨業煩惱,受果異熟。我們在接受果報時,都以為它有實性,不知道它是空的。

『若以般若波羅蜜多如實觀察。則一切法無生。無滅。無作。無受。若法無作。是亦無行。則於諸法。心無所著。』

如果以般若智慧如實觀察,會發現它都沒有實性、是虛幻的。我們被虛幻的東西所影響,而這個影響是透過我們的執著、我們的同意,因為我們沒有智慧而同意。如果以般若智慧如實觀察,一切法是不生不滅、不作不受的,一切法從來沒有出生過也不會滅,都只是因緣合和的假相。一切法既然是沒有造作的、沒有生滅的,就沒有行蘊之相,因為我們不著行蘊之相,對於各種不同的法,我們是心無所著的。

『勝天王問般若經曰。一切諸法。自性本空。無生無滅。緣合謂生。緣散謂滅。自性非無。是故不生。自性非有。是故不滅。』

如上文《勝天王問般若經》說,一切諸法的自性都是空的、不實的,它的真相是不生不滅的。所以,我們要去觀察一切法的真相都是不生不滅的。譬如,我們受到什麼事情的逼迫,就要去觀察我們到底是受到什麼的逼迫,其實感覺到逼迫那是假相,因為它的自性是空的,這個自性空體會到最後就是不生不滅。

緣分聚在一起則生,緣分散了就滅掉,一般的生滅都是牽涉到緣的問題。而這個緣分的合或散,所產生的生滅,雖有名相形容之,但在自性上是沒有的。所以它的自性是什麼呢?從來沒有生,當然也不會滅,稱為「自性非無」。這個自性不落在有或無,它是不生不滅的。這是一個很深的意境,需要很深刻的體會與般若觀察,我們觀察世界若慢慢發現這個,就會得到解脫。

『智度論云。空故無相。無相則無作無起。是法常住不壞。故無生無滅。』

如上文《大智度論》說,因為它是空的,所以它不著相,我們最主要去體會它是空的。不著相就不會有生滅相,它是不生不滅的。既然是不生不滅,它就變成常住不壞。所以要有因緣的觀念,對任何事情都以因緣的角度去觀察。

『或謂因緣之法。正是生滅。何云不生不滅。不知約俗諦言。緣聚則生。緣散則滅。係指法相。見法相之生滅。可證法性之本不生滅。執相昧性。凡夫所以有輪迴生死之苦。此治著有之病。』

對因緣之法的說明,一般人理解的因緣,看到的是緣聚而生、緣散則滅,如何說它是不生不滅的呢?就俗諦來講,緣聚則生、緣散則滅,指的是「法相」而言。緣聚在一起則生,所以生是沒有實性的,因為緣聚在一起而產生,同時也會因緣散開則消滅。我們看到的這種緣聚、緣散的現象,它是一種法相。

換言之,什麼是「法相」?看到了生、看到了滅,看到緣聚或緣散。我們看到法相,如果沒有智慧就著了法相,著了法相即著相,著相之後會產生執著,因此造成一個人的悲哀與痛苦。如果著了法相,只會看到法相的生滅,但法相的生滅也可以幫助我們體証法性本來是不生不滅的。不認識法性會「執相而昧性」,無法看到它真正的實相。

一般人都是「執相而昧性」,不清楚什麼是「無自性」,執著在相對之相、兩邊之相,這個相對、兩邊之相就是生滅、垢淨、增減。凡夫都有輪迴生死的苦,大家聽到輪迴、生死,自覺躲不掉,因為已經著了輪迴與生死之苦。如果不著輪迴與生死,結果則不一樣。

一般人都有輪迴與生死之苦,因為著了「有」,偏到「有」這一邊,為著有之病,我們感覺自己在「有」這一邊,等於是已經生了,即然「生」了接著是等著「滅」。有生就有滅,十二緣起支的生、緣、老、死、憂、悲、苦、惱,只要進入相對相,一旦著「有」,就會把力量放在這個地方,進入輪迴生死之苦。

『若約真諦言之。則不生不滅。所以對治凡夫著生滅相之病。須知性相不二。空有同時。有即是空。故俗諦之生滅。為假生假滅。空即是有。』

實相即是真諦,就真諦而言,它是不生不滅的。我們要在日常生活中去體認它,從各種苦的逼迫中真正解脫,從各種苦的逼迫裡發現我們著相,我們被「相」影響很大。我們著了這個相,可是就真諦而言,它的真性、實性是沒有自性的、不生不滅的。

一般人都受到「相」的影響很大。譬如,一個人穿西裝打領帶,打扮的整整齊齊,學歷很好、收入不錯,工作上有個顯赫的頭銜,這個令人稱羨的樣子就是著相。人一旦著這個相之後會很痛苦,而且慾望永無止境,都是著了「有」這個毛病。所以,我們要瞭解到宇宙的實相是不生不滅的,了解這個不生不滅才可以展開解脫輪迴生死之苦的道路。

在輪迴生死裡並沒有那個實性,沒有受苦的我存在。假如輪迴生死是空的,等於這個過程都是戲論(遊戲),可是一般人著相之後,沒有辦法理解到這些,只會自尋煩惱。現代人壓力都很大,為什麼?他把苦視為實有性,而受到苦的逼迫,自然壓力很大。把苦視為實有性、空不了,這種壓力很大的逼迫,是因為著相的關係。所以凡夫著生滅相,他不能在生滅相裡體會到不生不滅。

「性相不二」,性與相是不能分離的。「空有同時」,所看到的任何現象全部都是無自性的,也就是「有不異空、有即是空」。一般人不知道眼中的生滅,只是一個虛幻相,這個虛幻相稱為「假生假滅」。我們應該仔細去觀察,什麼時候得到一個東西很高興?什麼時候失去這個東西又很痛苦?為什麼要觀察呢?透過觀察可以知道,自己如何著了這個生滅相,使得這個假生假滅影響我們。

由於我們被假生假滅嚴重影響,造成生命非常痛苦。而我們要在哪裡找「空」呢?就在「有」裡面找「空」,在「有」裡面體會「空」,這是「空即是有」,也可以講「有即是空」。這個生命是空的,我們卻認為有實性,這個有實性就是逼迫我們的力量,是我們的誤解,使得自己受到逼迫,感覺到痛苦,那就是空不了啊!

『故真諦之不生不滅。亦是假不生不滅。隨緣度生。性不離相。執性厭相。二乘所以有變易生死之苦。此治著空之病。』

包括真諦的不生不滅也不能執著,這個不生不滅也是假的不生不滅,是虛幻的不生不滅,因為這個不生不滅也是沒有實性的。如果把實性抽掉,就可以體會到「空」,體會到空之後,我們所受到苦的逼迫,就會減少以至於沒有,會得到解脫感,這是要不斷地觀察而來。

一般人常著這個相、那個相,現代人都不想去觀察,愈是不觀察,愈是著了神祕之相,而這個神秘之相就是無明。不論你跟別人講什麼,講的愈神秘愈好,為什麼呢?因為現在社會上的人都不用理智與觀察,內心就是想要你跟他講神秘,大家心裡著了這個相是神秘相,這個神祕相、神秘性裡面有一個實有的力量,這個力量就是無明,其實無明也是空的。

目前這個時代,古代聖人的智慧都沒有人探討,但古代的預言全部都出籠,只要講神秘的、預言的,總會愈來愈流行。古聖先賢的教誨,沒有人真正去理解,而預言卻愈講愈真,好像幾千年前的預言真的會發生一樣,為什麼呢?人愈愚昧,幾千年前的預言愈會發生,人愚昧就會讓幾千年前的預言發生。

現在的人類就是沒智慧,所以著了神秘之相,認為這神秘裡頭有實性,它不是空的,對現代人產生很大的影響力與逼迫性,到最後弄假成真。也可以講,這個實有性是人類目前的大問題,使得愈愚昧的東西,愈發揮強烈的力量。譬如,韓國女團的流行,都穿得很少、很暴露,再加上風格強烈的扭腰擺臂動作,甚至於韓國政府禁播,結果卻是網路瘋傳,這是愈愚昧愈有力量的一種。

另外,像是恐怖主義也是很荒謬,都是害人的活動,卻能夠張牙舞爪,所以愈愚昧的東西,愈能夠發揮很大的力量。恐怖主義對某些人來說,具有一種神秘的吸引力,似乎有一股神秘力量在招喚,把那些人全部召集在一起從事恐怖活動。這是什麼力量在招喚呢?這種神秘力量就是內心無明的力量。

無明的力量與「空」是相反的,無明賦予實有性,也賦予苦的逼迫性。而這種實有性、逼迫性,使得生命僵硬、思考僵化。所以,現在全世界的思考都趨於僵化,思考僵化使人類發生很多荒謬的不得了的事情。一般來講,應該是「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但現在卻充斥著荒謬而無法變通的狀況,為什麼呢?最主要是無明賦予了與「空」相反的實性,到最後真諦的不生不滅也被賦予實性,不了解這個不生不滅也是空的、幻的。

「隨緣度生,性不離相,執性厭相」,了解這個道理才能夠隨緣度生,不了解這個道理的人完全度不了,他不能隨緣也不能度生。所以,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它是法相也是法性,因為性不離相。我們若了解無自性所顯之性,就可以穿越二元對立之相,這是執性厭相。目前全世界的問題主要是二元對立造成,二元對立之相所顯示之實性造成大苦所逼。

二元對立包括實有神性與實有魔性,神性的實有與魔性的實有,神、魔之對立,講神的落入神魔對抗,講魔的也是落入神魔對抗。為什麼呢?因為都落入了神與魔的實有性,也就是二元對立的實有性,因而產生大苦的逼迫,這個實有性是人類一個很大的陷阱。

你只要講某個實有性,譬如:講神,真的有神;講愛,真的有愛,很奇怪!當你一直講神,很自然會出現魔來跟你對抗;如果你講愛的話,就會出現恨來跟你對抗。或者你講你的神,他講他的神,而這兩個神會開始對抗;你講你的愛,另外一批人講另外一批人的愛,而這兩個愛會發生對抗。

其實,這都是實有性造成的,這個實有性就是不空,他不了解什麼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所以你賦予「生」的實有性,連帶使得「滅」也產生實有性,生滅互相對抗,然後造成無明的猖狂。所以這個要放在我們的觀察裡,我們一定要去觀察這個現象,觀察自己也是一樣,你今天起心動念、對人處事都要把「空」的精神放進去,否則我們會陷入二元對立之實有性,這就是著相。

所以,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都是要破除二元對立之實有性。但現在全世界都變成二元對立之實有性,實有性自然產生二元對立,空性自然超越二元對立。當你講什麼愛,就會有另外一批人講另外一種愛,然後這兩個愛到最後會打架。當你講這個神,講得有頭、有手、有腳,又會有另外一批人講另外一個神,也是有頭、有手、有腳,這兩個神竟然還非打不可。

我們在生活上也是一樣的狀態,當生活上落入某個信念,對這個信念的強力追求之後,這個信念也變成實有性,就會產生另外一個信念來對抗,因為這個實有性造成二元對立性。包括疾病也是如此,現在世紀三大疾病之一是癌症,對身體而言,癌症就是二元對立造成,身體裡面有一團好細胞,也有一團壞細胞。對精神而言,實有性造成的二元對立則變成憂鬱症。

甚至在性別上的實有性,同樣也造成二元對立,什麼是性別上的實有性呢?不論你是男生的身體或是女生的身體,其實你的內在是流動的,你可以感受到一種男性的感覺或女性的感覺,你可以在身體裡面去感受,結果呢?當性別變成一種實有性的時候,就會造成二元對立。

譬如有一種錯誤的說法,明明是男性的靈魂,卻裝在女生的身體裡頭,這絕對是一種迷惑於二元對立的現象,而這個二元對立的現象是對性別的實有性造成的。也就是說,這個人認為他自己的身體是男性的,他賦予實有性之後,他沒有辦法感受到另一個性別的感覺,所以他在心靈極端偏差之後,變成男性的靈魂裝在女生的身體裡面,或女性的靈魂裝在男性的身體裡面,這種稱為性倒錯。

這種性倒錯現象全部都是實有性造成的,包括愛滋病也與此相關,所以實有性一定會造成二元對立。講神的人最討厭碰到另一批人講另外一個神,這兩個神遇到就會對打;講愛的人也是一樣,碰到另外一批人講不同的愛,這兩個愛也要對打,這都要用空性來化解。

對於一切二元對立的現象,我們都要有警覺,不要賦予它實有性,由古代佛法的語言來表達就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生」不著生之相,這個生之相是要被否定的,它只是假相假名而已,所以是「不生」,包括超越生滅的不生不滅也是假的,我們可以體會到這個「空」,才能夠釋放。釋放實有性也就是釋放業障,否則這個人會充滿業障,充滿業障之後會卡在某一種情緒狀態,當情緒狀態被卡住之後,他就緊繃在那個地方,所以我們要對實有性有所警覺才行。

尤其現在全世界都賦予「神祕」實有性,如前面所講,古代聖賢的譐譐教誨大家都忘光了,卻把古代的各種預言都翻出來,全世界都在研究推背圖、聖經預言、可蘭經預言等,然後紛紛傳說,神祕的事情就一一出籠,卻對於古聖先賢的教誨,能讓我們平心靜氣的教誨,全部拋諸腦後。

像昨天下午,上完課有一點累,想休息一下,可是休息不到五分鐘,接到一通電話,對方說:我看到台北被恐怖攻擊了,而且不只我看到,某某大師他們也都有看到這個現象,你要小心喔!你看現在這種瘋子很多。這種內容最容易瘋傳了,我只要現在打一百通電話,告訴別人說,我的朋友看到台北被恐怖攻擊。結果,庸人自擾,這個話愈傳愈離譜,愈容易造成被恐怖攻擊的事實,某個程度而言,如果都沒預言的話,預言那些事情通通不會發生,可是有預言之後,預言的事情容易發生,為什麼呢?因為大家預言聽多了,到最後賦予它實有性。

這個宇宙結構是兩個端點的幻相,你只要賦予實有性之後,自然產成二元對立,你賦予實有性的那一個端點,會引來另外一個端點,然後是二元的對抗。所以我們一定要去了解什麼是不生不滅,而且也不能對它賦予實有性,所以是「破二不著一」。如果你破了二之後回到一,但你又對那個一賦予實有性,則這個不生不滅也是假的。

很多人搞不清楚狀況,他會鸚鵡學舌地說一切都是假的,沒有真的,但心底會覺得有點不對勁,總有一個真的吧!不可能一切都是假的?事實上,這個宇宙就是沒有實有性,你所說的那個真的,代表你想賦予它實有性,這就是無明的力量、煩惱業障的力量。二乘之所以有變異生死之苦,因為他解決了分段生死之苦,之後便著了那個一,他認為涅槃就是那個一,所以他入了涅槃。其實入了涅槃,代表他認為涅槃有實性,所以他才要入涅槃,卻不能發揮涅槃之功德。


2015/11/25 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15/12/09 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