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3/22

2015/11/25 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二)


王中和老師講/明心書院打字組整理

編造的另外一種文雅的說法是,好像寫小說一樣。常聽到有人說,我的愛情故事很像小說一樣,比小說還精采!或者比電視劇還精采!講這種話的很多,這不就是編造嗎?不一定是愛情故事,也有些人說,我創業的過程,比某部電視劇演的還精采。或者是,我小時候的家庭,如同電視劇裡面豪門恩怨的狀況,甚至更曲折離奇。諸如此類的話,我聽很多人跟我講過,所以你要了解到,生命就猶如寫小說的狀態,也等於是編造的狀態。某個程度而言,都在說明那個「空」,就是一個徹底無自性的狀態。

我們要對「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有所體會,這時候你再去看很多事情,就會心平氣和。也可以講,有很多事情,到底好還是不好?真的很難判定。譬如,買黃金到底好還是不好?我到現在依然搞不清楚,因為黃金一下漲一下跌的,很多人買黃金之後,開始跌,當他一賣又上漲,他又再買回來,沒幾個月黃金又再跌。黃金這幾年的價格,真的看不出來到底買黃金是對或錯,在傳播媒體眼中,一下子很有希望,一下子又沒有希望,現在黃金就是這種狀態。

其實這就是五蘊的特徵,五蘊的特徵即是空的特徵,也是無自性的一種特徵、狀態。生命裡頭最有價值的事是追求智慧,可以讓你看透五蘊的本質。當你追求智慧,看到五蘊的本質,你會發現這個宇宙的智慧真的不得了,你可以不斷地學,而且是學不完的,這個宇宙的特色是,永遠為了真理的發光發熱而存在。

當你越學越明白,我們今天這個宇宙的智慧,看起來像是幾百年、幾千年傳下來,其實是從無始劫以來一直存在的。今天這套智慧,包括人類社會的各種不同智慧,也是無始劫以來一直與人類並存的,從來都是這樣的一個狀態,這也是生命的奇妙之處。也可以說,若一個人想開智慧,你想要體會諸法空相的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這個宇宙有最豐富的資源提供你體會。

你在生活裡頭可以不斷地體會到這個東西,而且你越體會,你的生命越有意義與價值,心情也越平靜。可是智慧的深度是體會不完的,所以我們要在生活的每一個面相去體會「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要如何體會呢?從「生」的地方去體會「生滅」,也從「滅」的地方去體會「生滅」;從「生」的地方去體會「不生不滅」,也從「滅」的地方去體會「不生不滅」。

同樣地,從「垢」的地方去體會「垢淨」,也從「淨」的地方去體會「垢淨」;從「垢」的地方去體會「不垢不淨」,也從「淨」的地方去體會「不垢不淨」。另外,從「增」的地方去體會「增減」,也從「減」的地方去體會「增減」;從「增」的地方去體會「不增不減」,也可以從「減」的地方去體會「不增不減」。

在生命中時時這樣體會,然後你心平氣和,在心裡面達到那個寂滅的狀態。如果你體會到的話,真的是恩典,生命就可以解脫。在這個時候,你可以警覺到所有相對性的概念,譬如,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什麼是大?什麼是小?什麼是高貴?什麼是低賤?到最後你會了解,只要是相對、對比的概念,都在遮蔽人,絕對不要落入對比的概念中。

《六祖壇經》最後彙整出三十六對的對比性的道理,它在告訴你,從三十六對的對比性裡頭要超越兩邊。這就是超越兩邊的智慧,使你不要著相,不要被表相所惑,那個相都是沒有實性、沒有自性的,都是空的。所以現象界的相都是不斷在變,但它的本質是涅槃、寂滅,也就是不生不滅,或者也可以講不有不無、不垢不淨、不大不小、不增不減、不來不去等,這都是寂滅相。

(三十六對法,若解用,即道貫一切經法,出入即離兩邊        

對法。外境無情五對。天與地對、日與月對、明與暗對、陰與陽、水與火對。此是五對也。

    法相語言十二對。語與法對、有與無對、有色與無色對、有相與無相對、有漏與無漏對、色與空對、動與靜對、清與濁對、凡與聖對、僧與俗、老與少對、大與小對。此是十二對也。

    自性起用十九對。長與短對、邪與正對、癡與慧對、愚與智對、亂與定對、慈與毒對、戒與非對、直與曲對、實與虛對、險與平對、煩惱與菩提對、常與無常、悲與害對、喜與嗔對、捨與慳對、進與退對、生與滅對、法身與色身對、化身與報身對。此是十九對也。

    師言:此三十六對法,若解用,即道貫一切經法,出入即離兩邊。自性動用,共人言語。外於相離相,內於空離空。若全著相,即是邪見。若全執空,即長無明執空之人。)

重點在於,你如何在生活裡頭體會那個寂滅相,若你體會到寂滅相,等於體會到真空實相,體會到你的心是寂滅的。當你的心是寂滅的時候,對於好與壞的判定,你會有不同的看法。

譬如,我們常聽到,我是為你好而著急啊!意思是說,為了你好,我的心情沒有辦法維持寂滅,心裡頭因著急而波動。可是你想想看,有必要為他好而使自己心情著急嗎?說不定你今天覺得為他好的事情,也不見得是為他好。說不定有一天他的狀況,你會發現前面的著急都是白著急了。

尤其是為了小孩子,養小孩子常會有這個狀況,很多時候父母親為了我們,我們為了下一代,常擔心下一代會如何,但最後那些擔心的事情從沒發生過。譬如,我們社會認為學歷、證書很重要,但是很多人跟我說,他們拿到什麼學歷、什麼證書,目前就業狀況很順遂,問題是,他從來沒有在面試的時候,有人質疑過他的學歷或證書,只需要口頭說明即帶過。

同樣的道理,有時候我們認為對方會有那個問題,但不見得對方真的會有那樣的問題。所以,沒有必要為了人家好而著急,著急到連我們寂滅的心情都沒辦法維持。我們要對「空」有徹底的體會才行,特別是在生活中心情波動的地方去體會空,把你內心原來具有的不寧靜的能量,將它釋放解消掉,這是對事練心。

對於「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的體會,特別在這種狀況下更要對事練心,看到任何事情都要鍛鍊你的心,讓你的心情不要著這個相,而受到太大的影響,尤其是別人的看法、眼光。像報章雜誌或媒體等,這些別人的眼光都變得很快,一下子這樣,一下子那樣。今天說你好,明天說你壞,後天說你好,大後天又說你壞,這種狀況很多。如果你今天被這些事情影響的話,你就太著相了。

我們不要被世間法的這些現象所影響,因為世間法的這些現象,只要是落入相對兩邊的任何一邊,它都在遮蔽你,讓你的心情不能夠寧靜、寂滅。我們要認識到,全世界最高的價值是什麼呢?生命裡頭最重要的是,你的心是平靜的、寂滅的。我們可以在生活上對事練心,不斷地對事情來練心,把心練到平靜的、寂滅的一種狀態。

最主要是對著什麼來練呢?簡單講是貪、瞋、癡的問題。包括貪瞋癡慢疑、財色名食睡、殺盜淫妄酒等執著。觀察當我們心裡犯貪的時候、犯嗔的時候、犯癡的時候,如何回到涅槃寂滅的狀態,而涅槃寂滅的狀況也就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在你的行住坐臥、日常事務中,就每一件事情對事練心的時候,看到自己的貪、瞋、癡如何化解?讓我們的心情重新回復到不生不滅的狀態。

你想想看,如果你天天練這個功,練個十年、二十年,你的智慧與品格都會不斷地成長,戒、定、慧三無漏學可以不斷進步。最主要是落實在生活中,今天這邊所說的「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我們要落實到生活中,也就是心情的問題。

如果你沒有落實到生活中,犯貪、犯瞋、犯癡是非常容易的過失,而且一個人的觀照力不好的話,他犯了貪、瞋、癡,自己也不承認,每個人都要為自己辯護,說自己是對的。若犯了瞋、瞋、癡,如何能夠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呢?如何能夠從蘊處界裡面體會到那是空的特徵呢?他沒辦法真正體會到「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我們想真正的體會,都要靠生命經驗累積,也就是從觀察五蘊到觀察身心,從觀察身心到觀察當前一念,你能夠這樣觀察,你生命才可以不斷體會。尤其是絕對不要著相,落在相對兩邊的某一邊。譬如,對於不生不滅,著了生之相或著了滅之相;對於不垢不淨,著了垢之相或著了淨之相;對於不增不減,著了增之相或著了減之相。

當什麼東西的結束或開始,對你來講會產生特別意義的時候,你心就動了,也就著了生相或是滅相。以垢、淨的相對性為例,也可以講美與醜,美、醜讓我們著相的原因,其實是牽涉到觀察。譬如,長得很醜陋的人,但心地很善良;或長得很漂亮的人,心地卻很醜陋。你可以觀察,當你看到一個人長的很醜陋的時候,你覺得這種很醜陋的狀況,似乎無法平易近人,可是當你再感受到他的善良時,你又覺得這個醜陋很平易近人。

反過來講,有些人看起來很漂亮或很帥,但他的心地是很醜陋的。當你看到漂亮或帥氣的外表,你會受他吸引,可是當你感受到他心地的醜陋,跟他表現出來的長相竟然相差如此大的時候,你會發現,即使他長得再好看,你卻一點也不想跟他接近。這是一種觀察,當你如此觀察之後,你會知道不再著相了。

古人云:「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古人又云:「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這全都在告訴你不要著相,但人最容易著相,著了相對的相、對比的相,一旦落入對比的某一邊時,我們容易產生很強烈的愛憎取捨,這種愛憎取捨也就是貪、瞋、癡的表現。所以我們在生活中要時時鍛鍊,才不會著相。

目前我們社會著了什麼相呢?成功相跟落魄相。現在大家忙著選舉,很快可以從選舉結果看到,選上的人是門庭若市、歡天喜地,落選的人則無人搭理、昏天暗地。但是,選上了也未必好,韓國好幾任總統的下場都很淒慘,台灣阿扁的下場已經很淒慘了,馬英九未來也可能很淒慘。現在誰當選下一任總統呢?是不是未來也會很淒慘?所以,他當選的時候不見得要高興,也許應該要哭才對。為什麼?因為他未來的下場可能很淒慘。可是大家都著了這個相,都覺得選上才是好,但不見得是好。

甚至有些生命經驗,會因為選上而帶來更大的痛苦。譬如說,有些人選上之後,下次再選卻落選了,而且永遠選不上,他之前選上的經驗,變成永遠折磨他的經驗,因為他曾經成功過,但後來失敗了,他一直很想翻身卻又翻不了身。所以,好事與壞事從表象是很難判定的,好與壞應該是以內在的智慧來判斷,對於有智慧的人是好,對於沒智慧的人則不好。

如果你以外在的地位、金錢、名譽來判斷,全部都落入「以貌取人,失之子羽」,會帶來錯誤判斷。如同之前曾提過,佛陀的一個故事,佛陀在田邊看到黃金,佛陀說這是毒蛇,結果農夫不相信,他看到的是黃金,於是他把黃金搬回家之後,結果招來官吏的嫉妒,官吏為了要謀奪他的黃金,最後準備將他殺掉。這就是以身外之物來判斷的結果,通常因著相而判斷錯誤,所以著相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出自《歷史感應統紀》第一卷第一五七頁).

同樣地,生命如何能從有限到無限呢?你如果著相,不可能從有限到無限,有智慧的人才能夠不著相,才能從有限到無限。我們如何能有智慧而不著相呢?佛法的最高價值,就是成為一個有智慧的生命、實證空的精神的生命,並不是世間法的功名利祿。生命要全面地朝著智慧增長的修行來走,而修道的過程最主要在學習。換言之,生命裡最重要的是學習,讀通古聖先賢的經典,然後明心見性,學習很多善巧方便,幫自己開智慧也幫眾生開智慧,最後行菩薩道成佛,生命裡最重要的價值在這個地方。

以學佛法來講,首要以般若智慧來判斷你生命的價值。如果你有般若智慧,生命就有價值;如果你沒有般若智慧,生命則沒有價值。你不要拿其他的標準來衡量,要以般若智慧來看。也就是說,多賺一點錢、少賺一點錢,或者如何提高自己的社會地位等,這些全部都要放掉。生命最重要的是有沒有般若智慧,這是衡量生命的唯一標準。

如果你是以追求般若智慧為標準,就可以體會到「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反之,如果你生命的價值不以追求般若智慧為標準,絕對會落入生滅、垢淨、增減的某一邊,而且著相,死在裡頭爬不出來,為什麼呢?你想想看,如果人生不以追求般若智慧為最高的標準,你會去做什麼?大家的生命力會拿去揮霍,揮霍到哪裡去呢?一般來講就是名跟利。

所以,如果你不去追求般若智慧,你的生命力只會揮霍到名跟利上面,如此怎能不著生滅之相、垢淨之相、增減之相呢?不但著相而且還大大著相呢!假設你現在到外面去,隨便抓一個人問他:「請問你判斷自己生命的標準,是不是用般若智慧?」他看著你,可能會說:「你有什麼毛病啊!你瘋了!什麼般若智慧?聽都聽不懂!」你要了解,判斷生命的唯一標準就是般若智慧才對,絕對不要有其他標準,如果你現在心裡有其他標準,那都是錯的。

生命只有一個判斷標準,就是般若智慧,你全力朝般若智慧前進,真的可以在生命裡體會到「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才不會落入某一邊。反過來講,如果你判斷生命的標準不是般若智慧,常常是名、利、色這三個,一般凡夫俗子,不是名就是利,否則是色。如果生命是以名、利、色為標準,如何能體會得到「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不可能!絕對會落入兩邊的某一邊。

以你的人生觀而言,般若智慧到底是不是你生命裡最重要的一件事?也可以說,修行不是兒戲,也不是開玩笑的,不允許你把修行的目標放在第二位、第三位,或者與另一個世間法的目標同樣放在第一位,不可以有兩個第一位。譬如,我的人生目標把般若智慧放第一位,但賺錢也放第一位,則般若智慧就不是第一位了;如果把般若智慧放第二位呢?或把般若智慧放第三位呢?當然更不是第一位。人生目標的第一位只能是般若智慧,其他都不能有。

如果人生目標的第一位真的是般若智慧,則你就可以體會到「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你能慢慢體會到,只是時間性問題,要從哪裡著手呢?一定是從觀察著手,你能懂得觀察,才會有智慧;如果不懂觀察,不會有智慧。越觀察越有智慧,越觀察越有意思。

其實,修學佛法的智慧主要在「觀」,透過不斷地觀察,使你的人生觀朝「真空實相」的方向走,則你人生觀會不一樣,看到的世界也不一樣,你會看到實相的世界,看到真相的世界,而不是看到幻相的世界。此時你看到的世界就變成菩薩畏因的世界,而不是眾生畏果的世界。假如你人生的標準是般若智慧,則你今天透過不斷觀察所累積的智慧,會使你看到真空實相的宇宙,而不是被幻相所迷的宇宙。你要了解,你是活在真相(真實的世界)裡,並不是活在幻相裡,因為你被迷住,才會困於幻相中暗昧不明的狀態。

蓋諸法本空。空性亦空。空中之空。尚不可得。何況諸法。

這個宇宙的萬事萬物都是空的,空本身也是空的,空並不是實有性的。如果你說有一個實體的東西稱之為「空」,則落入「有」。當它落入「有」,而且是實有,則無法發揮無量無邊的功能。也就是說,它是空的才會有無量無邊的功能,如果它是一個實體,則不可能有無量無邊的功能,這就是所謂的「空性亦空」。

假如它是一個具有實體的東西,則這個「空」的實體有多大呢?像一個房間的大小、一個台北市的大小、或是一個台灣的大小?如果它像房間一般大,空的道理變成只有在這個房間裡才可行?同理也是,如果它像台北市或像台灣一樣大,則空的道理只在台北市或台灣才可行?

如果「空」有實體性,就會有大小的問題,接著有範圍的問題,既然有範圍則會產生一個問題,超過這個範圍以外的都不空,只有在這個範圍裡面才是空?所以,「空」是一個無所不在的道理,並不是一個有實體的東西。另外,如果「空」有實體性,則它的功能無法作用在自己身上。譬如,用你的手可以去打你的大腿,可是你無法用你的大腿打自己的大腿,你也無法用你的手打自己的手。

所以,如果「空」有實體性,則它的功能無法作用在自己身上,只能作用在自己之外。如果「空」是一個小範圍,代表小範圍之外都不空,如果是大範圍又具有實體性,則它的範圍越大,越顯現它的僵化,這就是問題所在!具有實體的東西,它的功能無法用在自己身上。譬如,一個人可以抬別人,卻不能抬自己;水可以淹火,可是水無法淹水;火可以燒其他的東西,但火也不能燒自己。

如果「空」是有實體的,太大也不行、太小也不行。如果「空」是無限大,則空變成沒有功能了,因為它的功能不能用在自己身上,代表它是僵化的;如果「空」是無限小,代表不屬於空的範圍太多了,所以「空」絕對不可能是實有的,它只能是空的。因為「空」是空的,才可以有無量無邊的功能作用,才會產生無量無邊的功德,而因此「以有空義故,一切法得成」。因為有空義的關係,一切法得成,它可以成就淨土,可以成就智慧,透過智慧可以修行成佛,甚至可以成就一切,都是因為它是空的。

為什麼「空」本身是空的,而不能是實有的呢?「空」也是無自性的,既然無自性,就是無分別、無所得、無所有、畢竟空。所以「空中之空,尚不可得,何況諸法」。「空」中再去找最核心的空、最精華的空,還能夠得到什麼呢?不可能!空是無所得的,更何況諸法,如何有所得呢?更不可能有所得,一定是無所得。

人生也是一樣,如果你懂得「空」,你自己去看,人生到底在抓什麼?多半都在浪費時間。不論你去抓什麼東西,都在浪費時間,除了充實你的智慧之外,也可以說,抓任何身外之物,就算抓到了,也是浪費時間。第一、你抓到了也不見得快樂;第二、你抓到是暫時的,到最後還是抓不到。所以,如果你用心在抓這些身外之物,事實上是在浪費生命,連「空」中之空都不可得,更何況諸法,都是不可得的。

前言五蘊幻有。原無實性。而未及於相。或將疑為法性可空。而法相不爾。故此申之云諸法空相。既云諸法空相。則不可離諸法而別言空相。夫一切法無相。故諸法當體即是真空之相。

前面說五蘊是幻有的,「幻有」即是空,但幻有並不是說人生都是夢,隨隨便便沒關係,不是這個意思!佛法是著重因果的,絕對不可以隨隨便便沒關係。「幻有」真正的狀況是空的,「空」的意思在抽出五蘊的實有性,五蘊原本沒有實性,可是五蘊還是有它的相。五蘊的本質是什麼呢?是無自性的,如果五蘊有什麼實性,則它的實性是無自性的,就是空的。

可是,五蘊會有幻相,甚至我們可以說是張牙舞爪的幻相,那種幻相讓我們感覺五蘊好像是不空的,因為它太張牙舞爪、太活生生、太血淋淋、太具對比性了。所以,有人懷疑這個「空」說的是五蘊的法性,而不是五蘊的相。其實,「空」正是五蘊的相,不但相是空,名也是空。

名空、相空在表現五蘊是空的,而這個名或相就是空的特徵,包括五蘊也是空的特徵。「諸法空相」的「諸法」即萬事萬物的名、相,萬事萬物以蘊、處、界為代表,「空相」指的是空的特徵。它在告訴我們,我們所見到的萬事萬物(諸法),都是屬於空的特徵。

空的特徵是什麼呢?即真空實相,也就是「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所以,並不是離了諸法而別言一個空相,諸法本身就是空相,「空相」代表空的特徵,空的特徵是「真空實相」,真空實相又可稱「無相」或「如相」。

為什麼稱之「無相」呢?因為它超越兩邊;為什麼稱之「如相」呢?因為它是寂滅的。講「無相」代表不陷入各種相對的相,而「如相」的「如」是不動、寂滅的意思,諸法真實的狀況是寂滅的。現在問題是,你有沒有感覺到諸法是空的狀態呢?如果你活生生、血淋淋地感受到它的張牙舞爪,對你而言,它就不是空的狀態、也不是寂滅的狀態。你的心有沒有體證到寂滅是非常重要,要有真實的體證。「諸法當體即是真空之相」,也等於諸法當體即是寂滅之相,諸法當體就是超越了它的相,不論它現在顯現什麼相,你都不要受這個相所遮蔽。

譬如,你問:「還有嗎?」對方回答:「沒有!」你不要被「沒有」所遮蔽,這個「沒有」就是「有」。如果他說沒有,你就認為沒有,則你被他所回答的「沒有」遮蔽了,你不知道他裡頭還有東西,你已經陷入「沒有」的這個名。如果把諸法的外相當作真相,你就被遮蔽了,你不了解諸法當體即是真空之相,亦即寂滅之相,等於不落兩邊之相、超越之相,如同佛法所講的「破二不著一」。


2015/11/25 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15/11/25 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三)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