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3/21

2015/11/18 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三)


王中和老師講/明心書院打字組整理

真如的另外一個說法是「空」,即是「無自性」。所以你要對「無自性」有所體會,唯有跟這個智慧相應,你的生命才可以轉化,能夠超越兩邊,成為最究竟、最圓滿、最解脫的生命,這才是你生命的真相。而現在落於六道輪迴受苦受難的狀況都是假相、幻相,但透過這個幻相可以讓我們體悟真相。

最主要是你有沒有這個智慧?你了不了解這個緣起?佛法的核心在講緣起。某個程度而言,佛法的神就是在講這個緣起。佛法其實可以講它無神,但說有神也可以,為什麼呢?講有神的話,佛法的神在講這個緣起,緣起就是佛法的神。你用心去體會這個緣起之後,你的生命會轉化成無量無邊的宇宙,而不是陷在有限的五蘊(色、受、想、行、識)身心中。

色、受、想、行、識的真相是什麼呢?「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你要知道,它隱含的是無量無邊的宇宙,所謂的無量光佛,無量壽佛,但一般人不懂這個「空」,自然不明白其中蘊含如此深邃的意義,以及如此廣大的福德與功德,他想到的「空」只是「沒有」、「無」這等「頑空」或「斷滅空」。

即使是聲聞、緣覺二乘,雖然對「空」有一些體會,但也無法自由自在運用這麼廣大的功德,去利益眾生與利益自己。唯有菩薩的智慧才可以同時利益眾生與自己,以致於能夠修成正果。如果有這樣的生命存在,你念著他的名字就受益,你想著他也受益,你請他來則更受益,你供養他,你的受益是無量無邊,事實上真的有這種生命存在。

如果這個生命在巴黎,巴黎會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不會出現恐怖份子。如果這種生命在台北,台北也會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不會有藍綠惡鬥。你想想看,這種生命好不好?你要不要成為這種生命呢?《心經》告訴你,可以有這樣的一個生命境界,既然如此,則我們也可以開智慧,發願成為這樣的一個生命,這才是生命的意義與價值,而這種生命所教化的眾生稱為「五乘佛法」。

什麼是「五乘佛法」呢?他教化五種眾生,包括菩薩、聲聞、緣覺、天、人,他的教化普及菩薩性、緣覺性、聲聞性、天道性與人道性的眾生。聽聞佛法之後,菩薩可以到佛的淨土;聲聞、緣覺可以選擇到佛的淨土、天界或者入涅槃;天道的眾生可以在天上聽聞佛法,繼續往佛道邁進;而人間的眾生,聽聞佛法之後會守五戒,願意做個正正常常的人,然後來開智慧。

這些正正常常的人所組成的社會,是有倫理、有道德的人道社會,每個家庭都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社會。這樣一個社會的統治者,會像古代堯或舜一般。你想想看,佛法境界最低的層次是人乘的佛法,即使是人道的佛法,都可以產生像堯與舜這般聖賢的統治者,可以想見阿彌陀佛的淨土有多少的聖人、賢人。

這種智慧才是我們要的智慧,這種智慧的最低境界,都可以讓人間世界安安樂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而且還可以生出很多像堯、舜一般的領導者。我們要懂得如何成為這種生命,而這種生命是怎麼來的?般若是佛母啊!這種生命是由般若智慧生出來的,所以我們要了解般若智慧,簡單講是「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到底什麼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定要了解緣起無自性。當我們徹底了解緣起無自性,小我的身心世界會跟著轉變。此時你觀察小我的身心世界,會發現它不斷向「超越兩邊」轉變,一切的煩惱、痛苦都會被智慧化解掉,這就是我們要的智慧,而這個智慧可以成就這樣的人間淨土社會。

五蘊之中。色為色法。受。想。行。識。為心法。上文既明色。空。不二之旨。故復推及心法四蘊。

五蘊之中,色為色法,受、想、行、識為心法。色法與心法即是身、心,所以我們要不斷地觀察身心。前面講到色、空不二之旨,「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以此類推,由色法推及至心法,受、想、行、識四蘊也是一樣。以「受」而言,「受不異空,空不異受,受即是空,空即是受。」

所以先色而後心者。以五蘊根元。重疊生起。由一念不覺。而轉為無明業識。因識有行。因行有想。因想有受。因受有色。自細至麤。譬如著衣。由內至外也。若欲滅除。則先除色。次除受。想。行。最後除識。從麤至細。譬如脫衣。先外後內也。

它之所以先講色法而後講心法,因為五蘊的根源是重疊生起的,從一念不覺開始,當這一念無法觀照時,這就是「無明」。由此開始演變成「十二緣起支」的流轉門,所謂「無明緣行,行緣識」,這是「無明業識」,因識而有行、因行而有想、因想而有受、因受而有色,這過程是由細到粗(麤)的狀況。

以我們穿脫衣服的過程來比喻,一定是先穿內衣再穿外衣;反之,脫衣服則是先脫外衣再脫內衣。想要了解五蘊的本質是空,生命的真相是寂滅,就要從粗的色法開始,然後再細到受法、想法、行法,最後到識法。從色蘊到受蘊、想蘊、行蘊,最後到識蘊。這個從粗到細的過程就像脫衣服,先脫大件的外衣開始,再脫小件的內衣。

楞嚴經曰。生因識有。滅從色除。長水云。生起則從細至麤。從內感外。一切諸法。唯識變故。故云生因識有。

《楞嚴經》說:「生因識有,滅從色除。」長水大師說,生起的過程是從細到粗(麤)、從內感外。《大乘起信論》裡也有三細六粗,一念不覺生三細。一切諸法,唯「識」所變,這個「識」為第一能變識(第八識)、第二能變識(第七識)、第三能變識(第六識),由細至粗依序為第八識、第七識、第六識。一切諸法的生起,最主要是第八識、第七識與第六識的問題,故稱「生因識有」。

除斷則先麤後細。從外向內。如浣衣磨鏡。麤垢先落。故云滅從色除。

如果要除斷它,先從粗(麤)的開始再到細、從外向內。如同洗衣或磨鏡,粗的塵垢先被洗掉,故云「滅從色除」,先從色法開始斷除,如果能在色法上體會到寂滅,接下來就容易在心法上著手,因此先講色法再到心法。「流轉門」是從心法流轉到色法;「還滅門」是從色法開始滅到心法,從色法開始寂滅,然後到心法的寂滅。想悟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智慧,必須先從觀察著手,不斷地透過觀照,到最就會出現「照見五蘊皆空」,然後「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是者。指示之辭。猶言此也。諸者。眾也。不一之義。諸法者。略則五蘊。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舍利子指的是舍利弗,舍利弗是當機者,也是來幫助大家請益佛法的。「是」為請示的意思,如同我們用「這個」或「此」字。「諸」為眾的意思,表示不只一個,而是有好幾個,簡單講,諸法主要指五個,即「五蘊」。

廣則蘊。處。界。締。緣。七大。十法界。皆是。空相。則真空實相也。蓋諸法本空。

若廣說則可以包含五蘊、十二處、十八界、四聖諦、十二緣起支、七大、十法界等。其中,七大為地大、水大、火大、風大、空大、見大、識大。《楞嚴經》講七大,《華嚴經》講十法界。略講為五蘊;廣說則涵蓋蘊、處、界,以至於諦、緣、七大、十法界等。「空相」即是「真空實相」,為諸法的真相。

前面講過,色法的真相是「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的真相也是一樣。所以,體會「空」要從諸法裡去體會,空相的「相」是特徵之意,諸法也是空的特徵,空要顯示的特徵同樣會顯示在諸法上。因此,我們到哪裡去找空?在色法上體會空,在受、想、行、識上體會空啊!五蘊就是空的特徵,空要在五蘊裡找,離了五蘊是找不到的。

所以,參禪是在色、受、想、行、識裡參,離了色、受、想、行、識則沒辦法參。既然是在色、受、想、行、識裡參,只要觀察色、受、想、行、識就可以悟道,可以明心見性,你說好不好呢?如果有人告訴你方法,你還不會用就很可惜了。反過來講,如果你不知道又沒有人告訴你,絕對參不出來,因為你不知道該參什麼。而這裡已經告訴你,在色、受、想、行、識裡參,現在是你願不願意下功夫去參的問題。

如果你想在色、受、想、行、識之外去找,也是找不到的,直接在色、受、想、行、識裡去找宇宙的真相、實相,並不是離了色、受、想、行、識之外去找。五蘊諸法乃是空的特徵,「空的特徵」就是「空相」。這個「空」是真空,真空即是實相,真空實相的特徵在哪裡找呢?在五蘊法裡面找。

前面經文已經直接了當的講「色即是空」了,如果你想在「色」外面找,在受、想、行、識外面找,若非不了解經文的意思,否則就是不相信經文,連佛說的經都不信,你還要信什麼呢?所以,你只要在色、受、想、行、識裡面找,平平凡凡的觀察色、受、想、行、識,你就會開悟。

一般人都有誤解,只要觀察色、受、想、行、識?這麼簡單嗎?對呀!就是這麼簡單,只要觀察色、受、想、行、識就會開悟。《心經》的「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已經跟你講這個道理了,你只要平平凡凡的觀察色法就會開悟,一般人卻把它想的太難了。

有個人來找我諮商,他描述了現在的問題以及心裡的心結之後,我請他只觀察人生中的某一件事情,他滿是懷疑,不相信只要觀察這件事情,就可以解開他的心結,於是我向他解釋原因,他才願意開始配合觀察。

我請他觀察小學的時候,他說他小學一年級開始,無論參加什麼比賽或大小考試,都想要拿第一名,當模範生,當他觀察到這些事情後,沒幾分鐘就淚如雨下。原來他看到小時候因為家裡發生了一些事,心裡感到很自卑,因此想要得第一名,不斷地努力求表現、做好人,他領悟到家裡的一些事帶給他很大的負擔,到最後不得不逆來順受。

在這之前,我沒有告訴他原生家庭模式會造成的影響,我也不能告訴他,因為必須由他自己領悟,所以我針對他的問題來設計題目,只要他把小學的狀態說出來,透過這個觀察讓他自己領悟,結果他只是觀察這個,馬上淚流滿面地領悟到,之後他告訴我,終於了解自己的性格為什麼會如此。

他說,原生家庭帶給他性格上兩個最大的問題是,第一、做好人且要求完美,給自己太大壓力;第二、逆來順受,對很多不合理的事都不得不配合。因為這兩點造成他長大後發生很多事情,他全部都串起來了。

換句話說,我只要他觀察這麼簡單的事情,一個人就可以馬上大領悟,了解自己原生家庭的狀況。你說,這簡不簡單?很簡單呀!但運用之妙存乎一心!因為我了解他的問題所在,請他只要觀察某一點即可。

同樣地,佛法也是知道眾生的問題,它告訴我們好好觀察色法與心法,色法是色蘊,心法是受、想、行、識四蘊,只要我們實實在在的觀察,就可以開大智慧。佛法把這麼困難的智慧,用如此簡單的語言表達,簡言之為「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這是最高心法,可是一般眾生卻不了解。甚至於亂解釋,將色解釋成色情的色,色情就是空,所以亂搞色情也是空啊?! 

其實只要平平凡凡、腳踏實地的去觀察,生命就會獲益,可是現在的人卻不了解,沒有辦法從平平實實裡獲益,為什麼呢?因為沒有真正想要增加智慧,也不願意好好上課。很多人想上速成班,但速成是絕對不可能的,智慧的增長一定是腳踏實地的累積才行。

空的特徵從哪裡找呢?就在諸法裡找。諸法為五蘊、十二處、十八界、四聖諦、十二緣起支、七大、十法界、三十七道品等。空相是真空實相,「相」是特徵的意思。「諸法本空」,空在諸法裡體會,並不是離了諸法之外去找空。這個道理已經不斷地講,你要開悟是在觀察色法裡開悟,並不是離了色法,去觀察一個神秘兮兮的東西。很多人都想要找一個神秘兮兮的東西,喜歡講的神秘兮兮的。

嚴格講,歷史上佛法從空講到唯識,再談到如來藏,最後落入密宗,甚至雙修,變得愈講愈神秘,導致佛法後來的滅亡,因為它失去了最早的純樸味道。本來只是簡單地講空,後來講到複雜的唯識(阿賴耶),阿賴耶已經很神秘了,再講到更神秘的如來藏,到最後變成與密教合在一起,密教最神秘的是搞脈輪、能量,還有神秘中的神秘,什麼是秘中秘呢?男女雙修,佛法在印度就是這樣滅亡的。

初期的大乘佛法以般若系為代表,龍樹菩薩為代表人物,都是很樸實地講「空」,而這個「空」蘊涵著大智慧,但這個精神已慢慢地失去。所以,我們現在要恢復這樣一個智慧,從平凡、平淡中開始,踏踏實實地觀察五蘊諸法,由日常生活裡最簡單、最容易的色、受、想、行、識來觀察。從哪一點切入呢?去體會「無自性」與「緣起」,自然可以生出大智慧。

今天講到「空相」,意即「空的特徵」,在哪裡找呢?一定是在諸法裡找。諸法,簡單講是五蘊,一般來講,五蘊是有生有滅、有垢有淨、有增有減。但是,當我們在裡面體會到無自性空時,我們這個有限的身心,因為體會到無自性的智慧,而能轉化成無限的宇宙,可以超越二元,成為無量光佛、無量壽佛。

本來是有限的、有生有滅的生命,一旦體會到無自性空,了解這些(諸法)都是空的特徵(空相)時,你就可以從中體會到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換言之,你從有生有滅、有垢有淨、有增有減裡面,體會到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不生不滅」在告訴我們,不要落在生的一邊,也不要落在滅的一邊,不要落在兩邊之中的一邊,所以不落兩邊是非常重要的。

如何在生命裡體會「不落兩邊」?先從不要著相開始。廣義的相也包括名。譬如,穿戴名牌又開勞斯萊斯,別人會不會對你比較客氣?或別人稱呼你美女、帥哥,你會不會比較高興?如果是,你就著了名,那個名也是一種相,等於是落入一邊。而不生不滅在告訴你,不要落入生的一邊也不要落入滅的一邊。生、滅其實都是名、相的問題,所以不要著名也不要著相,先從「名」裡面看到無自性,從「相」裡面看到無自性,從名與相來觀察,最能體會到緣起。


2015/11/18 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15/11/25 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