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11/01

2015/03/18 王中和老師講奇蹟課程(三)


王中和老師講/王雅靖.許崴崴整理

一個人本來好好的,莫名其妙受到一個刺激,他也不知道,開始不對勁,可是,怎麼檢討都檢討不出來。有一次,有一個人對我說,他感冒咳嗽很久了,怎麼看醫生都沒用,病都沒有好。後來,他來我這裡做靈魂療癒,我知道,這已經不是身體的問題了,是心理問題,於是,我用諮商的方法幫他找問題,結果找到什麼呢?

大概差不多三個月之前,他們公司辦了一場活動,這個活動是去做義工,去做義工、服務別人也很好,可是,受雇於他的一個員工,也參加這個活動,在活動快結束時,大家興高采烈地,這個員工突然過來拍拍他肩膀說:「幹得好!」他那時候覺得:「你好像變成我老闆了!」他感覺自己被貶低了,當時心裡有一種不是很舒服的感覺,但也說不上來到底哪裡不舒服,只是員工這樣一個拍他肩膀的動作,之後他就不對勁了。結果,他在諮商時看到了,原來這次感冒是從那個地方引起的,他看到之後,感冒馬上就好了。

其實,他的感冒是被刺激引起的,而且,是被一個他自己搞不清楚的東西刺激的。這種事很耗人心神,這個人已經搞到筋疲力盡了,可是,他卻說:「我沒有什麼想法啊!」不是他沒有什麼想法,是有一個他沒有觀察出來的想法,這就是所謂的「潛意識」,就是問題所在!所以,人頭腦要很清楚,平常要很注意,否則,不小心就被刺激到,自己也不知道。

【同學】:老師,像這個案例,他覺得他被貶低,所以,他前面一定有一個貶低的故事?

【老師】:當然是前面還有一些沒解決的問題。所以,人的心裡有問題很麻煩!只要問題不解決,就一直去搞六道輪迴吧!那也沒辦法,只有這樣了!

【同學】:老師,剛剛您講「拍肩膀」,我想到有一次在公司裡發生的事。那時我是新人,可是業績還不錯,於是,老闆就拍拍我的肩膀說:「做得好!」但他不只是拍,還捏了一下,我就直接問他:「你是不是覺得我很輕浮?」我說:「你拍肩膀還好,但你這樣捏,對我有點性騷擾,好像在暗示我什麼。」結果,他說:「沒有啊!」後來,我說:「老闆,那你以後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對待我?如果你不這樣對我,我業績好,人家覺得是我自己做出來的,可是,你這樣做,人家會覺得我的業績是你給的。」還好我有講,不然我應該會生病。

【老師】:沒錯!不表達就會生悶氣,然後開始不舒服等等的。你這個表達不錯,就是有溝通,溝通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否則會很悶。你心裡會想:「怎麼搞的?到底是我很輕浮造成你這樣,還是你怎樣?」

我們會想,第一、他很輕浮。第二、是不是我有什麼行為引起他這樣?是不是我很輕浮呢?然後開始很悶。所以,有時候不小心就是這樣,之後人就會不對勁,很多狀況往往都是這種事引起的,這是精神問題,不完全屬於身體問題。要了解,其實是有一種你沒有觀察出來的東西。

「你本來是不可能疲倦的,但你挺有消耗自己心神的本事。」(T-3.Ⅵ.5:5)

「你本來是不可能疲倦的」,就是你本來是潛能無限的。「但你挺有消耗自己心神的本事」,這是很諷刺的一句話,就是我們很會搞自己的鬼。問題是,我們不只對那件事搞鬼,之前也已經搞了很多鬼,因此,那件事成了壓垮駱駝最後一根稻草。

人越年輕,越是精神百倍;人越老,什麼事都成了壓垮駱駝最後一根稻草,因為不管什麼事都會刺激他。很多老人這邊不爽,那邊也不爽,到最後,看到一件什麼不爽的事情,先悶幾天,後來就生病了。悶就是不開心的意思,所以,老人多半有心臟問題,心臟無力就是不開心,容易受刺激。所以,他很悶之後,就開始生病。人越老越要注意心情的問題,從身體著手,可能是心臟。身體一定是會老化的,如果不完全是身體的問題,他就是心情不好,他先悶了,之後開始生病,生病之後又有併發症等等,最後就完蛋了。

「你挺有消耗自己心神的本事」,每一個人都能消耗自己,而消耗自己的方法在潛意識裡,但他觀察不到;如果他觀察得到,他才不想消耗自己呢!但他觀察不出來。修行起步就是學習覺察力,這都是覺察力高低的問題。

【同學】:老師,所以修行是在破除潛意識?

【老師】:對!要把潛意識完全變成表面意識,不要讓有些因素在潛意識裡搞鬼;要觀察得到,不要觀察不到。

人與人相處是很實質的生命表現。有一些國家有移民進來之後,反而使國家發展得更好;反過來講,有些國家處理不好,移民造成國家問題,這就是人的問題。每個國家都希望高品質的人流到自己國家,幫助他們,但是,真正高品質的人,是對「道」有認識的人。

生命真正有意義、有價值,是因為你能悟道和傳道。《奇蹟課程》每一段都在講「道」,「道」的存在是透過我們的觀察,和我們的生活觀察結合在一起的。《奇蹟課程》每一句話都告訴我們觀察的方法,對於每件事,一步一步告訴我們,如何實際去觀察。

《心經》第一個字就是「觀」,你要怎麼「觀」呢?《奇蹟課程》一句一句告訴我們,讓我們知道要怎麼觀察一件事。我們觀察之後,會發現《奇蹟課程》講得有道理,它的觀察方法非常正確,如果我們有什麼心結,透過這個觀察能化解掉。

《奇蹟課程》這本書的奇特之觸在於每一句話都非常正確。很多人寫書寫了很多廢話。想想看,《心經》有兩百六十個字,《金剛經》五千多個字,《道德經》也有五千多個字,可是,像《奇蹟課程》文字量這麼多的書,竟然沒有一句廢話,這就是非常奇特!奇蹟課程的內容,等於是一句話、一句話帶領著我們去觀察生命。

【同學】:老師,以前同學分享過,在生活之中就已經是在行道了。可是,對我而言,如果沒有來上課,根本沒有那些想法,根本不會知道怎麼去面對一些事情。我覺得來上課之後,在面對同一件事時,比較能夠心平氣和地去看待,事後回來看這件事,還會覺得很好笑。不過,雖然我覺察到了,下一次還會抱怨同一件事,這應該怎麼辦呢?

【老師】:有抱怨,就要去溝通,否則就會一直抱怨。沒有當一個人的面溝通,變成抱怨;當一個人的面去溝通,就不是抱怨了。所以,我們在一個人前面講問題,還是在一個人後面講問題?不一樣!如果在人的背後講,就變成抱怨;如果當面講,則可以溝通。

一般來講,我們要懂得溝通,必須先了解有一個前置的問題,面對之後才好溝通。什麼叫「面對」?不是我到這個人前面,或這個人到我前面,不是這樣!「面對」,是他到我前面,或我到他前面的時候,我是心平氣和的。如果他不講話,我也不講話,只是他在我前面,我在他前面,我能不能心平氣和呢?

我們先要做到心平氣和這一點。這也是我們平常要留意的,因為這一點可以在平常練習,不必等到事情發生才練習,我們平常面對某些事情時,就開始在練我們的定力了;也就是說,這件事在我面前時,我是心平氣和的,包括電視上出現了你討厭的人、討厭的事等等,你都能用心平氣和的態度來看待,從這個地方開始懂得面對。

這裡頭也牽涉到一種練習。練習什麼呢?譬如:一個人心平氣和地坐在椅子上,另一個人在前面逗弄他,講一些話,他聽了這些話後會笑或不舒服。這個人本來應該要心平氣和的,可是,他因為你的某個動作笑出來,或者他身體產生了一種比較強烈的反應,讓人看得出身體稍微動了一下,那就代表不及格。這叫做「逗弄」,這是一種訓練定力的方法。

人常常會因為別人做一個什麼動作,而有一種控制不了的衝動。雖然他告訴自己,不管對方做什麼動作,都不要有任何反應,可是,當別人講一句什麼話,或做一個什麼動作時,他還是會看到自己有一種控制不了的衝動,這就是他看到了,原來這件事刺激他。

有了這個觀念之後,我們平常就可以慢慢練習,當我們的觀照能力越來越深時,真的可以面對很多事情。我們本來對人有一種強烈的立場、接納或排斥,到最後發現,也沒有那麼強烈的情緒去搞立場,或搞接納、排斥了,反正不管是誰,我們都想辦法與他溝通就對了,這樣我們的個性也會慢慢地轉變;可以說,每一個人都是在日常生活裡慢慢觀察、慢慢進步的。

《奇蹟課程》是幫助我們觀察的,它的經文裡可能會有某一句話帶給我們啟示與啟發。有時候我們會煩惱,代表我們的思想是沒有秩序的,而《奇蹟課程》則是講究秩序的。

譬如:中國古代打仗講求陣法。其實,陣法是你的兵力沒有增加,但力量卻增加了。如果本來有一千人,這一千人的排列有秩序或沒秩序產生的力量是不一樣的。如果有陣法,讓他們排列有秩序,力量會增加好幾倍;如果沒陣法,這一千人的排列是很沒秩序的,則他們力量就削弱好幾倍。

我們的思想也是一樣。有秩序就是有「理」,而思想的秩序就是「道理」,有道理就是有秩序,沒道理就是沒秩序。如果我們的思想是有秩序的,講得出道理,容易觀察到潛意識;講不出道理,則比較不容易觀察到潛意識。所以,講道理的能力牽涉到觀察潛意識的能力。

為什麼我們要了解這個道理呢?事實上,《奇蹟課程》根本的道理是非常簡單的,你悟了就悟了,悟了之後,所產生的語言文字,就是所謂的「智慧」。而《奇蹟課程》講一件事情可以講得這麼透澈,就是從「大道」生出來的智慧。經《奇蹟課程》一段一段解明之後,你了解《奇蹟課程》的道理怎麼落實在生活上,慢慢地整個思想呈現有秩序的狀態,這就好像練毛筆先要描紅一樣,慢慢模仿,你的字就會寫得好。人的思想通了,生命就通了;人的思想不通,生命也不通。真正問題是在思想上。

「你挺有消耗自己心神的本事」是一句很諷刺的話,讓我們看到了最大的問題在於自己,是自己在消耗自己。你觀察到之後會發現,確實是我們最會消耗自己,最饒不過自己,最讓自己陷在困境裡頭。

為什麼人會陷在困境裡出不來?是他自己造成的!可是,他不知道,其實是他自己本身饒不了自己。為什麼他饒不了自己?因為有一些過失。這些過失就是所謂的罪、業、煩惱、業障,但他自己觀察不出來,等到他觀察出來後,會發現解鈴還需繫鈴人,還是要靠自己的智慧。

「不停地評判所給人的壓力確實不堪負荷。」(T-3.Ⅵ.5:6)

人消耗自己,又不停地評判,「不停地評判」就是你的思想;也可以說,你心裡一直在那件事上嘀嘀咕咕的,別人不是全對,自己也不是全錯,那就是叫「評判」,也叫做「辯解」。在大家都半錯半對的過程裡,你不斷地嘀嘀咕咕,只是增加你的壓力而已,沒辦法解決問題,這才是真正的狀況。

你希望自己全對,但事實上,你半錯半對;對方也希望他全對,而對方也是半錯半對的。這兩個人心裡都在為自己辯護,有一大堆嘀嘀咕咕,在整個過程中加重了自己的壓力。這是一個無意義的過程,可是,人不知道,透過這個過程,他自己損失更多,這就是所謂的「不停地評判所給人的壓力確實不堪負荷」。

據說,在一天中,每個人都需要有一段時間是完全安靜下來的。對於這個說法,我非常贊成,為什麼呢?如果一個人腦筋裡一直嘀嘀咕咕,他受不了。安靜下來之後,第一、人要睡眠。第二、除了睡眠之外,自己應該有一段靜心的時間。

人應該有一段靜心的時間,這是非常重要的。至於靜心時間是五分鐘、十分鐘、二十分鐘都好。在靜心的時間裡,你要靜心(meditation),你說打坐,我也贊成。不過動態靜心較佳,靜態靜心毛病多,靜心有靜心的方法,古代傳承了許多靜心的法門,這也是要教的,因為不懂的人不知道該怎麼做,隨便打坐也是一種盲修瞎練。

有一次,有一個人對我說:「我覺得你們實在太不可思議了!你們怎麼可以坐在那邊打坐那麼久?我的腦筋裡東想西想的,絕對坐不住,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怎麼搞的?你們可以坐這麼久?您教的打坐課程,我是絕對上不了的,我怎麼可能坐在那個地方呢?」

我的回答是:「其實,每個人的腦筋都是東想西想的,但,靜心是有方法的,不是每個人不經過訓練,就可以這樣坐下來靜心。事實上,這是一個學習過程,學習就是要學習方法,使得你從不能靜心到能夠靜心。」

他不知道這裡頭是有方法的,以為人分為兩種,一種可以坐在那邊,另一種不能坐在那邊。其實,靜心也有古代相傳的方法,如果你得到那個方法的訣竅,就可以慢慢進入靜心的領域;否則是沒有辦法的。什麼事情都有一個方法,包括《奇蹟課程》在講了解宇宙的方法,而靜心也有靜心的方法。

「不停地評判所給人的壓力確實不堪負荷」,如何停止呢?睡眠當然是一個方法,因為如果很熟睡又沒有夢時,得到的休息是比較完整的狀態;另一種是,你可以真正有一種方法,讓自己靜下來,脫離這種不堪負荷的壓力;反過來講,如果你每天只安靜那幾分鐘,或幾十分鐘,在其他時間裡都一直在評判,代表你個性上有一種問題。這也可以透過觀察,使得你這種不斷評判的狀況慢慢降低,這就是人要去學習的部分;也就是說,人要馬上證道是不可能的,必須慢慢入道,而慢慢入道就要從靜心這個地方切入。

「人們竟會如此珍視這種削弱自己的能力,真是匪夷所思。」(T-3.Ⅵ.5:7)

你在削弱自己,你還珍視它、珍惜它,這叫做「搬石頭砸腳」,可是,你竟然還這麼重視那塊石頭,你瘋了!但人真的是這樣的狀態。「人們竟會如此珍視這種削弱自己的能力」,這個「能力」是什麼呢?就是你不斷地在評估、評判,之後還貶低,不是貶低別人,就是貶低自己,反正一定要把別人壓得很低;否則就是把自己壓得很低。

把別人壓得很低,或把自己壓得很低,就是剛剛前面提到的嘲笑與背叛。這兩個是人心裡很深刻的東西,到最後甚至自己嘲笑自己,自己背叛自己,搞到自己一無是處。把自己對自己的嘲笑、自己對自己的背叛、自己對別人的嘲笑以及自己對別人的背叛降到最低,可以透過兩個解決方法,第一個是靜心,第二個是開大智慧。

如果這個人很珍視這種一直不斷地判斷、腦筋裡嘀嘀咕咕的狀況,「真是匪夷所思」!這種人處在一個失去控制的狀態之下,也是沒辦法的,這要透過學習才有辦法改善。基本上,真正教生命之學都在教這個東西。譬如:參禪就是一種訓練,還有我們現在教的〈高層心靈領悟療癒法〉,也是實際的訓練。

「話說回來,只要你還想要充當現實真相的作者,你必會緊抓著自己的判斷不放。」(T-3.Ⅵ.5:8)

本來真相就在那個地方,真理就在那個地方,只等你自己領悟或不能領悟,等你見道或仍然沒有見道。可是現在不是!現在是你要創造真理,你怎麼可能創造真理呢?你現在創造的是現象界的東西,你把現象界的東西當做真相、真理,而且還要去支配、創造,所以,你就變成「現實真相的作者」了。

「現實真相的作者」就是扭曲現實與扭曲真相的你的小我。你在現象界裡,搞不清楚這不是真相界。誰不了解什麼叫「現象」呢?但如果他沒有悟道,就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真相」,他搞不清楚最終的真相,反而把現象當做真相,之後又開始去創造現象,變成了作者。例如:人家說:「新聞業是製造業。」本來新聞業應該報導事實才對,而現在新聞業卻開始製造新聞,這是一種嘲笑。

《奇蹟課程》這句話也是嘲笑。「你還想要充當現實真相的作者」,你變成真相的作者了,代表你製造了好多真相。其實,你製造的那些東西都是幻相,你還當作真相,你已經偏差錯亂到這種程度了,這時「你必會緊抓著自己的判斷不放」。既然你不能抓住真理,就只能抓住自己的判斷。你自己亂搞一通,又抓住亂搞一通的那些事情,這就是所謂的「小我、我見、我執」。那麼,真理與實相在哪裡呢?你還是不了解真理與實相,這就是問題所在!

「於是,你會開始害怕,因為你相信這一評判終有一天會落到自己頭上。」(T-3.Ⅵ.5:9)

你開始害怕了,為什麼呢?因為你評判別人,就會評判到自己身上;你給出去的,就會回來。如果你無法停止評判,之後一定會出現這種回流狀況。你可以看到,我們的評判已經不能停止了,現在新聞媒體就是這樣的狀態,失控了!可是,這些東西有一天回到他們自己身上,假如他全力給出去,當那些力量全力回來的時候,他會全力抗拒,因為給出去的貶低,會回來自己身上。

【同學】:老師,可是,電視上的名嘴們都沒有看出真相,已經有人被潑漆、抨擊了,結果,他們出來哭一哭之後,還繼續去評判別人。我想,他們沒有悟到這一點。

【老師】:因為他認為這樣才可以過生活,他認為這就是他賺錢的方法。上次我不是提過政論家南xx的中風問題嗎?最近也有一位名嘴陳xx罹患腦瘤,其實,只要你了解他們,多多少少都有狀況。他們每天講那麼多有問題東西,就會有狀況發生。

我們一定要講真理,不斷地講、不斷地講,如果一個人每天講的都不是真理,都是歪曲的東西,而且,裡頭有一些不公不義或貶低之類的話,他自己會反彈回來,這就是問題所在!

只要你不斷地抓住你的判斷不放,你根本不了解真理,你忘記要拿真理做標準,你就會開始害怕。所以,「你相信這一評判終有一天會落到自己頭上」。「相信」是潛意識的相信。這就是我在課堂上講的,我說,一個人如果騙別人五百萬,他的潛意識相信別人也會騙他五百萬,可是,他表面意識似有似無,有人表面意識知道,有人不知道。

有人騙了別人的錢好高興,而且把這些錢拿去花掉了,完全不怕因果報應,但有的人會怕。有人表面意識會怕因果報應,有人表面意識不怕,但是,潛意識全部都怕,沒有一個人不怕的。所以,人會害怕,只是他不知道這個害怕怎麼來的,他看不出來,因為他觀察力不夠。

當一個騙人家五百萬時,潛意識在等著損失五百萬,後來別人騙他十塊、二十塊、一萬、五萬,等他發現的時候很震驚,這個震驚就像是損失五百萬一般。這時,他還沒有損失五百萬,但他卻受到了損失五百萬的折磨,這就是人有不好的行為之後,心裡所受的折磨;也就是說,「你相信這一評判終有一天會落到自己頭上」是因果報應的問題。

「只要你還相信判斷是保護主權的有力武器,那一信念便會永遠在你心中作崇。」(T-3.Ⅵ.5:10)

什麼叫「判斷」?小我的所作所為就從判斷這邊開始,小我會開始布局,開始努力,開始怎樣、怎樣,到最後呢?他相信小我是「保護主權的有力武器」。譬如:馬英九現在害怕的是,等到他不做總統時會不會被起訴?會不會下監獄?阿扁已經是這種狀態了。之前阿扁常說:「我努力不夠,我要更努力!」更努力的結果卻是進監獄,得了憂鬱症,搞成這樣!

不只阿扁,不只馬英九,王xx也是,後來xx集團整個垮台,王xx的子女全部都被判刑、進監獄。最近王xx的一個兒子要出獄了,結果他又去賄賂,把事情搞得更大。這些人都靠自己努力,這就是你「相信判斷是保護主權的有力武器」,判斷就是小我的所作所為,小我所作所為都是判斷,都是從小我思想出來的。

「那一信念便會永遠在你心中作崇」,「那一信念」就是小我。「小我」就是基督教講的「撒旦」,在佛教裡叫「我見、我執」,如果講得更難聽,叫「天魔、生死魔、煩惱魔、五陰魔」,也就是魔的意思。這就是所謂的「那一信念便會永遠在你心中作崇」,什麼信念呢?就是犯罪的根,就是小我,把人整得很慘!

我剛剛舉了王xx、馬英九、陳水扁為例,但是,你要真正了解,大部分的人包括我們自己,都被整得很慘,所以,現在才會來學習《奇蹟課程》,以脫離這個小我思想模式。今天這一段是在教「審判」,上主的審判和一般人的審判定義是不一樣的,一般人的審判只是把凡夫俗子更是搞得七葷八素。

最後,我們來做一個祈禱,結束今日的課程:

「親愛的上主:真的很感謝祢!派遣祢的使者耶穌基督前來講真理。我們透過聖言來學習真理,當我們學習真理的時候,是放在生活裡,讓生活裡頭有道,而不是不了解這個道,到最後,讓生活變成一種折磨與生存的掙扎,以致活得無意義、無價值。

實際上,生活裡始終充滿了真理,透過祢的聖言,祢教導我們如何在生命裡看到這個大道,讓我們的生活與道合一。今天我們學習聖言,了解了祢所說的審判,一個是上主的審判,另一個是小我的審判。小我的審判就是我們心裡頭不斷嘀嘀咕咕、嘀嘀咕咕,這個嘀嘀咕咕不但傷害了別人,也傷害了我們自己。

我們祈求祢賜給我們智慧,賜給我們力量,讓我們可以好好學習祢的聖言,放下自己內在的嘀嘀咕咕,真正活出真理的生命的力量,真正體悟這個大道,並從大道裡頭得到生命的解脫。奉聖父、聖子、聖靈之名,阿們!」


2015/03/18 王中和老師講奇蹟課程(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15/09/23 王中和老師講奇蹟課程(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