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6/24

行起解絕

倓虛大師自述

影塵回憶錄者,大光法師為紀其師倓虛上人自述經過事蹟而作者也。倓老法師,在東北華北各地弘法數十年;除講經說法外,創立叢林,興辦佛校,修建廟宇,受化度者,都十余萬人,法緣之盛,歎為希有!事蹟之多,罄竹難書,誠近世佛門之龍象也。‧‧‧


極樂寺學校已放寒假,學生都回家過年,只有幾個離家遠的學生留在校內未走。校長張樂西也在校內,晚間和我談話。有一小學生,王紹章,不過十一二歲,侍立一邊旁聽。張樂西問我說:

 

「念佛求生淨土,這是我所很信的事,也是我所願為的事。可是在念佛裏面,似乎還有很多講究:如言『唯心淨土,自性彌陀。』既然如是,何必又念西方彌陀,求生西方淨土呢?」

 

「是的!」我說:「這問題不但你一個人這樣問法,普通一般人,也大多是這樣懷疑。這是因為把西方彌陀與自性彌陀當做兩樣看待,把西方淨土與唯心淨土分做兩個處所。如果是兩下各不相即的話,請問西方淨土與唯心淨土在何處分邊界?西方彌陀與自性彌陀以何樣分自他?」

 

這樣一問,讓我把他問的愕然良久。待一會,他又說:

 

「如果這樣說法,自性是何樣?唯心從何分?」我說:「所謂唯心,並非指人腔子裏那個六塵緣影的妄心,是說法法唯心。自性也並不是指人身上這個四大假合的習性。是說眾生本有的自性。心佛眾生,三無差別,自性即是佛性,佛性即是自性;在自性上就是彌陀,在唯心上,就是淨土。性分中並劃不出哪是佛的邊界,哪是眾生的邊界。在淨土上,也指不出哪是唯心的,那是非心的。要之,法法不離自性。」

 

這時王紹章在一旁,聞言微笑。我說:

 

「汝聞言微笑,必定有領會處,速說:何處是自性?」他遂答曰:

 

「何處不是自性?」我聽到這話很歡喜,因他是一個小孩子,既然能說出這話來,也是有善根的,遂誇獎他幾句,不枉在佛教學校裏求學一場。後來為了試驗他這話能否徹底,我又問他說:

 

「既然何處不是自性,當然同是自性。現在我用手拍你的頭能知痛,轉拍桌子則無知。一個是有知的,一個是無知的,知與無知自不相同。若有知者是自性,則無知者即非自性。云何何處不是自性?」說完這話,我說:「容你三日來回答」結果他也沒去回答,直到現在也沒回答。這雖是閒話,諸位也可以想想,試答一下。

日本派有資格僧人訪華,到中國各地寺廟參觀,最後經青島回國。適有一禪宗大僧正,領幾個日本僧人到湛山寺訪問,由翻譯官譯語,和我接談。最初先問是何宗,我答以天臺宗。又問修不修止觀,我說每天晚上修一次。關於普通話,由翻譯官譯語還可以,到了談佛法細相的時候,翻譯人員,對這些佛學專有名詞不熟悉!就不能翻譯得恰到好處了。所以到了後來,談佛法細相時,他不用翻譯官,自己用筆寫出來問我說:

 

「天臺宗修止觀,講一念具三千性相,百界千如,既有如此多解說,當以何為止?」

 

我以筆而答之曰:「行起解絕!」他看了這四個字,矍然失色,又寫了一句話說:

 

「請道得一句!」

 

我說:「若有一句道,即非佛法。」彼欣然現於色曰:「謝大教!」


關鍵字: 回憶錄 有名 參觀 訪問

弘一律師在湛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貼/佛學問答目錄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