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9/27

佛法要領續完


獨處閑靜(宋譯作:獨一靜處。)此句有兩義:一。獨處,謂一人專修,不約伴侶,華嚴經云:「獨一發心,不求伴侶。」是也。可知近世成群打七之非。二。閑靜者。謂擇清淨處所。遠離憒鬧也。獨處對人而言,閑靜對地而言。

 

觀察自覺(宋譯作:自覺觀察。)此句若如字面解,有觀察心,有警覺心,心緒紛然,成何事體?今謂不然,作三段釋:初釋觀,次釋察,後釋自覺。初釋觀,觀謂觀心,觀何等心?曰觀無明心。何以不觀真心?曰:真心自無始以來,為無明所熏所蔽,不能顯現。此無明,依何處住?依真心上住,如膠著漆,不得解脫,故曰住地無明。此無明。為生死根本,一分不盡,生死永在,故曰根本無明。學法欲求真,當從此住地無明下手,何也?伐木不斷根,灸病不得穴,絲毫無益。故二乘人與權教菩薩,斷得四住無明,不知住地無明:能免分段生死,終受變易生死。(輪回有二重:一。界內十二因緣,受分段生死。二。界外十二因緣,受變易生死。)一乘人從觀心下手,為破住地無明,生死永斷,所謂從咽喉上取血,此是成佛妙訣,最真最實,李長者曰:「根本無明,即是根本不動智。」永嘉云:〔無明實性即佛性。〕台宗云:無明體即是明,即是實相,即是法性。經中不勝繁引,皆指此著而言。初時觀生滅心,不執不著,不隨不斷,或一味休心息慮。兩法是一。常常觀照,即是般若熏無明。無明一破,法身頓現。一超直入如來地,不歷僧祗護法身,故稱之為圓頓法門。次釋察:察。謂監察,謂觀心時,有兩種監察:一者正念,二者正知。正念者,一心守護觀境,不准起第二念。遺教經云:「制之一處,無事不辦。」金剛三昧經云:「制之一處,眾緣斷滅。」制之一處,即是正念。先德云:「若不守心,得成佛者,無有是處。」正知者,如起信論云:「心若馳散,即當攝來,住於正念。」若不攝還,增長無明。監察機關,有此二種權力。禪門有喻云:「坐禪者如官吏,門外有二衛兵站岡,此二衛兵,一名正念,一名正知。」可謂善喻。三釋自覺:自覺者,言此監察機關,時常令正念守心,正知攝心,不令放逸。

 

不由他悟(宋譯作:不由於他。)  不由他悟者,到大徹大悟時,萬法自然從心顯現,不是他人授予。所謂無師智,自然智,是也,即是無生法忍。

 

離分別見(宋譯作:離見妄想。)  此句作兩句釋:一離分別心,二離諸見。先釋初句:此分別心,與上文不同,上是凡夫攀緣外境,此是行者攀緣觀境。不然,便是重複。云何攀緣觀境?此是無相法,不許有相。若現殊勝境界,或現佛菩薩像,或聞說法聲,皆是魔境,應嚴加拒絕。

 

若有取著,即是分別心起,便入魔網,故曰離分別。

 

次釋第二句:見者諸見,障人不能見道。諸見者,或云五見。(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或云六十二見。起見者,謂於觀中,現出境界,以為或劣或勝,或與某經相合,或與某三昧相應,認為聖境,此即是見,必入魔網。佛藏經云:「發菩提心,只是離耳,離何等?一離欲,二離見。」「欲即是無明,見即是憶念。」華嚴論云:(見在即凡,情亡即佛」四祖云:「不用求真,惟須息見。」見之過患,可謂至重,故須離之。

 

上上升進(宋譯同上。)  上上升進者,觀心到此地位,應加精進,不間修行,暗中長進,不可限量。上上者,如在信位,升進十住,十行,十向,十地。步步增高,謂之上上升進。

 

入如來地(宋譯同)  如來地者,為大徹大悟之果。觀行純熟,不覺趣入,故此法門,謂之如來禪。

 

如是修行,名自證聖智行相(宋譯作:是名自覺聖智相。)  自證聖智行相者,自身內證聖智修行之相也。自證聖智,宋譯為自覺聖智。證者,見也。覺即是證,證即是見,二名無異。此即根本智,經論多名,華嚴謂之普光明智,即是本性寂照之用。華嚴云:(知一切法,即心自性,成就慧身,不由他悟。)即說此義。此智成就,即為成佛。楞伽云:(如來以智為身,智為體故。)又云:(佛非人非蘊,但是無漏智。)此智即是行者報身佛。

 

云何名一乘行相?謂得證知一乘道故。云何名為知一乘道?謂離能取所取分別,如實而住。大慧,此一乘道,唯除如來,非外道二乘梵天王等之所能得。

 

此段經文,佛答一乘人入觀行相。大慧以與上章修法或異,佛以離分別為答,仍與上章義同。今略釋之。  何謂一乘行相?行相者,謂心念不住而住之相。一乘行相者,謂修一乘法安心之相也。離能取所取分別者,能取是見分,所取是相分,能所宛然,即是分別,應當離之。如實而住者,如作靜詞解,如即真如,實即實相,言住真如實相也。如作動詞解,如即如是之如,如實相而住。如實相而住者,不住根塵識,住於如如之理。此義最大,當引經證成。金剛三昧經云:「如如之理,具一切法,善男子,住於如理,(即如實而住,)過三苦海。(即三界之苦。)又云:「若住大海,(譬佛果,)則括眾流,(譬三乘,)住于一味,(譬守心一法,)則攝諸味(譬信、住、行、向、地。)」大涅槃經云:「譬如有人,在大海浴,當知是人,已用諸河泉池之水。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修習如是金剛三昧,當知已為修習其餘一切三昧。」觀心入理,即是修習金剛三昧,此三昧成,一切三昧,無不具足,故為圓頓。又金剛三昧經云:「大力菩薩言:何謂存三守一,入如來禪?佛言:存三者,存三解脫。守一者,守一心如。入如來禪者,理觀心如,入如是地,即入實際。)實際即真如法身。存三解脫者,言不證三解脫也。守一心如,即如來禪。經語分明如是,而世人不知,悲夫。華嚴經云:「初發心時,即成正覺,成就慧身,不由他悟。」即是此境。金剛經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無所住,即是此經之如實而住。而生其心,即自證聖智現前也。本經偈云:「捨離此一切,(上文列各種禪,皆應捨去。)住於無所緣,是人則能入,如如真實相。)住於無所緣,即是如實而住。入真實相,即是如來禪。涅槃經云:「一切眾生,無漏智性,本自具足。」依如是修,無不得證。奈何不信?而甘沉淪三界乎。先德云:(妙得其門,成佛匪離於當念。若失其旨,修因徒困於多生。)思之  思之

 

華嚴經偈

 

若有欲知佛境界,當淨其意如虛空,

遠離妄想及諸取,令心所向皆無礙。

若有欲得如來智,應離一切妄分別,

有無通達皆平等,疾作人天大導師。

 

佛法要領跋

 

佛法廣大。根本在心。行門無量。主要在觀。直觀自心。見性成佛。此吾師中江劉先生說佛法要領之宗旨也。先生博通經藏。精研教觀。深山隱居。澹泊自處。年已七十有三。而精神矍鑠。誨人不倦;時應鄰邑之請。講說不絕。常曰:學佛不求見性,皆是附佛外道。志求見性。方是佛子。欲求見性。必須觀心;觀與不觀。實為學法生死關頭。三乘人觀心,不深不徹:唯一乘人頓見本性。頓成如來。故其教人:每令放下觀心。學者從之。多獲開悟。弘恕聞道已晚。因張君心若之介。始獲忝列門牆。十四年來。備蒙啟迪。循循善誘。殷懃懇切。嘗開示曰:學大乘法。以了一心為根本。若實了一心。則三明、六通、十力、四無畏,將不求而自至。故云:一切諸法。心為上首。神通人人具足。但得母子自至。又云:大彌陀經三輩往生,俱以發菩提心為本。不明四智。只生邊地疑城。觀經是心作佛。是心是佛。固皆以了一心為根本者也。一心難信。(一心即是自己真心)了尤不易。(見性方了)能了則入無學位矣。又云:修觀持名。二法平等。修觀者,能明白見。持名者,至一心不亂時,乃明白耳。此皆佛法真實了義。凡學佛者,咸宜知之。無奈弘恕根性愚鈍。雖受淨土觀法,未及專修;又值世亂,不遑寧處;迄無成就。慚愧甚矣。邇因體力衰弱,性好簡易。重請授我要法,以資修習。先生始以「發勝義菩提心」教之。并告之曰:發心者,發見性之心也。即觀自性清淨心也。華嚴云:「初發心時,即成正覺。」涅槃云:「能觀心性,名為上定。」均謂此也。乃至起信論之真如三昧淨土宗之實相念佛達摩大師之如來禪。名異實同。皆是觀心云云,始知禪淨二門。原是一法。旋復寄示講錄三篇。所傳具在。且更詳焉。展誦之餘。贊歎無盡。乃細加編次,呈請鑑定。名曰佛法要領。集資付印,以利學人。竊謂是書。言簡義精指歸一乘,示二空理。悟入緣生發菩提心。徹見本性。闡明楞伽玄義。揭示頓教根本。絜前聖之要領。為成佛之捷徑。所謂成就慧身。不由他悟。經藏奧旨。洩盡無遺者矣。學者苟能依此修之。則久久純熟。豁然開悟。明心見性。一念頓證。其福德智慧因緣之大。豈平常誦經念佛持咒修觀所可得而比擬哉。何以故?心性功德。無量無邊。不可思議故。此觀心法,是如來禪。只論見性,不論禪定解脫,迴非餘法所能及。故華嚴云:「雖盡未來際。遍遊諸佛剎。不求此妙法。終不成菩提。」妙法者何?觀心是也。大乘心地觀經云:「此法難遇過優曇。一切世間應渴仰。十方諸佛證大覺。無不從此法修成。此偈大聲疾呼出佛金口。更有何疑。又云:「一切有情聞此法。欣趣菩提得授記。一切有緣得記人。修此觀門當作佛。」可見一發心即授記。一授記當成佛。是決定義。何謂有緣?得聞此法為有緣。當下發心為有緣。願天下有緣人。如法修行。精進不退。皆得速證無上菩提。

 

一九四七年丁亥十一月十二日 弟子 金弘恕敬跋


關鍵字: 長者 智慧 體力

佛法要領←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貼/巧說無生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