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9/25

2014/09/17(三)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一)


王中和老師講/明心書院打字組整理


三十七道品是四念處、四正勤、四神足(或者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正道分。上次,我們已介紹過四正勤,接著來談「四如意足」。

四如意足又叫做「四神足」,為什麼呢?就是有神通的意思,所以,四如意足的「如意」指什麼呢?就是有神力!

這神力是怎麼來的呢?由定力!四如意足是修定的方式,修行的起點是智慧,修行的結果,匯歸於定力,修行的結果,所有功力會在哪個地方表現呢?就在內心的平安,定的意思就是內心的平安。所有的修行結果,全部匯諸於定,匯諸於內心的平安,所以,「定」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有定力就是有神力,有神力就是可以如意。因此四如意足又叫做「四神足」。如意就是如我們的意,為什麼會如意呢?就是有神妙的力量,為什麼會有神妙的力量呢?因為有禪定的功德。所以,我們要了解四如意足強調的是什麼呢?就是修四靜慮!廣義而言就是四禪八定。

四如意足是修定的四種方法,這四種方法是「欲、勤、心、觀」,欲就是意樂、希望,也是意識的功能,意識的五別境中,有一種功能就是欲,還有勝解、念、定、慧,這都是意識的功能。

第一、欲是希望,或者是意樂,或者是意識的一種功能,從欲這地方產生一條修禪定的進路。

第二、勤就是四正勤,四正勤就是精進,就是我們前面講過的精進的意思,所以,四正勤也是一條修禪定的進路。

第三、在心上用功,產生定,這叫做「心」神足。就是在心上用功夫,用什麼功夫呢?譬如:我們前面講過的六妙門及十六特勝,都是修定的工夫,都是在心上面所用的法門功夫。我們參禪的時候也是一樣,有一個法門,在心上不斷地用這個功夫,然後,產生一條禪定的進路。

第四、透過觀察。觀察和修定不太一樣,為什麼呢?因為修定在印度文叫「奢摩他」,觀察叫「毗婆舍那」。奢摩他是在講止或者是定,而毗婆舍那是觀,或者是慧,所以,我們常常聽到定慧雙修、止觀雙運。一個是禪定的進路,另一個是智慧的的進路,禪定的進路在菩薩道就是禪定波羅蜜多,而觀的進路在菩薩道則是般若波羅蜜多,這兩個是不同的。

所以,我們要了解,「欲、勤、心、觀」這四種修定的進路,哪四種呢?從你的意願、你的希望,發展出一條修禪定的進路;從四正勤、精進發展出一條修禪定的進路;然後,在心念上用功夫,發展出修禪定的進路;再運用毗婆舍那生出智慧,發展出修禪定的進路。

為什麼在佛法上講修定,要談這四條進路?為什麼「欲」會變成一種修定的進路?為什麼「精進」又變成一種修定的進路?為什麼「心」和「觀」也變成修定的進路?

所以,我們要去了解修定的問題與原理。首先,要弄清楚:到底是什麼在妨礙我們進入禪定的狀態?這就是古人一路走來要抓的重點,我們就是要了解這一點,最妨礙我們入禪定的是什麼?就是五蓋!五蓋最妨礙我們入定!

五蓋裡有一個比較核心的問題,就是五欲。妨礙我們入定的就是五蓋,核心問題就是五欲。五蓋為什麼妨礙我們入定?五欲為什麼會妨礙我們入定?我們要去了解這個部份。

五欲就是我們要五種感官的欲望,這五種感官的欲望,都是針對眼、耳、鼻、舌、身,我們要去了解五欲的原理,並不是籠統地說,五欲就是欲望。事實上,欲望要分成什麼呢?眼睛的欲望就是來自眼根;耳朵欲望就是來自耳根,鼻的欲望就是來自鼻根,舌、身都有它們的欲。

那麼,眼睛的欲望是什麼呢?觸色!眼睛要觸色,眼睛的欲望對應的對象就是色;耳朵是聲。這就是我們說的五塵,為什麼佛法不斷反覆地講這些東西?就是告訴你問題出在哪裡,色、聲、香、味、觸!

也可以說,色、聲、香、味、觸五塵是五種資訊進來的管道,那就是五根要接觸這五塵,就變成了五種欲望。所以,當五根去觸五塵時,我們的標的在色、聲、香、味、觸。

如果你碰到一個髒髒的東西,會不會舒服?你不會舒服!假如你碰到一個很乾淨的東西呢?你會感覺很好;假如你碰觸到時又感覺很微妙呢?這就叫做「淨」和「妙」,讓我們產生貪愛和執著,我們去碰觸它時有兩個要求,一個是淨的要求,一個是妙的要求。

打個比方,如果這張桌子髒兮兮的,你摸起來會不會舒服?不舒服!因為它不乾淨;如果它很乾淨,質地又很好,就會覺得在感受一個很乾淨的質地,你去觸摸它時,會覺得很美好,這就是「淨」,廣義上代表美好,而且這個質地有很多味道可以體會,一直不斷去體會,那滋味就會越來越深,這就叫「妙」,你就感覺到了妙不可言。

我們的眼、耳、鼻、舌、身,要對應到色、聲、香、味、觸的時候,如果這個色、聲、香、味、觸的感受是淨和妙,你就會被它黏住了、纏住了,這就沒辦法進入禪定。

所以,在修習禪定的時候呢,最重要的是腦筋要清楚,是什麼妨礙我們入定呢?你的貪欲!你的貪欲表現出五種狀態,眼、耳、鼻、舌、身對應的色、聲、香、味、觸,這五種都是貪欲。

貪欲非常妨礙入定!印順法師在《成佛之道》這本書裡強調:「貪著五欲,對人做事,不離惡行,卻想得定,發神通,真是顛倒之極!」所以,不能貪著五欲,貪著五欲就是想要被五欲影響。

比方說:你要什麼東西,你想要享受一下什麼東西,享受是什麼意思呢?想要被影響!所以,你就失去了主導的智慧,因為你想要接受影響。這是非常妨礙得定的。

印順法師認為,五欲都是顛倒的,其中最顛倒的是淫欲。所以,妨礙得定的是什麼呢?就是五欲色、聲、香、味、觸。我從他《成佛之道》這本書裡摘錄了一段話,現在來看一下內容。

「念念不忘飲食男女,貪著五欲,對人做事,不離惡行,卻想得定,發神通,真是顛倒之極!最顛倒的,道教中有,印度教中也有,聽說也有混進佛法中來的。這就是想從男女淫樂中修定,說什麼性命雙修啦,身心雙修啦!這不單是哄騙愚人,特別是誘惑那些有錢有勢,而身心日漸衰老,想縱情享受而乾著急的人物(從前都流行於宮廷、宰官間)。其實,道教徒也有看不慣這股邪風,而予以嚴正評擊的。淺薄的道教徒,都還有知道邪正的,有佛法正知見的,還會錯誤嗎?原來,印度的『三摩缽底』一詞,意義是等至----平等能至,指禪定的心境而說。但印度人也稱男女性交為三摩缽底----『雌雄等至』,因那時也有心意集中,淫樂遍身,類似定心的現象。這正如現法涅槃的外道,拍拍吃飽了肚子說:這就是涅槃(苦去而安樂)一樣。想得定而又捨不得欲樂的,從三摩缽底的字義中,有意無意的雜揉起來,這才修精煉氣,在色身及淫欲上用功,而不覺得誤入歧途了,這真是可悲可憫!」
(摘錄自《成佛之道》增注本,印順法師著)


五欲裡最嚴重的是淫欲,基本上,淫欲是觸受的問題。但,不只是男女的問題,其實,這五種欲都妨礙得定,所以,我們要了解五欲的問題。

五欲就是五蓋裡的貪,因此,五欲又牽涉到五蓋。

五蓋是貪欲蓋、嗔恚蓋、掉舉惡作蓋(簡稱掉悔蓋)、昏沉睡眠蓋以及疑蓋。

我們不斷地講這些概念,為什麼呢?因為根本問題就在於五欲、五蓋。我們要下決心,衝破五欲,不被五欲影響;五蓋就是把你覆蓋,你被覆蓋之後,就無法了解真理。

我們心裡要了解,就是不能被五欲、五蓋所影響。欲就是你希望、你意樂、你發願、你要怎樣怎樣、、、如果你要得定,就不要被五欲、五蓋影響。這就是所謂的「欲如意足」、「欲神足」,都要從了解「欲」心所開始,也就是,要去了解最妨礙入定的五欲和五蓋問題。

現在來詳細說明五蓋的行相、特相、因相,各位可以參考下面這張分析表。


相片

一、貪欲蓋:
(一)貪欲蓋的行相:指貪欲蓋表現出來的起現行。起現行就叫「行相」,它有一個行相,包括開悟也有開悟的行相,因為要起現行,所以叫「行相」。貪欲蓋的行相是「受用五妙欲」,如果你要得定,就不能往「受用五妙欲」這邊走,而且,還要訶斥這種念頭、想法,捨棄這些東西。

(二)貪欲蓋的特相:貪染沉溺。特相就是特徵。

(三)貪欲蓋的因相:心往外擴散。你要去收集五種資訊,這五種資訊是什麼呢?就是五塵!你內心呈現出往外擴散的狀態,叫做「因相」。

所以,你要對貪欲有所了解,就要去了解這三種相,貪欲蓋的行相表現出受用五妙欲;它的特相是一種貪染沉溺的狀態;它的因相則是,心是往外面擴散的狀態。

不論在哪一點上,如果你已經傾向貪欲,自己就會了解為什麼,如果你內在開始往外擴散,其實就已經種下一個因了;如果你黏著什麼、執著什麼、抓著什麼,然後,沉溺在裡頭拔不出來,那就是貪的特徵了;如果你又去享受那五妙欲,其實就是接觸色、聲 香、味、觸五塵,這就出現行相了。

一種是行相、一種是特相、一種是因相,這三種讓你警覺,你已經在貪了,假如你犯了貪,就很難入定了。

【同學】:請問老師,行相的「相」是什麼什麼意思?

【老師】:「相」就是picture,就是有一張相片或照片。尤其是心上的相片或圖像或照片。

譬如:我現在正在大吃大喝,正在享受,是不是可以被紀錄而在心裏照一張照片呢?這個相就是picture的意思。不管這張照片是在心裡,還是眼睛看到的,都是相!我現在眼睛閉起來,心裡出現一張照片,那就是心上的picture。所以,廣義的「相」是包括在心上面的。

又譬如說:我現在聽到一種聲音在腦海中迴旋,但是,眼睛沒有看到picture,若說沒看到相片,只有聲音,則這句話有沒有問題呢?我們要搞清楚!picture的資訊內容,並非只是指眼睛所對應的色塵,耳朵所對應的聲音也是一種picture!我們不要認為picture一定是眼睛看到的東西!

再舉個例子。假如我眼睛前面浮現一個人物,那當然是picture;可是,如果我現在眼睛沒看到,沒有picture,只有耳朵聽到,耳朵聽到聲音,算不算picture?也算啊!

那麼,假如我眼睛沒有看到,耳朵也沒聽到,但,我現在回憶起以前去陽明山玩的情景,雖然我心裡頭沒有浮現陽明山的圖像,可是,出現了一個資訊,是當時聞到杜鵑花的香味。我沒看到陽明山,沒看到杜鵑花,也沒聽到鳥叫聲,可是出現了一個訊息,我感覺到那個香味,那算不算picture?那也是picture啊!

所以,我們講的picture是廣義的,裡頭有五個資訊,事實上不只五個,但至少就可以分為五種,哪五個資訊?色、聲、香、味、觸!

如果你越來越了解這種觀察,愈細緻,就可以了解自己的心病,也可以了解別人的心病,這都是非常重要的。

我跟各位報告,我所看到的其他宗教的信徒,很多都是拼命地精進、成長、讀書、了解知識(knowledge),只有佛教徒最不用功,我們跟其他宗教的人比,馬上被比下去了。所以,你不要認為我們每個星期講那麼多東西,好像負擔很大,那只是小兒科!其他宗教的教徒都用功得不得了,只有佛教徒以為嘴巴唸一下阿彌陀佛,就沒事了。了解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

為什麼除了上課講解外,我們還要將講解內容打成文字稿呢?就是要讓你們將來在傳達時,有一本教科書、一個範本,希望你們有更深的體會,可以去分享這個knowledge,knowledge是非常重要的!knowledge若只是理解成一般的知識,不是很正確。外國人所講的knowledge,不只是知識的意思而已,還包括了我們中國人說的「智慧」,knowledge裡頭包括了很精緻的身心性命學問,這個智慧就是the Great knowledge 的意思。

其實,印度的佛教傳來中國時,這些來華的法師都是智慧如海的,手寫口講,knowledge非常豐富。比如:鳩摩羅什大師,後來我們玄奘大師以及玄奘大師獨傳的窺基大師,他們的knowledge都是不得了的,都是智慧如海!現在大部分佛教徒流於只會「唸ㄚ唸的」,什麼都不知道,而其他的宗教教徒都用功得不得了,每個都看一大堆書。所以佛教徒淪落至此要很慚愧!

這就是現在我們文化積弱不振的原因。基本上,我們台灣還是以儒釋道的觀念為主,可是,連續爆發的食安事件,看到我們連吃東西都吃成這樣,為什麼呢?可見修行都是嘴巴上說說而已,沒有辦法落實到生活上。

不要認為這些原理是不重要的,這重要得不得了!了解了這些,內心才會得到平安,內心得到平安之後,才能真正知道生命的意義與價值,才可平安地走完這一段生命。

如果我們到醫院裡去看看,就會了解,很多人生病之後,很痛苦地面對死亡,而且是在恐懼、不安裡度過的,不但自己很痛苦,身旁的人也都非常痛苦,這就是問題所在。所以,我們現在紮紮實實地了解佛法智慧,才可以清除人類的這些煩惱業障問題。

我們每個禮拜都搞出幾萬字資料,好像也講那麼多東西,其實,那是小兒科!那真的只有一點點東西而已,相對地,其他宗教教徒都是更用功的狀態,佛教徒比起來反而是比較差的,所以,現在我們居住與生活的環境,才會搞到這麼慘的狀態,台灣的人心狀況,已經是火燒屁股了!所以,我們一定要了解,為什麼我們要把這些東西學得很正確、很清楚,一定要了解到這一點。

我們剛剛講,假如你已經觀察出貪的行相、特相、因相,就知道已經出現貪欲蓋了。

第二、嗔恚蓋:
(一)嗔恚蓋的行相:懈怠與放逸。懈怠與放逸是相關的,一般來講,嗔恚是發脾氣、發怒、攻擊、對人不慈悲、動了嗔心。但這裡頭有懈怠與放逸。

(二)嗔恚蓋的特相:懶惰。它的特相、特徵就是懶惰。

嗔恚蓋的因相:過分退縮。它的因表現出一個picture叫「因相」,是過分退縮。

其實,一個人發脾氣就是在掩飾自己,一個人在跟你張牙舞爪時,就是他內心最虛弱的時候,所以,我們自己跟人家張牙舞爪,或人家跟我們張牙舞爪的時候,你可以將心比心。

第三、掉悔蓋:
(一)掉悔蓋的行相:掉舉與惡作。「掉舉」是你的心是失控的,是往上高舉的;「惡作」是後悔的,你做了讓自己不舒服的事,之後,又花了很多時間在後悔。譬如:你想剛剛不應該做那件事,你後悔了。

很多節食的人禁不起誘惑,大吃一頓之後,就開始後悔:「我剛剛怎麼又大吃一頓?」這讓他很不痛快,於是又去催吐,搞個半死。這就是他有掉舉與惡作的問題。

(二)掉悔蓋的特相:心浮動不安。「舉」就是有浮躁的問題,心是浮動不安的。

(三)掉悔蓋的因相:過分精進。什麼叫「過分精進」?以我剛剛說的那個例子來看,為了減肥而節食的人,他每天只吃一點點東西,搞了十天、二十天,過分精進,繃得太緊了,最後受不了了,就大吃一頓,吃完之後,又很痛苦、很難過,後悔剛剛怎麼搞的,竟然大吃一頓。

事實上,他剛開始過分精進的時候,就已經偏一邊了,因為他沒有依中道而行。所以,掉悔蓋的因是怎麼種下來的?是過分精進而搞出來的!所以,精進過了頭,等於是自找麻煩。生活、修行都要像琴弦一樣,不能太緊,也不能太鬆。

第四、昏眠蓋:
(一)昏眠蓋的行相:昏沉睡眠。為什麼這兩個搞在一起呢?因為昏沉和睡眠很類似,有時我們昏昏沉沉,人家覺得你是在打瞌睡、想睡覺,昏沉睡眠就叫昏眠。

(二)昏眠蓋的特相:令心沉昧。沉是往下,昧是暗昧,你的心是往下而暗昧的。

你看打瞌睡的人都是頭低低的,對不對?他是沉的:而躁症的人都是很亢奮、高舉的。一個是高舉的,一個是下沉的,這個舉和沉都用得很好,一個是往上的、一個是往下的。

所以,他的心是往下沉的,而且是暗昧的,暗昧就是沒有得到任何資訊,就是不願意面對任何資訊,事實上,如果這時候接收點資訊,會打起精神來。

譬如:有人打瞌睡,你會告訴他:「到外面走一走!」為什麼要到外面走一走?因為他就可以接受一點新的資訊,就會提起精神嘛!

(三)昏眠蓋的因相:於內為收。他的心已經往內收了,已經下沉暗昧了,然後就會出現昏沉睡眠。

所以,昏沉睡眠會比較明顯地表現出來,事實上,他的心開始沉昧時,就已經犯了昏眠了,在心沉昧之前,是做了什麼呢?心會往裡頭收,不願意接受任何資訊了。

第五、疑蓋:
(一)疑蓋的行相:前後想不一。前思後想不一致,就會發生懷疑,

(二)疑蓋的特相:猶豫不決。

(三)疑蓋的因相:於法不明。對於萬事萬物,某一個法沒搞清楚,叫做「於法不明」,換個說法,也可以說是愚癡,愚癡就於法不明。某一事、某一物就是「法」。

我們了解這些之後,欲、欲神足、欲如意足,就從這裡開始發動。所以,我們透過了解,知道我們不要這樣,就能夠避免,這就是意識的功能,叫做「欲」。

「欲如意足」不斷的修行下去,就是要做什麼呢?引發三摩地!所以,它還必須要成就六種方法,才能達成四禪八定,或者再加上滅盡定變成九次第定。六種方法根據「南傳增支部四 天神品164-165」的經文如下:

「諸比丘!成就六法之比丘,於三摩地不堪得力。以何為六耶?諸比丘!世間有比丘,不善巧入於三摩地,不善巧住於三摩地,不善巧自三摩地起,不恭敬而作,又恒常不作,又不作順益之事。諸比丘!成就此等六法之比丘,於三摩地不堪得力。 諸比丘!成就六法之比丘,於三摩地堪得力。以何為六耶?諸比丘!世間有比丘,善巧入於三摩地,善巧住於三摩地,善巧由三摩地起,恭敬而作,又恒常而作,又作順益之事。諸比丘!成就此等六法之比丘,於三摩地堪得力。」

這個六種方法就是,(1.)善巧入於三摩地(2.)善巧住於三摩地(3.)善巧由三摩地起(4.)恭敬而作(5.)恆常而作(6.)作順益之事。依著《瑜伽師地論》所記載,六種方法的內容如下。

(1)善巧入於三摩地:要如何善巧入於三摩地呢?《瑜伽師地論》裡說:「有一善知能入隨一等至諸行狀相。亦能現入。而不善知此三摩地名句文身差別之相。亦不能知我已得入如是如是等持差別。有諸菩薩。雖能得入若百若千諸三摩地。而不了知彼三摩地名句文身。亦不能知我已得入如是如是等持差別。」

禪定之修習必須先善知三摩地名句文身差別之相,及善取能入諸三摩地諸行狀相,所謂的「名句文身差別和三摩地諸行狀相」見「四禪十八支表。」上次講過四禪十八支,初禪五支、二禪四支、三禪五支、四禪四支,加起來一共十八支,製作表格如下:

四禪十八支表



每一禪支皆有個別禪相及諸行狀相,善知善取諸禪之差別與諸行相狀,才能善巧地入於三摩地;反之則於三摩地不堪得力。所以,我們要去了解這個過程,才能夠進入這個狀態,這叫做「善巧入於三摩地」,這包括在欲如意足的內容。

(2)善巧住於三摩地:《瑜伽師地論》說:「云何為住。謂善取能入諸三摩地諸行狀相。善取彼故。隨其所欲能住於定。於三摩地無復退失。如是若住於定。若不退失。二俱名住。」

能夠入,還要住,這時隨你的欲(意樂),就能住在定這邊,它不會退出來。所謂「住」就是這兩個問題,第一可以住於定,第二不會從這個定退出來,這叫「善巧住於三摩地」。

(3)善巧由三摩地起:就是你已經入於三摩地,住於三摩地,你還要可以善巧的出定。

《瑜伽師地論》說:「云何為出。謂如有一於能入定諸行狀相。不復思惟。於不定地。分別體相所攝定地不同類法。作意思惟出三摩地。」

我們不斷地憶念入定的諸行及狀相。諸行及狀相就是我們剛講的「行相」。如果我們能夠不斷地記憶,就容易進入,因為太純熟了,所以不再思惟入定諸行狀相。現在要作意、思惟出三摩地的方式。

可分三種原因出三摩地,《瑜伽師地論》說:「或隨所作因故。或定所作因故。或期所作因故。而出於定。隨所作者。謂修治衣缽等諸所作業。定所作者。謂飲食便利。承事師長等諸所作業。期所作者。謂如有一先立期契。或許為他當有所作。或復為欲轉入餘定。由此因緣出三摩地。」

出三摩地的原因可分為以下三種:

1. 隨所作因:如修治衣缽等諸所作業而出三摩地。為什麼要出三摩地?因為衣服要縫、要補,或者要持缽去化緣,所以,你不能一直在三摩地裡頭,你每天有很多該做的事,所以必須出三摩地。

2. 定所作因:如飲食便利、承事師長等諸所作業而出三摩地。便利就是大便、小便,「承事師長」我們要聽經、奉侍師長、請教師長,所以要出三摩地。

3.期所作因:如有一先立期契。或許為他當有所作。或復為欲轉入餘定。由此因緣出三摩地。

例如我們與他人有約定,為別人作點事,又譬如說:我們在二禪,要轉入未到地定,或者我們在四禪,要轉入三禪,所以要轉入其他的禪定的狀態,所以,你就從這一個三摩地出來,轉入另外一個三摩地。

所以如不善巧由三摩地起,於色身則引發四大不調,易生種種之禪病,隨便亂出定,這三摩地就修得不得力,為什麼呢?因為修出病來了。所以有個說法,你打坐完,要身體搖一搖,手摩擦摩擦,然後全身要按摩一下,這就是出定。反過來講,你覺得這不是繁文縟節了嗎?「算了!打完坐之後,我一跳就跳起來了。」不善巧起於三摩地也可能會生病。

(4)恭敬而作:《瑜伽師地論》說:「云何等愛。謂慚愧愛敬信。正思惟。正念。正知。根護。戒護。及無悔等。樂為最後。由隨樂故。心便得定。」若是「只有慚愧,而無愛敬。所得定還復退失」。這裡的愛淨就等同恭敬。為什麼我們要恭敬而作呢?我們要了解,在我們生命漫長的時間裡,都得不到這個法,所以,我們現在碰到這個法了,要很恭敬,為什麼呢?因為如果我們不恭敬,我們就再也沒有機會遇到它了。

有閒暇追求生命圓滿的人,我們叫「暇滿」。那有誰暇滿?很少人有閒暇能追求生命圓滿,大部分人都沒有閒暇,你跟他講要修行,他說沒時間,就算他有時間,要玩這個、玩那個,也不想去追求生命的圓滿。所以我們今天得到這個法,我們就要很恭敬。反過來說,假如我們不恭敬,就會在三摩地不得力。若是「只有慚愧,而無愛敬。所得定還復退失」。

(5)恒常而作:《瑜伽師地論》說:「謂靜慮者。勤修習故。心趣寂靜,隨捨行故。」不但要勤於修習靜慮,而且不能執著禪定的善境界,要懂得行捨。我們恆常地去做這些事,是引發各種三摩地的重要因素之一。所以,你必須有所了解,之後才能往這個方向走,這就是「欲如意足」的一種進路。

(6)作順益之事:有三件事不要做,如果不做這三件事,就會得到三摩地,不退失;假如你做,就會退失。這是哪三件事呢?

《瑜伽師地論》說:「如有一得初靜慮。便生喜足。不求上進。唯起愛味。由起如是欲俱行想作意故。遂便退失近欲界定。」

我們一得到剛開始的那個靜慮、那個定,譬如說:欲界定或未到地定,我們心裡頭「便生喜足,不求上進」,就很高興,很滿足了,不想進入更高的色界定或者無色界定。「唯起愛味」就是,對這個剛開始的,很淺薄的定起了執著,因為起了這個執著,這就是一種欲,一種我要,一種我希望,因為很淺薄,所以,就會「退失近欲界定」,也就是,慢慢地,這個境界就退失了。你在欲界定裡會退失,如果是未到地定也會退失,如果是初禪,也會退失,為什麼呢?因為你一得到這樣的定,就覺得歡喜了、滿足了、不求上進了,而且,假如沉溺在裡頭,最後就會連這個淺薄的境界也沒有了。

《瑜伽師地論》說:「由所得靜慮定故。自譽毀他。謂我所得此靜慮定非餘能得。由起如此欲俱行想作意故。所有蓋纏。轉增轉厚。便從定退。」

由所得靜慮定故,自譽毀他,說我所得此靜慮定非餘(他人)能得:因為你修靜慮就得定,得定就是四禪八定裡的一種,所以就自己讚美自己,然後說人家不好、很差勁,「哇!我得到這個定,實在太勝妙了,這不是其他人能夠得到的。」

「由起如此欲俱行想作意故,所有蓋纏,轉增轉厚,便從定退。」因為你起了這樣的作意,所以,五蓋以及各種纏縛煩惱,增加了、變厚了,所以,你也從這個定退出了。「纏」、「蓋纏」就是煩惱。你一得定就很高興,自以為這個定有多麼勝妙,別人都得不到,自讚毀他,所以,你最終也從這個定退失出來了。

《瑜伽師地論》說:「所得靜慮諸定。顯示於他。為諸國王及王臣等當供養我。從定起已。尋思此事。由如是欲俱行想作意故。所有蓋纏。轉增轉厚。」

如有上述這個行為,也會從定中退失。「所得靜慮諸定,顯示於他」我今天得到定了之後,你看我得定了,我要展現給你們看,我的呼吸都沒有了,你看我的定多麼殊勝!「為諸國王及王臣等當供養我」,所以,要跟誰炫耀呢?你對國王和王宮大臣炫耀:「你看我得到這個定很殊勝,你們要供養我!」

「從定起已,尋思此事。由如是欲俱行想作意故。」從定出來之後,就想要對人家炫耀,叫人家來供養你,就是因為你有這樣一個起心動念,「所有蓋纏。轉增轉厚。」最後便從定退。

上次,我們講過一個佛經的故事。有個鬱陀羅伽仙人在森林裡修行得定後,飛到皇宮裡,皇后向他禮敬,一觸到他,他的定力就退失了,以致於沒辦法飛回森林,於是,向國王借了馬,坐回山裡頭去。回到山裡後,他又想要打坐得定。

當他正要得定時,旁邊有鳥一直叫,害他不能得定,他氣得要死,心想:「這些鳥都該死!」後來,他轉去河邊打坐,河裡的魚跳來跳去,又讓他不能得定,他非常生氣。就想:「應該把這些魚殺了才對!」這是他當時的起心動念。

後來,他還是得到了「非想非非想天」定。在「非想非非想天」,很久很久之後,天福全都用盡了。他要殺掉那些鳥、那些魚的緣分成熟了,就直接墮入畜生道,輪迴成了水獺和飛狸。變成水獺和飛狸之後,就去把那些鳥和魚抓來吃掉。結果,他殺了很多很多鳥和魚,造了很重很重的殺業。離開畜生道之後,就直接墮入了地獄道。(請參考附錄)

為什麼佛經裡講這個故事?我們要了解,這位修行人犯了剛剛講的那三件事裡的「所得靜慮諸定,顯示於他,為諸國王及王臣等當供養我,從定起已,尋思此事。」所以,他的三摩地定就退失了。

我們要了解得「三摩地」之後,不能做這三件事。透過了解而意樂進入三摩地的這條路就是欲如意足!了解之後,就可以發願,可以希望,可以下定決心。而什麼叫「五蓋」?什麼叫「五欲」?什麼是不能做的事?全部都要弄清楚!然後擺脫它。這就是「欲如意足」的進路。

了解這些概念之後,就要針對剛才講的五蓋,解決自己的問題。譬如:嗔恚蓋,要怎麼解決嗔恚蓋呢?我們前面已經講過一部分,基本原理就是前面講的「五停心觀」。前面看過五蓋的分析表,以下是還有另一張表,也可以作為參考。


相片

「四正勤」是什麼呢?不好的法,要讓它斷絕;好的法,快讓它生起。還沒有生起的惡法,不要生起;已經生起善法,就讓它繼續增長。

什麼是惡法?例如:嗔恚蓋就是惡法;慈悲觀就是善法。所以,斷絕嗔恚蓋,要修習慈悲觀。針對掉悔蓋,修習止息觀,這就是「四正勤」啊!四正勤,就是一個善法要生、一個惡法要斷。

例如針對嗔恚蓋,即嗔恚問題,要修「慈悲觀」,實際去修,去實踐,就是「勤如意足」。又如針對掉悔蓋,修習「止息觀」,止息觀又叫「持息觀」。

針對睡眠蓋,要修習「光明想」。以前講「五停心觀」時,沒有講到「光明想」。基本上,「光明想」是一種觀想的方法,這種方法是針對光明來觀想,可以解決昏沉睡眠蓋,因為昏沉睡眠是讓心往下沉到一個暗昧的狀態,所以用修「光明想」來對治。

針對貪欲蓋,必須修行「不淨觀」。

針對疑蓋要修行「緣起觀」(觀察十二緣起支),或者是「四不壞淨」(三皈五戒或四不壞信),或是「四預流支」。

三皈依就是,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五戒就是持殺、盜、淫、妄、酒戒,這就是三皈五戒,又叫「四不壞淨」,或者修行「四預流支」,就是修初果、二果、三果、四果的前行,「親近善士;聽聞正法(聞所成慧);如理作意(思所成慧)法隨法行(修所成慧)」。

這三個修習方法,第一個是觀察十二緣起支,第二個是四不壞淨,第三個是四預流支,這是針對疑蓋。修行「四預流支」時,疑蓋就等於愚痴,擴充變成「無明」的廣義而言了。

把惡法斷掉,讓善法生起。實際地去執行「五停心觀」,基本上就是「五停心觀」的路數。實際去執行就是「勤」,就是四正勤,這叫「勤如意足」。

「心如意足」,心如意足就是在「心」上面用功夫。在心上念著有個法門,然後,這在這法門上不斷地操作,用功夫來得定。這叫「心如意足」。「心如意足」要修「八斷行」!接著,來看「八斷行」的定義:

﹝八斷行﹞
「瑜伽二十九卷七頁云:何等名為八種斷行?

一者、欲。謂起如是希望樂欲;我於何時,修三摩地,當得圓滿。我於何時,當能斷滅惡不善法所有隨眠。

二者、策勵。謂乃至修所有對治,不捨加行。

三者、信。謂不捨加行,正安住故;於上所證,深生信解。

四者、安。謂清淨信而為上首,心生歡喜。心歡喜故;漸次息除諸惡不善法品麤重。

五者、念。謂九種相,於九種相安住其心奢摩他品,能攝持故。

六者、正知。謂毘缽舍那品慧。

七者、思。謂心造作,於斷未斷正觀察時,造作其心;發起能順止觀二品身業語業。

八者、捨。謂行過去未來現在隨順諸惡不善法中。心無染污,心平等性。由二因緣,於隨眠斷,分別了知。謂由境界不現見思,及由境界現見捨故。

如是名為八種斷行。亦名勝行。如是八種斷行勝行,即是為害隨眠瑜伽。」(朱芾煌《法相辭典》)

「何等名為八種斷行?」修八斷行,什麼是八種斷行?

第一種「欲」:「一者、欲。謂起如是希望樂欲;我於何時,修三摩地,當得圓滿。我於何時,當能斷滅惡不善法所有隨眠。」欲,就是希望、我要、欲樂,也就是「念力設定」,起希望樂欲是為了完成二件事情,圓滿三摩地及斷滅惡不善法所有隨眠,有希望樂欲才能成行。

第二種「策勵」:「二者、策勵。謂乃至修所有對治,不捨加行。」勤修四正勤對治所有之惡不善法,於善法則不舍加行。策勵,就是精進的意思。有什麼過失,有什麼缺點。有什麼煩惱,都要去修習對治的方法,而且要加功用行,所有善法的加功用行都不捨,叫做「策勵」。

第三種「信」:「三者、信。謂不捨加行,正安住故;於上所證,深生信解。」信,簡單講就是相信。相信,發起三摩地之後,這功德就可以讓生命更圓滿,可以解決生命的煩惱。要修什麼?要信什麼?心裡頭就知道!「啊!就要修這個!」而且,相信這樣做下去,一定會有結果。

於善法不舍加行,則心安穩,於諸禪「觀慧所證」深生信解。所以,這個「信」,就必須要有一種,知道這樣做,一定會有結果的態度,要有這樣的信任和信心才行。

第四種「安」:「四者、安。謂清淨信而為上首,心生歡喜。」 因為起了清淨心之後,心生歡喜。「心歡喜故;漸次息除諸惡不善法品麤重。」安就是「輕安」。也就是,相信之後,一些慣性的習慣,會在修法的過程改過了。內在的一些負面能量,在修法過程中,可以排除出來,修除掉。這時那些煩惱業障的麤重沒有了,身體就會出現一種輕安的狀態。

第五種「念」:「五者、念。」這個「念」,是記憶的意思。記憶什麼呢?「謂九種相,於九種相安住其心奢摩他品。」「念」是代表記憶九種相,而這九種相是修「定」的。奢摩他品就是「定」。記憶九種進入「定」的境界。

所謂九種相,即九住心指行者修禪定時,令心不散亂而住於一境者,共有九種心,這九種進入「定」的境界,我們上次講過,就是兩個禮拜前心經課講的「九住心」。現在我們再補充一下:

﹝九住心之定義﹞

「云何名為九種心住?謂有苾芻令心內住、等住、安住、近住;調順、寂靜、最極寂靜;專注一趣、及以等持,如是名為九種心住。

云何內住。謂從外一切所緣境界。攝錄其心繫在於內令不散亂。此則最初繫縛其心。令住於內不外散亂。故名內住。

云何等住。謂即最初所繫縛心。其性麤動未能令其等住遍住故。次即於此所緣境界。以相續方便澄淨方便。挫令微細遍攝令住。故名等住。

云何安住。謂若此心雖復如是內住等住。然由失念於外散亂。復還攝錄安置內境。故名安住。

云何近住。謂彼先應如是如是親近念住。由此念故數數作意內住其心。不令此心遠住於外。故名近住。

云何調順。謂種種相令心散亂。所謂色聲香味觸相。及貪瞋癡男女等相故。彼先應取彼諸相為過患想。由如是想增上力故。於彼諸相折挫其心不令流散。故名調順。

云何寂靜。謂有種種欲恚害等諸惡尋思貪欲蓋等諸隨煩惱。令心擾動。故彼先應取彼諸法為過患想。由如是想增上力故。於諸尋思及隨煩惱。止息其心不令流散。故名寂靜。

云何名為最極寂靜。謂失念故即彼二種暫現行時。隨所生起諸惡尋思及隨煩惱能不忍受。尋即斷滅除遣變吐。是故名為最極寂靜。

云何名為專注一趣。謂有加行有功用。無缺無間三摩地相續而住。是故名為專注一趣。

云何等持。謂數修數習數多修習為因緣故。得無加行無功用任運轉道。由是因緣不由加行不由功用。心三摩地任運相續無散亂轉。故名等持。」

(摘錄自《瑜伽師地論》卷30,大正30)

內住:「云何內住。謂從外一切所緣境界。攝錄其心繫在於內令不散亂。此則最初繫縛其心。令住於內不外散亂。故名內住。」

內住就是:心依止於一種所緣。譬如:心一直依止在一個所緣上;譬如:心裡頭念著佛像,心專注在這上面,安住修三摩地。「修止」的第一步,就是要收攝此外散的心,使心住到內心所緣上,不讓它向外跑。

二、等住:「云何等住。謂即最初所繫縛心。其性麤動未能令其等住遍住故。次即於此所緣境界。以相續方便澄淨方便。挫令微細遍攝令住。故名等住。」

等住就是,起初攝心時,心是粗動不息的,持續同一個所緣,相續而住,不再流散,安住修三摩地。

安住:「云何安住。謂若此心雖復如是內住等住。然由失念於外散亂。復還攝錄安置內境。故名安住。」

我們稍微能攝心時,一旦受外界干擾,心仍會渙散。當心已從先前的所緣渙散時,就立即覺了,攝心還住,心再度專注於先前的所緣,安住修三摩地。

近住:「云何近住。謂彼先應如是如是親近念住。由此念故數數作意內住其心。不令此心遠住於外。故名近住。」


2014/09/20(六) 王中和老師話頭禪課程開示(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14/09/17(三)王中和老師講心經(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