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0/11

「如來藏我」與「神我」的區別—兼談能量已變成新偶像



文/王中和

一法即有一法之因果,這是透過實證佛法「性空」的智慧,悟明「性空」具無量之功德,一切法依「性空」得以完成,了解因果必不可能混亂,從此一進路來安立因果不亂則可。

若一法之安立還要強調,此法屬某甲之阿賴耶或此法屬某乙之如來藏,某甲之阿賴耶其種子必歸某甲,某乙之如來藏,其因果必歸某乙,因為各有各的如來藏或是阿賴耶,所以因果不可能混亂,坐實了阿賴耶或如來藏之「實有性」,用這個方法安立因果,這就是不善巧,未得佛法之般若智慧。

所謂「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就是即此花而悟此花之用有如世界,即此葉而悟此葉之體即是如來,故能以平等智慧視此花此葉,以至於平等觀一切法,了悟究竟寂滅之理。請問還要去追究此花此葉必是專屬於哪尊佛之體所生之用嗎?或必是專屬於哪尊佛之顯化因果嗎?


地球上的一切顯化又屬誰的阿賴耶或是如來藏呢?請問夢中的一隻牛,就因果不亂而言,此牛必有牛媽媽?請問又如何去找夢中牛之牛媽媽呢?

若要用坐實阿賴耶或是如來藏之「實有性」來安立因果不亂,那就不用講「性空」,或是不用講「無我」,直接講「不空」或「有我」就好了。

因為直接談「有我」,誰的歸誰的,清清楚楚,因果即能不亂,但又違反了佛法講「性空」的原則。所以若以「如來藏」或「阿賴耶」為實有者,皆屬於一種法執,皆是和外道神我合流,這也是佛法要破的執著,在我們學習佛法的過程中,不得不注意這個容易混淆之問題。

佛法既要講性空,又要安立因果不亂,這才是兩難,能在學佛過程中善巧解決此問題者,這才能體會到佛法的智慧。這種般若智慧用在人生中,才會真有得到解脫之功德。否則佛法是佛法,人生是人生,兩不相干,學了也無用,也不能解脫人生之苦厄!

所以很多人講空,到最後是空了,但因果不能安立,不得不落入斷邊,變成撥無因果,也就是會強調對大智慧者或大自在者或大開悟者,不落因果,因此因果道理是消失的了。

又很多人雖也講佛法的「性空」,為了安立因果不亂,愈講愈往實有邊走,建立了實有「真常我」,實有「阿賴耶我」,變成了「有我」。走入「常」之一邊,甚至於與外道「神我」合流,失去了佛法的精神。不知建立「真常我」的底線是不生不滅之無為法,絕不可落入有生有滅之有為法。

不生不滅的無為法為體,亦即是說,宇宙的本體或是實相是寂滅的,這不只是一個佛教的學理而已,「涅槃寂滅」是活人可證的,是本來自性清淨涅槃,否則講「如來藏我」也是空談,著名的永嘉禪師《證道歌》,其整個精神都在講宇宙之實相是無為、是寂滅。

證道歌文句,隨手拈來,例如:

絕學無為閒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
法身覺了無一物,本源自性天真佛
夢裡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
無罪福,無損益,寂滅性中末問覓
放四大,莫把捉,寂滅性中隨飲啄
爭似無為實相門,一超直入如來地
無相無空無不空,即是如來真實相
不見一法即如來,方得名為觀自在
了了見,無一物,亦無人,亦無佛

很明顯,以上這些《證道歌》文句的精神都是指出實相是寂滅的。絕對寂滅的實相不能落入一元或多元,龍樹菩薩說「破二不著一」,猶如東方虛空和西方虛空到底是一還是異,對佛法若無一些子的生活體會,是絕不能了解此喻的。

相對於寂滅的,若以有為法為宇宙之
實有本體,其實有功能則須作用於另一敵體上,但若還有另一敵體來承受此本體之功能,則此本體竟還有敵體,必不週延完全,也不能稱為萬有之本體了。簡單說,若神還須和魔對抗,則此神之上必還有另一真主宰者,此神必是假神。

以上兩種現象,無論是撥無因果的一切法空或是立假我以為實有法,都是落入斷常兩邊,這都是得不到佛法般若智慧的現象,故不能既把握「性空」,又安立因果不亂。

或問,本體之功能,未必作用在敵體上,難道本體之功能不能作用於自己身上嗎?答案是:若本體實有,功能即不能作用在自己身上,因眼不能自見,刀不能自割,火不能自燒,水不能自淹,灯不能自照,人可以抬起別人卻不能抬起自己。故實有自體之功能不能作用於有為法之自體上,這個問題早在龍樹菩薩時代,就在其著作中講得很清楚了。

又《成唯識論》一書,在詳盡地闡明唯識之理的同時,又指出,在勝義諦中,也不能執著唯識為「真實有」,故《成唯識論》卷二云:「諸心、心所,依他起故,亦如幻事,非真實有,為遣妄執心、心所外實有境故,說唯有識,若執唯識真實有者,如執外境,亦是法執」。
所以,如執著第八識阿賴耶為「真實有」,也是法執。

但是愈是往末法時代走,眾生心思愈巧,從阿含時代強調的不落「有;無」兩邊,到龍樹菩薩的不落「有;無;亦有亦無;非有非無」四句,佛法的發展,從破兩邊到破四句,可見眾生狀況,在時代的推移之下,心思愈巧,小我愈狡猾,智慧愈低,執著也愈甚。故不生不滅、無為法「如來藏我」與有生有滅、有為法「神我」的分別,不得不弄清楚。

「神我(atman)」和「如來藏我」都是佛學的專有名詞,「神我」就是把自己當作神,也就是一般人所說的魔性,「如來藏我」就是心內絕無污染的一片淨土,就是一般人所說的「佛性」。

「如來藏我」其實是「無我如來之藏」,但因為「如來藏」有「常、樂、我、淨」四德,為凸顯此四德,故特稱為「如來藏我」,此「我」乃《般若心經》中的「自在」義。

「如來藏我」的一個特色,就是不觸六塵,不觸六塵才能保證此「如來藏我」不落入「人我」與「法我」,才能是說「我」,而沒有落入「人我」及「法我」的過失。

因為不觸六塵,所以也了別不到能量或物質。但所有能量或物質卻是依著「如來藏我」而生。

六塵就是:
眼根所對的色塵;眼根觸色塵而生眼識。
耳根所對的聲塵;耳
根觸聲塵而生耳識。
鼻根所對的香塵;鼻根觸香塵而生鼻識。
舌根所對的味塵;舌根觸味塵而生舌識。
身根所對的觸塵;身根觸觸塵而生身識。
意根所對的法塵。意根觸法塵而生意識。
這六塵已包括一切物質或能量。而能量會連到六識—六種感知。

而「神我」是邪魔外道所說之我,他們於五蘊(色受想行識)法中,強立主宰,妄計有我,乃是自性之執著,是因沒有智慧而妄立的虛假小我。

「神我」的特色乃是能量我,能量我即是依著接觸能量物質(觸六塵)而產生了別性,而自以為此了別六塵的內容,為萬法的真實面目。


能量我必以觸六塵為我,觸與能量有關,觸也與感知有關,能量是用感知來延續自已,而感知是能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既以觸六塵為我,則必然不能免與「週期生滅」與「剎那生滅」。因為能量必陷入「成、住、壞、空」之週期,故有「分段生死」。能量的本質也都是不斷震動之粒子或波頻,剎那生滅,故有「變異生死」。

所以「神我」就會陷入這兩種生死裏頭,不能解脫生死之苦,這就是所謂的凡夫俗子。凡夫俗子最大的問題就是不明大道。所以自古都以能聞大道為最大之幸福。孔夫子甚至說:「朝聞道,夕死可矣」!

能量的來源不是能量,能量是依著宇宙本體而來的,而宇宙本體不是能量。因為宇宙本體不是能量,此本體才能真正主導能量。

若宇宙本體是能量,則必陷入能量之對立中,例如神魔對抗或是陰陽對立,若此本體也陷入對立或抗衡,也就不能主導能量了。

若神真的須要和魔對抗,就證明了這位神沒有大能。若神還要對抗撒旦,就是賦予了撒旦創造的價值,且不得不將其認定是符合真理的結果。絕對者的眼中看不見相對。

本體是既內在又超越,既是置身事內的,又是置身事外的,這叫「世出世」,在世間而出世間。置身事內是「對其自己」,置身事外是「在其自己」。

有實在性的「神我」是達不到此點的,唯有等於空性的「如來藏我」才可能如此。若此本體不空亦不寂滅,就只是個不週延的本體。不周延的本體談不上是本體,也當不起本體之名。沒有大能的神,是不足以當神之名的。

若以有生有滅之「神我」來當本體,必然發生矛盾現象,唯有不生不滅,不觸六塵,無自性的「如來藏我」,才堪當此本體。「性空」才能俱足無量之功德。

無般若智者,弄假會成真的,弄假當假才是了解「性空」,才能解脫,才不會為假所惑。愈是想接觸能量、了別能量,愈會變成能量,這就是被能量所惑,弄假成真了。

舉例而言,對某些醫師而言,愈是接觸癌症病人,了別癌症的狀況,愈可能罹患癌症。這就是不斷看失敗的人,會得到失敗,只看應許的人,會得到應許。

能量是剎那生滅的,也可說是有生有滅。而宇宙本體卻是不生不滅的。「神我」陷入「等於能量」,故「神我」終究有生有滅。

「如來藏我」不觸六塵,而任何能量、物質都依著「如來藏我而生」,但「如來藏我」仍是不生不滅。這裡頭蘊含著密意。

「如來藏我」不生不滅,則不陷入「有」的狀態,「有」就是被造了,「神我」認同能量,故有生有滅,就會陷入「有」的狀態,而其對立面是「無」的狀態,所以「神我」也會變成對立面的無。就是終歸消滅!

「神我」無法逃避「生、住、異、滅」的週期。神我會有:「生存、保持、變化、結束」的週期問題,而「如來藏我」沒有這個問題,因「如來藏我」是不生不滅的。這是可以實證的。

「神我」喜歡了別能量,又自以為等於能量,卻會陷入能量的周期生滅(分段生死)和剎那生滅(變異生死)。「如來藏我」則不觸能量,不了別能量,卻能主導能量。

不斷地能量、能量掛在嘴邊的人,以為宇宙一切都是能量,這種靈修者要小心了,這是嚴重邪見,會把您的人生帶入歧途。終究不能認識大道!

根本不知大道為何物的人?是快要失去為人之本的人,就是淪為失去為人之價值與意義之人了!例如:很多講能量的人,對品格卻沒什麼概念,當然更不清楚品格與道德的重要性!

好比一個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人,每天研究吃什麼較養生,配戴啥護身符較好運,這不是個大笑話嗎?一個已經失去為人之本的人,他問往哪個方向走較吉利?其實它往哪個方向走都一樣了!因他已失去為人之道,這方向或吉凶之一切都沒意義了。

只講能量的,看不見生命大道。走入能量「神我」是印度外道標準邪見,若是天倫、家庭、關係三者都是一蹋糊塗,則自己貼上覺醒的標籤也沒用!古人都知道此路是不能走的。這就是正與邪之真正區別。

正的力求天倫圓滿,邪的必搞到天倫夢碎。自己先觀察自己與父母的關係,自己愛情婚姻的狀況,自己的親子關係,必能反省出很多人生道理。

family is 「f」ather 「a」nd 「m」other 「I」 「l」ove 「y」ou。不認識大道的人,則這個天倫問題也終究處理不好!不講真理的家庭,夫妻很難有智慧,能通過雙方關係低潮「死亡區」之考驗。

正的必然「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天下平」,邪則反是。為啥邪的這個格致修齊的過程弄不好,簡單說,只講能量的人,不知何謂般若與菩提?其般若智慧不夠,菩提心也不夠。

能量是被創造出來的,在被創造的能量世界中,有一個能量卻想冒充它能創造其他能量,這個能量就叫「撒旦」,中國人叫「神我」,他是被造的,在被造的世界中,卻想冒充那個創造的,這就是「撒旦」或是「神我」之定義。

而那個創造的,卻不屬於會變化的能量,絕對者眼中怎會有非絕對之事呢?所以那個創造的從不看見能量,卻能主導能量。

能量必定要運動,聖經中上帝動工了六天,卻選第七天安息日來代表自己的立場,已經說明了創造與被造的區別。

安息才是絕對創造者的立場「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出20:8)這就是宇宙的一個秘密。也唯有了解這個秘密,才能証「如來藏我」,才能真正講明那個創造的真神。「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可2:27)」,人的問題就是不能安息,而上帝的樣式就是安息。所以神的真相是安息,不是能量。這就是「如來藏我」和「神我」的區別!

絕對者的眼中容不下運動,這個道理您懂嗎?終古不動的絕對者會忽然撞到一塊有運動的東西嗎?那個創造的本身是安息的,他一直是安息的,唯有了解安息,唯有親証安息,唯有安息,才能跟那個創造的立場一致。

安息才能代表創造者的立場。懂得安息才能懂那個絕對者。如同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28)」

創造和安息好像是兩回事,其實不是兩回事。這就是密意,懂這點才能貫通一切宗教。人自己行善,自己感招天堂,人也自己行惡,自己感招地獄,而人卻說是神讓他上天堂,是神讓他下地獄。而人卻不知道:神是安息的神。

基督教的神,是安息的神,佛教的實相,是寂滅無為的實相,寂滅的實相和安息的神,雙方至少在此點上有著無可否認之一致性。

而能量絕不是安息,能量就是運動,運動即須自備電池,電池就有用完之一天。安息絕不是能量,因為安息本身沒有「被造、保持、變化、消滅(成住壞空)」之問題。安息才能與絕對者立場一致。

非安息的存在皆只是受造,真正的安息是神本身,「所以我們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學那不信從的樣子跌倒了。」(來4:11) 照著神的原則──「第七日安息」(出埃及記 34:21 )的人,必享與神同在的殊榮。

唯有懂得安息之深意,嘴巴才能不再掛上能量、能量,一天到晚講能量,能量朗朗上口,把能量當作一切。

要當心不斷講能量的人,因為他們會將自己等同能量。下焉者成為濫能量,上焉者成為好能量。陷入能量則陷入週期,陷入週期則不能免於輪迴或循環。

不論是陷入好能量或是濫能量,都只是不斷被影響而已嘛!只能是被影響,不能主導,有點可憐。

有誰願意只是被影響呢?別人罵你,你一定也要罵回去,這不就是被影響嗎?開玩笑的說法是,一隻驢子踢了你,你也要學那隻驢子踢回去!陷入能量的結果就是一直被影響。

2013年,台大醫院陸續替四十五歲以上主治醫師,做健康檢查,赫然發現十四名醫師罹患癌症,此新聞震驚社會。我認為真正關鍵在於是否不斷對癌症示意。若是不斷對癌症示意,自己就會陷入癌症,變成癌症。也就是被癌症影響了。

陷入好能量叫「樂受」,陷入濫能量叫「苦受」,「苦受」是苦,「樂受」失去的哪一剎那,也是苦;所以被影響總是脫離不了苦海,這就叫「有受皆苦」。「受」的意思就是「想要被影響」。

所以要「觀受是苦」,就是要認清被嚴重影響的事實,就是警告我們不要陷入被影響,不要陷入自己是能量,或一切是能量的觀點!

真正的智慧是免於能量或免於「受」,這叫「解脫道」,更大的智慧是,既能免於能量,又能永遠主導能量,而且幫助所有眾生明白此點,這叫生命究竟圓滿之道。

台灣靈修界之走偏,走入能量靈修,就是受到撒但之迷惑。講開發潛能的,很多都是開發神我,所以也都能量掛嘴巴,能量是一切,以為能量即是一切的人,一定不明白何謂「道」?

偏離了中道的人,只知著眼能量,一定會覺得能量不是太多就是太少,多的結果是多到太煩人太噁心,少又少到了覺得備受壓抑,因此非常渴望。其實太多與太少的關係就像受害者與加害者的關係。也就是互為因果。本質一樣,角色互換。

不了解這些人口口聲聲講能量是啥意思?因為沒有智慧而陷於能量的人,只有三種不滿足狀態,第一是渴望能量,第二是能量太多,第三是能量太少。

舉例而言,渴望金錢的人其實是渴望以下兩種太多或太少之最終狀態:

窮人很渴望金錢,這種對金錢極度之飢渴,非常痛苦,這是太少。反過來說,富人感受不到真情,旁邊之人皆是有求而來,而且焦點全在金錢,一點人情都可能是假,都是作戲,活的一點意思都沒有,真的好希望把錢都留給一隻忠心之狗,這是太多。

有中間一點的嗎?怎麼搞的全世界都走向貧富差距愈來愈大?台灣社會也是貧富差距愈來愈大?沒有智慧之結果就是病態愈來愈嚴重!

其實這兩種太少或太多之痛苦都是痛苦,都是極端,都是因不明真理真道而來的。甚至這兩種狀況會出現在同一人身上,只是時間先後不同,而且互為因果。都是因為陷於能量,沒有智慧,生生世世,因果循環。

曾在課程中聽有多人透露其性伴侶甚多,但內容多是抱怨,特別強調感情被騙之情節,而對未來擇偶條件又多充滿幻想,與其現有之生活層次,差異甚大,此種完美對象出現之機率幾乎太少,真是寬以對己,嚴於責(擇)人,有點到沒有自知之明的地步。

生活中各處都可見這種現象,常見的例如:渴望生小孩,結果小孩太多很痛苦或是生不出來很痛苦。又如渴望性伴侶,結果性伴侶太多惹麻煩或是性伴侶一個都沒有很苦悶。

或是父母親性伴侶太多,結果下一代變成同性戀,或是一方面兄弟姊妹人多糾紛多,很痛苦,另一方面自己卻生不出小孩,也很痛苦。

總之有一種強迫之現象不能解決,必有一種壓抑之現象隨之而來,跟著渴望和強迫又來了,然後渴望和壓抑又如影跟隨。

可見渴望及太多與太少等三種狀況,絕不只是金錢方面,對無智慧只見能量的人而言,生命之各處皆有此種不均衡之現象。

和陷入苦海,永遠不能解脫的人相比,才能凸顯大道的珍貴。
講能量的不要冒充講「道」,這叫魚目混珠或濫竽充數。而且講能量的要承認自己不懂「道」,這才有古君子之風。

古代有專業技術或知識的人,若被稱讚肯定,必定會誠實說:「我們這是雕蟲小技,不是大道,請勿過譽」!

自古以來修行是講「道」,不是講能量。能量不是「道」,講能量就是講能量,不要冒充講「道」!太害人了!也太噁心了!

不見得是那個能量害人,而是講能量卻冒充講「道」,混淆了「大道」,這個很害人!

能量就是能量嘛!能量只是被影響,不可能成為真正的主導!被造物,在被造世界中,想冒充創造者的,就是魔。

能量充其量也只是魔,而且魔聽了還很不高興,因為魔會認為這種講法把魔貶低了,連魔都知道:不能自居於能量,能量也不是「道」。

魔自己陷入能量,而魔卻想冒充大道,魔也知道能量不是「道」。魔就是知道這點,所以一直想迷惑世人,而且最善於使用能量來迷惑世人,來冒充那個「道」。

 
撒但喜歡說:「我可以給祢統治萬國的權勢,所有的財富都會屬於祢(路 4:6)」。像不像那些在吹噓某種能量的人的口氣,這個XX的能量可以幫助你心想事成……,我好像又聽到了「只要祢朝拜我,這一切就全屬於祢了(路 4:7)」!

其實宇宙中能量無限,但要小心,有些人雖得到無限能量也是害死自己而已,這就是被魔所迷之人。

顯而易見的例子中,可見於新聞媒體的一些報導,是對買彩券中了大獎金之後,沒過多久,此中獎之人卻覺得人生是更不舒服、更悲慘的例子,會傳遍新聞媒體,當茶餘飯後閒談資料!另外台灣和韓國的幾任總統,卸任後都沒有好下場,也是發人深省。

沒有品格者,得能量愈多,誤己誤人愈嚴重。之所以得不到能量,是上天要保護此沒有品格之人,不要誤人誤己太甚,免得事後追悔,罪惡感愈重,則自己之良心懲罰自己也愈厲。

重「道」者必重品格。把「道」誤解為能量者,容易輕視品格。因誤解和沒品格常常是相連的,沒品格之前必有誤解,沒品格之後必有關係破裂。

誤解→沒品格→關係破裂→家庭完蛋→團體被影響→企業被影響→社會被影響→造成更多衝突→產生更多誤解→發生更多沒品格。屢見不爽,這已是必然的!

一直講能量者,很多都是對品格無感的人,家庭與關係常搞得一蹋糊塗,愈是一蹋糊塗,愈想弄更多能量,來改運或是補救,雕蟲小技的玩法,愈多愈無聊,真是捨本逐末,自誤誤人,難有救藥。

台灣能量靈修界中此輩甚多,隨處可見,此輩家庭與關係嚴重有問題者,還在到處帶人搞能量靈修,拖人下水,因此社會風氣嚴重敗壞,已經變成哀鴻遍野、很殘酷、很墮落的社會了。

附註:
 

「神我」是邪魔外道所說之我,他們於五蘊法中,強立主宰,妄計有我、我所,說有十六神我。

十六神我,未見道的人,在五蘊法中強立主宰,妄計有我我所,而有十六種的知見,即:

一、我,於五蘊法中,妄計有我、我所;

二、眾生,於五蘊法中,妄計有實在的眾生;

三、壽者,於五蘊法中,妄計我受一期之報命有長短;

四、命者,妄計我之命根連續不絕;

五、生者,於五蘊法中,妄計我能生起眾事,又我來生於人中;

六、養育,於五蘊法中,妄計我生為父母所養育,並能養育他人;

七、眾數,於五蘊法中,妄計我有五蘊,十二入、十八界等眾法之數;

八、人,於五蘊法中,妄計我為能修行的人,與不能修行的人不同;

九、作者,於五蘊法中,妄計我有能力作各種的事;

十、使作者,於五蘊法中,妄計我能使役他人;

十一、起者,於五蘊法中,妄計我能起後世罪福之業;

十二、使起者,於五蘊法中,妄計我能使他後世罪福之業;

十三、受者,於五蘊法中,妄計我之後身當受罪福之果報;

十四、使受者,於五蘊法中,妄計我能使他受後世罪福之果報;

十五、知者,於五蘊法中,妄計我有五根,能知五塵;

十六、見者,於五蘊法中,妄計我有眼根,能見一切之色相。

以上十六知見,都是我」的別名。(
http://baike.baidu.com/view/1556438.htm)


 


自己的心碎與父母的心魔--觀察兩代重疊煩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從儒家倫理談如何打造生命藍圖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