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9/01

轉載--怪 力 亂 神 正 在 蔓 延


 <自由時報 85年10月27日> 觀念篇-檔案編號 15 
 
 
怪 力 亂 神 正 在 蔓 延
命 理 如 何 自 律 自 清

輯◎文 子
 
 
 
 
【深 ---------- 度 ---------- 對 ---------- 談】
命理學其實有別於神通靈異,
但在有心人士的利用下,幾乎將其劃上等號,
神通被污篾了,命理被曲解了,
信眾被愚弄了。為了正本清源,
本文邀請(依姓氏筆劃順序)鑽研命理多年的
王中和(文中簡稱王)、呂家恂(文中簡稱呂)、陳世興(文中簡稱陳)
以問答方式釐清命理觀念。

 

 
 【命理被曲解,如何還其真義?】
問:政府最近大力從事一連串的掃黑、掃黃行動,在宋七力事件、妙天禪師事件發生後,宗教又成為政府下一波掃黑的對象。有人說這是因為現代人對未來缺乏不確定感,才會在尋求精神寄託的情形下,急病亂投醫反造成社會亂象,而算命在最近幾年也是現代人極重要的心靈活動,但就因為算命市場的日益蓬勃及有利可圖,也被一些有心之士利用、扭曲,且作為斂財騙色的工具,現在也受到不少人的批評。請問各位,對此現象有何看法?

王:命理和通靈、算命和改運,在我們的社會中好像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但其實命理的部份是研究並承認大自然的規律,通靈的部份反而是借用特異功能來規避大自然之定律。可見命理和通靈背後所隱涵的概念相反,相反的兩件事竟然合而為一,算命之後兼改運,可謂「順應」人情民心的「一條鞭」服務法,多少罪惡都從這裡出來。傳統社會中以命理為招牌的江湖術士,本來就一直和騙術結合,真正以命理為業,反而稱之「呆人吃飯術」,目前要淨化這個行業並不簡單,某些不肖分子有機可乘也是因社會大眾不了解算命是怎麼一回事,愈是神密兮兮,愈是藏污納垢。希望學者專家也能好好研究記錄這個行業,揭開這個行業神密之面紗,不再散播陰暗恐懼之負面思想,出問題的機會慢慢會少一點。

呂:其實這是一個清者自清、濁者自濁的行業,站在純學術研究的立場而言,只要問心無愧,根本不用害怕別人的批評,畢竟命理是有學理的基楚,並非憑空捏造,且是禁得起歷史的考驗,否則從宋代至今命理早就滅絕了,怎會有這麼多人投入研究呢?就好比近代的蔣氏父子及毛澤東都是極相信命理之人,但他們又因害怕算命之學會影響他們的政權或時政,因而不鼓勵命理的發展,所以也給予有心之士可乘之機,甚至乾脆將命理與神話結合,畢竟在一般人的觀念裡,信仰神祇比信仰命理要靈的多。但命歸命、神歸神,這是兩碼子的事,怎可混為一談。

陳:這是時代的亂象,也是功利主義的併發症,有需求自有供給,各行各業都可看到這些虛偽的劣跡。人若不汲汲於名利、虛浮的假象、貪小便宜、想一夜致富、或假藉外力而旋轉乾坤來改變命運,就不會有那麼多人受騙。

【神通與命理的分野何在?】
問:在以收視率掛帥的前提之下,第四台一片怪力亂神,連三台亦或多或少受到污染,有些文字報導也是搞得神神密密,妖言惑眾,其間飽受各界批評,甚至新聞局也言明要嚴加取締,但在利字當頭下,殺頭的生意還是有人會做,其實,明眼人一看也都知道這些人在玩些什麼把戲,但就是也有這麼多人信以為真。雖然我們不否認神通或許存在,但它是否適宜公開在傳播媒體宣揚?神通與命理的分野又該如何界定?

王:靈異現象是生命過程中自然的現象,愈不完整的接觸愈使某些人格外著迷,但接觸久了,看多了也就見怪不怪,反而會客觀地去探討特異功能到底有無實用價值及在生命中的地位。一個社會愈是著迷於怪力亂神的現象,表示教育界、思想界都該檢討,以行政力量禁止或壓抑靈異節目是最不高明的作法,反而是開放各級學校宗教教育之課程,培養比較宗教學方面的人,鼓勵學者專家參與靈異節目之製作等方式,甚至學校在課堂上播放靈異現象,由師生共同探討靈異現象,皆無不可。對命理或靈異愈是壓抑愈是糟糕,而且永遠不能禁絕,反而應該以開放、健康、消除恐怖氣氛以及正視態度面對。目前比較重要的問題是,我們的社會一時培養不出這方面的這麼多師資,但繼續以駝鳥心態來看靈異節目,只會使問題更嚴重。

呂:在佛教經典裡,的確提到有神通的存在;但具有神通的人是人格高尚、不食人間煙火的,救人助人都是暗中為之,不對外宣揚,亦不求回報,怎會到處宣揚,唯恐人不知呢?從古至今,真正具有神通的,也只有釋迦牟尼佛及得道高僧,如近代的慈航法師或廣欽老和尚也許才有。在現代社會到底有幾個人具有神通,實在是個問號,況且神佛是遙遠的,不可知的。而命理就好像是物理,是根據天體星辰運行的關係推測人事吉凶;如果沒有理論基礎,只是單憑揣測,那只能算是神通。而神通豈是這些庸俗、貪婪、狡詐、無恥,常常出入聲色場所之人所能具有的。

陳:神通是存在的,但真正有修持的人,絕不輕易使用,頂多有機緣時,暗示、指點一二而已。子不語怪力亂神,佛陀也是戒人使用神通,何況是透過大眾傳播媒體呢?畢竟負作用太大了,若用於化人向善還好,否則捨本逐末,反入魔境。神通是不須透過生辰八字即可了知過去、現在、未來,如宿命通、他心通、天眼通......等,且神準無比,但是有很多是鬼神附靈,對過去則鉅細靡遺,未來就不是很準了。命理則是依據生辰八字或手相、面相、宅相或卦象來分析及預測,是有其學理根據,人人可學。神通則無法傳授、無法解釋;但命理的準確度及描述的完整性可能不及真正有神通者,這也是神通迷人之處。

【可否成立受騙民眾申訴機構?】
問:算命在近幾年逐漸浮上抬面,然截至目前為止,它不受任何法律、約制的約束,任何人只要學個一招半式,再有張天花亂墬的嘴巴,即能在外開業、掛牌,招搖撞騙。這些人只要不害人就好了,更別奢想他能救人,但一般社會大眾在吃虧上當後,多半持著自認倒楣心態,很少深入追究,而這些大言不慚的術士,大多也抓住人們投訴無門的心理,就使出渾身解數大放厥詞,反正說錯了,既不用賠償金錢,更不會被警察抓起來定罪。對於這種不負責任的態度,命理界是否該有個類似公平交易委員會或消基會的組織可供受騙民眾投訴,甚至是直接投訴至公平交易委員會或消基會,關於此點,各位有何看法?

王:如果以一個算命師一天算十個命(如果是好好算命,幾乎不可能有精力一天算十個,因為算命是很累的事),那麼連續工作三十年也不過算了十萬多個命,這和地球上人類的數目根本不成比例,所以算命,根本算不完,有人就運用此點,大登廣告,塑造自己大師形象,反正一批人潮去了,又來一批新人,永遠騙不完,也永遠賺不完。是不是設個類似「公平交易委員會」來處理不實廣告和詐欺的情節,我相信可以深入思考,或是由各政府登記有案的命理研究社團派出代表來組成委員會,處理這個問題。

呂:成立這樣的機構,當然是命理發展的終極目標之一,但在此之前,成立一個具有公信力的資格評定組織才是更迫切的,也才是根本解決命理亂象的治本之道,否則這完全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交易純屬告訴乃論罪,況且只要可以謀生的行業,一定都有人會做,禁是禁不了的,政府也不可能成天為幾百幾千或幾萬元的糾紛而疲於奔命。而這次宋七力事件之所以會爆發出來,實在是他詐騙的金額太大了,才會勞動政府出面解決,否則也不會有人知道。

陳:算命準不準,這是一個抽象且非常主觀的認定,算的不準自然會遭到市場的淘汰。且算命也不見得是準不準的問題,有時是一種溝通、一種宣洩或安慰鼓勵,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別人也就管不著,若真的有不法事情,大可找司法機構,至於找消基會或公平交易委員會是否會受理,就要看他們了。

【為提升命理師素值,考試取照是否可行?】
問:據了解,在國外,如日本、德國等地要取得命理師資格必先要通過資格考試,才能取得執照、開業。要杜絕國內命理師良莠不齊的亂象,各位是否贊成比照國外;或國內像律師、會計師、中醫師開業前必先取得執照方式,否則視同違法或密醫,可依法究辦?

王:歐美確實有命理學校,提供完整的命理課程,或者一位合格的命理師是通過某些命理社團的完整訓練課程,並有結業證書,所以雖然不是由政府的力量來考核命理師,但透過各命理社團的敬業、自律及完整課程的設計,完全比照學術界作學問的方式,命理師至少在一定水準上。就教育水準來看,歐美博士級的命理師人物太多了,國內未來對合格命理師的規範可以往這個方向思考。

呂:這當然是必須要做的,既然命理不能滅絕,就必須將其合法化,唯有通過國家考試,由政府相關機構發給執照,提供社會大眾認定、鑑定的標準,如日本即是採行這種方式來規範命理業,如此才能減少算命後遺症的發生。不過,這是急不來的,且剛開始時可能困難重重,譬如由誰來認定,而這些人又憑什麼可以有審核的決定權。這或許在最初開始,可透過社會有聲望者或各方的舉薦,提名資深業者、享有口卑者來成立組織評委會、由他們制定合格的標準。這樣時日一久,外行人就不會再盲目上當,而冒牌貨自然也會被淘汰。

陳:命理界目前是學說派別林立,要找一套標準且為大家所共識恐怕很難,今天的問題不在於命理上的造詣深淺,而是道德良知是否泯滅,即使取得了執照,心術不正不就更糟糕嗎?名醫也會誤診,名律師也不包贏,何況是論命,如何包君滿意?

【杜絕隨人亂喊價亂象,是否該制定收費標準?】
問:由於缺乏具有規範力的管理機構,國內算命收費可說是隨人喊價,少則幾百、幾千元,多則好幾萬元,特別是地理風水,因號稱可以改運,收費更是漫天要價,運還沒改,就先破財。對於此等亂象,各位覺得有無必要制定一定的收費標準,免得有些人花了冤枉錢還不自知?

王:算命收費很難規範,但其中有很好的市場機能在運作,也就是由供需法則來決定價格,其實我個人比較不擔心收費問題,只憑算命根本不可能賺很多錢,亦不可能有人願意花很多錢算命。真正為人詬病的問題是滲入靈異和改運,騙財騙色或恐嚇詐欺的關鍵都在「化解」之道,所以還是牽涉到這個社會對人生神密和禁忌的部分,沒有辦法作深入的思考。

呂:這又牽涉到根本問題,如果政府不認可命理是一種學術,又如何去界定收費合理或不合理,這好像男女關係,清官是難斷家務事的,除非政府認定命理的學術價值,並給其某些權利,才能要求其在享受權利的保護下,也必須履行某些義務,譬如收費是依公定標價,而非各人喊價。至於風水採高收費的方式,民眾就要自問值不值得了,因為台灣並非沒有好的風水師,只是真正研究透徹者很少,就像命理學問真正研究精湛的也很少,這點民眾是必須自加智慧斟酌,並問經濟能力是否能負擔。

陳:命相師一般尊稱為「老師」,尤其在地理方面,更是一種虔誠,都是用「紅包」酬謝,有名的、有功夫的自然價碼高,只要對方覺得值得,我們也不須多舌。其實很多命理師也都標有價碼,因此算命費用應該也不是問題,問題在於改運、改命的費用,那才是驚人。算一個命收五百元,或交個朋友,但後頭改運常是三萬、五萬,那才是真正的收入,也才是為人所詬病處。

【出現另類批判聲,命理還可信乎?】
問:現在有一小部份的人正在批判命理、巔覆命理,聽之似乎亦言之成理,且其態度之堅持,讓外行人真要懷疑命理是否根本就在胡謅,不值一提,請問這些人所言是否正確?

王:牛頓是科學家,但他也研究「鍊金術」和占星術,所以他也是個神密學家,牛頓和他的朋友辯論占星術的價值,牛頓很不客氣的說:「我學過占星術,而你沒有。」個人相信「以諍不能止諍」,少數沒有命理修養的「意見領袖」以紅衛兵的姿態出現想打倒命理學,他們的目的,不過又是另一種譁眾取寵以吸引注目的方式,相信一陣子之後他們很自然的就會將注意力轉到其它方面,這些人的蛙鳴在整個歷史潮流中是發生不了什麼作用。命理是打不倒的。但是要以健康的方式來處理。利用命理可以騙財騙色,利用「打倒命理」照樣可以達成另一種騙財騙色,真正解決問題的前提是尊重、了解和研究,這些都不是靠喊喊口號可以解決的。

呂:沒有研究透澈,當然有錯,但即使是研究透澈的人,未必就不會犯錯,就像是名醫,也會有束手無策之症,如癌症等,但能因此就推翻醫術嗎?能因此就否定華陀、扁鵲在醫術上的成就嗎?命理若無理,不可能常久流傳,更何況它是可以印證的,算不好純是人力有限、技術不精,怎可以偏概全,全盤推翻。

陳:命理之稱為命理就是其有「理則」可循,有定理有脈絡;但時代背景不同,價值判斷各異,當然不能一味把古人的那套論命說詞,完全用到今日。要批評、要修正的是說詞而不是推翻整個命理。例如人不能講「好」或「壞」,而應客觀描述,又如婚姻不易感到幸福,就比刑剋、鴛衾半冷好。對過去做番檢證,未嘗不是好事,但全盤否定,總是去病除命,下手太重。

【如何辨識有道德良師?】
問:有些人想算命,卻不得其門而入,結果可能聽信傳言,跑到廟宇、神壇、道場,給予神棍可乘之機。雖然「福禍無門,惟人自招」,但若在非算命不足以安撫其心靈的情形下,請問該如何辨別有道德、有良知的命理師?

王:研究命理是體會大自然和修身養性的方式,最好是提升研究命理學的風氣,而不是鼓勵去找人算命的風氣。但是有很多人仍想找個命理師算命,希望不要找陌生人,且須長期注意口碑,愈喜歡登名人合照、宣傳愈大、廣告愈多的愈有問題,因為這也是心虛和訴諸權威的心態。最好該命理師有著作,而你個人雖然是找專家論命,但對命理學也不陌生,這樣才能了解該命理師判斷之基礎。

呂:羊質虎皮,到底是羊還是虎,外人若無深入研究,是很難了解的,就像宋七力既不能放光,又不能分身,卻有人相信,騙術之高明,外人防不勝防。為使民眾免於受騙上當的恐懼與不安,只有政府有關單位謹慎擬訂方法,規範命理業者。

陳:算命當以朋友介紹為宜,有口碑自然不易上當吃虧,其次聽其說辭,考核其對你本人過去或現狀之描述是否正確,再者,談及花錢可改命、改運者,你就要多留意,天底下那有這等便宜事,花五萬可賺十萬。消災解厄也是有正式的儀軌,自己存心不正,鬼神也幫不了忙。真正的命理師應該是提供諮詢而已,其餘還是看個人決定及努力。

【給不肖之徒的忠告!】
問:最後,是否能請各位以俱是命理同好的立場,給予部份昧著良知,謀取不當財色的不肖命理之徒一些忠告,免得玷污精深浩瀚的命理之學。

王:每個行業都有不肖份子,我想善惡的防線一方面是良心,一方面是不予人有機可乘。這個行業水準的提升有賴大家的努力。

呂:在一切尚未合法化之前,實在很難說什麼,若真要說什麼,還是那句話,這是一個清著自清、濁者自濁的行業;命理、神理一定要分開,命理業者更要本著良知,否則害人終必自害。

陳:研習命理,就應相信因果輪迴,舉頭三尺有神明,算得了別人,算不了自己,豈不迷糊,算來算去又是為了什麼?請深思!

 
 


2004年天成飯店王中和談「台灣的下一步怎麼走?」←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貼--算盡天機 信不信由你 記者吳淑文/採訪報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