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5/04

狂賀!攝影師的誣告全數落幕~版主大獲全勝!!(精彩判決書出爐)

訟了近三年,損失了版主的學業、工作、健康、幾乎連生命都差點失去,感謝上帝,終於雨過天晴,濫頌者的指控全數落空;什麼「我打官司從未輸過...」「不付錢跟我和解,我會讓你無法立足」「不准在法庭上再說圖是自己畫的....」,這些話語言猶在耳,相信大家看過諸多報導、不勝枚舉的敗訴判決書、不起訴書之後,心中已有公斷,版主也不再累述。

日是個大喜的日子,上帝在我二技畢業前夕賜給了我寶貴的三項大禮
1.著作權侵權誣陷案版主大勝。
2.公然侮辱誣陷案版主大勝。
3.研究所考試,即使是在被控訴煩心、畢業展忙碌之中,依然讓版主高分錄取。
將一切榮耀歸給我主我的上帝,我知道這一切都不是徒然,上帝給我充足的智慧與力量,對抗一切惡者的攻擊,更讓我在這段時間當中充分認識著作權法規,為要讓我幫助更多人.....我將盡一切之力,全力阻擋好頌者對學術界的侵犯;在此我要向大家宣告!只要有人受到這類濫訴侵擾,盡管與版主留言聯絡,版主自當在了解事情原委後,能力所及全力協助。

最後要與大家分享的是...捍衛著作權!也要全力抵擋假借權利,用以斂財的行為;絕對不可任其漫天開價,這類爭議要交由司法處理,私下和解正是姑息養奸的最壞作為、正是鼓勵其繼續以此害人的行徑,有需要協助的,歡迎多多保持聯繫!

於"大師"~我原諒你這三年來對我的所為,因著上帝給我的愛,暫不對你提誣告之訴;然而耳聞你正在對另一名手繪水彩插畫家及業者進行誣陷,若不終止,我會全力支援反擊,並持續將你一切濫頌敗訴資訊公諸於世;給你一點時間好好思考,為了扭轉你自己造成的負面形象,盼好自為之,我會持續觀察你的動態。(給你個機會,發個e-mail附上撤銷告訴資料給我:comic@seed.net.tw,請勿自誤)
我會持續為你禱告,懂得回頭、懂得謙虛對你才是真正的道路,願上帝開你的心眼,專心創作吧!

附上這次的判決書全文,這次的內容精彩可期,我們不用去批評,判決書已說明了一切,歡迎轉載、轉寄,讓更多老師、學生知道此事,小心並正確使用網路資源,一起捍衛著作權、捍衛學習權、捍衛創作權!願上帝祝福每一位~
(為維護自身的安全,切勿對此過度反應、謾罵~違著恕刪)
資料來源:法務部法學資料檢索系統

【裁判字號】 96,上易,181
【裁判日期】 960430
【裁判案由】 妨害名譽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刑事判決     96年度上易字第181號
上 訴 人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吳智賢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妨害名譽案件,不服臺灣臺南地方法院95年度
易字第684號中華民國95年12月19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
灣臺南地方法院檢察署95年度偵續字第18號),提起上訴,本院
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吳智賢對於林英典因民事著作權官司,
動輒向他人求償大筆賠償金,甚至向學生求償超過新臺幣(
下同)千萬元等情況有所不滿,竟基於公然侮辱之概括犯意
,自民國九十四年十月三十一日起至九十五年一月一日止,
連續在不特定人得以見聞之「黑秀網」(網址:http:
//www.heyshow.com.tw)之「講黑話
」討論區及「新浪部落」(網址:http://blog
.sina.com.tw)之「PAINTER好好玩」
討論區,以「a-shan」或「阿賢」之名義,刊登「攝
影師誣告插畫家抄襲並勒索70萬」、「恐嚇勒索的行為,
就該讓人唾棄了」、「要對付這個著作權流氓」、「繼續控
告無辜誤用的師生,繼續實施幾近勒索的行為」等足以貶損
林英典個人社會評價內容之文字而侮辱之。案經林英典告訴
後,因認被告吳智賢就此涉犯刑法第三百零九條第一項之公
然侮辱人罪嫌。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
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一百
五十四條第二項、第三百零一條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本件
公訴意旨認為吳智賢涉有前開犯行,係以告訴人林英典之指
訴、起訴意旨所指網站討論區所下載之文件資料以及被告吳
智賢之陳述等證據資料,作為主要論據。訊據被告吳智賢並
不否認有在上開網站討論區發表文章,惟堅決否認有告訴人
林英典所稱公然侮辱人之犯行,於原審及本院審理時辯稱:
「林英典告我公然侮辱是忽略我所發表的文章全文,只針對
一、二句話斷章取義。因為我與林英典之間有著作財產權的
民、刑事訴訟案件,我沒有唸過法律的學分,為了要尋求法
律協助,便在網站中發表文章,才從網友那裡知道林英典用
這種手段控告過很多人,我從網路、政府官方網站及報紙上
也獲得許多林英典控告他人的資料。我所發表的文章都是有
憑有據,我說林英典是『恐嚇勒索』,是針對林英典不斷控
告他人,敗訴後還一直上訴的行為,至於『著作權流氓』是
網路上流行的用語,意思是指林英典這種濫訴的行為,這完
全是針對林英典的行為,而不是對他個人的謾罵。」等語。
於本院辯論時並主張:我在網路貼這些言論,都沒有任何侮
辱的意思,我說的是一大篇文章,不是用粗俗的文字漫罵告
訴人,因為告訴人用訴訟方式擴張著作權保護範圍,我基於
公眾利益來闡述這些事情,以提醒網路使用者不至於誤用。
告訴人說他沒有構成流氓的行為,我今天已經請阮小姐來作
證,我當初也受過同樣遭遇,我所謂「著作權流氓」只是形
容詞,意思是指利用網路太過於發達,對其他人做恐嚇取財
的動作,並不是罵林英典為著作權流氓,因為沒有一個人的
名字叫流氓等語。
三、經查:
(一)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憲法第十一條定有明文保障,
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維護人性尊嚴
、溝通意見、追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
能得以發揮(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五○九號解釋意旨參照)
。誠如吳庚大法官於上開解釋之協同意見書所言:「按陳述
事實與發表意見不同,事實有能證明真實與否之問題,意見
則為主觀之價值判斷,無所謂真實與否,在民主多元社會各
種價值判斷皆應容許,不應有何者正確或何者錯誤而運用公
權力加以鼓勵或禁制之現象,僅能經由言論之自由市場機制
,使真理愈辯愈明而達去蕪存菁之效果。對於可受公評之事
項,尤其對政府之施政措施,【縱然以不留餘地或尖酸刻薄
之語言文字予以批評】,亦應認為仍受憲法之保障。蓋維護
言論自由即所以促進政治民主及【社會】之健全發展,與個
人名譽可能遭受之損失兩相衡量,顯然有較高之價值」。
(二)又刑法第三百零九條所稱「侮辱」及第三百十條所稱「誹謗
」之區別,一般以為,前者係未指定具體事實,而僅為抽象
之謾罵;後者則係對於具體之事實,有所指摘,而損及他人
名譽者,稱之誹謗。而對於「對於具體之事實,有所指摘,
並有與上開誹謗事件毫無語意關連之抽象謾罵時」,則可同
時該當侮辱及誹謗之構成要件(例如公然在媒體上以毫無根
據之想像,指摘某政府官員與財團掛勾,旋即對該官員以髒
話三字經為抽象謾罵);然而,針對具體事實,依個人價值
判斷提出主觀且與事實有關連的意見或評論,縱使尖酸刻薄
,批評內容足令被批評者感到不快或影響其名譽,除應認為
不成立誹謗罪,更不在公然侮辱罪之處罰範圍(例如對於被
起訴向財團收賄之某政府官員批評根本該官員就是財團養來
看門的)。
(三)而認定事實,使之涵攝於該當之構成要件,為事實審法院
之任務。縱告訴人或起訴意旨認為被告行為該當於刑法第三
百零九條公然侮辱人罪,惟法院依證據資料審理結果,認為
起訴事實不該當於公然侮辱人罪之構成要件時,即應諭知被
告無罪之判決。起訴意旨雖認被告吳智賢所為,係犯刑法第
三百零九條罪嫌,告訴人林英典之告訴同此意旨,更認為本
件偵查中以誹謗罪嫌實施偵查,已有未洽(見偵查聲議卷第
五頁)。
惟查:
告訴人林英典所提出,被告在「黑秀網」網站「講黑話」討
論區以及「新浪部落」網站「PAINTER好好玩」討論
區發表之三篇文章(見偵續卷第十四至十五、十九、三八至
三九頁),其中:九十四年十月三十一日之文章,標題為
「攝影師誣告插畫家抄襲並勒索70萬的著作權官司插畫人
大獲全勝‧‧‧之後又‧‧‧」,第一、二段論及被告與告
訴人另案違反著作權法侵權行為民事事件之開庭過程,第三
段被告論述其認為著作權法有關「創作」之意義為何,第四
段提及身為插畫家之被告的創作應被尊重,「但若藉此向無
辜的插畫人進行近乎恐嚇勒索的行為,就該讓人唾棄了」(
起訴意旨並未將全文節錄),第五至七段提及TVBS報導
告訴人林英典控告學生案件,第八至十段提及被告民事案件
下次開庭可能有何法庭活動。九十四年十一月二日之文章
,第一、二段提及當日民事案件雙方開庭之攻擊防禦過程,
第三、四段被告論述有關著作權法「創作」之意義為何,第
五段被告表示「要對付這個著作權流氓,我還需要業界的站
台來證明我的所言不假」(起訴意旨並未將全文節錄)。
九十五年一月一日之文章,第一、二段被告表示向受告訴
人林英典控告之師生呼籲,並論及告訴人林英典不寄發存證
信函,直接告訴後再私下要求和解的手段,第三段論及學術
合理使用範圍意義為何後,表示「所以,別再跟他私下和解
了,因為這樣只是會讓他繼續的如法泡製,繼續控告無辜誤
用的師生,繼續實行幾近勒索的行為」(起訴意旨並未將全
文節錄)。
分析上開文章前後文及其連續性,起訴意旨雖指被告吳智賢
使用文字係屬未指定具體事實之侮辱,但由本院所節錄被告
文章內容觀之,被告吳智賢確實是因個人所涉訟之著作權民
事事件,發表其對著作權法法規之認知,法庭活動之始末,
其所獲得受告訴人林英典控訴其餘師生之資訊,以及呼籲相
關人士應以被告所指方法妥為防範,在在【屬於對於具體事
件之評論】,而不屬於未指定具體事實之抽象陳述。又被告
吳智賢指涉之具體事件,除業據其提出上開資料為證外【諸
如自由時報九十四年十一月十七日B3版半版報導林英典事
件,標題「學子痛批著作權流氓」,見原審院卷一第一一五
頁】,原審院亦曾依職權調取兩造涉訟本院民事庭九十四年
度智字第二十號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事件核閱屬實(告訴人林
英典敗訴判決見原審卷一第一五四至一五九頁)。亦即,起
訴即告訴意旨認為被告前開文章該當公然侮辱罪之構成要件
,經審查後認並不該當。
又被告吳智賢根據具體事件所發表文章之文字語句,係在網
站論述,自應以一般社會大眾對於上開用語之一般觀感為斷
查告訴人林英典於民事事件以原告身分起訴,或於刑事事
件以告訴人身分告訴部分,上開事件近乎遍及全國
,依原審
之調查,其中
  • 刑事偵查事件近一百七十件,經起訴有十三件
  • 民事事件約二十件
  • 最低起訴請求金額為二十萬元
  • 高額起訴請求金額則各有六千三百五十萬元(告訴人林英典一部勝訴六十六萬四千元確定)
  • 二千八百六十萬元(告訴人林英典第一審一部勝訴五十萬元)
  • 二千一百七十二萬元(告訴人林英典第一審敗訴)
  • 一千七百六十萬元(告訴人林英典第一審一部勝訴十三萬五千元)
  • 九百九十萬元(告訴人林英典第一審一部勝訴五萬元)不等
【相關函詢結果資料見原審卷二全卷,所整理表格部分見原審卷一第一三四至一四三頁】。單如告訴人於本院審理時所自承,其民事訴訟約八十件,和解金額約二百萬元依上所述,實際數字應不止於
另如證人阮小姐於本院更證稱:
  • 「(被告問:日前我有收到妳的訊息,說妳有受過林英典的恐嚇,請你說明發生的時間?)
  • 我和林先生第一次見面是七月二十日在台北警察局,第二次見面是八月七日在公司附近小吃店見面,當時有一些友人在場,他說我跟他的案件他一定會勝訴,我可能沒有勝算,我說我是合理使用,他說這些都沒有用,因為我有問過律師和智慧財產局,他們都說交給法院審理比較適合,所以我不和他庭外和解。
  • (被告問:你說林英典對你有恐嚇勒索的事實,關於這個事實的部分,他說什麼話,讓你覺得受到恐嚇勒索?)
  • 他說如果我不和他和解,他可以和他認識的攝影師一起告我,如果我跟他和解,如果他騙我的話,我可以告他,讓我感覺他好像很懂法律,他還說我不懂法律。
  • (被告問:林英典對你說的這些內容,有無造成你內心的恐懼?)
  • 有,因為第一次我和他在警察局見面時,對我來講,資訊不對稱,他說的好像真的,又與我認知的有誤差,讓我覺得好害怕,所以答應與他庭外和解,後來我發現完全不是這樣,我覺得我不應該隨便和人家庭外和解,應該讓法官來審理。」
(見本院九十六年四月十八日審判筆錄),由證人之證詞
,益徵告訴人之多起訴訟確實造成被訴者心裡的不安。本院
認定被告吳智賢前開文章屬於對於具體之事實,有所指摘,
已如前述,依據被告吳智賢得悉告訴人林英典之大量訴訟資
訊以及本院上開調查結果,被告吳智賢上開文章使用之文字
,並非【屬於與系爭具體事件毫無語意關連之抽象陳述】;
以一般社會大眾依據上開具體事件所獲得之資訊,斟酌被告
吳智賢對於文字使用之理解與認知,上開文章所使用之部分
文字或屬強烈,惟本院認為起訴意旨所指文字,尚非屬於刑
法規範上所稱之侮辱文字。
 四、綜上所述,本院依據公訴意旨所指之證據資料及調查證據之
結果,被告吳智賢發表上開文章內容,完全屬於對於具體事
實有所指摘之言論,與刑法第三百零九條之未指定具體事實
,而僅為抽象謾罵之公然侮辱構成要件,並不相符,自非該
罪所欲規範處罰之範圍。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證被
告吳智賢有公訴意旨所指犯行,揆諸前開說明,被告吳智賢
被訴公然侮辱人之罪,即屬不能證明。原審因認本件無積極
證據足認被告有公然侮辱之犯行,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經
核原審之認事用法,並無不合。公訴人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
不當,非有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范文豪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6  年  4   月  30  日
刑事第六庭 審判長法 官 蔡 崇 義
法 官 曾 文 欣
法 官 杭 起 鶴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上訴。

                書記官 陳 明 芬
中  華  民  國  96  年  4   月  30  日


蓄意的誣告,終於大獲全勝~←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插畫家被告公然侮辱 無罪確定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