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王建民日記
2009/07/12

王建民日記╱查稅牽拖到他 苦笑

更新日期:2009/07/12 04:09

本季2次進到傷兵,已經覺得自己運氣不是很好的建仔,無端又聽到遠在台灣的「建銘」牽拖查稅,建仔只能苦笑說:「關我什麼事。」

 

從上大聯盟開始,建仔就邁入「好野人」之流,被課以最重程度的稅,包含薪資、代言、分紅,每一筆都清楚地攤在陽光下。

 

「如果是在台灣的所得,就台灣先課20%,回美國再課20%的稅。」建仔解釋:「如果是在美國賺的,就得一次課48%的稅,等於賺的有一半都不見了。」

 

他算了算,這幾年繳掉的稅額著實驚人,而且因為沒有放不上檯面的「不法所得」,所以都得老老實實地把錢雙手奉上,「所以我怎麼可能逃漏稅,真的要查,我也不怕啊。」建仔說。

 

人在美國,卻無端被捲入風波,實在是讓他哭笑不得。

 

(特派記者鄭又嘉)

 


繼續閱讀
2009/07/11

王建民日記╱波瓦的祝福 託媒體快遞

更新日期:2009/07/11 04:09

再次動一動自己受傷的肩膀,建仔愈來愈確信自己能夠比預定時間提早復出,「你知道嗎,2005年那次,連刷牙肩膀都會痛。」建仔比著拉動牙刷的動作邊說。

 

「現在感覺都很好,只是後面還有點緊。」建仔說:「再治療個幾天看看,也許提前好了,也就可以提早碰球了。」這2天右手還是不能用力,只好把下半身的重量做得特別勤,「因為如果下半身力量不夠,就會只靠上半身投球,那麼以後還是會再受傷。」建仔說。

 

而昨天跟他相隔10公里的大都會球場裡,過去在洋基跟他感情最好的教練波瓦,也隨著道奇來到紐約征戰,他特別關心起建仔的近況,「他本季發生那麼多狀況,我都有注意到,也知道他進了傷兵名單。」波瓦特地要在場的媒體轉告建仔,「告訴他,他會好的,而且我很想念他。」 (特派記者鄭又嘉)

 


繼續閱讀
2009/07/07

王建民日記╱神情輕鬆 不見落寞

更新日期:2009/07/07 04:09

與接替自己位置的阿布拉迪荷擦肩而過,建仔眼神裡已經看不到什麼落寞,換上白色條紋球衣,牢牢地坐在板凳區4個小時,改當最忠實的球迷,這一天似乎沒什麼不同。

 

隊友在這天沒多跟他說些什麼,所有人都知道,現在再多的安慰都沒用,最好的方式,就是給建仔一點安靜的空間。不過,比賽期間,好友柏奈特和佩提特還是一左一右把建仔夾在中間閒聊打屁,試著幫他放鬆心情。

 

回到休息室,身旁剛被打爆的張伯倫還是很聒噪,彷彿自己這天是好投一場,不斷地到處串門子。而建仔只是神情輕鬆地整理自己的置物櫃,告訴原本已經訂好機票、飯店,準備要飛去明尼蘇達的媒體:「我要留在紐約喔。」

 

離開球場前,建仔背上背包,特地確認了一下,「嗯,我是用左邊揹。」 (特派記者鄭又嘉)

 


繼續閱讀
2009/07/05

<王建民日記>國慶投手 壓力更巨

更新日期:2009/07/05 04:09

除了要力拚第二勝,建仔今天的先發,還有另一層意義,因為他今天是「國慶投手」。

 

7月4日是美國的獨立紀念日,也就是國慶日,洋基在這個國慶週末裡,要連續3天戴上小紅帽,賽前建仔謹慎地選好了適合自己的尺寸,好整以暇的把新帽子戴上,張伯倫不是很滿意帽子跟球衣顏色無法搭配,在一邊抱怨著。

 

而且這天,因為是連假,紐約到處都會塞車,張伯倫還特地提醒建仔,要提早出門,或是尋找替代道路,以免影響抵達球場的時間,而可以想見的是,洋基球場又會來個大爆滿。

 

比賽散場後,又會是一陣瘋狂的塞車,因為大家要趕去看國慶煙火,建仔還來不及想,自己賽後要如何從車陣中脫身,他只想著,一定不能讓煙火秀提早在球場上演,這頂紅色球帽,對他來說沒有什麼紀念意義,代表的,只是更重的壓力。

 

(特派記者鄭又嘉)


繼續閱讀
2009/07/03

<王建民日記>主持人誇他 英文有進步

更新日期:2009/07/03 04:09

號稱30支球團中最大的洋基球員休息室,裡面媒體數量也是大聯盟之冠,平面、廣播、電視台都有,建仔的一天,常得應付各種媒體的不同需求。

 

昨天來找他的是廣播電台主持人,他把建仔回答的每個問題,都仔細錄進錄音筆裡,等一切問答結束,他誇建仔:「你英文進步很多耶。」建仔搖搖頭,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因為其實最後4個問題,他的回答都是「Thank you」。

 

儘管不自在,但這種工作模式,建仔已經很習慣了,因為這就是大市場的球隊,媒體多、壓力大、但能見度卻也是相對的高,受注目的程度就是不一樣。

 

「我們的休息室很大吧。」建仔跟第一次來洋基球場的媒體介紹,環顧四周,眼裡盡是滿意,儘管心裡有準備,或許不會永遠坐在這個豪華休息室裡,但身上這件黑白條紋球衣,能穿多久,就穿多久。 (特派記者鄭又嘉)

 


繼續閱讀
2009/07/02

<王建民日記>農場總監 也捎來賀禮

更新日期:2009/07/02 04:09

原本放信的籃子,昨天有點不一樣,除了依舊是滿滿的信件外,還多了2盒包裝精美的禮物,寄的人,也算是他半個球迷。

 

「那是康諾斯送的,但我還沒拆。」建仔說,康諾斯是洋基農場總監,是個到哪都要開著高爾夫球車,看起來很粗線條也很爽朗的胖子,但就連他,也不忘捎來賀禮祝福。

 

座位右邊的張伯倫,早就把電腦桌面,換上自己牽著兒子走路的背影;左邊的柏奈特,全家福的照片就擺在置物櫃最上方,沙胖、佩帥,也都是愛子照片不離身。

 

如今建仔終於也當上爸爸,但礙於賈斯汀照片不能隨便曝光,因此只能放在手機裡自己好好收藏,有時候隊友過來,建仔也會大方讓他們欣賞,「愈長愈大了喔。」偶爾也帶點喜悅與驕傲的這麼說。

 

五大先發一字排開,個個都是球場上叱吒風雲的悍將,但坐在休息室裡,說穿了,也就是5個「常常有家歸不得」的爸爸。

 

(特派記者鄭又嘉)

 


繼續閱讀
2009/06/30

<王建民日記>帶著篤定的心情回家

更新日期:2009/06/30 04:09

或許是第一次,有個投手投5.1局失2分,看起來表現只是中上的比賽,賽後採訪完,所有美國媒體記者還會上前握手,說聲:「恭喜」,彷彿在恭賀哪個準名人堂投手,拿到生涯第300勝。

 

吉拉迪特地在記者會上說:「他剛有了第一個小孩,這場勝利,剛好可以讓他帶回家。」而這的確是過去這一年多來,建仔第一次帶著篤定的心情回家,「運氣好像變好了喔!」他這麼笑著說。

 

美國媒體問他,比賽中會不會擔心這一勝不見了,他的回答依舊是千篇一律:「我只要好好把球投好,不去想這麼多。」這類不用問也會背的答案,採訪結束,他吐了口大氣,心裡的在意,都寫在臉上。

 

沒有人苛責他的投球內容,更沒有人對他的回答不滿意,所有人與建仔都知道,能走出這一步,往後的一切就沒那麼難了。 (特派記者鄭又嘉)

 


繼續閱讀
2009/06/27

<王建民日記>若被交易…天使也不錯

更新日期:2009/06/27 04:09

每天的洋基休息室,總有很多人在等,美國記者等吉拉迪A-Rod、基特,日本記者等松井,台灣記者等建仔,一等往往就是半小時。

 

等松井的人數,隨著他先發的機會愈來愈少,今年又是合約最後一年,也頓時銳減,被問到松井明年的去向,日本記者苦笑著。「我猜,阪神虎吧。」

 

阪神虎?那最近出現被交易傳聞的建仔呢?「我猜,洛杉磯道奇。」理由是,托瑞對建仔信任度,應該會比吉拉迪來得高,建仔在那裡,可能會發展得更好。

 

如果有這麼一天被交易,建仔倒不排斥,還給了另一個選項,「我覺得天使也不錯啊。」建仔說,畢竟洛杉磯是繁榮的大城市,任誰都想在大市場球隊打球。

 

「能留在紐約當然最好,但如果有天被交易,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建仔說,「就當作到一個新地方去看看,也不錯啊。」

 

不管是道奇、天使,他還是相信,到了哪裡,他都還是那個連兩季拿到19勝的王牌,去哪裡,似乎不那麼重要了。

 

(特派記者鄭又嘉)

 


繼續閱讀
2009/06/26

王建民日記╱沒心情逛街 只想趕快回紐約

更新日期:2009/06/26 04:09

看到台灣媒體走過來,建仔第一個動作是,指著日本記者穿的「可口可樂」T恤,問說:「你們怎麼不去那裡玩?」

 

亞特蘭大是觀光勝地,有知名的可口可樂博物館,還有全世界最大的水族館,更有最知名的奧林匹克公園,但儘管如此,第一次到這裡的建仔,還是沒有計畫出去走走。

 

就連距離飯店200公尺的大型購物中心,他都沒去,「雖然常到不同的客場,但每天醒來都中午了,真的沒時間出去。」建仔說。就算是上週到了邁阿密,也沒到熱情的海灘留下足跡,就連最重要的午餐,「有Room service嘛。」建仔說,除了到球場比賽,依舊不用踏出飯店半步。

 

現在的他,不但沒時間,也沒心情。

 

第一勝遲遲未到手,「JJ王」與愛妻又遠在紐約,每天只能從電話那頭,得到母子均安的消息,因此腦子裡唯一的想法就是:趕快回紐約。

 

「明天賽後終於要回去了,不過到家已經半夜,他們都睡了。」

 

球場上堅毅的王葛格,講到家人,還是變成了柔軟的王把拔。

 

(特派記者鄭又嘉)

 


繼續閱讀
2009/03/08

王建民日記》春訓、開季 調兩次時差

更新日期:2009/03/08 04:09

就算一直在美國,很可能也得調兩次時差,一次是春訓、一次是季賽。

 

春訓大部分是下午1點開賽,建仔早上7點多就到球場,當然,晚上就得早點睡,「每天晚上大概9點,就開始打呵欠了,最晚10點多一定得上床睡覺。」

 

有時候很早練完,下午就回到家,建仔也常會「不支」,先睡個2小時再說,但這樣晚上會不會睡不著,建仔肯定地說:「完全不會。」

 

每年比較令他困擾的是,春訓結束後,季賽的時間都在晚上,作息時間又得重新調整,像昨天打晚上的比賽,球員下午才要到球場,明明可以睡晚一點,建仔說:「還不是6、7點就醒了。」

 

季賽時,比賽打完回到家,都已經接近午夜,「回去休息一下,吃點東西,常常不知不覺就2、3點了。」所以隔天睡到中午,是常有的事,因此春訓結束前,不僅要調整好比賽的心情,還得好好地調一次時差。 (特派記者鄭又嘉)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