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1/15

燕南書院暨太文巖寺(主體完工)


燕南書院暨太文巖寺主體工程完工
 
從還沒開始興進前就常來古區營區的雷達站舊址頂樓眺望金城,觀看飛機臨空而過,看這燕南山書院暨太文巖寺從無到有的興建過程,而今整個主體工程可說已經是完工了。
相關閱讀:燕南書院(興建過程)2009/10/13
 
不知道這裡嗎?那就從環島南路「官裡」往「珠山」的方向,途中右轉進往「古區」村,過古區村口在往上一些就可看見這個入口處了,車子可以一路開往上方的停車場。
 
燕南書院的正面
  
設置公共藝術燕南書院將現美境/2011-06-13金門日報記者李金鎗/金城 報導
略……
藝術家宋鴻麒指出,太文巖寺新建工程設置公共藝術設置在金城鎮古區村燕南山頂端書院大門外,展示創作主題為:「觀書有感」的模型作品,並解說設計創作過程。他說,金門燕南書院暨太文巖寺舊址,即相傳為宋代大儒朱熹渡海采風金門島,所建的書院。此作品借朱熹一詩:「觀書有感」為主題發揮。其詩中內文為:「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宋鴻麒表示,整個創作源頭是以觀書有感的詩詞「天光雲影共徘徊」來處理這個案子,才會有光影、玻璃、加上彩繪方式來處理設計,整個想法用意是借用朱熹一詩的哲理,延伸讀書窮理之心境。未來縣府也會在書院辦理活動,因此以公共藝術的裝置帶給觀眾清新的關照與對話,讓大家到書院時看到的藝術品是以書卷軸的外貌,才使用書卷軸作為地標的造型,意喻自古文學之浩瀚經典,學無止境。再以特殊之玻璃工法構成一片片的竹簡造型,玻璃上篆雕朱熹與本縣古文人蔡獻臣,二人詩作之書法字體及淡彩效果,透過光影呈現出「天光雲影共徘徊」之書院色彩生活美學空間意境。借喻讀書人格物致知的心境:初為混沌、末始清新,使得參觀者、書卷及燕南書院三者形成穿梭古今的對話效果。
      
在金門古籍《滄語瑣錄》中記載了:「朱子主邑簿,采風島上,以禮導民,浯既被化,因書院于燕南山,自後家弦戶誦,涵詠聖經,則風俗一丕變也。」到了清代林焜熿的《金門志》上記載時就「莫詳其蹟」。民國之後的《金門縣誌》記載了:南宋大儒朱熹擔任同安縣主簿,曾兩度「採風島上、以禮導民」,立書院於燕南山,設帳講學,從此浯島人文薈萃,宋、明、清三代科甲冠冕十方,甚至留下「一榜五進」、「八鯉渡江」、「父子進士」、「無地不開花」、「海濱鄒魯」,以及「人丁不滿百、京官三十六」等等美譽。金門島上不只有燕南山書院,還有浯江書院、金山書院、浯洲書院、還有更多的私塾教育學子。
相關閱讀:燕南書院暨太文嚴寺舊址

燕南書院外觀
   
在燕南書院成立四百年後,書院也早於破舊了,也到了明代,書院改建為太文巖寺,供奉清水祖師,後落則是興建成為學堂,之後到了清代的光緒5年(1879)重修,又改朝換代到了民國六年再次重修,建築除了會怕自然災害的損毀,更怕人為的破壞,民國三十八年之後,國軍從大陸進駐金門,為了防衞工事的需要,拆除廟宇,將建材移作軍事工程用途。
    
進入燕南書院第一部份是山門,通過山門首先看到的是大殿,這裡是供奉清水祖師的所在,左右兩側有廂房,在正殿的後方則是講堂的所在處。
  
重新興建後的燕南書院暨太文巖寺在彩色上感覺很古樸,沒有華麗的色彩,黑白的人物畫,金色黑底的門對。
    
在木雕上的用色也只是用金色畫出主體物的樣貌出來



金門城南門傳統建築群之62號←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烈嶼.中華民國萬歲碑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