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12/22

金門戰役紀念



最近出土了一座碑的殘跡!是紀念金門戰役陣亡的將士所立,金門戰役也就是現在一般稱的古寧頭大捷

海鵬大隊寧都六隊…紀念
碧血丹青
胡璉題

陸軍第十一師三十一團金門陣亡將士千古
浩氣英魂在
精忠萬古留
國家賴以安
民族賴以立
彭戰存敬題
 
為祖國爭獨立自由而戰死的伙伴們喲榮譽歸於你們
劉鼎漢
(這一面全是小字!手邊沒工具好好的整理過!拍得不是很清楚的字!待再拍過)

海鵬支隊寧都六隊
金門戰役陣亡將士紀念
精忠貫日
高魁元題

海印寺金門戰役殘碑重見天日

金門日報2011/3/23記者張建騰/綜合報導

一位老者細讀劉鼎漢寫的弔祭詩。(張建騰攝)(在新視窗開始原尺寸圖片)

   太武山海印寺進行環境整建工程時,有一塊「金門戰役」紀念碑的殘跡出土;碑石雖然看起來很克難,卻有胡璉、高魁元等四位將軍刻名其上。
   這塊殘碑出土已有一段時間,有民眾希望軍方或相關單位把它當成歷史文物保存。
   這塊殘碑上刻有「碧血丹青」、「精忠貫日」等弔祭之詞。「碧血丹青」是由當時的十二兵團胡璉司令官所題;「精忠貫日」是由十八軍軍長高魁元所題。
   八十軍副軍長彭戰存則題了「浩氣英魂在、精忠萬古留、國家賴以安、民族賴以立」。
   另外,十一師師長劉鼎漢曾在金門大捷三十週時,寫了一篇弔祭詩;這首詩也刻在碑上;內容如下:
   「為祖國爭獨立自由而戰死的伙伴們喲,勝利歸於你們,榮譽歸於你們。
   大海的潮汐,不分晝夜的唱著雄壯的輓歌;高山的澗水,不分年月的流著悲傷的眼淚。
   我們是你們的後死者;你們是我們的敬慕者。你們已經盡到了革命軍人的責任;你們是炎黃子孫的好榜樣。
   你們讓下一代子孫們生存、幸福。當他們享受自由快樂的時候,就會以歷史劇來宣演你們啊,就會以聖詩班來歌唱你們啊。」
   在碑石上題字的四位將軍,胡璉為一級上將,曾任首任及第三任金防部司令官,被金門人稱為「新恩主公」。高魁元為一級上將,曾任中華民國國防部參謀總長與國防部部長。
   劉鼎漢中將曾任金門防衛司令部副司令官、國防部聯合作戰研究委員會委員。彭戰存中將曾任金門防衛司令部參謀長、副司令官、聯合作戰研究委員會委員。


太武山出土殘碑金防部送胡璉紀念館暫存

金門日報2011/3/29記者張建騰/綜合報導

劉鼎漢將軍曾參與古寧頭大戰及八二三砲戰。(劉國青提供)(在新視窗開始原尺寸圖片)

   在太武山出土的殘碑,根據已故劉鼎漢將軍哲嗣劉力平及嫡孫劉國青的考證,是劉鼎漢將軍為紀念十一師在大嶝島戰役及古寧頭戰役中殉國英烈的墓誌銘。立碑的時間距今已有六十多年;當時,尚未有太武山忠烈祠。
   太武山海印寺進行整建及環境美化時,有一塊重約七、八百斤的殘碑出土,碑上刻有弔祭詩、詞,並有已故胡璉上將、高魁元上將、彭戰存中將、劉鼎漢中將等將軍的署名。見者希望相關單位能妥善保存。
   經新聞報導之後,金門防衛指揮部已經把殘碑運到太武山翠谷明德公園中的胡璉將軍紀念館暫存。
   金防部政戰主任李智雄少將前天表示,金防部將與文化局、金門國家公園協調用什麼樣的方式保存;或是直接由金防部加個底座,陳列於胡璉將軍紀念館。陸軍司令部昨天也對此事表示關切,希望把殘碑擺在古寧頭的和平園區。
   殘碑出土的消息見報之後,劉鼎漢將軍的嫡孫劉國青由臺北來電向本報說明殘碑的來源。劉鼎漢將軍的哲嗣是劉力平;劉力平與劉國青父子翻查劉鼎漢遺留的文獻及日記,經過討論後,找到了答案-碑石原本是用來紀念十一師參與大嶝島戰役及古寧頭戰役為國捐軀的伙伴們所做的墓誌銘。
   碑上的弔祭詩是劉鼎漢於三十九年所寫,在金門大捷三十週年時曾經發表於紀念專刊;劉國青在金門服役時,劉鼎漢曾囑咐他把詩燒化給陣亡烈士。詩中有如下之語:「為祖國爭獨立自由而戰死的伙伴們喲,勝利歸於你們,榮譽歸於你們……」。
   劉國青於三月二十七日以電子郵件來信做了如下說明-「非常感謝您的報導(三月二十三日),讓這出土的石碑更具歷史價值。這石碑應該是用來紀念十一師參與大嶝島戰役及古寧頭戰役為國捐軀的伙伴們所做的墓誌銘。
   經我(劉國青)查證祖父(劉鼎漢將軍)的日記,他在民國三十九年元月三日有記載著:「為了緬懷勇士,以勒石銘記,以表壯烈」特別請金門防衛司令官胡璉將軍及陸軍第十八軍軍長高魁元及副軍長彭戰存等人題字。
   這塊石碑聽我父親(劉力平)說,民國三十八年,祖父(劉鼎漢將軍)所率領的11師司令部駐紮在陽宅附近,鄰近太武山。當時太武公墓還沒有興建,為了可以讓官兵們能夠紀念十一師在大嶝島戰役及古寧頭戰役中為國捐軀的眾多伙伴們,因此興建了一個紀念石碑,迄今已六十餘年了!

《考證追追追》出土殘碑可能是太武山忠魂塔

2011/4/27

記者張建騰/專題報導

圖中的亭子,可能就是忠魂碑所在之處。圖片上端的弧為石門關拱門;亭子上方為「毋忘在莒」。(吳姓軍友提供給劉國青的照片)(在新視窗開始原尺寸圖片)

   太武山出土的殘碑,可能就是當年「太武山忠魂塔」的一部分!
   太武山「忠魂塔」是劉鼎漢將軍為了紀念大嶝島、古寧頭兩役陣亡將士而建的;立碑的時間距今已有六十多年。
   民國三十九年八月一日,在本報(金門日報)前身《正氣中華報》,曾報導劉鼎漢將軍在太武山「忠魂塔」前,與千名兵士官將,共同敬弔在大嶝島、古寧頭兩役陣亡烈士的情景。
   劉鼎漢將軍曾奉胡璉司令官之命,重組第十一師。民國三十八年,劉鼎漢指揮三十一團、三十三團參與金門保衛戰,締造「金門大捷」;民國四十七年,他擔任首席副司令官,襄贊金防部司令官胡璉,打贏八二三砲戰。
   劉鼎漢將軍已於民國八十九年病逝,民國九十一年依法獲總統明令褒揚。殘碑出土的消息,讓劉鼎漢的長子劉力平與長孫劉國青十分關切,積極考證殘碑的背景。
   根據劉國青的追查,殘碑就是當年的「太武山忠魂塔」;他得到軍友蔡先生所提供的訊息,在民國三十九年八月一日的《正氣中華報》中,有如下的報導:
「甯都部隊為紀念大嶝島古甯頭兩役陣亡將士,特於二十六日(劉國青按:卅九年七月)上午十時設牲醴於太武山忠魂塔前,舉行公祭典禮,劉部隊長(劉國青按:陸軍第十一師師長)率各部處官佐,冒雨上山,親自主持祭奠,與祭者千餘人,無不雍容肅穆,極盡哀榮,旋由劉部隊長講述諸陣亡將士忠勇事蹟,海鱷部隊(劉國青按:陸軍第十四師)政治部陳主任(劉國青按:時任卅一團團長「寧都大隊大隊長」)講述各陣亡將士作戰經過。繼由參謀長、各大隊長及代表等,相繼致詞,至十二時許禮成。」
   劉國青還從另一位吳姓軍友手上取得兩張「極可能就是」太武山忠魂塔的老照片。其中一張是由「海山第一」石門關內往「毋忘在莒」勒石的方向取景;另一張是由「毋忘在莒」勒石往海印寺的方向取景。
   根據劉國青的說明,他曾於今年(民國一百年)四月廿四日到章乃安將軍寓所求教。
   章乃安將軍在大嶝島及古寧頭戰役時,曾擔任三十一團第三營營長。他從中央軍校第十七期畢業後,就加入陸軍第十一師,歷經抗戰、戡亂、金門保衛戰、突襲湄洲島、南日島及東山島,長期追隨胡璉將軍-在胡璉的部隊任過排長及金門防衛司令部突擊大隊大隊長;今年已經九十四歲。
   事隔六十多年,章乃安將軍對「忠魂塔」已無印象。他對劉國青說,當時他只是營級幹部,對於團級以上事務較不瞭解。不過,對於大嶝島作戰的記憶,猶如昨天才發生,歷歷在目。
   民國三十八年,劉鼎漢奉胡璉之命,重組第十一師。十一師包含司令部及三十一團、三十二團、三十三團。十一師於九月往廣東汕頭預築陣地,清勦共軍,並打通揭陽豐順公路,迎接友軍南下潮汕集結。後來,三十一團又被派往大嶝島迎敵並掩護友軍轉進,造成敵軍重大傷亡,成為古寧頭大捷的序曲。
   章乃安說,部隊從汕頭離開後,航行一日多到達金門。三十一團在船上奉師長劉鼎漢之命,搭乘小輪及機帆船接防大嶝島。
   章乃安的第三營是三十一團的前鋒部隊,一上島就開始與共軍作戰。島上友軍見援軍抵達,卻蜂擁搭上原三十一團的船隻撤離大嶝。
   劉國青表示,章乃安的口述,與國防部軍史所稱-友軍與三十一團共同作戰有所出入;與胡璉《泛述古寧頭大戰》一書中所述則十分吻合。
   三十一團在友軍撤離後獨力作戰,數次擊退來犯共軍;章乃安記得第一營劉新民營長陣亡,副營長馬禛祥等人負傷,其餘伙伴的名字則不復記憶;但是,這些烈士的身影,他卻永遠無法忘記。
   由於有「忠魂塔」殘碑的出土,勾起被人遺忘的一段歷史;劉國青希望這段歷史可以被重新認識,包括一些有待澄清的真相。


顧俊淩紀念碑←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文連雲紀念碑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