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飯店民宿搜尋
首頁 »
2009/03/17

許白灣


許白灣實為苦父灣
 
從碧山村內一直通往寨仔尾海濱的碧山溪,要到許白灣最近的路只有從后扁這裡,位置在那不知道請點看寨仔尾。

碧山苦父灣傳奇作者陳怡情
碧山沿海,有一帶狹長的海灣,鄉人稱之為苦父灣,此海灣大有來歷,緣起於明朝萬曆年間,陳甫毓娶妾的故事。當時甫毓接納夫人之建言,央托其學生前往晉江許茂鄉向許家說親,文定後,用木船載返碧山海灣礁邊,甫毓登船迎親,新娘許氏乍見新郎齡大,方知被騙受屈,無奈之餘,放聲哭泣,其意恐日後如生子,父老子幼,必受乏力撫養之痛苦。由此迎親之地,而名苦父礁,苦父灣亦隨名之。  

碧山海界東由田浦港杵臼礁邊起,循苦父灣,經苦父礁,西至灣口礁,謂之苦父灣。再經前江墘之潭內,通過寨仔尾蝙蝠穴,其右側前有路接礁,內有布袋港及後埔後,向西至尾姑礁與山后下落沙灣交界,寨仔尾起至山后下落沙灣墘處山后居民稱之為下落沙灣

碧山海之潭內外圍是前江墘,南溝之北係後頭東,中隔為北溝,溝之西為後頭西。原有南北溝,是兩個天然出入口,海水漲滿,而潭內水亦積滿,海水退盡,而潭內地乾。數百年來,碧山先民在潮水退時,涉足登礁及至周邊低地採集各類海藻及海產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乃滋潤碧山數百年的天然寶藏。如赤菜,具有高經濟價值,可作各種黏劑、凝固等工業原料用途,追溯至民國三十八年至清末或更前,部份鄉民以採收赤菜為業,從廈門轉香港至國外銷售,其價格好,利潤高;至民國初年,一百斤可售十幾銀員,缺貨時尚可增數倍,為先民經濟來源之一。
苦父礁(這張照片特別的註明拍照日期,這裡的砂堆積的很嚴重,將來一定會堆積更高,現在只剩下一半的軌條砦將會被埋在沙子下。)
民國四十七年,經碧山村民向縣府反映,請求補助在潭內之南北溝兩個出入口處,建設閘門,可以掛網,海水漲,魚能入潭,海水退乾,就得拾魚,村民每天都可穫利,縣府曾先派員勘查同意建設,並於同年六月底,運送水泥一百二十包至碧山村公所,以備建築,詎知七月一日,碧山與山后及三山等三個村公所合併為一,派原任山后王壽宣(1930~)為村長,碧山村長陳文獻(1918~1979)免職,余被調派為烈嶼鄉后頭村與黃厝村合併之黃埔村幹事,因此碧山潭內設閘門,失去推行建設人員,旋遇八月廿三日發生砲戰,該批水泥被收回,南北溝建閘門掛網之建設,驟然中斷。  

登上苦父礁上回首來時方向寨仔尾
民國六十二年,金門縣政府為增闢財源,飭令金門花崗石廠至碧山海潭內一帶,開採花崗石運台銷售。因此,原先鄰邊石礁及南北溝遭破壞,導致潭內海砂積滿,損失最嚴重的是前江墘地帶,蝙蝠地形亦被波及,天然寶藏經此破壞,猶如廢墟,原有之豐富海產亦損失殆盡,如當時養豬飼料的青苔、用為農作物肥料的海肥,頓時銳減,赤菜、紫菜、海螺、海蚵、海膽等等不再繁殖。碧山原先可用小木船,由灣口礁循船路礁邊行駛,至各外礁地採取物產,後受禁止,原灣口礁涉足即可登取海產,自從潭內遭破壞後,海水升漲特高,即使駛船登礁,亦無物可採,影響鄉民生計至巨。  

苦父礁上望向前方的海面
    民國七十餘年間,尚義機場改建,由台灣中華工程公司承包建設,需要大量塊石,特再來開採,以致前江墘與周邊,遭受二次損毀至巨。  

    民國八十一年十二月間,金門縣政府下令,碧山苦父灣(許白灣)海砂開放,及寨仔尾(后扁)飭由花崗石廠前來開採,因碧山地理是上水鱟,由此地而至碧山,為恐破壞風水,經村民集眾向縣長陳水在提出抗議,而取消未有進行。然苦父灣之海砂,於八十二年初開採,後因海砂殆盡,影響海岸之樹木至巨,經村民於八十五年起,屢次向縣府陳情,惠予停止,均批擬請專家評估,拖延年餘,後為選舉,於八十六年十二月二十日,派縣府辛秘書至場宣佈禁止。  

登上苦父礁往向田浦的方向
    回憶民國四十七年之縣長為藏富於民而欲建設地方,為民謀福利。迄六十二年縣長羅漢文為縣府之利,竟下令花崗石廠開採售利,八十年初,縣長陳水在之開放開採海砂,有損於民,實難以言喻。執政之官員,立場與做法迥異不同,為因碧山海域遭受之破壞,恐後世無知,並做為歷史之記載,爰特書焉。  

    再者民國三十八年,國軍駐金,可能有詢問村民,因諧音,苦父灣被篡改為「許白灣」,界線原先田浦港杵臼礁邊起,經苦父礁,西至灣口礁並擴及至山后下落沙灣;據當地父老釋示,山后下落沙灣被列入「許白灣」,此一命名乃莫大舛錯,亟需辨正,以免誤導後裔子孫。而寨仔尾地名未用,亦改為「后扁」,有無與蝙蝠之名關鍵,爰予提出,冀望學界與考究者予以研判也。  

后扁(寨仔尾)的右側海岸線較長是沙灘地形,可沿沙灘到達田浦,這一段由后扁至田浦間的海岸線,至民國六十多年田浦水庫建成後形成的,海岸線外移,海水也不會倒灌到田浦溪沿岸的村落,在時間的變化下,海岸砂子的堆積下,形成現在的海岸地形,兩端較曲的海灣,苦父灣也變稱為許白灣。

原來的碧山至田浦之間,是一片田浦溪出海口海域,從明代末期之後,金門的自然生態改變,東北季風強勁,造成海中沙土往岸上堆積的情形。尤其是由今田浦溪口外吹入的強勁東北風,將海岸沙土往鵲山方向灌入,造成鵲山附近的裡洋沙積成丘,至民國四零年代,由碧山至田浦間,成了半海岸、半溪床的地形,夏季午間,沙受日曬,熱可燙腳,行人赤足難行,民國六十多年國軍在田浦溪下游之出海口建築田浦水庫後,海岸外移,成了今日田浦至碧山間的許白灣。

這一帶海濱早年就有人在活動,所以沙灘隨手可撿到很多陶瓷碎片,這裡的碎片陶片為多。

如是我聞脫褲垵的故事 
2007/11/10作者王建成
清朝初期,有一戶姓王的泉州漁民,出海捕魚,船行於茫然的大海中,忽然遇到了大風浪,漁民用盡心力的將船隻穩住,但卻無法將船航回家鄉的港口,只得隨著風飄浪逐地將船隻打上了一座海島的岸邊,當風浪平息的時候,筋疲力盡的漁夫就在荒蕪的岸頭上呼呼地睡了一覺,醒來的時候,覺得饑渴難當,就在海岸邊的碧草下挖找泉水喝,餓了就剝取蚵殼裡的蠔仔來充饑,當漁夫的體力漸漸的恢復了以後,就到船上把一些日用器物搬到大岩石邊的凹處,冬天寒冷的北風呼呼地吹著,這凹處是天然的絕佳避風所,午後溫暖的陽光,把整個凹面照得暖和和的,春夏時分岸上的小坡間綠草如茵,處處野花朵朵,漁夫愛煞這個地方,就想辦法回到了泉州的故鄉,把自己的親人都帶來了,他們就在大岩石邊的凹處用山上的茅草和樹枝蓋起了一些簡單的家,這裡的海邊有豐富的魚產,潮間帶有許多可供採食的藻類,礁岩上附生著很多貝類的生物,蚵仔肥美,漁夫就把這個地方稱作蚵碧山。  

    有一年的夏天蚵碧山的海面上來了幾艘圍網牽罟的漁船,下岸牽罟的漁人竟然都是光溜溜的一絲不掛,他們一身黝黑焦紅的軀體,說是野人嘛,卻以文明的牽罟法網魚,說是文明嘛,他們卻都是光不溜丟的,只在私處簡單的結上一塊簑衣織物,到了晚上住在蚵碧山的人家正點著燭火用餐的時候,這一群牽罟的漁人竟然大剌剌地闖了進來,他們要求用魚獲換取王家的晚餐,很顯然的他們好像很久很久都沒有好好的吃過一餐正餐了,王家的女人們都被嚇壞了,紛紛的躲起來了,牽罟的漁人便很不客氣的將王家的晚餐都吃了。一連好幾天每當王家點起燭火要吃飯的時候這些牽罟的漁人就會出現,吃完以後都窩在王家過一宿,隔天他們會留下一些魚獲,然後揚長而去,問他們是來自何方,他們都只簡單的說「陽宅」兩字,其他的話從不多說,好幾年了牽罟的漁人都是這樣地擾亂著王家的正常生活,但是只要王家晚餐時不點燃燭火,牽罟的漁人就不會出現,有了這個經驗以後,蚵碧山的王家就約定俗成的不在晚間點燃燭火,牽罟的漁人也真的都沒有再來打擾了,後來王家的第一代就告訴子孫,即使他們死後,子孫們祭拜祖先,也不能點燃燭火,相延成習,王家的子孫雖然已經搬離了蚵碧山,而住在山的另一邊,也就是現在的蚵殼墩(國軍進駐以後改名為復國墩),祭拜祖先到現在都沒有點香燭,蚵碧山一帶的海邊也就留下了一個叫作脫褲垵的地名。


苦父礁的正後方正在興建風力發電場

爬上沙坡上看正在興建中的風力發電機座

要離開時來人來淨灘

從寨仔尾山坡上眺望許白灣

新湖漁港>>漁村小艇坑道>>E-092海濱>>海將軍海濱>>雙打街(E-093黃海堡)>>后園海濱(E-94)>>下坑灣>>見夢石(中興堡E-095)>>下坑浦口>>龜腳海墘>>白雪海墘>>正義里農漁休閒區>>尚義海堤(w031)>>尚義海堤>>昔果山海濱>>后湖海濱>>苔稻山(w062)>>泗湖海濱>>歐厝海濱>>銅牆山海濱>>赤山頭>>古崗大垵>>翟山海濱>>翟山坑道口>>古崗湖海濱>>金湯港>>百發百中堡海濱>>垵仔尾>>金門城(中灣)>>三公頭(W48)>>蜈蚣山海濱>>將臺仔>>水頭深灣>>塔仔腳海濱>>獅頭山海岸>>塔山海濱>>金龜尾海濱>>塔山電廠海濱>>將軍泉海濱>>水頭碼頭>>水頭內灣>> 後豐港海濱>>誠實堡海濱>>夏墅海濱>>浯江溪出海口>>金城海濱公園堤岸>>萬神爺宮海濱>>下埔下出海口(海底管線管理站)>>下埔下海濱(微風海戀)>>湖下海是下>>湖下海堤上>>慈堤海濱>>烏沙頭>>烏沙角碼頭>>北山海堤>>古寧頭播音站>>北山斷崖>>沙崗海濱>>安岐機動巡鑼站>>安岐出海口>>西堡出海口>>嚨口海邊>>后沙海邊>>珩厝溪出海口>>瓊林蚵哨口>>溪沙溪口>>中蘭海邊上>>中蘭海邊下>>后江灣(浦邊落星塔)>>劉澳洋山灣>>呂厝洋山灣>>金沙溪口(九女山)>>田墩海堤>>三獅山海邊>>西園海邊(E-011)>>西園海邊(烈士園)>>五龍山海邊>>塘頭海邊>>官澳枋港漁港>>馬山無敵堡>>馬山海邊(后嶼)>>官澳村後海邊>>后嶼坡左側>> 后嶼坡右側>>后嶼坡>>溪仔口 >>獅山海邊>> 山后灣>>山后頂堡海濱>>山后湖山港>>寒舍花岬>>寒舍花海濱>>山后下落沙>>船型堡海濱>>后扁(寨仔尾)>>許白灣(苦父灣)>>


新湖漁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田浦西江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