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飯店民宿搜尋
首頁 »
2008/12/06

三公頭海濱


三公頭是金門城海濱一處然出於海岸的岬角

位置所在地點請參考Google地球圖片,此點可以直接開到營區大門口,旁有小農路到達海濱!

三公頭右側海岸

三公頭左側海灣

正前方就是傳說中落水龜的所在地點了!假如不是這個的話!那來找找看還有比這還像的嗎?

傳聞海濱有二巨石,形似烏龜,一順水作下水狀,另一在漲潮時呈上水狀,故有上水龜和落水龜之稱,拍照時候正是漲潮時啊!還漲的剛好正像的時候。
 
 
附近海岸景觀
     
右側海濱沙灘上有阿伯置網捕魚,阿伯說來捕魚的各有各的點置網位置,也跟我說明了此地點的名字,但不知其意,但也說魚越來越難抓到了!
 
 
  
 
這一帶的海岸地形一直是一沙灘一岬角,這片金城門南門外海的沙灘為最大片,古時登上金門城時候就是要從此片沙灘上到金門城從南門進入,古時路難行留有一首行人贊詩刻於石上。

三公頭(W48)>>蜈蚣山海濱>>將臺仔>>水頭深灣>>塔仔腳海濱>>獅頭山海岸>>塔山海濱>>金龜尾海濱>>塔山電廠海濱>>將軍泉海濱>>水頭碼頭>>水頭內灣>> 後豐港海濱>>誠實堡海濱>>夏墅海濱>>浯江溪出海口>>金城海濱公園堤岸>>萬神爺宮海濱>>下埔下出海口(海底管線管理站)>>下埔下海濱(微風海戀)>>湖下海是下>>湖下海堤上>>烏沙頭>>烏沙角碼頭>>北山海堤>>古寧頭播音站>>北山斷崖>>沙崗海濱>>安岐機動巡鑼站>>安岐出海口>>西堡出海口>>嚨口海邊>>后沙海邊>>珩厝溪出海口>>瓊林蚵哨口>>溪沙溪口>>中蘭海邊上>>中蘭海邊下>>后江灣(浦邊落星塔)>>劉澳洋山灣>>呂厝洋山灣>>金沙溪口(九女山)>>田墩海堤>>三獅山海邊>>西園海邊(E-008)>>西園海邊(烈士園)>>五龍山海邊>>塘頭海邊>>官澳枋港漁港>>馬山無敵堡>>馬山海邊(后嶼)>>官澳村後海邊>>海山美左側>> 海山美右側>>烽燧角>>后嶼坡 >>獅山海邊>> 山后灣>>山后下堡海濱>>

一直走過這片沙灘會經過酒廠排水口,一直到達垵仔尾。

我的軍中鬼話~金門蜈蚣山

這一篇金門篇~擱置了好久才發表,實在是太懶也忙,哈哈~現在趕在店要全日營業前趕快先說說

不然不知又要拖多久~`

在91年大概是11月吧~金門正是冷到嚇人的時候~我們又在下基地了..那天是營綜合測驗的前一晚大伙忙著做最後的準備~搞到很晚也很累~我押著最後一班十噸半卡車在半夜12點多回到蜈蚣山一到床上啥都不管~就給他掛了,睡到大約2點多吧,安官跑來搖我,說有個阿兵哥在海哨出事了,要我去看看由於實在太累,也爬不起來,便說去找值星官啦~別吵我!又過了大約半小時吧,又來說不行了,連長堅持要我過去看看!!起床看了下時間~剛好三點!心中有點不妙的感覺~邊走邊想...馬的這時候出事!不是自殺就是鬧鬼了!!果不然~走到安官桌前看到一堆人圍在那~應該是架著那個衛兵,連長.副連長.排長.營部人事官.情報官.還有班長~連大門衛兵都來持槍警戒..過去~老闆說~快點!這傢伙好像被上身了看看你有沒有辦法處理~不然三更半夜到哪找師父來搞阿!!其實在走過去時~就感覺應該是好兄弟的事~因為問了一下出事的阿兵正是連上一個看的到那些人的阿兵心中想到在離開基隆時`.有個叫阿狗的阿兵告訴我說我要去金門,那兒那些東西多,他師父要他教我招退煞的方式,現在真的派上用場了...我看了看那個衛兵,天阿!他是以雙手上舉身體弓著,腳尖著地的方式站著,正好與阿狗說的樣子一樣我靠近時,阿兵好像變清醒,眼睛看著我說老ㄟ~救我..說完嘴角流出些血便又好像失神了!!看到我也慌了~趕緊靠上去,問說學長對不起~我們阿兵有得罪你嗎?為何要這樣對他?大家好商量~可不可以先退下~我們明天一早會給你祭拜燒錢給你可以嗎?可是沒反應,還是一樣~我再問還是你有事要告訴我們?可以下來再說嗎?....仍然沒反應~但是阿兵的嘴角流出更多的血了~我想不行了~要出阿狗那招了!便問你可以先退下嗎?再這樣下去我的兵會出事~可以退下嗎?不然我就要對不起學長了~我要強制請學長出來了~說完~便說了句學長對不起了~我舉起右手手掌~心中感覺把氣集中在手掌上~然後重重的在阿兵背上拍了下去,一下.兩下.三下當第三下拍完我覺得好像不夠~再重重的一下下去,忽然阿兵倒下去了~這時才感覺退了~因為退了才會軟下去,接著阿兵發抖的坐在地上~我叫大家把他圍起來,持槍衛兵過來旁邊站著~便問他剛剛怎麼了?他說...剛剛他在海哨~遠遠聽到有一群人邊走邊聊過來,他想應該是連上的幹部,便問口令但是他們不理他~當走近時他看到事4個學長~走過來講台語罵他過太爽!站哨還偷懶~便對他拳打腳踢~他再當時有按下對講機叫安官救命~安官這時說~有有他忽然呼叫說有鬼再打他叫救命~安官與衛兵衝上去看~就是這個樣子~叫也不理~便先抬下來這兒找人幫忙他說剛剛我們惟在他旁邊他都知道,但是他不能說話,直到我過來,他聽見他們四個在說,ㄟㄟ老ㄟ來阿要走嗎?其中一個說別怕~他不懂等一下看看在說,接著我每拍一下~就一個被拍出去,直到第四個被拍走~他才完全醒了~我問他那現在他們呢?他說在旁邊的樹下不敢過來~因為這兒人多氣強,聽到天阿~還在這兒!!便要他向著學長們說對不起~請學長原諒,他做完說~學長很滿意的"下去了"我們才感覺到奇怪~現在週圍的氣氛便正常了~可以聽見海潮與蟲叫聲了~剛剛是真的啥都聽不見~而且氣氛異常的怪異!!看來~學長剛剛對你很生氣喔?我質問他你剛站哨~到底在幹麻?給我老實說~阿兵邊發抖邊說~其實他剛剛再講手機~與馬子聊天!!哈!果然!!學長看他這樣,真的生氣了!這件事就這樣在他被連長罰全時全副武裝一個星期與禁假一個月外加隔天全連全裝帶槍請連旗~對著以封閉的地下坑道主要出口處行全軍禮中落幕了~後來壉一個也是看的到的阿兵說~我們48據點~有1個加強連的人數的學長在這~與我們一起生活只是平時各過各的~我們是互相部會有接觸的~只是偶爾他們晚上站哨~會看到學長們在營區巡邏還有看見安官帶哨兵在交接一次四個人,剛好我們據點周圍共有四個廢棄的哨亭~他說有時候會看見學長們兩個一組夾著57步槍在巡邏~但是總是一眼即逝~但是他知道這兒學長們很還很精實的在執行任務的又是一件讓人心酸的事件~每一位在戰場上為國犧牲的學長,即使再另一個時空中,依舊仍然在執行他們的任務~一直在保衛著他們心中的祖國.....埃~~真是讓我心酸阿~我們可以退伍~可以回家~那他們ㄋ....



蜈蚣山海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金門城中灣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