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飯店民宿搜尋
首頁 »
2008/11/14

水頭內灣


水頭後界濱海處一帶海堿


 

現在的水頭碼頭是可通往大陸廈門的港口,但在早年時候水頭就有渡口可通往廈門的,在林焜熿<金門志>有記載水頭渡有渡船往廈門。
而在上一個文中、金門海濱景點後豐港之間,有一條舊昔的水頭,稱之為「大船路」而離岸約二、三百公尺處有一塊天然大礁岩,叫作「碼頭」,水淺時露頭,水滿時淹沒不見。此礁岩不是用來泊船之用,而是作為引導船隻的標竿,讓行船人知道「碼頭」的南邊即為「大船路」,寬度足夠船隻安全通過,不會碰到兩旁的蚵椿。
在水頭後界的濱海處海濱,在比較靠後豐港的下海處稱之為「(石今)下」,建有階梯可走下海灘上,但這裡也是在水頭商港的興建範圍之中,所以這裡遲早會有大轉變。 
前水頭海岸地名的由來與景觀

金門日報2010/3/11作者黃國龍水頭」這個傳統聚落,有各式各樣的古厝,洋樓總數也位居全島之冠,充滿人文氣息,現在更是民宿林立,常有許許多多的遊客來這裡探訪和體驗。關於多樣風貌的水頭古厝,有很多的介紹資料,但對於村莊外圍以及沿海的景點了解的人就太少了,甚至再過幾年老成凋謝,從此再也沒人知道水頭曾經擁有這麼奇特的地方。因此,我特地將個人多年來的訪談結果稍為整理,作為大家的導覽參考:
水頭海岸線自後豐港十八石嚳至金門城蜈蚣山的三公垵,全線約五公里,中間夾雜沙灘與岩礁,下面按順序簡略的介紹:  
   十八石嚳:
   嚳,是農業時代儲存肥料的場所,有方形有圓柱形,體積龐大。相傳鄭成功掌管財務的戶官洪旭曾將金銀珠寶藏於「十八石嚳」,石嚳四周牆壁及底層材料都是用長石板條砌成,石縫注入灰漿並灌膠防水,還留下「大水淹不著,小水淹三尺」的謎語,但三百多年來無人破解,就連配備金屬探測器的排雷專家最近在排雷的過程中,也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只能期待日後智者能解開其中謎團,德者能取得其中寶藏。
石今下:
   有人寫作「岑下」,石今,就是廳堂門正前方的長條形石磉。石今下,是水頭後界近海區域,因地勢低窪,站在房子的廳前石今石遠望此處,如在其下,故名「石今下」。後豐港開基始祖是興嗣公,他的祖父坤載公遊學金門,本來寓居水頭村,傳到興嗣公遷往此地,搭建房屋安置家眷,購置農具,將荒地開墾成良田,又因近海可養殖海蚵,兼有漁撈之利,久而久之,由南而北,由西往東屯墾田園、建築房舍,從此就定居下來,即今之海堤岸邊的後豐港。現在水頭後界土地權狀還有「洪家花園」的地名,另外有一塊地還是洪姓民眾所有。石今下以前有個突出海中的岩石,可供帆船停泊,水頭、珠山建材都在此處卸貨,村民們都受僱搬運工作,杉木、石石今大的用許多人扛,小的則用背的。

 
望向豐後港的方向

在很慢很慢的興建中的水頭商港
望向水頭碼頭方向
水頭灣內隨手一拍
在往西側的走去,會看見勇伯公宮
清光緒二十年西元1894年中日爆發甲午戰爭,清戰敗,訂立馬關條約,割讓台灣,台灣島上的大陸清朝兵卒,被日本運兵船要載運回廈門港,日船上懸掛日本旗,廈門當局不讓運兵船岸靠,日船退行到水頭海域,強令清勇上岸,以致意外發生,清勇不幸淪為波臣楮甚多。
金門日報2010/3/11作者黃國龍
勇宮仔:
   即現在的勇伯公宮,清光緒廿一年(西元1895年)台灣府為日軍侵佔。直至五十年後的1945年抗戰勝利才歸還我國。當年重陽節前數天,日軍派船載運前清兵勇及家眷數百人,船抵水頭滬仔頭海中時,以長竹篙探海,發現已可觸及海底,於是迫令兵勇等立刻登岸,當時全部被驅趕跳落海水中,載浮載沈,凡老弱或身繫大量銀圓者悉被溺斃,死亡男女約一二百人,沒有棺木入殮,剛好現在小艇隊前方有二個小窪地,就草草掩埋在那裡。村民當年於悲悽垂淚之餘,在金水寺左後方海濱建廟奉祀,因清兵胸前皆有一勇字,故名「勇伯宮」,每年農曆九月初九日,家家各攜帶菜飯冥紙前往祭拜,以慰亡靈,至今猶然,民國84年(西元1995年),更盛大舉行百周年紀念活動,可見當年本村前輩見義勇為之高風

 

勇伯公宮附近的海濱,這裡有互花米草的出現。 
金門日報2010/3/11作者黃國龍
灰窯口:
   灰窯口在勇伯公宮的西邊,因海域位於灰窯的前方,故名「灰窯口」,水頭蚵田眾多,剝蚵後所產生的廢棄物蚵殼堆積如山,有人就在這裡建石灰窯,利用棄置的海蚵殼燒成石灰出售,但在民生凋敝,建屋不易的年代,家族式的工業很難存活,如今連個遺跡也蕩然無存。此外,這附近本來還有二塊農地,面積各約千平方米,盛產品種叫「藤尾」的地瓜,後來因雷區禁止進入,加上海水的侵蝕,又被騾馬長期大量的馱沙,演出桑田變滄海的戲碼。在水頭舊有的地籍圖中,常可發現孤懸海中的一塊地,所有權人遠赴南洋,沒有人去補辦登記,如果我不記一筆那是黃姓五欉派的土地,總有一天此事會從人們的記憶中消失。

 

在要上茅山塔對面的臨港計畫道路處,舊時稱之為港仔尾。 
金門日報2010/3/11作者黃國龍
港仔口:
   港仔口位於金水溪的出口,昔日的金水溪,溪寬而水深,即使不可能行駛大船,卸貨的舢舨仍可溯溪而上,否則怎麼會有「港仔」這個名字?而且據說在今下界(古有孫厝)還有開酒店哩!只是水量日少,泥沙淤積,港口功能遂遭廢棄。此地又因在小港口末段,故又名港仔尾,港仔尾是淡水與海水的交會處,也具有濕地的生態,只是面積太小了,較無經濟效益,小孩子倒是三五成群在此地捉彈塗魚和蝦蟹,成了大海捕撈先修班的學堂,後來人們濫倒垃圾,溪底有玻璃等危險物品,家庭浴廁廢水又未經處理,連種田回家的老農夫都不敢在這兒洗腳了。
鹹水草:
   在海巡營房的東方,港仔口以北的海域,以前長滿了鹹水草,鹹水草正式名稱為「茳肚」(Cyperus  malaccensis),是莎草科的多年生草本植物,由於能適應鹹淡水交界的環境,因而有「鹹水草」這個名字,在以前用桿秤稱肉的年代,割草賣給魚販肉販是一項免本錢的副業,肉切一切,用鹹水草一綑,再用秤住稱重,多綁幾條又溼又重的鹹水草,就可以少切一塊肥美的豬肉,在商言商,何樂而不為?魚則用鹹水草從魚鰓穿到魚口,許多尾還可串成一大串,後來有了自動秤,先是用水泥袋糊成紙袋裝東西,接著塑膠袋發明了,鹹水草終於走入歷史,乏人問津,現在該處成為碼頭工地,全被砂石所覆蓋。

 
此文中三處拍照的位置大約在★處一帶,就在水頭商港的興建範圍之內,所以這裡也是沒有這個告示牌的設置。


Google地球的空拍照片

水頭內灣>> 後豐港海濱>>誠實堡海濱>>夏墅海濱>>浯江溪出海口>>金城海濱公園堤岸>>萬神爺宮海濱>>下埔下出海口(海底管線管理站)>>下埔下海濱(微風海戀)>>湖下海是下>>湖下海堤上>>烏沙頭>>烏沙角碼頭>>北山海堤>>古寧頭播音站>>北山斷崖>>沙崗海濱>>安岐機動巡鑼站>>安岐出海口>>西堡出海口>>嚨口海邊>>后沙海邊>>珩厝溪出海口>>瓊林蚵哨口>>溪沙溪口>>中蘭海邊上>>中蘭海邊下>>后江灣(浦邊落星塔)>>劉澳洋山灣>>呂厝洋山灣>>金沙溪口(九女山)>>田墩海堤>>三獅山海邊>>西園海邊(E-008)>>西園海邊(烈士園)>>五龍山海邊>>塘頭海邊>>官澳枋港漁港>>馬山無敵堡>>馬山海邊(后嶼)>>官澳村後海邊>>海山美左側>> 海山美右側>>烽燧角>>后嶼坡 >>獅山海邊>> 山后灣>>山后下堡海濱>>



後豐港海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水頭碼頭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