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飯店民宿搜尋
首頁 »
2008/10/26

湖下海堤上


湖下海堤蚵管哨



湖下海堤一側接木棧橋到慈堤
遠處的慈堤
軌條砦上滿滿的白鷺絲,約有近百隻。
湖下村濱臨海邊,早年建有「天后宮」廟,供奉媽祖,及「代天府」,供奉溫、蘇、白、朱、刑、李王爺,來保佑村民上山出海作業的平安順遂,後來因年久失修而消失了,近年來村民有意要在「天后宮」原址重建,迎回寄居於「雙忠廟」的媽祖神像。「天后宮」建於明初建,有悠久的歷史,靠海維生的湖下村民宗教信仰中心,一直到民國三十八年前,因年久失修而頹廢。「天后宮」附近的「代天府」,也因三十八年兩岸軍事對峙,遭國軍拆除供作軍事防禦的建材而消失了,重建兩座廟宇,一直以來是湖下村民的願望,但這兩岸對峙的年代,該處海域相連大陸海域,是重要的軍事要塞,海岸線也佈滿地雷,防止敵人越雷池侵犯國界,這讓村民夢想未能如願,今年來此處也開始在排雷了,這個願望也進步一有實現的一天了。這此年來兩岸關係不在緊張了,此處成階中秋節與對岸共同施放煙火的所在。
繼續往海堤另一頭過去,全長約有三百多公尺。
舊時的蚵哨管制所 
湖下村海邊有分成「前海」就是湖下海堤,「後海」靠慈堤側,農曆七月二十三日是湖下村普渡,在下午有拜海乾,村中現在統一在「前海」蚵管哨處拜海墘。

告示牌也設置在此處,湖下海堤全段設置有兩塊告示牌,另一塊在近萬應公處附近。
看過慈堤方向的海邊,彎彎曲曲的淨白的沙灘! 
在金門縣誌中記載了:湖下海位在湖下東,蔽東北風,潮高丈五六,可泊四百擔船三百艘。側有拋礁(下浦下海面),眠床礁(村前海面)。

看往金城的方向 
南塘公爭湖下海訟事南塘公爭湖下海訟事
湖峰楊氏地房(二房)第九世萬孚公,別號南塘,世居湖下,務農為生,漁業次之。公秉性剛毅,機智過人,素諳水性,操舟能手,平時熱愛宗誼,見義勇為,為人處世,勤謹篤實,鄰里中咸受景仰。根據湖峰楊氏長二房譜記載:「祖萬孚公(武炯次子)暨祖妣李氏生四男,長堯繼;次堯建;三堯慎;四堯鉞。祖別號南塘,慷慨大節,鄉都俊傑與之交遊,族鄰許、蔡二大家不敢侵凌,以一人存焉,至後族中稱他屢屢建功於鄉中,隨將神主進入始祖祠堂內,以表其立功之情。」
一、湖下海事訴訟過程:
  湖下海域與後浦海面毗連相鄰,雙方漁蚵民眾為經營海利,時常互相接觸,兩相越界侵利,衝突時有所聞。兩造喜於惹事生非者,常為海面界址事,發生爭執糾紛,無法排除開解,終至導於訴訟。時後浦與湖下行政區域均屬福建省泉州府同安縣綏德鄉翔風里十九都掌管,湖下推派南塘公,後浦選出許行周欲出庭應訊,雙方應渡海至同安縣衙對簿公堂。因天候不佳,海浪不靖,船隻收帆停港歇息,迨約定應訊日期,天氣放晴,風浪稍平,南塘公與許行周起程至同安渡頭(今華僑之家附近營區附近)候船,等待海岸漲潮渡船靠岸。南塘公捷足先登穩坐船舟,許行周繼而接踵而來,詎料足履船板,竟因船身顛簸不慎跌落海中,幸好南塘公熟稔水性,將許行周撈救上船,免於遭滅頂之禍,協助急救及更衣。
  後許行周問及旁人知為南塘公所救,訝異之餘向南塘公問曰:「吾倆乃冤家對頭,汝為何拯救於余?」南塘公對曰:「許姓唯汝鶴立雞群,倘有不測,則將來能對簿公堂者鮮其人矣,況汝若不幸,此去將無事主可告成。」
  許行周聞之有理,愧疚莫名,並有感南塘公救命之恩,即刻囑咐船主返航,願重新釐定海面界址,任由湖下劃分,約定湖下與南門海界,以下埔下海面為中心點劃分為二,豎立大石條為界,現在大退潮時仍可見屹立不搖,以資為證。

二、與許姓何人訴訟?
  許廷用,初名疇,字惟範,號南洲;後浦人。據《金門珠浦許氏族譜》記載:明武宗正德十年乙亥(1515年),補邑庠生,改名廷用。明世宗嘉靖十三年(1534年)以恩貢除廣東化州學正。母喪丁憂,起服後,再補河南許州學正。嘉靖庚子(1540年),舉河南試六名;明年聯捷南宮殿試三甲成進士,授江西新喻知縣,陞南京戶部主事,居官自勵清白、操守清廉,歸鄉後,竟囊空如洗!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島上苦倭患,知縣譚維鼎蒞同,令民練鄉兵、建土堡。許廷用率里人竭力堵禦,馳書維鼎統鄉兵、載火具,浮海來援。賊一再攻堡,與戰皆捷,獲真倭首及奸細多名斬之,賊始去。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金門所軍民建俞大猷生祠,並刻石紀事,「俞公生祠碑記」即出於許廷用手筆。
  可惜《許氏族譜》並未記載許廷用生卒日期,死後葬於山灶(今長寮重劃區內),其父許彰會之墓亦在山灶不遠處,墓手三道,除墓碑外,皆以三合土為之,墓碑銘刻「明嘉靖辛丑進士授戶部主事南洲許公墓」,簡陋的墓制,或許正彰顯了許廷用為官清廉的事蹟。
  許獬,原名行周,字子遜,號鍾斗。同安後浦人。生於隆慶四年(1570年)八月三十日,九歲能文,十三歲淹貫經史。萬曆二十五年(1597年)舉於鄉,萬曆二十九年(1601年)會試第一(會元),廷試二甲第一名(傳臚)賜進士出身,原授庶吉士,尋改授編修。館課一出,人爭抄傳,誦詠其文,人稱「許同安」。許獬性至孝,望雲成病,萬曆三十四年(1606年)告假歸鄉,六月十五日病卒,享年僅三十七歲。著有《叢青軒集》所收詩文不多,加上金門僻在海隅之故,他書載述亦不多見。
  許獬元配顏氏,妾蔡氏係蔡復一之妹,與許獬合葬於山前村後山麓的「石獅披甲」穴,由於英年早逝,墓園規模不大,墓碑文為「太史鍾斗許公墓」。墓神道碑在賢庵國小體育場後方,碑文為:「皇明萬曆春辛丑會元授翰林院編修文林郎鍾斗許公墓道」。另有「文章垂世,孝友傳家」坊,亦在金門古官道路旁。
  而湖峰楊氏長二房譜中及祖厝神主並無南塘公生卒年,並不知與南塘公為海事爭訟者為何人?是許南洲?還是許行周?或另有其人,因記載資料不足,無法確定。

三、與許氏爭海的年代:
  湖峰楊氏長二房譜中對有關與許氏爭海記載於第九世萬春公父子,茲將其文抄錄:「祖萬春公(武泰長子),名仲陽,樸素正直,六十杖於鄉,宗族故典藏之盈筐斯譜也,脩造垂傳皆其力焉。生於明嘉靖己亥年(1539年)六月十二日辰時,享壽八十二歲;卒於明萬曆已未(1619年)二月二十日,葬於明天啟六年丙寅 (1626年)九月二十五日寅時,入壙坐丙向壬山在豬母林。生二男,長堯佐;次堯純。
  祖堯佐公(萬春長子),別號拔湖,生於明隆慶庚午年(1570年)二月三十日未時建生,享年八十二歲,卒於永曆辛卯年(1651年)八月二十四日,葬在沙尾頭武貞墓南。為人性樸行孚,寬宏大度,與人相處,犯而不較,明天啟二年(1622年)同堯萃公立『三公墓』烝嘗;又于明天啟丁丑年(1637年)會眾建立祖祠堂,二者皆其力焉。
  祖堯純公(萬春次子)無嗣,立堯佐公五子繼魯為嗣。祖生于明萬曆己卯年(1579年)正月二十五日辰時,卒於明天啟癸亥年(1623年)閏九月二十二日子時,享年四十五歲。為人舉公,不茹不吐,質直好義,凡有外侮,無不奮志。明天啟元年(1621年)本族與許家海,被勢官疊告,時官中浩費。祖出銀十九兩以濟公事,不幸二月身病,至臨終自嘆曰:丈夫當以義處,今我無愧先人,得瞑目于九京矣!」
  依上文所知,若是於明天啟元年(1621年)本族與許家海,此時許行周已逝世,若是萬曆晚年則是傳言屬實。而金門珠浦許氏相傳許南洲自南京戶部五品主事(約財政局長)官場返鄉退職後,掌管大半金門海岸海權,其年代約在嘉靖到萬曆初期;許行周則在萬曆二十九年(1601年)將海權劃給古寧頭。
  南塘公慷慨大節,鄉都俊傑與之交遊,族鄰許、蔡二大家不敢侵凌,以一人存焉,至後族中稱他屢屢建功於鄉里。許行周是蔡復一妹婿,是故許、蔡兩家當時勢力遍及金門,南塘公以鄉野匹夫之力,對抗科舉功名士族大戶,無所畏懼,百年後公議將神主供奉始祖家廟,俾使前代楷模而啟發後昆,亦報功崇德之意。
  本文乃據鄉土誌和長二房舊譜所載之資料而成,長二房譜乃克泉公誌於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與明末所發生之事也相距二百餘年,且若干歲次登載有誤,故無從知南塘公與何人爭訟之實?秉訓堂兄也多方打聽南門耆宿未果,唯我方鄉野傳說言之鑿鑿,特以本文先行,待日後找到新事證再補闕!
資料來源:湖下社區網站

鴿子停留的護欄上

湖下海堤>>烏沙頭>>烏沙角碼頭>>北山海堤>>古寧頭播音站>>北山斷崖>>沙崗海濱>>安岐機動巡鑼站>>安岐出海口>>西堡出海口>>嚨口海邊>>后沙海邊>>珩厝溪出海口>>瓊林蚵哨口>>溪沙溪口>>中蘭海邊上>>中蘭海邊下>>后江灣(浦邊落星塔)>>劉澳洋山灣>>呂厝洋山灣>>金沙溪口(九女山)>>田墩海堤>>三獅山海邊>>西園海邊(E-008)>>西園海邊(烈士園)>>五龍山海邊>>塘頭海邊>>官澳枋港漁港>>馬山無敵堡>>馬山海邊(后嶼)>>官澳村後海邊>>海山美左側>> 海山美右側>>烽燧角>>后嶼坡 >>獅山海邊>> 山后灣>>山后下堡海濱>>



山后頂堡海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湖下海堤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