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飯店民宿搜尋
首頁 »
2008/10/09

青嶼村景


青嶼原本是金門的一個離島。



青嶼整個村落沿海拔20到40公尺山坡分布,聚落位在天摩山之陽,西、北兩面隔著高阜與官澳為鄰,東面是海,海面有一小嶼名為「草嶼」,南面是大片低平沃野,隔著這片沃野與山西為鄰,地勢自西北往東南傾斜,這片廣闊的平地,大部分是強勁東北季風將海灘的砂塵堆積而成,「青嶼」原本是一處小礁嶼,由於地形改變後,與周圍鄰近區域相連,而這處高地仍然延用原名為「青嶼」。
青嶼村拓建至今已有七百年以上歷史,目前有五十多戶人家,其中張氏約佔九成。宋未張均正從晉江張林到金門開基,為金門青嶼張氏開基祖。而後明初四世孫張必宜遷徙到廈門避倭亂,借住李厝溪東荒地搭寮養鴨,後繁衍成族,遂名“東園”。明正統十四年(一四四九)沙尤鄧茂七等賊作亂同安,青嶼也遭糟海寇登陸,大肆掠劫,釀成數十人死亡,長者戍軍及張本、張慶、張敏等三人被閹送京師,張氏全族幾遭毀滅之禍……。
嘉靖三十八年(一五五八年),倭寇刧掠金門青嶼,殺戮蹂躪極慘,擄民勒贖。
青嶼是一個張姓單姓聚落,青嶼張姓在明代有一段輝煌的歷史,青嶼張氏宗祠敕為「褒忠祠」,族人也以「忠勤世第」為堂號,其恩澤之盛,閩所未有。


明清二代,青嶼張氏族人任官者有四、五十人,三位貢士、九進士、八貢生、一解元,十五舉人、榮耀一時。居民以務農為業,並兼漁、蚵,近代由於受砲戰所苦,外遷者眾多。
青嶼村屬於金沙鎮官嶼里,其下轄官澳、青嶼、塘頭三個自然村,其中以官澳青嶼最大,因此就取官澳的「官」和青嶼的「嶼」兩字為村名。民國88年,本縣行政區名改制,鄉下設村,鎮下設里,故改為官嶼里。
青嶼分成幾個甲頭,祖厝西(西甲)、張後、中甲、前尾。
青嶼張氏祖廟,建於明正統五年西元1440年,清乾隆五十九年重修,民國六十九年再重修。明孝宗敕賜褒忠祠及明憲宗賜匾重恩堂,忠勤世第及成青嶼張氏堂號。 「青嶼祖厝」號稱金門之最。
青嶼張氏家廟(小宗)
金山道殿
青嶼24號張氏洋樓 
 
青嶼風獅爺                                                   青嶼牆垣雙石獅爺

二落燕尾脊左突歸疊樓

二落燕尾脊左突歸疊樓
 
村落間巷弄

青嶼村附近海邊海山美左側>> 海山美右側>>烽燧角
 
褒忠坊殘件,在民國三十八年被國軍拆除欲當成軍事工程石材用,後因太重作罷。
張敏,明成化年間輔孝宗有功,欽命鎮守北京統制十二團營,操練五軍軍營,司禮監,忠勤公,欽賜張氏家祠為《褒忠祠》,立《褒忠坊》。
《明史》、《同安縣志》、《馬巷廳志》、《金門縣志》的記載:張敏字德輔,在明英宗正統年間(西元一四三六到一四五零年間),張敏的季父張益彬被仇人誣陷,親族中長者充軍,幼者遭閹割。張敏與兄張慶、張本都遭到宮刑,送到京師。  

    張敏年紀雖幼,但言行舉止,出人異表,迥異常兒,因此被明英宗朱祈鎮選為青宮近侍,奉侍太子朱見深(英宗長子)。  

    朱見深即位為憲宗之後,張敏日夜服侍左右,卻從不泄漏國事,也不干預外廷,有「忠謹」之名。後來,他曾奉命操練騰驤四衛官軍,兼理十九房馬政,監督五軍大營;接著又總督十二團營::。  

    在憲宗一朝,張敏、張慶、張本三兄弟,都受到寵任─張本以御馬太監的身分專備南京;張慶以司禮太監的身分,鎮守浙江(據張榮強著作)。  

    憲宗朱見深年事漸高,卻一直沒有子嗣;又由於萬貴妃專寵,雖然有一位女史(後來成為紀太后)被皇帝臨幸有身後,卻怕遭到妒害,便託病廢居於安樂堂。女史生下皇子朱祐樘之後,曾想要將親身子溺死以求免禍;張敏知道後,就對她說:「萬歲」(皇帝)如今並沒有子嗣,就算不能馬上讓皇上知道,也不應該加以捨棄。於是,張敏便協助女史密養皇子養大;女史的奶水不足,張敏就常獻餅飴粉餌以供哺啜。  

    一直到朱祐樘六歲時,憲宗朱見深還不知道他已經有這麼一個兒子。有一天,張敏為朱見深梳頭時,朱見深對鏡而嘆,感慨自己髮已白,卻膝下無子。張敏見機不可失,便伏地請罪,告訴朱見深:「萬歲已有子!」  

    於是朱見深便立即召見朱祐樘。朱祐樘當時胎髮未剪,髮長拖地;走入帝懷後,手摸皇帝老子的鬍鬚為戲。朱見深悲喜落淚,感動地說:這真的是我的兒子,長得就像我一樣!接著,朱見深將朱祐樘示於群臣,並冊立朱祐樘為太子。  

    張敏存皇嗣有功,死後,憲宗給予厚葬。朱祐樘即位為明孝宗後,又追賜張敏。在青嶼的文獻中,張敏有「義父太上皇」的封號。  

    由於張敏的功績,從子張苗(張敏胞姪)、張質、張暉(張慶胞姪)等,都有厚祿(張苗等三人合稱「國監三廕」),族人中冠帶榮身者,也濟濟有人,當時朝廷的恩寵之隆,可以說是福建地方自古以來所沒有的。張敏曾說:「一門之內,重膺祿食,衣被恩光,千載一時也。」  

    青嶼張氏宗祠,除了奉祀列祖列宗之外,也供有張慶、張本、張敏-三人合稱為「兄弟三公」。根據已故青嶼先賢張榮強(前金沙鎮長)所編寫的︽鄉先賢張敏重恩堂集等史料被誣吞金公案特輯︾,張本曾封清慎公,張慶曾封錄勤公,張敏曾封忠勤公。張敏一門三世,從張敏的叔父遭到誣陷,延禍全家,到平反冤抑,前後經歷數十年的時間。張敏要姪兒張苗編寫「重恩堂集」,目的就是讓後代子孫,知道祖宗所積累的艱難。  

    張敏自己在「重恩堂集」的「識文」中說:「前日之屈慘,而今日之伸益昌,信乎天道之有知也。」並以《易經》的「積善之家必有餘慶」和《詩經》的「無念爾祖,聿修厥德」勉勵後世子孫,要繼續以忠孝之心,相為不朽!  

    青嶼祖厝除了有「兄弟三公」之榮外,歷代也有科舉之榮,青嶼的進士包括明弘治時的庚戌進士張定(張定是青嶼最早的進士;他是張苗的長子)、明代的父子進士張鳳徵與張繼桂、明代的兄弟進士張朝綱與張朝綖、明萬曆辛丑進士張廷拱、明順治乙未進士張可立、清代的同榜兩進士張對墀和張星徽─正因為有這些背景,因此,青嶼張氏家廟的大門聯寫著:「御賜忠勤第,世登科甲家」。  

    《同安縣志》對張敏的評論是:張敏遭亂被閹是不得已的,他在內廷能做到忠謹,已屬難能,又能保全憲宗的子嗣,立功尤偉-他的忠誠,證明同安(金門舊屬同安)一地,多的是節義之士!



塘頭村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山西村景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