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5/05

慢遊後浦舊城區

春雨汾飛,立夏將至,慢遊後浦,遙想過往……

       春雨汾飛、立夏將至。一年復一年又到了後浦迎城隍的日子了,從清總兵陳龍邑治後浦到現在也有三百多年了,每一年到這時候,這總是金門的年度盛事,時光的飛逝,沒有改變金門人對此迎城隍如此的重視,但後浦城的改變可是很大的。

       炎炎的午後,閒晃於後浦城內,從金城車站走珠浦北路下來,在『許府大宗課山始祖封塋界址』處,民國初年時候,這條路還只是一條排水溝渠,寬約一公尺,再時光的飛逝中,溝渠也鋪成了馬路,也把『金門縣建築監所碑記』鋪在其路面下,當還是溝渠時候,往來不方便,就把二方監所碑搬來當成便橋的使用,一直到了民國八十八年才又重新出土,走到了下坡處,是縣商會所在地,是舊觀德堂所在,在其頂上建有更堆望樓,瞭望守助之用,前方的道路稱之為『文厝內』,為文應舉故宅之地,而在模範街還沒建起來時,這裡是『內較場』,後也稱之為『草埔尾』早年外鄉農民會集在此處販賣芻草之地,在右手邊有『衙口市』為清鎮總兵署前方埕,小販在此架棚為市,俗稱『衙口』,在總兵署後方巷弄稱之為『圍後』是更堆望樓之所在,在衙口外左邊有靈濟古寺,這段路稱之為觀音亭街,莒光路上,聳立了一座牌坊,俗稱石門腳或貞節牌坊,正式名稱則為邱良功母節孝坊,可是國家的一級古蹟,建於清仁宗嘉慶十七年(1812),朝廷為表揚邱志仁之妻許氏良功之母守節撫孤,教子成名所建。在清嘉慶年間的時候,貨船可以從浯江溪一直開進到龜橋,龜橋也就是東門里的糟水溝,在民國五十六年擴建成現今的珠浦東路,清舉人林豪故宅當時也建在糟水溝邊,在時光地理的改變之下,整個後浦港慢慢的淤淺了,在清道光初年時候,連帶了在上游的糟水溝也淤淺,貨船也開不進來了,轉變功能成了糟水溝,之後在糟水溝上鋪了有花崗石板,大約到民族路邊,糟水溝和浯江溪的交接處在今北堤迴龍宮位置處,直至民國五十一年前現今整條民族路單號門牌邊,也是還是濕地與潟湖、海浦地,東門菜市場曾是稱之為鰎漁池的池塘,其旁建有更堆望樓,在東側的馬草池則興建了民族路上的十多間店家,在靠近莒光橋這一頭的民族路,曾有一尊鎮水的石獅爺,隨著填池建屋而成了奠基石了,另有稱之為「風龜平」的池塘興建金門漁市場。而在民族路單號這一邊算是海岸邊,從南門水門(灰埕)至娘仔宮(香蓮庵)舊稱『海仔』,在水門邊建有更堆望樓,在民國十八年時候,還重修過舊石板路,從舊斷橋處開始興建石板路至娘仔宮,斷橋處就是在南門街仔口,而在此也是稱之為『船仔頭』的地方,據說曾有個路亭在街口處,舊斷橋也就現今的水試所到浯江橋這段西海路,也是後浦埭舊址,這段路也是金門城到後浦的古官道必經之路。南門街也稱之為石橋,因其底下是個溝,溝上鋪有石條,而在小媽祖廟前的縣立運動場在民國五十年間還是一片瀉湖灘地,而媽祖廟後方巷弄稱之為石橋尾,在更後側的水仙禹帝廟一帶稱之為網寮,但早也看不見網也聞不見魚腥之味了,從小媽祖廟往許氏宗祠走去這段路是舊稱南門街,一直通到福德公祠,其下也是溝渠,舊時的路大半也是底下為溝渠,在筆者還是小學生時代,這條路重建成今日樣貌,那時候是工兵來修建的,從溝渠底下挖出不少古幣,那時候也撿了不少收藏起來,至今還在,福德祠到陳氏宗祠這段路舊稱新街,陳氏宗祠是購買清右營遊擊署之地建成為陳氏宗祠,過陳氏宗祠經武廟口,這裡還有個舊俗名稱為『油行口』,因在今日勝利書店和第二菜市場之間有間油行,而今的第二菜市場前身為清代之左營守備署之地,建成菜市之後也被稱之為內吧剎,在往金門高中方向過去,是俗稱『西庫』的所在地,是清代的左營軍裝局,此處也是舊城區西門隘門口處,此為出西門之隘門,建有更堆望樓,在南門有個『橋仔尾』,而此處另有個名字為『橋仔頭』今還有店家用為店名,其路下也是溝渠用石板鋪成的路面,溝渠在中興路口為十字交接點,北接北門街之溝渠,在北門真武廟前建有更堆望樓,南達南門街仔口通海,東也連接到糟水溝之浯江溪,在西門隘門之外為今日的民權路老榕樹處,老榕樹為昔日的村落中的風頭樹,在樹的外頭就是西門大眾公塚了,沿著民權路來到外武廟,俗稱之為『馬舍宮』,在此也另有一更堆望樓,在西南門里的交接處有清代右營軍裝局,在清初後浦建有八個更堆望樓,第八個更堆望樓就在舊縣丞署邊,即為今日中正國小這一帶,把這八點點連接起來,應即為清初後埔堡之大約範圍。
        
        這八處更堆望樓應為當時後浦堡的外圍守護瞭望樓,在後浦繁華起來,建築物慢慢的超過這八處守護的界線,及清同治年間裁營後,終於也失去了作用,也因損毀而被人遺忘了,現今只存留在後浦城的記憶之中了,城中還有許許多多的故事待人們找尋出來。



後浦歷史源流←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語音導覽遊金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