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飯店民宿搜尋
首頁 »
2007/11/02

藥井村景


相傳唐陳淵金門牧馬時,劍指地而挖一井……
 


唐德宗時陳淵在金門牧馬,因為島民療疾解困,曾於石獅山之側麓以劍指地而挖一井,井泉清洌甘醇而具有藥效,居民飲其泉,常能癒疾,自是世代稱之為藥井。 
藥井現存只有四戶較早較的閩南古厝,其一為二落燕尾脊加左護龍疊樓,建於民國25年吳國安題。
 
藥井本自然村原只是一處井名而未有人家居處,故於明清之圖里中皆未見其名。

其後之居民是清朝中葉時有東沙王氏人家因往來於後浦城營商,見此地無人墾居,便於此開荒定居,一則靠近城區,方便於往返經商,再則可另拓家業。
 
但因復地狹小,其後族人王勤及王力再分支前水頭,為今日前水頭王氏之來源。


二落燕尾脊
唐牧馬侯陳淵以劍指地而挖一井時,原只為取山麓之甘泉以為民療疾,因井中溶於水中的礦物質果然具有療疾的功效,故後稱之為藥井,或稱為恩主公井,因閩南語音諧之故亦有稱之為洋井者,民國四十九年十一月,為破除迷信,乃奉內政部核准更改其名為浴井,民國四年金門設縣後屬第一都之後浦保,五十四年以後屬金城鎮賢庵村。
二落馬背脊
一落四櫸頭加左護龍疊樓
近年興建的樓房,但門牌號碼地名是用浴井
燕尾脊、脊塞、脊飾、氣窗。
二落馬背這一間是還有留有軍事標語的建築,明恥教戰,門楣上方還畫有標誌。
藥井
八角型井欄配合上八掛型地磚造型的設計,早期時候當然沒有這樣子的,但井邊早期也豎有藥井的石碑,也被改成磨光的花崗石碑了,打磨的花崗石塊是很漂亮不錯,但若用更石意的石材來用,那肯定才能更有味道的,這樣搞失去古蹟的感覺了。
賢庵國小
關於藥井的故事
藥井的白玉蘭

作者/顏炳洳

藥井,是一口井,也是一個僅有三四戶人家的小聚落。關於這口井,有說是唐代牧馬侯陳淵所開鑿的,有認為是南明鄭成功以劍扎地、泉水湧出而成。但是,說到藥井這村莊,根據金門縣志土地志關於歷代疆域沿革的記載,無論是宋都圖、明圖里乃至清圖里皆無藥井村,直到民國四年設縣後,藥井才首次出現在第一都(即舊十九都)的後浦保。

藥井位在通往庵前的路邊,路的右側原是一片樹林草坡及墳地。民國三十八年國軍撤守金門,這一帶連同墓地都被軍方據為操練場,四周用土方築成圍牆。民國五十幾年,政府鼓勵民間興學以普及教育。當時,賢庵村有一位洪長成華僑在南洋募集了三十萬,匯回金門當成建校經費,經過各方勘查、協調,最後決定的校址就是這一片操練場。民國五十四年,操練場中間興建了一棟二層樓的漂亮校舍──賢庵國校。

民國六十二年,賢庵國小預備興建自然科教室,工人整地時連續挖出了幾座墓穴,風水師撿骨的時候,撿出了好些金飾、手鐲、髮簪等,撿骨師用了條手帕包著。中午歇息時,有好奇的學校老師嚷嚷著要看墓穴裡的金銀飾物,當手帕在辦公桌上攤開的時候,那些粘著泥土的手飾,看來一點也不起眼。喬姓老師用手指撥了撥紅土,撿起了一枚玉戒指。「這倒是個好東西!」她邊說邊走到辦公室後的洗手檯,用水將玉戒洗了洗。「確實是個好東西!」她肯定的又說了一次。

但是,鮮少人知道那枚戒指背後還有個故事。吳家位於藥井村鄰近花崗岩土坡的西側,白玉蘭樹幹斜靠在護龍的磚牆上,茂密的枝葉遮蔽了整個天井。吳老太太嘮叨著直說得修剪修剪,小兒子捨不得。白玉蘭是她婆婆年輕時栽種,據說是公公的表兄從內地漳州帶來送他們的。老太太嫁入吳家的那一年,樹齡二十好幾的白玉蘭頭一次開花,人家都說她帶來了喜氣。藥井是個小小村落,人丁稀少,但彼此往來熱絡、如同家人。頭幾年,她和婆婆相處還算融洽。

有一年,金門島連續八個月沒有降雨,藥井水混濁見底。村口池塘乾涸龜裂,僅剩池底摻雜枯枝爛葉快要窒息的一小灘污水。為了增闢水源,公公扛著鋤頭上山,試圖將山壁旁那處終年滲著泉水的細流引到水塘。他揮動鋤頭清理盤繞糾結的蔓藤蕀刺,赫然發現一座毀壞的墳墓,半邊墓壁已被泉水沖刷剝落,殘存的一半綴滿厚厚的綠苔,棺木早已不存。山林裡野鳥颯颯鼓翅,嚇了他一跳。他繼續揮著鋤頭,鬆軟的岩土包著石塊一起滾落,不偏不倚砸在他左腳上。「幸好石塊被鵝黃色黏土包著」,他說。揉了揉自己的腳背後,翻動石塊時,發現有一隻深綠色的小青蛙在泉水裡蹲著。「咦!好像不是青蛙呢。」他俯身定睛一看,原來是枚翠綠的玉戒。公公不經意間跟她提起這段經過的,她猜想山上那座無主孤墳葬著的是位貴婦!而婆婆卻一直刻意把這枚玉戒說成是五十幾年前的婚戒。

有一日,她從井邊洗衣回來,婆婆倉皇的喊她。問她是否看見那枚玉戒?她搖頭。婆婆急著從她端著的木製洗衣盆裡翻出那件藏青色布衣、解開衣衽內側加縫的暗袋,掏了掏、再整個外翻過來,都沒找著。前一天為了染幾件衣服,人家好意告訴婆婆染劑會損壞玉戒的成色,她才用肥皂狠命的搓揉,氣得直想把自己肥胖的中指拿菜刀剁掉,最後好不容易才把從不離手的玉戒拔了出來。

她婆婆歇斯底里的叫了起來,指責她弄丟了她心愛的玉戒、指責她貪心想要把玉戒據為己有,只因為前一天她又是擦皂、又扯又拔的幫婆婆取下不合適玉戒後,一時興起的把玉戒往自己的手指上一戴,不鬆不緊、正好合適,她尷尬的取下玉戒遞還給婆婆。就為這,婆婆認為她起了貪念,甚至威脅她如果不拿出玉戒,就要死給她看。

好幾次當婆婆數落她、詛咒她時,她差點脫口說出「死人的戒指還當寶貝」這樣的話。她是忍住了,但同樣意思的話卻從公公嘴裡不耐煩的吐了出來。「死人的戒指丟就丟了,難道丟了還會死人嗎!」

沒人肯相信婆婆真的會吊死在自家的白玉蘭樹上。大殮當日,公公將婆婆最愛的茶葉枕心抽出,玉戒指卻從枕頭套裡滑了出來。


 


金城街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吳厝村景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