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8/14

後浦歷史源流

在歷史的長河中、從塗山到後浦變金城之旅

 
後浦歷史源流
在歷史的長河中、從塗山到後浦變金城之旅
後浦,舊名塗山,位於金門西半島,其地是北高南低,北側有長安山丘環繞,防蔽海風,南邊濱臨浯江溪,溪口與海交接,形成一灣澳與溼地,其溪口外有董嶼,今稱建功嶼,其內則為南門海也是舊後浦港,西南更有同安渡頭,今石橋遺跡尚存。
      
在宋代乾道年間西元11631189年,在這遙遠的年代,就有泉州梁克家及傳自得,自福建泉州發眾來浯洲開山海之利,築堤為埭田,浯洲之海埭,多為梁相所開,後埔埭其先亦為梁相所築,必有其後裔居於浯洲之地,雖無直接的文獻記載,但因該有其族裔,居於塗山之地邊,經營埭田。塗山為後浦之前名,塗山頭在現今奎閣所在地,宋末有許五十郎名忠輔者,從丹紹贅婿於陳氏,遂居於塗山。
 在宋末的時候,有詩人丘葵有首五言詩名為「初六日早過後浦莊」,若丘葵描述的是浯洲的後浦,則此時就有後浦之名了。
元末陳友諒族人,蘄黃兵起,躲避戰亂,攜資來到浯洲,始居於塗山,後移居方車山,即今埔後,跟據《上學陳氏世系譜》記載說明:「繹思夫後浦兩字著名之意,夫浦水之濱也,按其地勢則後山而前浦,獨我祖構堂面北繞水揖山,示不忘祖以浦居後,故名後浦,不然此義何居乎!」文中之「上學」乃今住埔後陳氏之堂號,陳氏在元末即住後浦,其祠上學堂坐南朝北,故浦在堂後,陳氏認為此乃後浦得名之因。 
明洪武初置金門守禦千戶所於金門城,洪武二十年,指派江夏候周德興築城守禦,改置金門所城,取其固若金湯,雄鎮海門。洪武二十年西元1388年此時的明圖里,浯洲隸屬於同安翔風里,其下有三都,分為十七、十八、十九等三都、後浦屬於十九都之中。
       
明嘉靖年間,居住在塗山的許氏一族,丁口達到四千多人,在明嘉靖以前,倭寇在人數上有限,從未釀成大患,到了嘉靖年間政經穩定,人口也大量增加了起來,倭寇也在中國東南沿海地區也氾濫起來,並引發了明朝廷長達二十多年的"禦倭戰爭",也因此在中國歷史上造就了俞大猷等名將。此時居於後浦的許氏一族、為防海賊的來犯,遂舉全族之力,構築後浦堡,保住倭寇海盜的多次來犯,成了一處賴以安居之地。
      
永樂年間(1403~1424),在後浦東門修建靈濟寺,俗稱觀音亭,初建於宋末年間。
       
在嘉靖三十九年三月二十三日,西元1560年,漳賊林顯結合倭寇阿機貝從料羅登岸,料羅指揮王鏊移舟躲避至夏門,盜賊一路燒殺擄掠至後浦,許氏族人家殷人眾,丁口數四千餘指,時築新堡、雉堞未連,列幃囊瓦、以當矢石,鄉紳許廷用統手桿禦及堡中鳥統四發,擊斃盜賊甚多,城不可攻破,逐掠古龍頭一帶,至五月中離去,囊滿壑填,始裝船北去,紿凡五十餘日,林社為墟。
       
明萬曆七年西元1579年許獬祖父及父親於後浦建『叢青軒』,是明代金門第一才子許獬的讀書處,即為今鎮總兵署。
      
後浦堡、保護了居於此地居民近七十年的平安日子,在崇禎二年七月五日,西元1629年,海寇李魁奇(他原是鄭芝龍的部下,1628年鄭向明朝廷投降,李魁奇遂率一部份人叛離鄭芝龍)攻陷後浦,死與被執者數百人,大掠過後聯船而去。
明末,許應宗自後浦遷居泉州城的南郊,《泉州市前後浦許氏族譜》譜序云:「名曰『水田』,有田一頃,耕鑿以自娛,但不棄居舊之所,因地而從金門後浦鄉名號,取名曰『水田後浦』,而後浦名有自來矣。」  
       
永曆元年西元一六四七年,楊耿佔領金門,勒索後浦百姓,無法滿足貪得的需索,竟然下令決後浦埭,一時之間,良田變成澤國,作物悉數流失,百姓失去賴以維生的土地,苦不堪言,困阨幾達四十年。(楊耿為鄭芝龍為海盜時期的舊部)
       
明永曆六年五月鄭成功移師後浦,並在『內校場』現今模範街訓練陸軍,此年後浦武廟也興建了起來。永曆九年修築浯州城,一般認為即為後浦。
      
永曆十四年西元1660年鄭成功駐兵金門後浦,帶領思明州將士兵丁眷口、移居金門,開始準備渡海攻佔台灣作備,伐木造船,在後浦船仔頭也是其中一處造船場,鄭成功的伐木造船,帶給金門將成為一片童山耀耀的數百年代的苦難。
      
明永曆15年(西元1661年)31在料羅海邊設壇祭天,順著春天的季風揚帆,率領25000名將士,分乘350餘艘戰船發兵東征,從荷蘭人手中收復了台灣。
      
明永曆十七年、清康熙二年、西元一六六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清兵攻佔金門,遂墮其城,焚其屋棄其地,遷沿海遺眾於界內而還,以致居民多流離失所,金門遂成廢墟。因此年是「癸卯年」,所以民稱「癸卯之變」。
       
十年後,靖南王耿精忠據閩反清,派人赴台結援,金門再為鄭經所據,但到了永曆三十四年,清兵再度攻佔金門,為防鄭氏來攻,再次下達遷界令:「奉旨遷移沿海居民於內地,不准餘留一椽半瓦,違都立殺無赦。」金門遭受空前之浩劫,無復人煙,一直到台灣入清版圖,浯島之民才陸續重返故土。
        
清康熙十九年西元1680年,清重返金門所城設鎮,所城傾,人煙稀少,不復舊觀。康熙二十一年西元1682年、總兵衙門移駐後浦許獬故居「叢青軒」,綠營總兵官陳龍不得不移駐後浦,此時的後浦也是荒城坵墟,在數年的營建之下,也漸成堅壘,此時駐軍分成三營,總數將近三千人。
康熙四十三(1704)年於後浦渡頭建黃氏節烈坊,在民國六十年曾重建於南門森羅殿入口,今森羅羅殿重建整個牌坊不見踪影。
        
雍正十二年西元1734年,清廷移正八品的同安縣丞駐金門後浦,這是清廷首次在金門設立文官親民牧民,並且建有衙門官署,即今基督教會位置。
       
此時的金門在清里圖中,仍統於翔風里,統有十五至十九都、大嶝保、小嶝保、劉浦保、倉湖保、後浦保、烈嶼保。
       
乾隆四十五年西元1780年、通判署移駐馬巷廳、黃汝誠先生捐資購買署址,原址是清同安縣通判衙署,改設為浯江書院
       
嘉慶四年西元1799年,盜賊駛艇竄入後浦港,於南門渡口發砲擊之,始引退。
嘉慶十三年西元1808,蔡牽黨夥竄入浯州港,陳光求時任金門右營守備,率艇迎擊,戰況慘烈,陳光求一度胸腔受創,肚腸外流,陳光求痛竭昏倒在地,甦醒後隨即塞回腸子,負傷再戰,並英勇地跳上賊船,砍斃賊首,俘虜了賊眾及硫磺火藥七千餘觔,戰後有司報功,陳光求受到嘉慶皇御筆硃圈姓名之殊榮,不久署金門右營游擊。任金門右營武官時,曾修祖祠、置祀田、修義塚、助建昭忠祠、鋪石砌路(從馬舍宮到同安渡頭)以利行人行走,所做善事甚多。
嘉慶十四年西元1809,總兵許松年於後浦渡頭建昭忠祠,毗連天后廟。今金城國中校地。
        
嘉慶十七年西元1812,建邱良功母節孝坊,旌表邱良功的母親許氏,節孝事蹟而建造的牌坊。
        
嘉慶十八年五月西元1813年,文應舉以金門左營遊擊從三品官的身份號召眾人,重建了城隍廟。依重建城隍廟記:「今之城隍廟,廢於勝國遷移之時,迄今僅傳故跡,尋其坐向基址,敗瓦零石,已無復存之者。」所以在明代時就有城隍廟。
道光元年西元1821年許松年升廣東陸路提督,調福建水師提督,道光四年重修昭忠祠。
        
道光十三年,其後浦保有二十七鄉,二千八百四十九戶(內後浦一千九百三十三戶)男五千八百六十二丁,女三千五百十三口。
       
道光十六年1836年,後浦人林斐章倡建奎閣,建於塗山頭。
       
道光《金門志》載「地不足耕,其無業者多散之外洋,歲以數百計,得歸者百無一二焉。」也因鴉片戰爭造成五口通商,海禁大開,且毗鄰的廈門闢為商埠,走南洋更是為方便。
         
到了清道光年間,後浦在清圖里中也有了小小的變化,金門屬於馬巷翔風里,有六都共十一保,共116鄉。後浦保為十九都其下為後浦、埔後、埔下、埔邊、董林、後洲、東洲、泗湖、前湖、官裡、吳厝、庵前、後垵、後湖、菽藁山。
道光五年西元1825年後浦人陳光求,補蘇松總兵,後返鄉於南門海濱建築『建威第』。
       
道光二十八年八月西元1902年,縣丞李湘洲等倡建育嬰堂,在後浦縣丞署西興建,咸豐元年落成,今為法院宿舍。
       
咸豐初年,在後浦中港渡頭建有『後浦礮台』、咸豐三年西元1853海澄人黃得美作亂,於六月六日乖水流直指後浦港,把總彭奪超於中港渡口發炮奮擊,壯勇百餘人守後浦東門許厝墓要害,以彈壓內應,賊始退。
        
清同治六年西元1867年,裁鎮設協及裁兵加餉,移後浦右營官兵駐湄州,總兵及左營遊守裁汱,改設副將,設中軍都司一員,兵五百人。
       
光緒九年西元1883,盧成金將軍建宅於後浦北門,門額題「將軍第」。
       
光緒十八年西元1892年,在後浦育嬰堂後有縣丞萬鵬督倡建節孝祠。
       
光緒三十二年西元1906年夏,林豪與林資杰等金門仕紳多人,集資五百元,購石續修建位於後浦同安渡頭的金門石橋,稱「共濟橋」及渡頭增築路亭一座,稱「共濟亭」,供過客休憩,既免病涉又可肩息,民皆稱便。  
       
宣統元年王氏一族在後浦鎮總兵署旁興建王氏總宗祠『閩王祠』。
      
宣統二年西元1910年,陳氏大宗祠完工落成,原址為西門頂街頭的右營遊擊署,已遷返同安。同年後浦人黃成真赴印尼經商致富、獲荷蘭殖民政府冊封為「甲必丹」後,匯銀圓回金門,興建「甲政第」。2006122後浦的甲政第拆毀消失了。
       
宣統二年後浦大街發生空前大火,延燒四十餘店家,災區為壚,事後清理敗瓦頺垣,置於城隍廟南邊,堆積如山,日久不移,遂稱為木驢仔堆。
       
民國創建之初,改為縣治。
       
民國2年,原清左營守備署賣與林姓,興建第二菜市場,昔稱內吧薩,又稱為右府。
       
民國4年許允選原從事建材買賣致富,於後浦南門興建五腳基洋樓
       
民國10年西元1921年,當時的金門縣商會會長傅錫琪從南洋集資購買鄭成功時期的內較場作為基地,興建了長約75公尺的丁字型街道『模範街』,街底商會原址為小較場或內較場之閱操廳,俗稱『觀德堂』。同年新加坡華僑鄧長壽返鄉興建洋樓於鎮總兵署邊。
        
民國13年西元1924年,在歐陽會長的主導之下,購買了舊縣丞署的部份土地,興建了基督教會堂,並附設了培德小學及幼稚園,
        
民國15年秋,內地股匪汪連明子汪嬰,率黨羽擾金,佔駐後浦陳祠堂,漳匪郭樓腳盤據於後浦南門許氏家廟高陽堂,亦同日被知事韓福海,智誘收編其黨羽。
        
民國16年傅鍚奇等倡辨電燈公司於西門舊軍裝局遺址處,風氣末開,常虧,26年日軍拆毀。
        
民國22年許金鐘經營「協德船頭行」致富,於南門小媽祖廟旁興建起洋樓
        
民國23年新加坡華僑許文言返鄉興建洋樓於左營遊擊署址舊址。
         
民國24年試行地方自治,後浦、古賢、古湖三保為第一區。
        
民國261026佔據金門後浦、駐紮於金門公學,共約二千人。
        
民國33829盟軍轟炸後浦,東門投彈六枚,菜市場毀,文厝內被炸毀。
        
民國34114盟軍炸毀停靠後浦渡口日輪大通丸。
        
民國34年光復後初期設珠浦及沙美二鎮,古湖、滄湖、烈嶼、大嶝四鄉。
        
民國35年珠浦、古湖合併珠浦鎮。
         
民國36年王觀漁當選第一屆珠浦鎮長。
        
民國38年民政時期城廂、金城、金盤、古寧四區為第二民政處。
        
民國39年成立金門電力公司,初設東門池王廟,僅有五十瓩發電機一台。
         
民國407月軍管區行政公署時期,城廂及金城合併為金城。
        
民國41年電力公司移址至南門許家祠堂
        
民國42年恢復縣制,將區改為鄉鎮。
後浦之名之來,最早可能來自宋末丘葵詩中時就有,最遲也到了元末陳氏一族祖譜中就有記載,一直到了民國四十二年,金城之名取代了後浦之名字,但在老一輩的人之中,也是用閩南說出後浦為名,再過多少的歲月,後浦之名只能存在於書頁記載裡,而不存在於人們口耳記憶之中了。
     
  


後浦港話滄桑←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慢遊後浦舊城區
本文引用網址: